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六章 闹剧

拔刀当然不会答应龙门派任何事,她就算再不懂事,也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交涉这些事,“没有啊,我只是帮他们把人头送过来。”

“他们没要求你回话吗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他们说,希望此事就此了结,”拔刀懵懵懂懂地回答,“反正首级送到,我通知他们一声就行了。”

“你告诉他们,一个首级不够!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我改主意了。”

你改什么主意了?拔刀很想问一声,但是她已经知道,自己随便收下人头,惹得陈太忠不开心了,也不敢再多问,只是点点头,“好的,我一定转达到。”

“这颗破障丹,给你了,”陈太忠丢给她一颗破障丹,拔刀做事,有点傻乎乎的,不过好歹代表着哥们儿的形象,还是尽快升了灵仙吧。

龙门派得了回信之后,终于确定,前番的行事,将散修之怒得罪得大了,人家得条件升级了。

不过这大抵还是自作自受,他们自己把路走绝了,怪得谁来?

以前只欺散修之怒不敢公然打上门,哪曾想人家根本不走这样的路子,是谁说的,散修之怒只懂得打打杀杀?

最后,龙门派还是通过拔刀,跟陈太忠商妥了条件:除了周培元的人头,龙门派再奉上两百极品灵石,并且保证以后永不在青石城和晨风堡骚扰民众。

这还不够!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:你无视我的话,竟然敢收留周家弟子晋阶灵仙,我就这么答应了你,别人还当我怕了你龙门派!

你不光不怕我龙门派,连我身后的上门——黑水门都不怕啊,龙门派的人觉得己方冤枉透了,却还不敢抱怨,那我们还要做点什么?

我好歹也是青石人,陈太忠大喇喇地表示:你们捉了不少青石人搜魂,这就是不给我面子,具体都是谁操作的,交出人头来!

这个条件,龙门派实在难以从命,那些捉人和搜魂的弟子,都是听从门派的安排来的,真按你的要求办,龙门派不如直接解散算了。

不答应?那就算了,陈太忠也不强迫人,哥们儿过两天就离开,你们记着啊,不许再在晨风堡和青石城胡来!

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?龙门派急眼了:人呢?你得放人啊。

放什么人?我不知道啊,陈太忠直接装迷糊:你们答应我这么多条件,不就是怕我找你龙门派的麻烦吗?我现在要离开了,你们怎么还不满意?

要不说有些事情不说破,就有了耍无赖的空间,当然,想要不讲理,还得有不讲理的实力,陈太忠有这个实力。

事实上,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在耍无赖,龙门派若是没有那些赔礼道歉的行为,他会继续抓人的,直到对方道歉为止。

龙门派这下就气到了,心说陈太忠你区区一个散修,竟然敢这么玩人,看来你还真不把我们宗门体系放在眼里啊。

不过令人感到悲哀的,也就在这里了,散修之怒如此张狂,龙门派竟然没有什么好的反制手段,连黑水门都束手无策——哪怕他们找得到帮手,都没办法下手。

邢长老还在对方手里呢,一旦下狠手,邢长老十有八九要跟着倒霉。

至于说活捉散修之怒,打问出邢鸿稍的下落,别逗了,陈太忠是那么好抓的吗?杀他倒还有几分可能。

事情不可避免地就僵住了,而陈太忠马上又要离开,所以在当天晚上,一个戴着面具的初阶玉仙,直接找到了两人一猪的组合。

南特虽然依旧在旁边,却不知道双方谈了些什么,不过第二天,他却听说,失踪的龙门派执掌麻晓晨,孤身一人回到了派中。

麻执掌并不多解释,只说自己受人袭击侥幸逃脱,幕后指使很可能是青石城周家。

这个理由实在是太扯淡了,别说现在的周家连唯一的灵仙都没了,哪怕是周家全盛时期,又怎么可能请得到人对付九级天仙?咱真不带这么开玩笑的。

但是麻执掌一口咬定是这样,还说凶手没准是血沙侯郑家的,郑家总是有实力的。

这理由其实更扯淡,郑家上次狼狈离开之后,因为受了南特的警告,都没有再出现在积州,而且,就算血沙侯再强,还敢跨域袭击宗派的执掌?

反正麻执掌这么说了,他也不容人争议,直接派了弟子去周家调查。

原本就是九级天仙,又是一派的执掌,他决定了做什么,谁能反对?

前去周家调查的弟子,进了周家堡时间不长,就同周家子弟发生了冲突,据后来的消息称,是周家子弟故意毁坏了一块玉简,龙门派弟子阻拦不及,就打了起来。

周家被龙门派的弟子杀了一个血流成河,损伤了近三位数的修者,而且多是高阶游仙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竟然有四名龙门派的弟子,中了周家人的剧毒,抢救不及,当场死亡。

须知死的这四个,全是灵仙弟子,龙门派这次亏大了!

就在龙门派打算大开杀戒的时候,南特及时赶到了周家堡,大声制止他们的暴行,“你们忘了,才答应了陈太忠什么吗?不在我青石城作乱!”

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,周家是陈太忠点名要打压的家族,双方仇深似海,而南城主偏偏打出散修之怒的旗号,来保护周家。

龙门派弟子也有点哭笑不得,那就撤吧,反正这周家将来不要落在我们手里。

这是背错台词了吧?南特看着离开的龙门派弟子,神智都有点恍惚了,然后,他想到那个神秘的初阶玉仙,心里就生出了些许的猜测。

事实上他猜的一点都没错,悄悄来拜访陈太忠的神秘真人,正是黑水门的门主,他向陈太忠提出了一个合理化建议:你一定要相关者死,才肯放人的话,不如你先放了麻晓晨。

麻执掌跟邢鸿稍不对付,这次他被牵连进其中,心里肯定恼火得很,你放了他,他自己就会去整顿门派!

陈太忠一听,这也是个办法,于是就将人释放了,当然,他也不需要说很多,略略点一下,他为什么出手对付龙门派就行了。

麻晓晨也不是笨人,一听就知道自己被殃及池鱼了,心里这个气就没办法说了,但是他还惹不起陈太忠,只能将怒火发泄在派中弟子身上了,对了,还有周家子弟。

事实上,龙门派的某些人,心里有数得很,在周家死掉的四个灵仙弟子,有三个就是陈太忠要求杀掉的,还有一个倒是没有参与抓人和搜魂,但那人搜索密库最是积极,还跟晨风堡的守卫动过手。

麻执掌不好直接杀掉派中弟子,就让他们死在宗门任务中,顺便再杀一批周家子弟泄愤——要不然他念头不通达。

他倒是还想多杀周家子弟,但是南特来了,还搬出了陈太忠的旗号,龙门派的弟子只能悻悻地离开——这敌友之间的急剧变化,让很多弟子摸不着头脑。

这桩闹剧之后的第二天,邢鸿稍在龙门派的宗产之内现身,同他一起出现的,还有龙门派失踪的天仙长老,以及六名灵仙弟子。

当天下午,陈太忠在王艳艳墓前上香,他打算在这里停留一夜之后,就离开积州,随便走一走,搜集一些药材,就折返中州。

不成想,就在上了香不久,远处一条人影电射而至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被他释放了的邢鸿稍。

邢真人从遇袭那一刻起,就是懵懵懂懂的,然后被擒获,被稀里糊涂地下了禁制,又在不知不觉间被丢到龙门派的宗产内。

直到见过龙门派的执掌麻晓晨,他才从别人的口中了解到,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最近又是什么样的情形。

他还担心麻执掌在骗自己,事实上此事确实匪夷所思了一点,于是他又通过龙门派,跟黑水门的掌门做了沟通。

待明白此事绝非杜撰之后,他真是又羞又恼,恨不得自己没被放回来,登时就表示:陈太忠这混蛋欺人太甚,我现在就去跟他拼了!

黑水门的掌门恼了,破口大骂,我特么的为了救出你来,甘冒奇险,孤身一人去找陈太忠商量,费了好大劲儿,才说动了对方。

你说自己是被偷袭的,那你觉得现在去,能杀得了对方吗?

我杀不了他,拼个同归于尽还是差不多的!邢鸿稍想一想遇袭的经过,虽然他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没有充分地发挥出全部战力,但是毫无疑问,对方的战力也极其不俗。

所以他哪怕是中阶真人,也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和东易名这两个高阶天仙,是有资格做他的对手的。

但是这一场耻辱,是他无法坦然接受的,尤其是战斗就发生在伏海侯的封地上,那么多前去恭贺的真人,想必都知道这个笑话了吧?

他必须洗血耻辱,维持一个真人的尊严,哪怕自爆,也要拉得对方陪葬,当然,掌门若是能派个战阵来,帮着维护宗门尊严,他的把握就更大了。

人家敢放你,还怕你再找上门去?黑水门掌门都快被气死了,我给你战阵没问题,我就问你一句,你保证能弄死陈太忠吗?弄不死他的话,你知道对黑水门意味着什么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