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五章 还就你能

黑水门太上长老坐传送阵离开了,他对自己说,我这不是怕他们,实在是大敌当前,邢鸿稍又不知去向,为一点小口角做那意气之争,实在有点不值得。

然而他这趟青石城之行,让黑水门上下越发地确定:事儿肯定就是陈太忠干的!

龙门派不理会人家的需求,人家就直接动手,冲龙门派的执掌和幕后指使下手!

邢鸿稍真的指使了什么吗?或许有吧,不过这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陈太忠认为有,那就是有了!所谓的自由心证,说的就是这种心态。

黑水门也会自由心证,他们就认定了散修之怒是凶手。

不过,会自由心证是一回事,有没有能力采取惩罚措施,是另一回事。

太上长老都吓得坐传送阵回来了,黑水门还能拉出去的战力,有多少?

当然,要是面对灭门之战或者位面之战,黑水门豁出去了,葬送十来八个陈太忠这样的战力,也不是不可能的,但是……为了这点小屁事这么打生打死,值得吗?

而且现在大长老还没有死,一旦拼命的话,邢鸿稍必死无疑。

那么,想要此事完美解决,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消除误会了。

等等……在消除误会之前,有必要再核实一下,陈太忠是不是真的凶手,虽然大家都认定他是凶手了,但是万一对方真的不是,黑水门和龙门派这个身段,就白放下了。

自由心证这东西,在强势的时候,可以不讲理地惩治任何嫌疑人,但是在放下身段的时候,仅仅只有自由心证做支持,未免令人有点略略的不甘。

当然,黑水门也不会再采取什么过分的手段,来刺激陈太忠,他们核实的方式很柔和:把邢鸿稍的堂弟派了出去,在青石城一带,四处寻找大长老的踪迹。

邢鸿稍的堂弟名唤邢鸿礼,七级的天仙,他对搜索密库最为热心,大家纷纷传说,因为邢鸿稍跟麻晓晨不对付,所以邢上人强力伸手,不想让麻执掌得利太多。

由此传言也可得知,麻执掌被擒下,真的是很冤枉的。

事实上,大家都知道,是邢鸿礼见利眼红,才这么做的。

不过面对黑水门的要求,邢上人虽然知道,自己出去巡查,危险真的奇大,但是他无法拒绝,这个事儿原本就是他激化的。

好吧,就算是他激化的,也不是什么重要理由,最关键的是,邢家唯一的玉仙,还是中阶玉仙,被他扯进了漩涡中,目前生死不知——他若是拒绝,邢家上下也放不过他!

所以他非常干脆地接下了这个任务,而在他巡视的第二天,就不见了踪迹,跟随他巡查的龙门派弟子,一名中阶灵仙,则是被人打昏,丢在了一边。

中阶灵仙的档次太低了,根本不值得抓啊。

而那中阶灵仙被人救醒之后,根本说不出自己遭遇了什么,就只记得自己原本被邢上人裹着飞行,然后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在邢鸿礼身上,黑水门也下了一些隐秘的追踪手段,但是那些手段统统无效了,根本查不出此人身在何处。

通过这样的测试,黑水门终于确定:此事就是陈太忠所为。

于是在邢鸿礼失踪的第二天,龙门派就将周培元的人头送了过来——他们没有直接送给陈太忠,而是交给了晨风堡的城主温曾亮。

温城主一直在关注事态的发展,也知道邢鸿稍和麻晓晨都失踪了,所以面对这个人头,他很干脆地一摆手:开什么玩笑,三天早就过去了,我是不敢接这个人头,你们直接送给陈太忠吧。

这个人头……不能直接送给陈太忠啊,黑水门知道里面的分寸,直接送过去,陈太忠就有了不放人的借口——收个人头就放人,岂不是证明,事情就是我做的?

事情确实是陈太忠做的,这个不假,但是逼着对方承认,那就属于不上道的行为了。

通过中间人转手,大家不见面,就把事情办了,其中因果心知肚明,这是最好的——很多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。

温城主拒绝得异常干脆,龙门派的人有心强压吧,又担心生出是非来,只得悻悻地哼一声离开——帮陈太忠的女仆守墓,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温曾亮卖龙门派卖得十分彻底,对方前脚走,他后脚就去通知陈太忠。

这固然是他想跟散修之怒打好交情,同时也是因为心里有怨气——当初我制止你龙门派探查的时候,看你们那个鸟样,现在后悔了?晚了!

陈太忠对温城主的行为表示赞赏,“老温你这是非观,还是很不错的嘛。”

他要龙门派交人头的时候,也算是给了对方面子,龙门派既然不知道好歹,害得他专程去抓中阶真人,还许了纯良不少好处,眼下情势易位,他当然不想让对方轻松如愿。

“陈上人你放心好了,”温曾亮笑眯眯地表决心,“只要我当这个城主一天,就绝对不辜负您的信任,为王艳艳义民守好墓地。”

“有心了,”陈太忠一抬手,摸出五颗破障丹来,“拿去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?”温曾亮笑着摆手拒绝,犹豫一下又发话,“我也做不了很多了……最多只能为她再守二十年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今年二百五十一岁,再过二十年,就是二百七十一岁,不能再继续做城主了,该准备让渡给新城主了,”温曾亮笑着回答,“七上八下……这是官府的规矩。”

陈太忠又淡淡地扫他一眼,“我怎么感觉,你有话没说呢?”

温曾亮瞥老易一眼,噗通一声,双膝跪倒在地,“闻听西疆蓝翔有闻道谷,请陈上人赐个机缘。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接话,老易已经发话了,“以后西疆蓝翔派,改称浩然派了。”

硕大的斗笠遮着她的头,她说这话的时候,斗笠纹丝不动,显然是连头都没抬一下。

“还请东上人成全,”温曾亮顺势看向她,他知道此人才是关键。

“准了,”老易的手随便一摆,她的心思,全放在那块奇怪的玉简上——地球界管这个东西叫电子书。

陈太忠见她豪迈的样子,只能苦笑了,你倒真大方,搁给是我,也只会让他找毛贡楠。

不过老易既然允诺了,他当然不会再出尔反尔,大不了跟毛执掌打个招呼——反正他很少帮人打招呼,偶尔破一次例,并不打紧。

“多谢上人成全,”温城主跪在地上,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城主的身份。

到了他这个境地,身份什么的,那都不重要了,二百五十一岁的灵仙,还能有什么盼头?

温曾亮是晨风堡中唯一的高阶灵仙,温家在晨风堡也一向极为强势,温城主为了打击潜在的竞争对手,真的是不遗余力,说来说去是因为什么?还不是想保证温家延续下去?

在他一百八十岁晋阶八级灵仙之后,没命地冲击了二十年九级灵仙,二百岁出头的时候,他彻底死了登仙的心思,就算能晋阶了九级,登仙也难了。

不成想,因为放下了这份纠结之后,他反倒于二百三十岁的时候,晋阶九级。

这个岁数才开始琢磨登仙,不是一般的尴尬,而且温城主没有可以倚仗的大势力,当然也没有多少辅助登仙的手段。

所以闻道谷就成了他不多的、可以争取的机缘之一,眼下听得东上人一口应允下来,磕几个头算什么?

老易依旧不理他,倒是陈太忠笑着发话,“你忠人之事,当然不能让你白费心思,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……进了闻道谷,也不能保证你一定登仙。”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”温城主笑着点点头,却是根本不敢斜眼去看斗笠人,心里也是在暗暗叫苦——当着东易名的面儿,陈太忠你这么说,合适吗?

他强调一点,“但是机缘就是机缘,两位上人的大恩,我会牢记在心……”

花开两朵各表一枝,龙门派见温城主不接首级,有心用强吧,又怕激起陈太忠更大的反弹,说不得撒开网去,满世界找能跟陈太忠说得上话的主儿。

这一找才知道,合着陈太忠在东莽,基本上就没什么朋友,调香派的沈蔷薇倒算得上一个,不过那是玉屏门的下派,而且沈蔷薇很坚决地拒绝了别人的关说。

——王艳艳就是在她沈家卖出的土地上被人抓走的,沈家当时没有阻拦,这就足够陈太忠记恨的了,好不容易事情过去,现在又跳出来关说,真当人家散修之怒脾气好?

南特也拒绝为龙门派背书。

不过这龙门派也当真了得,最后竟然找上了拔刀。

对于这个区区的九级游仙,龙门派给出了足够的尊重——我们知道你是散修之怒的代言人,这个人头,可是陈太忠点明要的。

拔刀还是年轻,性子又耿直,不懂内里的文章,就像前一阵她带人斩了十几颗首级,就拎了去找陈太忠报喜一样,此次她接下人头,也来找陈太忠。

还就你能!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“你没有答应他们什么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