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四章 惊悚

坏了!邢鸿稍见状,登时一个激灵,这个东西,不是作用在眼上的术法,就是极为高级的幻术,他知道自己不走不行了——总算还好,水幕还没被击破。

然而此刻他想走,却是晚了,就这么一个恍惚,一道白光穿过了水幕,重重地击在他的身上,他只觉得身子一麻,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掉——坏了,这是雷电术法!

这个念头还在他脑中盘旋,他就觉得识海猛地一震——坏了,这是神识攻击!

神识攻击刚作用到他的识海上,那条粗大的手臂撞开最后一滴蚀元重水,狠狠地砸到了他身上。

这一击,就击得他头昏脑涨不辨东西,他才要强提灵气没命突围,猛地觉得灵气运转有些凝滞——坏了……你们还下毒?

紧接着,就是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,直接击碎了邢鸿稍的护体真元,然后一张大网罩下,将人裹住,眨眼间消失在远处的天际。

这一切说起来话长,其实就是短短两三息的时刻,堂堂的中阶真人、黑水门大长老,就被人活生生地捉走了。

修者越到高阶,就越不好杀,到了真人这个程度,真的是败敌容易杀敌难,而想要活擒,只会比杀掉对方更难。

陈太忠三人——姑且纯良也算个人,都还是不到玉仙的修为,手段齐出,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,将中阶真人制服带走,真真可谓是乱拳打死老师傅。

当然,这也是实力使然,他们虽然是先下手为强,有埋伏打闷棍的嫌疑,但是他们打算同时对付两名真人的,这胆子也真的不算小。

若是陈太忠加纯良的组合,也就只敢惦记一个邢鸿稍,还不能保证可以捉住对方,可加上老易就又不一样了,配合得当,同时对付两名真人都不在话下。

那虚空中的双眼,就是她新觉醒的一种天赋,以幻觉为主,加以迷醉神魂,狐族玩幻术,本来就是相当拿手的。

老易也到了悟真的坎上,这一天赋算是才刚刚摸到门槛,所以才给人一种冰冷夺魂的感觉,真正的幻梦灵眼,是大妖阶段才能有成,可以让受术者在不知不觉中,陷入幻觉中直至死去。

之所以拿出这不成熟的幻梦灵眼,一个是因为不成熟,不怕被人认出根脚,另一个关键因素是……这灵眼可以影响人的意志。

他们要做的,是活捉邢鸿稍,所以首先要考虑的,是防止对方溜掉,幻梦灵眼虽然威力差一点,但却足以迟滞对方一个小小的瞬间。

有这小小的一瞬,陈太忠的束气成雷加上神念攻击,就可以作用到对方身上,就又能多拖延一至两息的时间,有这段时间,三人各使手段,高阶真人不小心都得栽了。

要知道,陈太忠威力最大的无意一刀,还没使出来。

埋伏成功,瞬间得手,三人相视一笑,拔脚就跑路了。

这个位置,其实还没有走出伏海侯的封地,五人一场混战,虽然时间极短,但是狂暴的灵气波动瞒不过其他修者。

三人才刚刚离开,就有一名天仙带着一艘巡查灵舟,急速地来到了这里,见到大战的痕迹,不敢怠慢,马上飞报侯爵府。

侯爵府正值大喜的日子,没人敢直接汇报给伏海侯,先是查了一下,适才有谁离开,待发现黑水门大长老邢鸿稍和杨家真人杨晓阳一同离开,才火速禀报侯爵。

伏海侯一听大惊,马上安排府中供奉前去调查,不多时供奉回来汇报——现场打得太过激烈,可以肯定的是,不是邢长老和杨真人之间的交手。

而更有人认出,邢长老使出了蚀元重水,但是看起来未曾奏效。

至于说气机什么的,那就不用说了,被人扰乱了,眼下看来,除非是真仙出手,否则难以推算出来。

“那赶紧联系两位真人,”伏海侯也顾不得满座的高朋了。

两位真人都联系不上,不过也有好消息,那俩真人在门中和族中的命牌并未碎掉,也就是说人还活着。

足足一天之后,伏海侯才得到了杨氏家族托人带来的密信,杨真人在信上说,我和邢长老才出伏海侯府,就被最少三名真人埋伏,埋伏者自称是皇族中人,我侥幸逃脱。

杨晓阳虽然遁走了,却也吓坏了,他稍稍稳定一下伤情,就回去打探究竟,待听说邢鸿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他吓得连家都不敢回——这是摊上什么样的大事了呢?

所以他通过这种方式,向伏海侯示警,同时也是在昭告自己的无辜。

伏海侯用了三天的时间,通过种种渠道确定,这次起码两名真人以上的出手,绝对不是皇族中人所为,而是什么人打了皇族的旗号,做出了这次袭击。

随后杨晓阳也被找了出来,通过对他的鉴定得知,他遭受的攻击,并不是来自于幽冥界的修者——这或者是最大的好消息了。

然而,幽冥界的嫌疑被排除之后,官府和宗门的体系对这件事的热情,就急剧下降了。

这肯定是邢鸿稍惹了什么人,人家下手报复——此刻着急也没用,反正人还没死不是?

清阳宗不是很着急,但是黑水门着急啊,我家的大长老,怎么能这么消失了呢?

于是黑水门撒出门中力量,又发动各个下派,四处打探消息,打听了两天消息之后,又猛地传来一个噩耗:龙门派执掌麻晓晨和一个长老,以及六名弟子在搜查途中失踪。

据目击者言,是麻执掌先行遇袭,放出了求救焰火,然后长老带着四名弟子火速前去搭救,结果八人不知所踪。

这事情越发地大条了,不过就在此刻,对于邢鸿稍仇家的调查,也有了一定的线索。

邢长老没几个明面上的仇家——得罪他的基本都死了,偶有小恩怨,不是他惹不起别人,就是别人惹不起他,有可能出手的那么一两个人,都有充足的理由,不可能去埋伏他。

当然,也有些恩怨比较间接,是不显山不露水,不过这些恩怨里,也没什么人有能力,可以直接对两个真人下手,并且在打跑一个之后,将邢鸿稍打得不知去向。

慢着……似乎好像……还真有这么一个人?

逐渐地,大家就将目光转向了积州的青石城,那里新近出了一个人物,似乎是小有能力的。

就算此人仅仅是高阶天仙,但是战力却极为不俗,最关键的是,此人身边还有一个友人,可是能从高阶真人手下逃生的主儿。

而且陈太忠还真的跟龙门派有摩擦,龙门派寻找什么密库,不但快挖到此人女仆的墓地了,更是涉嫌庇护此人的仇家。

此事跟黑水门也有关系,严格地说,是跟邢鸿稍的堂弟有关系。

更直接的因果,就是陈太忠向龙门派讨要某个弟子的人头,而龙门派不予理会。

既然号称是散修之怒,肯定是个有脾气的,人家咽得下这口气吗?

果真像大家猜测的那样的话,邢鸿稍被打成重伤甚至被活捉,也是正常的了,倒是麻晓晨有点冤枉,他跟邢长老关系一向不怎么融洽,不过……谁让他是龙门派的执掌呢?

有了这个猜测,黑水门的太上长老亲自出动,去青石城走了一遭,他是七级的玉仙,比之邢长老还要强大一些。

太上长老找到陈太忠的时候,散修之怒正在青石城外不远处,跟一个斗笠人坐在一起,手里翻着一个奇怪的玉简,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。

太上长老降下身形,就气呼呼地发问,你把我黑水门的大长老弄到哪里去了?

陈太忠理都不带理他:滚,我不认识你!

太上长老有点生气了,就作势要出手,结果旁边一个睡在地上的醉汉睁开了眼睛:你确定要在我南特眼皮子底下胡来?

南城主不算什么,其实在黑水门眼里,南特身后的星砂南郭家族,也就是那么回事,不过必须要指出的是,南特是一城之主,而且宗派和官府,它不是同一个体系。

太上长老觉得这事儿也不宜弄大——起码现在邢鸿稍还活着,他要是一意孤行,导致本门的大长老因此陨落,那就损失大了。

于是他调整一下心情,就说我想知道在七天前,你在做什么,又有什么人为你作证?

陈太忠依旧不理他,倒是南特打着哈欠回答,七天前啊,他跟我在一起喝酒,至于在哪儿喝的,就是城外随便什么地方,我也忘了。

太上长老一听这话,知道自己要无功而返了,而陈太忠那种有恃无恐的样子,更让他坐实了此人的嫌疑——没有足够的实力,你敢这么对我吗?

别跟我说南特在场,我认他,他就是城主,我要是不认他,他只是一只蝼蚁!

于是太上长老悻悻地放下一句话:年轻人不要这么狂,须知天狂有雨人狂有祸,你不配合是吧,咱们走着瞧!

陈太忠一直都没理他,听到这句话之后,才抬起头微微一笑:你要离开了?呵呵,路上小心点,祝你一路顺风!

太上长老听到这话,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:你还想埋伏我不成?

不过,他也知道,东易名的身法奇快,思考了一下之后,他直接进了青石城……坐传送阵离开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