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三章 伏击

说到底,南特和温曾亮都是官府体系的人,对于算计宗门体系中人,毫无心理压力。

南特是早有准备,他直接指出,这个寻觅密库的事,虽然是龙门派在操作,但是身后有黑水门大长老邢鸿稍的影子。

龙门派在搜索密库的时候,有个黑水门的高阶天仙在盯着,虽然并不常出现,但是大多人都知道,这不是龙门派单独的行为。

若非如此,郡守府也不会要求晨风堡克制了,对上称派宗门和称门宗派,性质大不一样。

而这高阶天仙,就是邢鸿稍的得意弟子,若说邢长老对此一无所知,可能吗?

“邢长老的行踪,我可代为你打听,”南特也不顾温曾亮在一边,而是挑衅一般地看着陈太忠,“他可是五级玉仙,你拿得下吗?”

“嗤,”一直没发话的老易闻言,忍不住哼一声——我们三个加在一起,拿不下一个五级玉仙,那真的该撞死了。

南特也知道东易名的战力,看她一眼之后,大着舌头表示,“要活的,死了的话,你就被动了。”

“麻晓晨的消息,交给我了,”温曾亮闻言,也果断地发话,“九级天仙,对陈上人你来说,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麻晓晨是龙门派的执掌,也是派里最顶尖的战力,这种修为出任执掌的很少,因为他差一步就可以悟真的,不过龙门派的情况比较特殊,除了老执掌和太上长老,剩下的两个天仙,都是他的师兄弟,没有差了辈分。

要说起来,麻执掌基本也是放手不管事的,大多时候在静修,最近这段时间因为位面大战的事,才结束静修出来主事。

温曾亮其实能确定,麻晓晨应该和此事无关,但是这人是最好的靶子,拿下此人,整个龙门派都要震动。

“那就麻烦两位了,”陈太忠闻言点点头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真希望他们不要自误。”

“那周家的事呢?”得,南特又绕回来了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两位城主的变通手段,给他提供了很好的思路,他也就懒得再跟南特纠缠,“只要我杀了周培元,周家……自然有人对付。”

南特虽然喝得醉醺醺的,脑瓜却是一点都不慢,“你是说褚家和陶家?”

“这是你猜的,我可没这么说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说你整天跟我装疯卖傻,不好好说话,哥们儿也学你一次。

“我会制止他们的,”南特冷冷一哼,他好歹是青石城的城主,对辖区内的家族,还是很有些把握的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周培元一死,褚家和陶家受得了这口气才怪!

那密库原本就是这两家发现的,跟周家没什么关系,周培元靠着捕风捉影的消息,慷他人之慨不说,还害得这两家损失不少高阶游仙。

周家一旦没了龙门派这个靠山,可以想像得到,那两家会如何报复。

就算南特出面威胁,会带给他们不小的压力,但是陈某人也可以暗中支持不是?

南城主听到了陈太忠不屑的哼声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却是没有再说话。

直到第二天,龙门派依旧没有将人头送来,这就是说,已经过了最后通牒的期限……

邢鸿稍最近是比较忙的,除了准备位面大战,还有一系列的琐碎事情。

这天,伏海侯林家庆贺世子悟真,大宴宾客,请柬也发到了黑水门,邢长老不得不前往贺喜——因为伏海侯说了,到时他还要宾客们做个见证,世子已经可以挑起侯爵府的大梁。

届时,伏海侯会拿出申请袭爵的奏章,要大家帮忙留个姓名。

邢鸿稍对这种行为,很是有点不屑,按风黄界规矩,老侯爵不死,新侯爵怎么能就位?

所以林家这样的行为,其实是为了保证世子不出征幽冥界——征召令一下,谁家有几个天仙玉仙,都得乖乖地报上来。

若是敢隐瞒的,一旦被发现,就是大罪。

以伏海侯世子的身份,隐瞒一两个阶位的修为是做得到的,但是不能说世子没修为——要不然,将来怎么承袭爵位?

有了修为,就有了相应的征召范围,该你上的时候,你得上!

但是世子一旦承袭了爵位,这就有了不出征的理由。

非到紧要关头,官府认定体系中的头号人物,可以避免上战场——否则头号人物一旦出了意外,内部很可能发生争权夺利的行为,内讧一起,体系有崩溃的危险。

这就是老侯爷在为自己的后代争取保险——大不了我上战场,我家有希望的后人,得留在家里,保障家族的后续利益。

类似事件,最近频频地在东莽甚至五大域发生,风黄界经历的位面大战不是一次两次了,类似的惨痛事件也很多,各家也有了规避危险的共同认识。

邢鸿稍也是见怪不怪了,左右是侯爵府的诚意十足,他也不介意在奏章上签个名字,确认伏海侯世子真的有了玉仙的修为——这东西又做不得假。

反正这爵位承袭能不能批下来,就不关他的事儿了。

伏海侯大宴宾客九天,但是邢鸿稍只待了三天,然后就起身告辞。

与他同行离开的,还有个封号家族的长老,盘龙杨家的杨晓阳,二级玉仙。

两人放出身形,一边赶路一边聊着,邢长老很不屑地表示,“这林听涛修为虚浮,怕是再无突破一级玉仙的可能,伏海侯此举,殊为不智。”

“也许世子别有机缘,也不无可能,”杨晓阳笑着回答,“林听涛少年天才的名头,无人不知,也是他后母压制得他太厉害,伏海侯心里有数,若是此刻不争,偌大家业就便宜了别人,以其后母的皇族身份,送他入幽冥界征战,真的太简单了。”

“他现在也一样危险,”邢长老撇一撇嘴,“只是乞求承袭爵位,能不能如愿,那还两说,别是他被送进征战幽冥的真人行列,那可是弄巧成拙。”

“伏海侯想必还会争取吧,”杨晓阳笑着回答,“终是别人的家事,咱们何必……呃!”

他话说到一半,身子就向下掉去,邢鸿稍只觉得头皮一麻,直接在身前幻化出一面水盾,“何人如此猖獗?”

他才刚刚开口,就见一柄巨大的拂尘扫向正在下落的杨晓阳,只一击,就打得杨真人口吐鲜血,身形倒飞。

然后一声轻笑传来,“好胆!皇族的事情,也是你们能置喙的?”

杨晓阳被这一击,打去了半条性命,猛地听到对方来人的话,说不得直接捏碎一道遁符,“好手段……就此别过!”

他不得不走,因为他知道,自己下落的原因,是遭受到了神识攻击,也就是说,对方起码有两名真人在伏击。

“这是个误会,”邢长老高声叫了起来,“我是黑水门邢鸿稍,只为观礼而来……”

邢鸿稍原本是有反击的打算的,但是听到“皇族”二字,就知道不能硬来,他倒不是相信,对方一定就是皇族,但是既然有这个可能,攻击的手段就不能太狠。

于是他身子一晃,就要向远处避去,哪曾想地面上猛地冒出一只毛茸茸的巨大手臂,足有里许长,狠狠地向他扫了过来。

这却是纯良原本打算袭击那杨晓阳的,怎奈那杨真人十分机敏,连吃两记之后发现不对劲,直接捏碎遁符遁走。

于是这大名鼎鼎的麒麟臂,就狠狠地扫向了另一名对手——也是他们想要活捉的这位。

“神通?”邢鸿稍猛地一愣,旋即大怒:你皇家的人未免欺人太甚,才一见面,就使出神通,真当我宗门弟子好欺不成?

恼怒归恼怒,他也不会硬接,对方竟然敢同时埋伏两个真人,想必也有足够狂妄的本钱,说不得打出三滴黑乎乎的水珠,迎向那手臂,身子却是猛地向后退去,嘴里大喊,“那杨晓阳已然离开,尔等真的是想挑衅我清阳宗?”

杨家是跟官府走得比较近的家族,邢长老猜测对方是想剪除伏海侯世子的羽翼。

不管怎么说,他是要先扯出清阳宗的大旗,在遭遇莫名其妙的攻击时,这种狐假虎威的手段最易奏效,反正黑水门也是清阳宗的下门,这么报也没什么不对。

当然,他也不会单单指望言语奏效,他打出的黑色水滴,也相当有来头,乃是黑水门的一门伪神通,唤作“蚀元重水”,采自黑水潭深处的蚀骨石。

这水滴虽小,却是重逾千斤,而且还能腐蚀宝器甚至灵宝,对付肉身神通最是管用。

一滴水珠重重地撞上手臂,那手臂只是微微地凝滞了一下,继续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不会吧,我这得跑路了?邢鸿稍发现对方没躲避,就知道会有麻烦。

然而就算这样,他依旧分心关注着自己祭出的水幕,这边若能扛得住的话,我不妨狠狠地击出一招,然后就能比较从容地离开。

他也有瞬间飞逃的手段,但是这么不明不白走了,是浪费财富,他心里也不舒服。

然而,就在他着重观察水幕的一瞬间,他猛地发现,不远的虚空中,似乎出现了一双硕大的眼睛,冷冷地、淡淡地看着他,目光交叉的时候,他只觉得自己的神智恍惚了一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