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四十章 纷沓而至

陈太忠闻言,停下手来,淡淡地看拔刀一眼,“胡闹,你连灵仙都不是,我怎么带你?一个喷嚏,你就粉身碎骨了。”

拔刀犹豫一下,低声回答,“可是,我是你的人,你若是不在青石城常住,一旦离开了,别人难为我怎么办?”

“谁敢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下一刻,他又微微地一怔,这世道,哪里有什么敢不敢的?他在不在青石,结果完全是两样。

原本南特答应得好好,周家不会再出灵仙了,可是现在,周家就又出了一个灵仙。

“我给你下一道追魂血符,”老易一抬手,一道不起眼的红光,就没入了拔刀的额头,“不要纠缠了……血符免你三次高阶灵仙之下的攻击,谁杀了你,我也自会知道。”

“若是天仙上人杀我呢?”拔刀有点不甘心。

“切,”老易不屑地哼一声,这道追魂血符的防御力是差了点,只防得住高阶灵仙,但是要说追查凶手,中阶天仙也甩不脱血符印记。

陈太忠也笑一笑,“你就用我的名义活动,我倒要看看,有多少不长眼的。”

这话他说得极其自然,现在他对上一个称门的宗派,都不会太委屈自己,青石城这里小猫三五只,谁敢真的全力对陈某人的人下手?

当然,一个称门宗派全力对付他的话,他也是扛不住的,只说三个真人围攻——哪怕是三个初阶真人,估计他也得手忙脚乱。

须知三个境界相同的对手,一起出手的话,绝对是一加一加一大于三的效果。

更别说那些称门宗派里,还可能有战阵,可能有董明远这种无法用修为来衡量的护法。

所以陈太忠现在的战力,确实还无法正面硬扛任何一个称门宗派,但是他若是不想硬扛,只是想拖垮一个这样的势力,凭着超强的单体战力和隐身术,他基本上也能做得到。

换句话说就是,称门宗派不是灭不了陈太忠,只是火拼起来,实在太不划算,也正是因为如此,奇巧门的朱真人才会悻悻地离开百药谷——没必要冒着灭派的风险,对付这么个疯子。

陈太忠有时候很狂妄,但他真的确定自己的威慑力惊人,他倒是不信了,什么样的势力,敢为了杀一个九级游仙泄愤,而冒得罪他的风险。

就算有人存了投机取巧的心思,但是有老易这一道追魂血符在,谁还敢再冒险?

拔刀闻言,也无话了,她自身的修为,真的是低了一点,或者……打着陈太忠的旗号在青石城行事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?

她坐下没多久,远处又奔来两人——事实上,有不少修者,隔着远远的看着这里,又因为下雨,还有人也支起了帐篷,在这里生火做饭。

敢直接闯到散修之怒这里的,没几个人。

这两人敢闯过来,肯定也有他们的道理,两人都是高阶灵仙,一男一女,相貌也有些相似,一看就是兄妹。

两人在雨棚外三百多米处驻足,男人抖一抖身上的雨滴,走到雨棚前,深深鞠一躬,“锦旸山彭志远,拜见陈上人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锦旸山主怎么没来?”

“原山主剥削弟兄们太狠,已经被撵走了,”彭志远大声地回答,“卑下兄妹被诸散修同仁选为二山主和三山主,前来恭迎大山主回山。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们关上门想怎么玩都行,别算我,我就一个意思……原来的锦旸山主,欠我不少极品灵石,这个怎么算?”

彭家兄妹此来,为的也是这笔账——前任锦旸山主欠下的债多了,有血债有人情债有灵石债,有的他们可以认,大部分就没必要认。

但是陈太忠回了青石城,这笔债就不能含糊,他们倒是想不认,说那是前任的债,但是……散修之怒是个讲理的吗?

至于说请陈太忠就位大山主,这也不是虚情假意,散修之怒若是能成为锦旸山的山主,锦旸山的飞腾就指日可待了。

虽然兄妹俩也知道,这个邀请很不现实,但他们确实是诚心诚意的。

果然,散修之怒看不上山主这个位子,反倒是问起了欠债。

“我们竭尽全力,凑出了八块极品灵石,”彭志远双手捧出八块灵石,苦笑着回答,“上人您来得太匆忙,容我们缓一缓,行吗?”

陈太忠现在其实已经看不上这点灵石了,不过这是个态度问题,他一抬手,直接将灵石卷了过来,大喇喇地发话,“就这么多好了,你们兄妹俩怎么上位的,我就不管了,但是若你们欺负散修,有人告到我这里的话,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不敢,”彭志远忙不迭地躬身,“我们遥奉您为大山主,怎么敢做这样的事?”

遥奉吗?陈太忠听得嘴角撇一下,无非是扯哥们的旗号罢了。

不过,被人遥奉总是件令人开心的事,于是他点点头,“那你们退去吧……对了,这是拔刀,代我在这里行走,你们相互要照顾。”

“见过拔刀妹子,”彭志远笑眯眯地冲女孩儿一抱拳,丝毫不在意自己是高阶灵仙,而对方只是九级游仙,“以后多联系。”

关于拔刀,他已经听说了,在周家堡外,唯一被陈太忠认出的青石故人,只冲这一点,就值得他折节下交。

“彭山主执掌锦旸山以来,锦旸山的气象,确实改变不少,”拔刀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她这话倒也不是虚言,锦旸山以前的山主,行事委实有点乖张,对散修盘剥得也非常狠,这彭氏兄妹是后来者,被欺负得有点无法忍受了,直接扯旗造反,打走了原来的山主。

这几年,彭氏兄妹在整顿锦旸山的秩序,清理原山主的势力,倒是做了一些笼络人心的事情,拔刀身处散修底层,这话确实出于公心。

“以后还要请拔刀妹子监督,”彭志远是个口舌便给之辈,闻言笑眯眯地回答,“妹子你有什么事,也只管说,你代大山主行走,谁不给你面子,就是不给咱锦旸山面子。”

“我……我其实是想跟着陈上人走的,哎,”拔刀很扫兴地叹口气,她终究是年轻,却想不到这句话漏了底气。

“我都说了,等你灵仙以后,”陈太忠哼一声,还好,他记得自己的承诺,也算是给拔刀一个背书了。

“灵仙以后,你可以来锦旸山,代行山主的职责嘛,”彭志远笑着发话。

殊不料,他身边的妹子,狠狠一眼扫来——她当了山主,那锦旸山谁说了算?

锦旸山虽小,也涉及了不少的利益,能做主和不能做主,差得太多。

做哥哥的觉得身边有奇怪的气机,少不得一眼看了回去,然后目光瞬间变得阴冷——你懂个啥,咱让出的不过是个虚名,求个太平,很重要吗?

锦旸山连块灵地都没有,陈太忠能看得上?

就在此刻,外面又出现几道身影,冲着雨棚疾驰而来。

你们这是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?陈太忠眉头一皱,冷哼一声,“来人止步!”

来人还真是听话,闻言登时止步,就那样站在雨中,领头者大声发话,“晨风堡温曾亮,求见散修之怒陈上人。”

温曾亮?陈太忠有点错愕,“这么大的雨,温堡主不在你的晨风堡,跑到青石来,有事吗?”

“有要事向大人禀报,”温曾亮沉声回答。

“那你过来吧,”陈太忠哼一声,继续专心烤串。

听他这么说,温曾亮一个人向前走来,其他人也不敢再跟着,只能继续站在雨中。

待他走到雨棚下,左右看看,发现除了一个戴斗笠的家伙,还有一只小白猪之外,竟然还有两个高阶灵仙,说不得冷冷地扫一眼。

彭家兄妹见到大名鼎鼎的温城主,竟然也漏夜来拜会陈上人,心中也有微微的讶异,晨风堡官府的人,也要看陈太忠的眼色?

彭志远做事还算活络,冲温曾亮一拱手,“锦旸山彭氏兄妹,见过温城主。”

他俩虽然跟温曾亮一样,都是高阶灵仙,但是锦旸山终究是散修自发的组织,比不上温城主是官府体系的一环,而且城主手里是有战兵的,他们不愿意失了恭敬。

温曾亮微笑着颔首,“原来是锦旸山的豪杰,一向少打交道。”

他眼里是没有散修的,不过这兄妹俩能出现在陈太忠的身边,他也不想怠慢。

“老温你不用客套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地发话,“直说吧,有什么事。”

“你二位……”温曾亮看一眼彭氏兄妹,又看一眼拔刀,“我有些要紧事,要跟陈上人说。”

“那我们自当退避,”彭家的女修笑一笑,伴着哥哥退了开去。

拔刀见状,也想离开,陈太忠却哼一声,“老温,这是拔刀,代我在青石城行走,你们相互认识一下。”

“哦,”温曾亮冲九级游仙微微颔首,又看一眼斗笠人——这就是东易名了吧?

不过以他才晋阶九级灵仙的修为,实在没胆子去撵东易名——他连上前攀谈的胆量都没有。

于是他对着陈太忠直接发话,“近期有人想侵占义民王艳艳的衣冠冢,还请陈上人明察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