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九章 文学女青狐

拔刀见陈太忠还记得自己,一片红云涌上她的面颊,她大声发话,“周家子弟周培元,已然晋阶灵仙,目前在龙门派藏身,还望陈上人明察。”

“你莫要胡说,”有人在人群中喊了起来,“哪里有这回事?”

陈太忠一抬手,就从人群中吸出一人,直接丢在自己的面前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有话不能好好说,藏在人群里喊算什么?”

“大……大人明鉴,”那八级游仙脸色发白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真,真不是我说的。”

“敢做不敢当,那就去死吧,”陈太忠抬手一指,那人的头颅砰然炸开。

然后他抬起头,四下扫一眼,摸出一块上灵来,笑着发话,“这家伙是谁?我出一块上灵,找出幕后凶手,诛杀他满门和幕后凶手满门的,五块上灵。”

“这厮是周家大管家的侄儿,”有人认了出来,还有人转身拔脚就跑,显然是博那五块上灵去了。

陈太忠又侧头看一眼拔刀,笑着点点头,“你不错,进境也不错,那周培元果真躲进了龙门派中?”

“他不但躲了进去,还换了名字,”拔刀大声地回答,“叫做元继祖。”

“元继祖?好胆,竟然琢磨着反攻倒算,”陈太忠听得哼一声,又看她一眼,“你不会弄错吧?”

“大人还记得我初次见你时说的话吗?”拔刀的眼中露出一丝杀气,“周家就没有我不熟悉的人,他们太能欺负人了,不熟记他们的面孔,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。”

“这话我倒是还记得,”陈太忠点点头,冲着远处一呲牙,“褚弄影,既然来了,为何不现身?”

人群后人影一闪,走出一个三级灵仙,她冲着陈太忠微微一躬身,“见过陈上人。”

陈太忠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周培元的事,你清楚吗?”

褚弄影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清楚,那位姑娘说得没错,他确实在龙门派。”

哦?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然后淡淡地发话,“交给你了,提他的头来见我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褚弄影明显地犹豫了起来,好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恐怕做不到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“我记得你有熟人在龙门派,我这是给你个机会,让他能弥补前愆,否则我一怒之下,玉石俱焚,也没心思专门留下他的小命。”

“那个人……”褚弄影的神色有点黯淡,声音也低了下来,“他已经登仙,我这蝼蚁,说不上话了。”

前文说过,她曾经救助过一个小童,那小童后来入了龙门派,资质不凡,一路晋阶上去,后来还找她求婚,她没有答应,那人便放出风声,说谁敢动她一根汗毛,定然不肯干休。

也正是因为此人的存在,周家的老祖都有点忌惮她,而她得了那人不少灵符,谁想埋伏她,也要掂量一下。

陈太忠被南特逼走的时候,此人正在闭关,冲击天仙,现在已然成功登仙。

褚弄影的心情不好,也在这里了,人家再三求娶,她要端着架子,说我誓做褚家的圣女。

待此人登仙之后,她想着自己必须答应了,怎奈人家不再上门了。

“你不通知他,那就是不介意我斩杀这蝼蚁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他对那男人有所耳闻,也知道她曾受了男人的庇护。

若是褚弄影不肯帮男人说话的话,他会比较明白这女人的心性。

“他入了黑水上门,”褚弄影低声回答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
下一刻,她的眼珠微微转一下,“陈上人这是要……亲自去龙门派要人?”

“小小的龙门派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去那里要人,我还嫌耽误时间……你去通知南特一声,说我来了。”

现在欺负这种称派的宗门,实在让他提不起多少兴趣,而且对方不识趣的话,他也不好大杀特杀,应该一致对外的时候,还是少些杀戮的好。

反正周家又出灵仙,这是南特失言了,没有兑现承诺,他自然是要找南城主问责。

“南城主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回来了,”褚弄影叹口气,“据说局势很紧张,而青石城这里,受到的影响不大。”

青石城在东莽都算边陲,而且这里的修者修为普遍不高,陈太忠被逼走的时候,整个青石城的灵仙都不到十个,现在估计也多不到哪里去。

这样的小城,估计上面连征召的兴趣都没有,而且这里靠近黑莽林,也必须留一部分修者镇守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褚弄影才会觉得,位面大战跟青石城关系不大。

“哦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“那我就等两天好了。”

褚弄影的嘴巴动一动,似乎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说。

当天晚些时候,天上开始下起小雨,陈太忠在距离赤色谷地不远处,搭起了一顶雨棚,又放出木炭烤箱,给老易做烧烤——一如他初遇庾无颜时那样。

老易也摆出“东易名”的架子,大喇喇地吃喝着,眼角眉梢却都是掩不住的笑意。

纯良这厮就比较挑剔了,它虽然绝对是个嘴馋的家伙,但是它对烹饪工艺的要求不高,对原材料却是很挑剔。

嫌弃地吃了几口之后,它猛地突发奇想,“太忠,把那鹏修的大腿烤来吃了,滋味一定不错。”

被斩杀的鹏修,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形体,倒是不存在“吃人”的那种观感。

“这火哪里烤得动鹏修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估计高压锅炖都不好用,不过……可以用微波烤箱试一试。”

“算了,”老易出声发话,阻止了他的尝试,“终究是鹏修,这么多人,给兽修留点体面。”

狐族和鹏族的关系非常糟糕,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可见她还是比较看重大局。

听她这么说,陈太忠倒是想起件事情来,“对了,我这里有些人族精血的血精丸,得自石原魔修,能不能跟你换一些兽族的精血丸?”

“拿来我看,”老易接过几个玉瓶,打开嗅一下,就厌恶地一皱眉,“还真是人族……都是低阶修者,这魔修做事也真残暴,杀起人族一点不手软,好了,都给我吧。”

陈太忠二话不说,丢给她七八个瓶子,纯良本来还要叽歪,听到“低阶修者”四个字,也懒得开口了。

“浩然宗的密室,没有补充气血的药丸?”老易看他一眼,奇怪地发问。

“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认真地翻着架子上的烤肉,很随意地回答,“主要是我也不可能用人族的精血,就给你了,你若是有现成的兽族精血丸,就给我一点,没有就算了。”

“身上没带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等到了横断山脉,我拿给你一些,我还以为你一点都没有,打算去找蛟王和猿王勒索一点去。”

“没必要那么兴师动众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回答,然后拿起一把烤串,递了过来,轻笑一声,“烤好了。”

老易等着他发问呢,等了半天都没等到,一时就有点不高兴,“你就不问一问,我为什能找蛟王和猿王勒索吗?”

“哦,为什么呢?”陈太忠手拿一把小刷子,一边往新的烤串上抹油,一边头也不抬地发问,然后他狠命一抖烤串,“我去……这几串还没腌好呢,拿错了。”

老易翻个白眼,也懒得再说什么了,“还有多媒体没有?拿个好玩的出来看一看,下雨很无聊的……不要科技手段很强的。”

“多媒体……我也不知道你看过哪些,记不清了,”陈太忠想一想,“其实下雨的意境很美的,你不觉得吗?”

“一般般吧,”老易意兴索然地回答,心说你祭奠王艳艳,可不就是下雨的时候吗?“我倒是觉得,下雪更美一点。”

其实狐族一点都不喜欢下雪,雪后的食物,总是要少很多,不过她勉强算得上个文青,文学女青狐。

“下雪和下雨,都可以看,也都可以闻,”陈太忠悠悠地回答,“但是下雨,还可以听。”

“雪景的画面感,可是要强很多,”老易信口反驳一句,然后又说,“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。”

“哦,那不错,”陈太忠答一句,专心地给烤串刷油,“对了,不说多媒体,我还有电子书,你识字吗?”

老易狠狠地瞪他一眼,心里有点失落,“我当然识字……算了,有人来了,给我一本电子书吧。”

来的是拔刀,她灵气外放,在雨中矫健地奔跑着,手里拎着一个储物袋,跑进雨棚之后,她将储物袋往地上一丢,“陈上人,你要的人头,幸不辱命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神识一扫,就知道里面有十几颗人头,当是那周家的管家之类的,他也没抖出来看——杀就杀了,没必要看。

他兴高采烈地翻着烤串,“运气不错,能吃上我的烤串……一会儿我把灵石拿给你。”

“我不吃烤肉,”拔刀犹豫一下,鼓足勇气发话,“这次,大家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,我要跟你闯荡风黄界。”

老易的眉头,不引人注目地微微一皱——什么叫你是他的人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