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八章 重临青石

陈太忠重出风黄界的消息,在短短的几天,就传遍了东莽。

此刻的东莽,因为位面大战在即,人心惶惶,各种古怪事情层出不穷,但是不管怎么说,散修之怒重出的消息,也是一等一的震撼人心。

晨风堡的温曾亮,在焦头烂额之际,听到这个消息,忍不住大笑三声,“哈哈哈,老天有眼,发出消息,就说有人在洄水掘宝……”

陈太忠离开百药谷之后,一路直奔青石城而来,他要找老龟问圆环的事情。

因为老易主动易容做东易名,他都不需要隐藏身份了,两人一猪,坐在一艘小巧的飞舟上,大明大方地前往青石——真仙不出,陈太忠加东易名的组合,谁敢阻挡?

路上确实有人阻拦飞舟检查,但是看到陈太忠的面孔,以及旁边的斗笠人和小白猪——检查的人毫不犹豫地让路。

百药谷被陈太忠堵门三天,奇巧门朱真人和玉屏门董明远调解不得,不得不默然离开的消息,已经传遍了东莽,至于说斗笠人就是东易名——大家谁不知道?

事实上,大家知道朱真人和董真人都离开了,这就足够了,在东莽,陈太忠的名头,其实比东易名强出很多。

陈太忠进入积州之后,就收起了飞舟,和老易直接飞向老龟的所在——他要问的事情比较私密,不太好大明大摆地前往。

然而最终,他还是失望了,青石城外还是那番景象,可是那硕大的烈焰龟,竟然不知了去向,烈焰龟所在的地方,龟壳的痕迹俨然,却独独不见了硕大的老龟。

至于老龟旁边的风蛇、小黄蜂和小蜈蚣,早被陈太忠的气息吓得飞遁而去,此处竟然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“这还真是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巴,“白来了一趟?”

“就当散心好了,”老易笑一笑,“一直想来你飞升的地方看一看,给我讲一讲,好吗?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,”陈太忠嘴上客气着,还是将她带到了飞升池,两人一猪站在空中,冲着飞升池指指点点。

其实陈太忠也想追忆一下自己飞升以来的经历,说不得从遭遇南宫不为讲起,讲到他为了求生,不得不去做任务,其中多次遭遇旁人欺凌,又遇到了庾无颜。

当然,最关键的,还是他的噩梦蛛,被北域血沙侯郑家的人看上了,其中遭遇的麻烦,真是数不胜数。

纯良虽然懒,但是挺喜欢听故事,听到血脉贲张之处,它忍不住哼一声,“既是如此,咱们何不前往北域,灭了那鸟侯爵,也好储备几具大妖尸身?”

说到最后一句,它忍不住舔一舔嘴唇,在它眼里没有人兽之分,大妖就是玉仙。

陈太忠是睚眦必报之辈,做梦都想杀到血沙侯门上,但是以前他没这个能力,现在勉强有这个能力了,却又遇到了位面重合。

这种时候,他不可能去刻意地消耗人族的战力,闻言也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等位面大战结束,看我怎么跟他算账。”

一路说着,他们就来到了梁家庄的旧址。

这里依旧是废墟一片,不过也有几块地方,有人在开垦了,见两个人虚浮在空中观看,耕作的人登时乱作了一团,却是连跑的胆子都没有:这是天仙上人来了!

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若是我没记错的话,这里该是梁家的地盘吧?”

“禀上人,”有人恭敬地回答,“梁家已经被散修之怒诛绝,现为无主之地。”

“你是……你就是散修之怒陈大人?”有人终于认出了他,惊喜地叫了起来。

在这无主之地垦殖的,多为散修,猛地看到散修中的传奇人物出现,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这么一问,也是怀疑梁家是否有漏网之鱼,虽然他已然是高阶天仙,没必要再把残存的小蝼蚁放在心上,但是他忍不住还是要计较一下。

对方的答案,让他心情不错,于是就又问一句,“哦,梁家一个人都没了?”

“还有几个,”那个认出他的中年汉子笑着回答,“不过,既然是得罪了陈大人,自是有人教训他们,您放心好了,青石城的老少爷们儿,都以散修之怒为荣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一摆手,甩给每人一块中品灵石,“你们自去忙,我随便走走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飞向原来的梁家庄村落,又给老易讲解。

当解说到水牢的时候,老易猛地发话,“这就是你和王艳艳认识的地方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当时她因身怀驭兽术,被关押在水牢,衣衫褴褛极为落魄。”

老易默不作声,认识他这么久,她是第一次,陪着他走过生命中经历过的地方,所以她也不会跟一个死去的女人计较,反倒是问一句,“回头再去晨风堡看看?”

陈太忠也没拒绝,沉吟一下回答,“待回去时路过吧。”

看完了梁家庄之后,肯定要去看周家堡,不过陈太忠带着老易和纯良,先去了一趟赤色谷地,讲述了他在这里的一些经历。

在老易看来,这些游仙之间的恩恩怨怨,就跟小孩玩过家家似的,不过因为是他经历的,她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
甚至她还想去找那穿风鸾的麻烦,帮他出口气。

不过她和纯良一起出现在赤色谷地,为了防止那些小爬虫骚扰,随便释放了点气息出来,却把荒兽们吓得四散逃逸,穿风鸾也早跑得不见影儿了。

在他们来到周家堡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得到了消息,知道散修之怒回来了,撒出人手四处找他,而周家堡正是重点地域之一。

周家不同于梁家,没被他诛杀干净,现在堡中还有数千人,见到两名天仙凌空飞来,大多数周家人的脸上,都满是惊骇和绝望。

也有人眼中满是仇恨的目光,却是想努力地遮掩住。

陈太忠却是不理会他们,而是径直地飞到周家堡上空,直接大声发话,“有哪只蝼蚁晋阶灵仙了吗?”

他当初离开青石的时候,就跟南特约定,周家不得有人晋阶灵仙,否则杀无赦。

灵仙对他来说,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,但是事儿不能这么看,当初他在周家眼里,也是微不足道的蝼蚁,还不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?

他在西疆时候,没精力顾及这里,现在既然来了,不问一问是不可能的。

下面静悄悄的,无人回答。

陈太忠轻笑一声,摸出一柄灵宝级的长刀——这刀是他在中州买的。

“陈上人且住,”下面有人慌了,连忙出声大喊。

且住?晚了!陈太忠毫不犹豫地一刀就斩了下去,早干什么去了?

只一刀,就将周家堡的护庄大阵切豆腐一般地斩开,随着轰隆隆的一声,周家堡的城墙坍塌了一里多地,惨叫声不绝,血肉横飞。

“你怎么能滥杀无辜?”无数人高声大喊。

“无辜?”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,声震四野,“蝼蚁罢了,敢不回答我的问题,这是你们自寻死路……有谁不服气吗?”

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得过分,当初周家鼎盛时期,也是视人命如草芥,挤压得陶家和褚家都没什么空间,甚至威胁到了南特的统治。

有些事情,不能回想,他在西疆的时候,也就罢了,故地重游之时,看到熟悉的昔日风物,真是不尽的旧怨涌上心头。

有谁不服气吗……谁敢不服气?回答他的,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见无人应答,陈太忠又哼一声,“有北域郑家鳖蛋在吗?”

周家可是跟北域血沙侯郑家联姻了的,他不知道这联姻最后成了没有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问一句。

依旧没有人回答。

陈太忠见没人回答,也有点不高兴,但是再这样继续下去,似乎也有失上人形象,于是长刀一指,冷冷地发话,“以后周家堡,不得有护庄大阵……否则,族诛!”

先是不得有灵仙存在,现在更是不得有护庄大阵,他就是要一步一步地玩死周家。

他的话说出之后,依旧没有任何反应——这时候谁敢吱声?

“扫兴,”他冷哼一声,四下看一眼,“偌大周家,就没有个带把的,亏得还整天欺负这个欺负那个,我呸……什么垃圾玩意儿!”

这句话,直骂得不少周家人血气上涌,眼睛通红,但依旧没有人敢接话。

陈太忠的身子飘向远方,在周家堡外五六里地的地方降落下来,他大声发话,“围观的散修朋友,能回答了这俩问题的,过来回答了。”

知道散修之怒回来,周家堡外,围了差不多有近百号的散修,还有不少人,源源不断地自远处赶来。

听到他发问,围观的人群涌动一番,一个九级游仙的女子排开众人,走上前来深施一礼,“见过散修之怒大人。”

陈太忠看着她,眉头微微一皱,这女子似曾相识,想一想之后,他微微颔首,“原来是拔刀,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昔日的小女孩拔刀,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大姑娘,他记得自己曾经在周家人手下救过他,似乎还给了他五块上灵——抑或者是十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