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七章 本人东易名

饶是董明远是转生三次的大能,见多识广,也愣了足有半分钟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看来下界……确实多神妙之处,浩然宗崛起有望了。”

“嘿,我没准就找个人,卸下担子了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了不得当个供奉,我不喜欢处理人际关系。”

“那可由不得你,”董明远笑一笑,“我本来还物色了两个混沌体质的苗子,可惜现在都已经年纪大了……等我再物色两个,送到你浩然派去。”

“你自己不会教吗?”陈太忠讶然地一扬眉毛,对方猛地把蓝翔派改称浩然派,他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“混元童子功,我记得不全了,不是每次转世,都能全部记下前世的,”董明远悻悻地回答,“而且我从来没有练过,你可是修炼成了。”

嘿!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哼一声,“怪不得说混元童子功失传了,还真是这样……那其实若没有我,你也进不了石室?”

“或许……师尊有什么安排吧,”董明远看起来有点失落,然后他振作精神,“上古破禁丸修炼万里闲庭最佳,关于气修,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?可以问我。”

陈太忠眼珠转一下,摸出了青钟冠,递向了对方,“这灵宝你可知来路?”

“这是……”董明远拿过来看两眼,又打两道法诀上去,“咦?这可是好东西,失传的灵宝祭炼术,你可以拿来做本命法宝的胚胎,祭炼手法也都记录着,温养一些时日,你就可以看到了。”

法宝胚胎?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比之真器元胎如何?”

“你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好高骛远!”董明远闻言,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就算你找得到真器元胎,还有个契合度的问题,你拿此物做胚胎,除了需要寻找材料,祭炼的手法都不需要你琢磨了,真正的事半功倍。”

“那万一我能找到契合度很高的真器元胎呢?”陈太忠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“可是我又想学上面的祭炼术,该怎么办?”

董明远狐疑地看他一眼,要不说这转世大能厉害,不光是说在修为上的见地,对人心的认识和事机的敏感,也强出绝大部分人。

不过,他的心理承受能力,明显地也强于其他人,所以他并没有纠结这个猜测,而是淡淡地回答,“那你可以拿真器元胎来温养它……记得要隔绝灵气,只用真炁温养,这个手法你会吧?”

通过真器元胎,隔绝灵气,只用真炁温养……陈太忠撇一撇嘴,你说的每个词,我都懂,但是连在一起,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灵机一动,“是不是就是用阵法祭炼材料的那种温养?”

“没错,”董明远点点头,又看他一眼,重重地叹口气,“唉,哪怕是你,都不懂这个……气修式微得太久了啊。”

“这么说吧,你若是输入了灵气温养,这个胚胎会染了元胎的空灵,你祭炼出的本命法宝,不可避免地带了这个胚胎的部分属性,而这种属性,可能是你不喜欢的。”

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对祭炼本命法宝,了解得真不多,哪怕他看了很多的玉简,但是高阶气修的相关知识,在风黄界残留得太少,严重地缺乏系统性。

尤其是祭炼的一些小常识和小窍门,就算搁在气修昌盛的时候,没准也是口口相传——知道这些的人,无须记录下来,不知道这些的人,也就不知道了。

眼下难得有一个能解答疑问的对象,所以他不怕多问,“若是带上灵气温养,会不会二者合二为一,省去很多祭炼的功夫?”

“这是肯定的,而且法宝会成型很早,威力也会大不少,”董明远很确定地点点头,然后他犹豫一下,又说一句,“就是……就是有点浪费了。”

明明可以成为两件不错的本命法宝,糅合成一件,效果当然不用提了,但是这样的浪费资源……搁给浩然宗都舍不得啊。

“好端端个胚胎,被青罡门糟蹋成这样,”陈太忠忍不住叹口气,冧祥东那厮,只将这东西做为初阶灵宝用,真是暴殄天物。

“他们能糟蹋成什么样?”董明远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拿它当本命法宝胚胎温养,这上面拙劣的修补,自己就会掉落……气修的精深博大,岂是这些不入流的手段能影响的?”

他虽然已经不是气修了,但依旧以曾经身为气修为荣。

“听说气修是很浪费材料的?”陈太忠又想起另一个问题。

董明远听了这句话之后,登时不说话了,他沉默了有五分钟,才缓缓开口,“这话呢,也对也不对,气修不修外物修自身,能浪费多少材料?”

陈太忠眼珠转一转,“那‘也不对’指的是什么?”

“你慢慢就知道了,”董明远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“你还有什么其他要问的吗?”

“暂时没有了,等想起来再来找你好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

“此番是接了小倩的信息,特意为你出来,我要去那宝地静修了,”董明远瞪他一眼,“我可不希望你去我董家堵门。”

“那就等我见真之后,去宝地找你好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有小倩在董家,我也不好意思去堵门。”

董明远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我等着你来找我!”

说完这话,他抖手收起桌几,身子一闪,就到了远处的飞梭旁,下一刻,飞梭猛地加速,眨眼就消失在了远方。

陈太忠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董明远……不愧是好大的名头。”

“他用很古怪的意念锁着我,”老易轻叹一声,“除非是你们动起手来,否则我不能无声无息地下毒。”

“切,”纯良不屑地哼一声,嘴角露出一块红色的玉符,“跟咱们同归于尽?他可想的美……我有护身真符!”

那块被他一脚踢到一边的真符,还是被他收了起来,父子哪里有隔夜的仇?

三天头上,小甜和雷晓竹出现在了百药谷山门口,她俩身后,还有两个天仙,一个是池云清,还有一个中年人,赫然是八级的修为。

小甜送上一个玉瓶,里面是九粒驻颜丹,交上玉瓶之后,她就退了下去——这个场合,已经不是她能掺乎的了。

“老夫田立平,”那中年人冲着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抬手一拱,“见过散修之怒,不知阁下所赐丹药,是否为古气修所炼制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只是偶然间得到的,百药谷若是觉得不划算,把丹药还来,咱们再谈交换他物。”

“呵呵,”田立平笑一笑,心说你本是气修,拿着古气修的丸药跟我换,敢说自己一点不知情?

不过这种事情,没必要追究,他也没追究的能力,所以只能轻喟一声,“可惜了,一颗有点少,若是再有一颗,药性就能解析得差不多……你还需要什么丸药?”

“若真是古气修的丸药,那些已经绝迹的药材,你能找出药材来替代吗?”老易在一边冷冷地发话。

“这个……”田立平有点傻眼,沉吟一下还是实话实说,“那总是能了解药性原理。”

“只是了解原理?”老易冷哼一声,她本来不是个争强的性子,但是对于陈太忠认识的美貌女修,她就是各种的看不顺眼。

这田立平是那女修的父亲,她当然也看着不顺眼。

“我们在跟太忠说话,”小甜见父亲吃瘪,也呛了,“你是何人,要多嘴插话?”

“我是何人?呵呵,”老易将斗笠一掀,露出一张黑黢黢的面庞,她冷笑一声,“本人嘛……西疆无锋门赤磷岛岛主、蓝翔派客卿、闻道谷谷主、上古气修东易名是也!”

陈太忠缓缓扭过头来,看了她一眼:哥们儿报身份,从来不报这么长的头衔……

“原来真是东易名,”小甜有点傻眼,她可是知道,陈太忠的好友里,有个斗笠人,是在葫芦谷就认识的,在老魏村被人堵住了——似乎是狐族的兽修。

“既是没有,那便算了,”田立平可是不想再惹什么纠纷了,他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,冲着陈太忠微微一拱手,“阁下若是能见赐一点九阳石,本谷愿意交换……谷中有不少弟子,要去幽冥界采药。”

原来我还是想得少了,陈太忠愕然,只想着百药谷弟子不可能去幽冥界,就没想到,幽冥界肯定有一些风黄界罕见甚至没有的药材。

于是他侧头看一眼老易,“易名兄,能否给我个薄面?”

老易冷哼一声,绷着脸回答,“我蓝翔弟子尚不敷使用……这个面子不给!”

泥煤!陈太忠好悬被气得笑出声,还“我蓝翔弟子”?老易咱们不带这么玩的,“好,我自去找,不求你!”

“算了,回头给你们拿点九阳石甲来吧,”老易叹口气,见到陈太忠真的有点恼了,她也不想再刺激他,“记着啊,下不为例!”

“多谢东上人!”田立平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回答,百药谷弟子在风黄界炼制丸药,其他宗派都要敬上几分,但是去幽冥界采药,就未必有多少人奉承了。

那里是个未开垦的位面,真要有好药材,人家采来卖给百药谷,总也好过百药谷弟子自己去采,不是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