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五章 大能渊源

陈太忠手里能交换的东西,其实不少,血髓丸、破禁丸丹方,交给百药谷,都换得来九颗驻颜丹。

但是血髓丸被纯良和老易盯得很紧,破禁丸嘛——这东西对幽冥界之战没什么帮助,而陈太忠还想着将来没准能遇到什么密库之类的,所以不如敝帚自珍。

于是他拿出了一颗得自浩然宗的大回气丸,这个东西回气效果极佳,而瓶中足有万颗之多,拿一颗出去,倒也无妨。

池云清看着他将那颗丸药装进一个玉瓶,有些微的犹豫,“这个……上古丹丸?”

她倒不怀疑陈太忠说假话,但是上古丸药也有很垃圾的,而且时间过了这么久,还有多少药性,谁说得清楚呢?

她没注意到的是,远处的董明远见到这颗丸药,眼中异光一闪,然后又奇快地掩饰了过去,接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嘴角微微抽动一下。

听她这么说,董真人才又睁开眼睛,脸上泛起那世故的笑容,大声地发话,“那个小上人,陈太忠给你的,可是了不起的好东西,换你九颗驻颜丹,值了。”

“哦,董真人也这么说?”池云清看他一眼,然后点点头,“那我就放心了,我回去回禀谷主了。”

转世大能董明远的名头,实在太响了,要说他的修为,西疆起码能找出两位数的人不服气,但是要说他的眼光,不服气的真没几个。

见池云清快速离开,董明远看向陈太忠,笑眯眯地发问,“想要复颜丸吗?我还带了三颗来。”

“这个……意思不大吧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头,“现在没有这个需求。”

“这话你就说得大了,”董明远摇摇头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大战在即,驻颜丹意思不大,复颜丸才管用,谁能保证战场上没有损伤?”

也是哦,陈太忠认为这话有理,不过他交换的欲望也不强烈,他、老易和纯良,都摸到玉仙的边儿了,悟真的时候,还有塑体的机会。

而且这复颜丸,最多也就是天仙能使用,对玉仙的作用,几近于无。

想到蓝翔派里还有几个女上人,他笑着发问,“是白给我吗?”

董明远怔了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,“白给也可以,你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。”

“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买卖还是划得来的。

“跟我来,”董明远的身子电射而去,飞向三、四十里外的一个小土坡。

“这家伙有点危险,”老易出声了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陈太忠也觉得是这样,董真人虽然只是二级玉仙,可是给他的感觉,却是极不好惹,不过想一想也正常了,转世的大能,又觉醒了宿慧,能没点压箱底的本事吗?

于是他没有拒绝老易,两人一猪,同时划破长空,飞向那小土坡。

董明远见他们跟来,也没以为然,一抖手打出三面阵旗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小把戏,防止有人窥察天机。”

“不愧是大能转世,”陈太忠笑一笑,身体内的圆环,却是处于了随时可以激发的状态。

董明远没再看他,而是侧头看一眼纯良,又上下打量老易两眼,笑眯眯冲他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好伴侣。”

“还行吧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又看纯良一眼,确定了距离,实在遇到糟糕的场面,纯良的回家石,没准能派上用场。

接下来,董明远并没有说话,而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,都看得陈太忠有点毛了,他才出声发问,“混元童子功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到这五个字,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,我擦……你?

“是不是?”董明远笑眯眯地追问,不过眼中似乎没有什么笑意。

“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沉声发问,“你如何得知?”

“你若没有混沌混元真炁,怎么可能得到浩然宗的回气丸?”董明远的眼睛微眯,笑容依旧是那个笑容,但是怎么看,怎么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陈太忠体内的圆环激荡,随时准备出手,他笑着发话,“打算强抢吗?”

“原本就是我的东西,”董明远笑眯眯地发话,目光锋利得像刀一般,“我转生了三次,每次都不是混沌体质!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尼玛,合着这位是浩然宗的大能,他打算斩杀对方吧,觉得有点下不了手,于是眉头微微一皱,“浩然宗有在本位面陨落的大能吗?”

董明远闻言,一直笑容满面的脸,登时一僵,“他们……全部陨落在异位面了?”

不等他回答,他眸子里的光芒,就黯淡了下来,“怪不得……毫无音讯。”

“最后陨落的,是第十三任宗主,”陈太忠摸出一块令牌来,正是浩然宗宗主令,“所以我这个下界飞升的散修,成了第十四任宗主,整个浩然宗,也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“师尊!”看着那块宗主令,董明远呆若木鸡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看向陈太忠,狞笑一声,“这令牌暂借你用几天,待我修为大涨……少不得我要抢回来。”

“随便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那石室里,我还留下了大部分东西,留待有缘,你若能第四次转生,成为混沌体质,我这个宗主也能让给你。”

“哎,转生不成了啊,”董明远叹口气,一抬手将那三面阵旗收回,笑着摇摇头,“浩然宗后继有人,我也算放心了……我这三世因果也不少,不会再回浩然宗了。”

然后他面色一整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既然是十四任宗主当面,少不得我要提示你一句,浩然宗不在风黄界兴风作浪,以前不,以后也不!”

“若是你刚才有杀我的心,”董明远笑着抖一抖手中的三面阵旗,“虽然我杀不了你,但是与你拼个同归于尽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然后他一指老易和纯良,“就算你有麒麟和天妖后裔做帮手……也没用的!”

“我从来也就没稀罕过这个宗主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如果你现在是气修,我直接把令牌给你都行,可惜你不是!”

“是啊,我已经不是了,”董明远长叹一声,眼中有着浓浓的怅然。

大能转世,没有人接引,在宿慧未开之时,很容易走错路,当然,本身的资质未必会修行错方向,但是终究是投不到原来的宗门或者家族了。

对董明远而言,这种宿慧的觉醒,固然能带给他不少便利,也能带来太多的痛苦,尤其是在他知道,师尊和同宗的师兄弟,都死伤殆尽。

不过很快地,他就调整好了心态,笑着发话,“东易名也是你吧?”

“不改名怎么办?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一直杀下去不成?”

“唉,我还是关注得你少了,没想到小倩随便雇个保镖,能遇到未来的浩然宗主,”董明远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……蓝翔也是我浩然宗苗裔,你算没走错路。”

“我知道,是十三任宗主最小的弟子搞的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不会就是你吧?”

“小师弟……小师弟是我教出来的,”董明远看向远方,眼中是一片的茫然,嘴里低声地呢喃着,“他搞那个蓝翔派,还被六师叔骂了一顿,是我帮他求情的。”

他沉思良久,蓦地回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怎么连这个也知道?”

“十三任宗主留言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膀,“还有新东方学校。”

“嘿,”董明远叹口气,沉默半天之后,又出声发问,“能拜托你件事吗?”

陈太忠也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无奈和纠结,说实话,他挺同情的,不但同情对方,也同情自己——这么强的一个战力,气修用不上,“你说。”

“把蓝翔派改为浩然派,”董明远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你做得到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略略思索一下,就点点头,“我会让浩然两字,重现位面大战。”

“浩然宗从来没有缺席位面大战,”董明远傲然回答,虽然已经不是气修了,他依旧以身为浩然宗弟子为荣。

“不会吧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“天魔入侵的时候,有浩然宗出现吗?”

“明阳宗的九级玉仙飞燕,你知道吧?”董明远淡淡地回答,“只差一步真仙,但是陨落了……重伤两名玄魔,没给浩然宗丢人。”

怪不得没人接引你,陈太忠心里暗叹,你一身死,所在的宗门就灭绝,这运气也是一等一了。

下一刻,他眉头一扬,“不是吧,逐天峰的飞燕仙子……你转生成女人了?”

董明远恼怒地看他一眼,“你是修混沌混元真炁的……这些东西,有必要计较吗?”

上古气修,并不刻意强调修者的性别,这是陈太忠在闻道谷讲道的时候,强调过的。

“我是说,我那女仆王艳艳,其实叫飞燕仙子祖姨奶的,你的师傅叫智丰吧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,心里却是在狂汗。

哥们儿不但拿了浩然宗石室的藏宝,还起出了你智丰师傅在洄水留给你的密库,这个……真的是不好意思啊。

“我转生的就是智丰,”董明远黑着脸看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