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四章 老辣

陈太忠的回答,令两位真人颇为诧异。

好半天,董明远才奇怪地发问,“你不是……飞升上来的吗?要看护何人?”

“王艳艳也是我飞升上来之后,才认识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“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,”老易冷哼一声。

陈太忠知道,她是舍不得自己去冒险——自打重逢以来,她一直在劝阻他前往幽冥界,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会主动问董明远,你要发布什么任务。

“没什么需要考虑的,”他断然摇头,“我意已决,你休得多言。”

朱真人看到东易名跟陈太忠生出了纠纷,心里正在暗喜,猛地听到这话,登时愕然——不会吧,陈太忠比东易名还强势?

在他心目中,陈太忠的战力或者也算得上超群,但是最大的杀手锏是蘑菇术法,而东易名的单体战力可以称作彪悍,又有东家做为后盾。

两者之间,怎么也该是东易名占据主导地位啊。

他狐疑地看一眼斗笠人,心中生出点猜测来:莫非此人真的不是东易名,只不过是……恰好也有一头白色的小猪宠物?

董明远听得也是一怔,不过他是城府极深之人,于是勉力笑一笑,“我真的很诚心地邀请,你需要什么,只管提好了。”

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我需要大量的九幽阴水,你有吗?”

“九幽阴水?”董明远一直是喜眉笑眼的样子,听到这四个字,也忍不住张大了眼睛,“你是,你是……这是要凝练气修本命法宝了?”

这家伙还真不愧是转世的大能!陈太忠心里也暗暗地佩服,他微微点头,“差不多吧。”

董明远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地球界,真是个神秘的地方啊,竟然能出现你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……过一招试一试?”

“奉陪到底都无所谓,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身子腾空而起,“董真人的大名,我也久仰了!”

董明远呆呆地看着他,也不着急出手,过了好一阵,最终摇头笑一笑,“还是算了,现在不是时候,以后有的是切磋的时候。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傲然一笑,原本想直接出手挑战的,不过转念一想,他跟东易名的杀招实在太像了,眼下又不止一个人在观战,被人看到眼中,就不好了。

于是他淡淡地发话,“若是错过这次,下次或许都不用比了。”

“敢这么跟我说的,你是第一个,”董明远哈哈一笑,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意气风发地回答,“你既然如此有信心,这次我还真就不跟你比了……我等着你!”

他当然听得出,对方是在炫耀晋阶速度,但是他怎么可能怕这个?

没错,对方的晋阶速度是很快,董真人有观人修为的法门,知道陈太忠灵气浑厚八级天仙了——飞升不足五十年,就能修炼到如此境地,真的是用“妖孽”都不足以形容。

但他是谁?他是觉醒了宿慧的昔日大能,前世的功法、感悟,都重回了脑海,接下来的修炼,也能少走很多弯路,有这样的基础打底,他若是还不敢跟对方比晋阶速度,那真不如撞死算了。

自从他刚才露面开始,董真人表现得一直像是个邻家老伯,圆滑而和蔼,直到说出“我等着你”四个字的时候,身上的气势才猛地一变,锋锐得像一把长枪,同时由带给人山岳一般厚重的压迫感,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站在他对面的陈太忠,对此感受最深,有那么一瞬间,他好像是在面对晓天宗那个真仙一般,竟然生出几分无力感来。

而且他非常确定,对方不是有意施为,只是不经意间的流露,他这么想的原因也很简单:对方没有杀气。

不过就算是面对这样的气势,他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,腰板挺得笔直,嘴角甚至露出一丝笑意,“那你我来日再战。”

“哈哈,”董明远干笑一声,却又回复了那和蔼可亲的样子,“听说你是来要丸药的?”

“是交换,”陈太忠看着他,很认真地回答。

虽然他很强势地堵了百药谷的山门,也不差再把“交换”行为变为“讨要”,但是陈某人自命是讲究人,不会做那种过分的事儿。

董明远微微一笑,身子向后方退去,却不是撤走,而是出声发话,“那你们两边先谈。”

朱真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沉吟一下发话,“陈太忠,既是你拒绝征召,那就速速撤离百药谷山门,否则将视为你对奇巧门的挑衅。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他笑得张扬无比,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,好半天之后,才止住笑声,“我本来就是在挑衅,你才知道?不服气你上啊~”

“你!”朱真人直气得牙关紧咬怒目圆睁,话说到这个地步,这场架不打都不行了。

就在此刻,只听得远处的董明远哼一声,“久闻散修之怒的隐身术奥妙无双,看来接下来,我可以大开眼界了。”

嗯?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心说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是大明大方地堵山门,你说隐身术,是要我暂避锋芒,还是嘲笑我只会偷袭?

他是这么猜的,但是这话听到朱真人耳中,简直有如洪钟大吕,振聋发聩。

他的脸色在瞬间就微微地一变,“隐身术”三个字,让他想起了太多太多,于是他沉声发话,“陈太忠,这是你欺负到我奇巧门的门上了,我不得不出面,与其他人并无关系。”

原来是怕我祸及妻儿?陈太忠心里冷冷一笑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自与百药谷说话,关你奇巧门什么事?你若一定要强出头,接这个因果,还指望我对你客气?”

“这怎么是我强出头?”朱真人开始讲道理,虽然他心里气得要命,但是还真的不敢不管不顾地动手了,“明明是你欺人太甚!”

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我有欺负人的实力,所以就不叫欺负人,你奇巧门围观我老魏村一战……可不也是仗着自己有实力?”

朱真人登时语塞——没错,奇巧门在此前,跟对方还有小小的因果。

当时他们的围观,其实也是非常犯忌的行为,摆明了是仗着强势,欺对方不敢计较,当时陈太忠若有现在的强势,直接打杀几个都是正常的。

所以人家现在这话,也没什么可指摘的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陈太忠现在有资格说这个话,有实力说这个话。

有了这个因果,朱真人就有了转圜的余地,他也不想因为公家的事情,结下私人的恩怨,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希望你尽量注意点影响,我奇巧门不欲多事,你也好自为之!”

“明明就是你们插足进来惹事的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我跟百药谷本有渊源,偏生你们多事,快滚!”

“你!”朱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,却是拿定主意不接话了,这世道说破大天来,还是拳头大的有理。

走回战舟的一瞬间,他一眼扫到了董明远,发现那小胖子的笑容里,竟然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,他忍不住微微一咬牙,面皮一阵燥热。

不过再想一想,正是此人的提示,他才没有将冲动进行到底,也因此得了台阶,他又不得不感激此人的出声,心里忍不住暗叹:果然不愧是做过大能的,不说修为,只言语上的功夫,就非常人能比。

奇巧门的战舟转身而去,百药谷中,池云清飞了出来,“还请陈上人勾留三日,我们好为阁下炼制驻颜丹。”

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“你倒是会捡时候出来。”

“有上门在,我们就算想交换,也不敢驳上门面子,”池云清赔着笑脸回答,“他们放弃了,我们就可以应允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认可了对方的借口,至于说真假,他并不想计较,“你们想好了,要换点什么吗?”

“可否换些……九阳石?”池云清看斗笠人一眼,小心翼翼地发问,她认为,这斗笠人未必就是东易名,但是别人都这么猜测,她也不敢多说。

“这个恐怕不行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其实不介意分点九阳石给百药谷,不过百药谷是西疆最著名的炼丹门派,弟子的修为又普遍不高,实在没多少可能去幽冥界搏命。

若是百药谷的弟子都上了战场,人族也就没啥指望了,所以九阳石没必要留给他们。

“那你就欠百药谷一份人情好了,”池云清笑着发话。

这也是百药谷的上人们商量好了,驻颜丹这个东西,贵在罕见,派里从来也是只送不卖的,这次虽然要送九颗出去,但是换不来九阳石的话,换其他东西也没太大意义。

那倒不如换陈太忠一个承诺,散修之怒固然是恶名昭彰,但也以性情中人著称,如果不是这样的血性男儿,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从水牢里救出的丑女仆,怒而灭巧器门?

百药谷愿意,陈太忠还不愿意呢,于是摇摇头,“我的人情太宝贵,这样吧,我侥幸得了一颗上古丸药,不知用途……愿交换给百药谷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