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三章 董明远

奇巧门的人,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一点,陈太忠堵门的第二天,两艘战舟就开到了百药谷外,而且都是宝级的战舟。

面对来势汹汹的两艘战舟,两人一猪依旧待在地上,根本没什么反应。

两艘战舟的旁边,有三个天仙在护卫,不过这三位都没降落下来,而是战舟门一开,走出一名面色枣红的凤目长髯汉子。

再拿把青龙偃月刀,你就是活脱脱的关二爷了,陈太忠淡淡地看着这名中阶玉仙。

那中阶玉仙却是没有看他,而是冲着老易一拱手,“敢问可是西疆东易名上人?”

“是不是的,很重要吗?”老易憋粗了嗓子,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“若是东上人当面,此番事情就此揭过,”那中阶玉仙很干脆地发话,“陈太忠可征召入我清阳上宗,待位面大战之后,可得赦免。”

“陈太忠会被西疆真意宗征召,”老易还是有点小花招的,她也不说自己就是东易名,却勾得对方往这方面联想,“清阳宗的征召,就免了吧。”

那中阶玉仙愣了一愣,才深吸一口气,“东上人此举,未免有点欠妥当。”

按说区区一个上人,不值得一个玉仙如此客气,但是东易名是何人?能打得中阶玉仙冧祥东抱头鼠窜的主儿!

清阳宗对东易名在西疆的作为,不是特别清楚,但是能在清阳宗的传送大阵之外,公然从一个初阶玉仙手里抢走九阳石,这样的战力,想一想都可怕。

紧接着,晓天宗就来人了,说东易名不但是真意宗的令牌持有者,还是晓天宗的贵宾。

这样的反应,清阳宗不生出点狐疑来才怪!

就像隆山派和蓝翔派之间,都派有卧底一样,清阳宗在晓天宗,同样也有卧底。

于是他们就得知,合着东易名是能从高阶玉仙手里逃脱的主儿——高阶玉仙啊,仅次于真仙的战力!

这样的战力,实在太可怕了,而且据西疆传来的消息说,东易名不是孤魂野鬼,身后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家族,东二公子曾经斩杀了一名魔修真人。

再加上,陈太忠的战力也极其不俗,还有蘑菇术法,这二者走到一起,足以令太多的称门宗派驻足观望——这是一股足以灭掉他们的力量,任是谁要跟这组合作对,都要掂量一下。

更别说东易名还上了晓天宗的贵宾名单,想必里面也是有说法的。

至于说东易名怎么能找上陈太忠,这真的太简单了,随便一想就知道——两人都是气修。

“我并没有说,我就是东易名,”老易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若是觉得,能征召走他,尽管动手,反正你们来了两艘战舟,也不是摆着好看的,对吧?”

他的话说得干脆,但是那中阶玉仙反而为难了:你明明身边有只小白猪,怎么就不肯承认自己是东易名呢?

他寻思了半天,还是认为不要轻起战衅为好,于是看向陈太忠,“陈太忠,你拒绝征召吗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“嗯,我拒绝,你可以动手了。”

你怎么能这样呢?中阶玉仙好悬气得吐出一口血来,说话多少留点余地……不行吗?

不过此刻,他也是羞刀难入鞘了,再玩嘴皮子,要被太多人小看了,于是他狞笑一声,“本来是位面大战,给你一次机会,奈何你不懂得珍惜……东上人,你不会插手吧?”

老易根本就不搭这话茬,见对方看向自己,才“愕然”发话,“你在跟我说话?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奇巧门的这位,好悬吐出一口血来。

就在此刻,远处的天空传来一阵轻微的嗡嗡声,下一刻,一艘小巧的飞舟出现在天际,眨眼就来到了近前。

不等飞舟停稳,一个圆脸的汉子就从飞舟里闪了出来,他笑眯眯地冲四周一拱手,“来得仓促,打扰了。”

奇巧门的玉仙见到此人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面色也凝重了起来,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,“董明远?你此来何为?”

陈太忠听到这三个字,也禁不住眉头一皱,我去……这带一点猥琐的小胖子,就是传说中大能转世的董明远?

“闲来无事,随便走走,”小胖子笑眯眯地回答,“数年不见,朱真人的修为越发精湛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朱真人看着他不语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大战在即,董真人还是莫要四处走的好,在族中静修提升修为,才是正道。”

陈太忠这才意识到,董明远竟然已经是二级玉仙了,心里禁不住暗暗咋舌,果然不愧是大能转世,哥们儿离开东莽的时候,此人还在闭关冲击玉仙,现在竟然就二级了。

“树欲静而风不止啊,”小胖子收起笑容,长叹一声,“我本也不欲出来,但是生恐你们双方发生口角,特地前来做个和事老。”

朱真人闻言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哦,仅仅是和事老吗?”

“呵呵,”董明远又微微一笑,“那以朱真人的意思,我此来还想做什么呢?”

朱真人不再看他,而是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最后问你一遍,你是否接受清阳宗的征召?”

“喂喂,慢着,”董明远闻言,却又出声发话,“朱真人你不是奇巧门的长老吗,什么时候能代表清阳宗征召人了?”

朱真人被他烦得有点受不了,有心生气吧,对方还是喜眉笑眼的样子,而且面对陈太忠和东易名的组合,他也不能再开辟一条战线了。

于是他硬邦邦地回答,“董真人,这里是我奇巧门的下派,你就不要再多事了。”

“呵呵,”董明远又笑一笑,却是不再说话,而是饶有兴致地看向陈太忠。

“清阳宗的征召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你若好言相劝,未尝不可以商量,但是就你这态度……莫非是逼着我对你奇巧门下手?”

老易向前走一步,紧紧地靠住他,虽然没有说话,却是用行动表示出了她的决定。

朱真人见状,忍不住脸一黑,“东上人你是一定要插手我东莽的事务了?”

“陈太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”老易放粗了声音,淡淡地回答,“如果他愿意,留下你带来的这些人,不难。”

朱真人听得眼皮猛地跳了两跳,一时间竟然不敢再相逼了,东易名加上陈太忠,还真的未必怕他带来的人。

于是他侧头看一眼董明远,“董真人冒险前来,不也是打着征召的念头吗?”

“我可不会像朱真人你一样霸气十足,”董明远又笑了起来,然后冲着陈太忠一拱手。

“阁下相救小女之情,董某人一直没有忘记,只是一向不得空闲,今日补上一个道谢,还望陈上人体谅。”

“举手之劳而已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也没将这话当回事。

这都过去多久了?若哥们儿还是以前的修为的话,怕是你眼角也扫不到我,无非是见我强大了,才想起来还差我一个道谢,真当我很稀罕吗?

董明远却是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,继续笑着发话,“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,对董某来说却是事关重大,只是我受流言所扰,一向不怎么见人……也就是朱真人说的,我出来一趟,总要有点危险。”

大能转世,且不说他前世可能的仇家,只说他的修行速度,也定然是惊人的,这必然会令很多势力不舒服。

所以董明远的名头虽大,但确实等闲不现身于人前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倒是认可了他这番说辞,“那董真人今天也不必冒险的,我相救令嫒,其实只是一个任务,她也给出了任务报酬,彼此并不相欠。”

“我此来也有私心,想再发布个任务,”董明远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知阁下是否有意?”

陈太忠和老易交换个眼神,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老易反倒先出声了,“说来听听。”

朱真人见状,脸更黑了,这东易名跟陈太忠的关系,这么好吗?都要一起接任务?

“看护我董家百年,”董明远很干脆地发话,“大战将启,我顾不得看护,你可以优先使用董家的灵地和所有资源,平日也不会有人打扰……其他的条件,你只管提。”

“合着还是征召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。

“哪里?这绝对不一样,”董明远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,他很认真地解释,“没谁强迫你完成任务,没完成只是领不到报酬,而且,任务报酬你可以自己提……这跟征召是一回事吗?我是很有诚意的。”

“我也可以算作发布任务,”朱真人见状,忙不迭地插话,心说这董明远不愧是两世为人,心眼不是一般地多,同样的事情,这厮说出来就如此冠冕堂皇。

反正,只要姓陈的接了任务,接下来的事情,就由不得那厮做主了——你敢毁约不完成任务,真当我清阳宗的玄仙是摆设?

“你别瞎搅和,”董明远很不耐烦地看他一眼,“我是不方便出面看护董家,你奇巧门又不缺真人,清阳宗更不缺!”

“抱歉,我不接这种任务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你们有要看护的人,我也有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