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二章 什么叫讲理

对于来者表现出的惊讶,陈太忠彻底地无视,他看一眼那百药谷的天仙,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问,“联系上了没有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百药谷的天仙嘴角抽动一下,“田甜师侄不在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,“折腾了我这么久,现在你告诉说,她不在?”

“她是真的不在,出任务去了,”天仙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雷晓竹倒是在,马上就出来了,麻烦你稍等片刻。”

“真是没劲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意兴索然地一转身,在距离山门十余里的地方降落了下来。

百药谷的宗产之外,有零散的小集市,不过他大闹山门的样子,被众人看到眼里,没谁敢主动接近他。

大约用了半个小时,雷晓竹才赶到山门口,须知这里是宗产的山门,她从派内赶来,耽误点时间也是正常的。

她的身后,还跟着两名高阶灵仙,两人看着陈太忠的眼中,有一半是警觉,又有一半好奇。

“嘿,好久不见,”雷晓竹笑着冲他摆一摆手,露出了两颗顽皮的小虎牙,不过她的脸色有点苍白,神情看起来也有点紧张。

“坐下聊吧,”陈太忠放出一张椅子来,又扬一扬下巴。

雷晓竹犹豫一下,还是坐了下来,动作稍微有点僵硬,她也没想到,这个杀人如麻的魔头,竟然对她这个小灵仙,还比较客气。

既然对方念着以往的交情,她就能发挥一些作用,犹豫一下之后,她鼓起勇气发问,“陈上人此来,找小甜何事?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还是回答了,“想跟她弄些丸药。”

雷晓竹听得松一口气,要仅仅是为了丸药,此事倒也不是不能谈。

远处那百药谷的天仙听了,却是暗暗咬牙:我问你此来何意,你说关我屁事,雷晓竹不过是个灵仙,你就能告诉她实情……真真是乖张得很啊。

雷晓竹沉吟一下,缓缓回答,“丸药的话,谷中最近一直在没日没夜地炼制,但是需求量太大,这个想必你也知晓……不知陈上人所需的,是何种丸药?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,缓缓回答,“驻颜丹。”

“驻颜丹?”雷晓竹登时愕然,百药谷最近的丸药很抢手,但那都是些伤药、回复灵气精血的药,甚至还有不少解毒药以及激发潜力的狂暴药丸。

哪怕是最普通的辟谷丸,也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可偏偏是驻颜丹,基本上还是那样的需求,虽然也是供不应求,但是反而有下降的趋势——都要大战了,谁还有心情琢磨这个?

简而言之,陈太忠若是想要交换其他丸药,百药谷或许会很难做,可讨要驻颜丹的话,阻力并不是很大。

可就算阻力不大,也不是雷晓竹能答应的,这事儿还真得小甜出面,百药谷能炼制驻颜丹的,只有三个人,成丹率最高的,就是太上长老。

除了宗门的大库,还可能珍藏有驻颜丹的,也只有太上长老了。

“这个事情,还得是小甜出面,”雷晓竹犹豫再三,终于明确承认了,“不过我可以帮你传一下话……你要几颗驻颜丹?”

“起码还不得十颗?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五颗只是他的心理底线而已,对方既然似乎不知道自己托人传话了,那就多要点呗,“要是有多的,我也买,三五百颗不嫌多。”

“你这也太夸张了吧?”雷晓竹愕然发话,这一刻,她还真的忘了,对方是恶名昭彰的散修之怒,“驻颜丹一炉只有三颗,百药谷从来是只送不卖。”

“最少也要三炉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想换什么,只管说,若是不给我驻颜丹,我就呆在这里不走!”

“哎,”雷晓竹长叹一声,对方在赤裸裸地威胁,而她不得不承认,散修之怒是有这个资格威胁的,不过还好,接下来该怎么处理,不关她的事。

于是她点点头,“你的要求,我会尽快转告的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曾几何时,两人关系还处得不错,但是随着他的修为突飞猛进,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,想再想以前一样交谈,都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

不过,既然是来求人交换的,他还是要有个求人的样子,讲究人嘛,“小甜出什么任务去了?现在的风黄界,可不是很太平。”

“诱杀一个采花狂魔,”雷晓竹很随意地回答,“大战临近,不规矩的人也多了起来。”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诱杀……听起来有点危险?”

“池长老在暗中保护,”雷晓竹笑一笑,“而且小甜有太上的护符,不要紧的。”

这样就好,陈太忠点点头,但是想到诱杀这种任务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他又不想继续等下去,于是一皱眉,“你们有那狂魔的气息吗?”

雷晓竹闻言,侧头看一眼身边的两个高阶灵仙。

“请稍等,”一个灵仙恭恭敬敬地发话,随手放出了一只通讯鹤。

不多时,远处又奔来一个灵仙,他狐疑地看陈太忠一眼,还是递上了一块染血的衣襟,“血液不是谭业峰的,上面有些许的汗渍,是他的。”

“好了,”陈太忠接过衣襟,站起身来,“此人目前的行踪,在什么范围……”

一天之后,陈太忠再次现身百药谷门外,同行的除了老易和纯良,还有百药谷二长老池云清和小甜,以及一个中阶的女灵仙。

采花狂魔谭业峰的首级,已经装进了小甜的储物袋,来到山门口,她冲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不进去坐一坐吗?”

“都不欢迎我,我进去做什么?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下手,转头看向池云清,“你最好不要让我久等。”

池长老是曾经被他下过奴印的,心里怕他怕得要死,当初他是高阶灵仙,就能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,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她,她哪里敢说半个不字?

但就算是这样,她还是壮着胆子回答,“太上有多少驻颜丹,我真的不知情,若是不够三炉,须怪我不得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你把消息传出来就行了,小甜回去,很可能就不出来了,你好歹是二长老,这点权力总该有。”

小甜不是很怕陈太忠,她好歹也算是个二代,平时也接触过一些高阶修者,而且因为头顶有大树庇护,她的心思相对单纯,于是她笑着发问,“若是凑不够三炉呢?”

“那就开炉炼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哪一天凑够了,哪一天我就从你们山门外离开。”

小甜白他一眼,“真够蛮横的,你就不怕有真人看你不顺眼?”

“真人来得少了,杀!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但是他的话,怎么听怎么瘆人,“真人来得多了,我就放蘑菇!”

“哎,你这人,”小甜很不高兴地撅起嘴来,“这都开始位面大战了,怎么能窝里横呢?”

“我也不想窝里横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我的蘑菇,还就是想去幽冥界用,不过有人想要对我不利,我总不能伸着脖子等死吧?”

“明明是你要先为难我百药谷的!”小甜大声地指责他,“不给你驻颜丹,你就要堵门……真是不够义气。”

池云清听得汗都快下来了,我的小姑奶奶,你别这么刺激他好不好?这可是散修之怒!

陈太忠却不着恼,曾经的战友,境界已经相差太远太远,如今还敢直言说话,很难得了好不好?于是他笑着回答,“我要驻颜丹,你不给我,这才是不够义气。”

“我们若是没有那么多呢?”小甜继续义愤填膺,“你就逼着我们现在炼制,凭什么?”

凭什么?陈太忠缓缓地收起了笑容,淡淡地说一句,“凭我有能力堵你百药谷的门!”

小甜也被这一句呛到了,好半天才轻声嘀咕,“这明明是不讲理。”

“什么叫讲理?”陈太忠听得又笑了,“拳头大就是道理,巧器门杀王艳艳的时候,谁说他们不讲理了?现在我拳头大,我说的话就是道理……不听我的,那就是错的!”

“唉,”小甜听得长叹一声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。

待三人进入山门之后,陈太忠当着诸多百药谷弟子的面,直接在山门口布下了一个幻阵,然后放出桌椅,慢条斯理地喝茶。

百药谷诸多弟子,看得睚眦欲裂,但是偏偏奈何不得他,陈太忠蛰伏二十年之后再次露面,轻松地将奇巧门的中阶天仙打得生死不知,谁敢轻攫其锋?

百药谷的几个天仙上人,看着门口的一幕,也是发愁,“这厮也太过狂妄了吧?”

说归说,但是大家都没有出去一拼的胆量——百药谷从来不是以战力见长的。

“咱们可以不走山门,”池云清是被吓破胆了,她小心翼翼地提出合理化建议,“随便找个地方出入就行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登时就有人大声反对,“这涉及到百药谷的尊严!”

“我也想有尊严,问题是……打得过吗?”池云清冷哼一声,“没能力,还说什么尊严?”

“看奇巧上门的反应吧,”百药谷执掌叹口气,“我百药谷也是号称人脉广博,但是遇到大事,还只能指望上门。”

最近两天,百药谷四处求援,但是别人一听,是灭掉了巧器门的散修之怒重出东莽,谁都不敢接下这份因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