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一章 百药谷山门

两天之后,两人一猪出现在百药谷的山门,陈太忠现出了本来面目。

他之所以不再纠结身份,还是因为老易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,她戴着斗笠前来,而纯良则是趴在她的肩头,乍一看起来,她倒是有点东易名的味道。

纯良那天发了一阵牢骚之后,心情很快就平和了下来——不管怎么说,它的父母亲是回来过了,而它的不满,可能更多是因为,它知道它们回来之后,马上还要离开。

总之,没用了多久,它就没心没肺跟陈太忠来了百药谷。

当然,它也提出了要求——要一颗驻颜丹,给它将来的女朋友。

原本它是想要剩下的四颗的,因为它早就决定,要开大大的后宫了,不过被老易听说之后,登时就发飙了:一颗都不给你!

站在山门口,它和老易还在低声争吵着,陈太忠则是虚浮在空中,背着双手,淡淡地看向守卫山门的弟子,“你跟小甜师妹说一声,涯山城的故人来访。”

“小甜师妹?”守门弟子愕然地看着对方,“哪个小甜?”

“太上长老的女儿,”陈太忠并不降下身形,还是虚浮在那里。

“呃,”守门弟子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又上下打量对方一番,“上人可否赐下姓名?”

其实别看他是灵仙,对上一般的天仙,还真不需要太客气,百药谷原本就是天仙都要讨好的门派,更别说眼下大战已经开始了,百药谷所掌握的丹药,是任何修者都要讨好的。

不过对方认识小甜仙子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淡淡地回答,“地球界散修,陈太忠!”

“哦,陈上人你且稍等……”那弟子刚刚点一下头,然后动作就定格在了那里,下一刻,他抬起头来,眼中满是惊骇的目光,大声叫了起来,“什么?你是陈太忠?”

“快去通报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也无意为难这守门弟子。

这守门弟子根本顾不得听他的,二话不说抬手就放了一团焰火出去。

陈太忠再现东莽……这得是多么惊人的消息,他一个小小的灵仙,没吓得当场尿了裤子,就已经不错了。

陈太忠也不阻拦他——有必要吗?

三四息之间,两道白光从山门内电一般地射来,下一刻,两名天仙就出现在了门口。

两名都是初阶天仙,其中一人身着百药谷服饰,另一名剑修的腰间,却是挂着奇巧门的玉牌。

百药谷的天仙看一眼山门外的两人一猪,那两人都虚浮在空中,一看便知是天仙上人。

不过他也没有在意,而是看向守门的弟子,淡淡发问,“发生了何事?”

“陈……陈太忠来找小甜仙子,”守卫一指陈太忠,哆里哆嗦地发话。

“陈……陈太忠?”那天仙先是一皱眉,然后脸上也掠过一丝骇然,然后抬头看向对方,细细打量两眼之后,才沉声发话,“果真是散修之怒,你找小甜何事?”

“关你屁事!”陈太忠脸一沉,直接开口骂人,“我跟小甜是故交,找她做什么……你做得了主吗?”

“好胆,通缉犯也敢如此张狂?”那奇巧门的剑修冷哼一声,抬手就是一剑斩来,“有我奇巧弟子在,容不得你嚣张!”

这百药谷原是奇巧门的下派,因为近期局势紧张,而百药谷的安全,又关系到了东莽太多的修者,所以上门派了几名天仙弟子,来守护这里。

这剑修便是其中之一,他有师兄弟撑腰,听说对方是陈太忠,他早就跃跃欲试了,又听得对方出言不逊,登时就是一剑斩来。

陈太忠一抬手,直接捉住了那一柄飞剑,任由那飞剑在手中拼命挣扎,笑眯眯地看向那剑修,“你是不是想杀我啊?”

那剑修没命地催动飞剑,但死活挣脱不开对方的大手,登时就知道,自己撞上大板了。

陈太忠蛰伏二十年,再次出山,果然是修为大进了!他有点后悔自己的莽撞:能空手捉我的飞剑,修为可媲美高阶天仙了啊。

他很想告诉对方,我就是想杀你,但是话到嘴边,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,虽然他身后还有师兄弟,但是对方的修为,实在太可怕了,尤其是……他的飞剑,就在对方手里捏着!

人家都不用杀他,直接捏断飞剑,他就要从头打造和温养了。

但是在下派弟子面前,他也不能太过软弱,须知剑修当有一往无前的气势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风黄虽大,没有你这通缉犯嚣张的处所,我就是要教训于你,你待如何?”

“嘴硬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手上用力,直接捏断了飞剑,“我还以为你有胆子说要杀我呢,呸,无胆鼠辈!”

“噗”的一声,那剑修就喷出一口血来,下一刻,他转身疾走,“有种不要走!”

“你先别走吧,”陈太忠一个神识重重击过去,直接将此人击得七荤八素,然后一抬手,将人吸了过来,抬手下了禁制,然后直接丢向地面。

百药谷的天仙见状,忙不迭身子前蹿,将此人接了下来——这要掉下去,不得摔个骨断筋折?

接下人之后,他愤愤地看向对方,“散修之怒……果真好大的威风,此来是灭我百药谷一派的吗?”

“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此来是要见故人的,你说你算什么玩意儿,竟然问我为什么要见她?你又做不了主!”

“在我山门口,辱我百药谷弟子,”那天仙惨然一笑,“陈太忠,我……”

“你敢再多说一个字,我直接把你炼成人偶,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声震四野,“我辱你?呸,你算什么东西……也配我辱你?”

“手下留情!”远处传来一声高叫,一道红光破空而至,正正地击向陈太忠,“散修之怒……吃我一击!”

“我去你大爷的,”陈太忠登时就恼了,他感觉到了,这道红光真的有点杀伤力,他使出无名刀法第四招,迎了上去。

那红光在他面前炸裂,然后……继续炸裂,再炸裂!

这是奇巧门的三联霹雳子,一击比一击强大,第一击相当于高阶天仙全力一击,第三击却是可媲美初阶真人的全力一击了。

奇巧门在制器方面,号称是要追赶巧器门的,确实有其独到的一面。

陈太忠稳稳地接下了这三击,身子箭一般地前蹿,“混蛋,你也吃我一击!”

来的是个中阶天仙,知道来的是陈太忠,他已经非常高估了对方的手段,所以才狠心拿出一颗三联霹雳子来——这是他用来保命的东西!

他也没指望,这一击一定能伤到陈太忠,毕竟对方的身法是相当有名的,但是就算伤不到人,将人逼退,总是可以做到的。

可是他真没想到,对方只凭着手中的长刀,竟然硬生生地接下了这颗霹雳子,他二话不说,身形暴退,大声喊道,“护派大阵!快开护派大阵!”

“你这是猪脑子啊?”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“我啥都没干,你先上来攻击,然后就要开护派大阵,看来还真不能给你好脸了!”

一边这么说着,他一边箭一般地前蹿,手中长刀狠狠地斩了过去,“既然你一心找死,那我就成全了你!”

“咳咳,”他的身后传来一声轻咳,却是老易提示他——你答应我了,不随便杀人的!

陈太忠已经强行冲进了山门内,听到她的咳嗽,心中悻悻地一哼,匹练一般的刀光瞬间斩了过去,“你小子运气不错,略略给你点薄惩!”

说是薄惩,但是这一刀,也足以斩杀中阶天仙。

所幸的是,那位早就吓破胆了,逃命的时候,不忘记在身上拍一张中阶的宝符。

刀光掠过,宝符登时破碎,那中阶天仙有若遭受了重锤一般,身子猛地一震,直接被击飞了数百米,鲜血不要钱似的从口中喷出!

“你……你竟然敢在我派内伤人?”那百药谷的天仙指着他,愕然地发问。

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,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问,“要不怎的,我乖乖束手被杀?”

“有话……可以好好说的嘛,”那天仙也不敢跟他理论,只是低声回答。

“我一开始没有好好说话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不过他也没兴趣跟对方理论,“叫小甜出来,我跟她说两句就走。”

小甜……好像还真是认识陈太忠!这初阶天仙此刻才反应了过来,于是摸出一只通讯鹤,放了出去。

通讯鹤才放出去,又是一名奇巧门的弟子现身了,也是中阶天仙,他看着那跌在地上好似一滩烂泥的同门,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。

但是他也知道,自己恐怕不是对手,于是降下身形,先对同门实施急救,连喂了好几颗丸药之后,才站起身,一脸狰狞地看向空中的陈太忠,“阁下好狠的手段。”

陈太忠都懒得跟他说前因后果了,只是嘴角微微一撇,“就是这么狠的手段,怎么,不服气?我陈某人没杀了他,已经算他造化了。”

“你是……陈太忠?”这弟子终于认出了面前的人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他跟这两个同门,不在同一个方位,见到有霹雳子炸响,才匆匆赶来,真没想到出手的人,竟然是十余年音信皆无的陈太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