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三十章 护犊子

老易正看着那红色玉符发愣,猛地听到隐约传来的轻笑,登时一愣,“外公?”

“小狐狸,你再欺负我儿子,他妈要跟你拼命了,”又一声轻笑响起,声音极其低微,似乎近在咫尺,“好了,这是你外公?老狐狸好敏感!”

狐王自有狐王的尊严,哪怕是神兽入侵他的地盘,也必须反击,两股气势在空中不惹人注目地轻轻一触碰,对方的底细和来意,就已经分明了。

狐王这才知道,来的是神兽麒麟,而且没怀什么恶意,于是果断地撤开一点气势,在一边虎视眈眈,要监督对方退去。

它虽然战力不如对方,却也不怎么害怕,因为它身边还有三个夫人,全部是半步妖王的修为,其中的正室已经是无限接近妖王了,只是受天地规则所限,需要个契机才能晋升。

它并不知道,麒麟那边,还有个母麒麟没出手。

“护身真符?”纯良一看到那红色玉符,就本能地知道这是什么,然后它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,“切,我已经离家出走了,不要!”

翡翠谷内,中年男子很无语地看向夫人,“看看,这就是你惯出来的毛病。”

“这才像我的儿子,有骨气,”母麒麟很开心地点点头,“你说你吧,儿子被人欺负了,你说他需要成长,他不要护身真符,你又说儿子被我惯坏了……他到底怎么做,你才满意?”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,”中年男子黑着脸回答,心说你不要跟我追究小三就好。

小三这一词,是纯良学自于陈太忠的,不过这种词汇,哪怕是第一次听说,也能心领神会地猜到,这是什么东西。

“小帅,一定要收好啊,”母麒麟不理他,给纯良传过去话,“我家小帅最棒了,找回来的尸骸真好!”

“我已经离家出走了,你们都不要管我,”纯良躺在地上,打起滚来,没人注意到,他的眼角,已经泛起了一丝泪光。

狐王又感受到一股神兽的气息,惊讶得毛都乍起来了,“我去……以多欺少吗?”

母麒麟没理这小小的狐王,她收回气息,看一眼自家的夫君,“你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走……琢磨着怎么见小三呢,是吧?”

“你讲点理行吗?”中年男人白她一眼,“我是在想,怎么才能一边参悟真骸,一边抵御腐气海的杀伐。”

夫妻俩一边斗嘴,一边向虚空遁去,不知道行进了多远,身边的情景猛地一变,幻化做了白茫茫的一片。

“糟糕,有埋伏,”中年男子摇身一变,化作一只硕大的麒麟,从头至尾足有千里大小,将自己的夫人挡在身后。

他高声地发话,“何方朋友在开玩笑,景霄天护法夫妇路过,莫要引起误会。”

根本没人回答他这话,下一刻,八柄巨大的拂尘狠狠地扫向他身后的母麒麟,这公麒麟倚仗身躯庞大,抵挡下了七柄,剩下一柄,还是扫到了母麒麟的身上。

那母麒麟吐出一口真火护身,饶是如此,也被扇得连打两个滚。

“看在你公母俩没下手的份上,我饶你们这一遭,”一声轻笑传来,偷袭者已经去得远了,“敢打我女儿的主意,神兽很了不起吗?”

“混蛋,你有种的别跑!”那母麒麟气得快要疯了,摇身一变,化出麒麟本体,没命地追了过去,“区区天妖,也敢跟老娘放肆?”

“娘子,他也没太大恶意,”公麒麟衔尾直追,“这是一场误会,说开了就好。”

“莫不是那小三,也是一只天狐?”母麒麟一边没命地奔跑,一边恶狠狠地回答……

发生在虚空里的交战,并不为风黄界知晓,不过本位面至高修为的交手,还是引来了旁人的关注。

“麒麟追到横断山脉了,”晓天宗的一处洞府内,传来阴柔的一声长叹,“看来这气修……果然是去了东莽啊。”

“这俩畜生捣的什么乱?”中州的皇家园林内,一名美貌的宫装女子正在拨弄着琴弦,猛地停了下来,若有所思地看向东莽,“这种时候……”

“我去,”横断山脉的一汪深潭里,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蛟头,头上已经有了两个鼓包,正是即将化龙的征兆,它愕然地看着上空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视我蛟族如无物吗?哼,待我化龙之后……咱们再做理论!”

西雪高原上,也有反应,鹏王看着不远处的翡翠谷,皱眉不语,而猛犸的地盘上,一个獠牙大汉站起身来,轻笑一声,“忍不住了吗?”

这些反应,陈太忠等人统统不知晓。

纯良发了半天脾气之后,将那血红玉符往他面前一丢,“送你了,我老爸做的护符,遇到真仙你也跑得了。”

“不是留给你的吗?”老易的眼波流转,笑吟吟看着他。

“我不要!”纯良倔强地一扭头,没过多久,却又转身扫那玉符一眼。

“别跟我提‘护符’俩字,烦!”陈太忠哼一声,吸起玉符,直接丢给纯良,“收起来,你老爸给你的。”

“我不要!”小白猪身子一抖,又将那玉符甩落在地。

“你爱要不要,”陈太忠从来都不是个好脾气的,白它一眼之后,摸出一个玉瓶来,递到老易手上,笑眯眯地发话,“里面有三颗血髓丸,等你晋阶大妖之后……”

“浩然宗的血髓丸,我还是知道的,”老易打开玉瓶,嗅一嗅之后,笑着收起来,“这才是真的血髓丸,其他的都是假冒的。”

风黄界有血髓丸,好几个档次,就连魔修修炼所需要的丸药里,也有血髓丸。

但那都是借了血髓丸的名头,真正的血髓丸,是上古兽修都要看重的珍品。

“这个丹药,你要好好保存,”陈太忠又叮嘱一下,“最好找个能隔绝时间的空间……要不然,药效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失。”

很多丸药,都存在随着时间流逝而失效的问题,血髓丸尤甚,陈太忠得到的血髓丸,是保存在黑色的护臂中的。

那黑色护臂虽然论防御,只是初阶灵宝,但是储物空间极大,而且能隔绝时间的影响,所以浩然宗的第十三任宗主,将大部分的丸药,都保留在里面。

同样,也是因为这种特性,第十三任宗主留下警示,其他的都可以丢弃,但是黑色护臂,绝对不可以丢弃。

所以陈太忠郑重其事地警告她——好东西真的不能浪费了。

“不会流失的,”老易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我给我外公一颗,给我外婆一颗,剩下一颗,让我外婆帮我保管。”

陈太忠抿一抿嘴巴,想要说点什么,觉得又无从谈起,只能扬一扬眉毛——好吧,孝顺也是值得鼓励的。

“我的呢?”纯良直着嗓子吼了起来,“陈太忠你见色忘义,我就知道,你在百花宫跟那么多女修双修,你风流惯了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它一眼,眼中第一次冒出了杀气,不过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一摆手,“你再胡说八道,一颗都没有了。”

他真的不需要计较这些话,就算计较,给谁看呢?

下一刻,他转头看向老易,“我再给你留一颗九阳石,然后……在东莽办点事,我就走了,如果能不陨落在幽冥界,你我来日再会!”

“我不要九阳石,”老易摇摇头,怔怔地看着他,“咱们……幽冥界再见!”

“你有毛病不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老实在风黄界呆着!”

老易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叹口气,低声发话,“你若陨落,我活着有什么意思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愣了一愣,“我没听清楚,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老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听清楚,闻言就有点恼了,她大声地回答,“我说,陨落算什么?大不了我陪着你!”

很感人的场面,不是吗?

“算我一个,”就在这时,纯良大声地发话,“陨落?切,幽冥界对我来说,就是不设防的位面……有我在,你俩怎么可能陨落?”

你敢再扫兴一点吗?老易狠狠地瞪它一眼,不过诸多的烦恼,最终化作长长的一叹,“纯良你……真的还小。”

“我哪里小了?”纯良暴跳如雷,是相当地不服气。

“好了,你俩聊,我要离开了,”陈太忠再次将那血色玉符丢给纯良,然后站起身来,“后会有期!”

纯良不情不愿地将那玉符收起来,闻言又跳了起来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嘛……”陈太忠皱一皱眉,想一想才回答,“先去找一只老乌龟!”

他想先去青石城,找那只老龟,搞清楚那青铜圆环是怎么回事。

“一起去吧,”老易轻笑一声,“这东莽我搞不定的事情,还真的不多。”

吹牛不是?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那你先告诉我,浩然宗的山门在哪里?”

“这个我还没了解过,”老易的脸上,红晕一闪而过,“其实我连驻颜丹都搞不到,但是你当初答应了我,对吧?”

这话题怎么就绕到这里了?陈太忠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不过他想一想,还是点点头,“这次来,我帮你要了。”

“那谢谢了,”老易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嘀咕:我当然知道这个了,你要了五颗驻颜丹。

其他四颗驻颜丹,你打算给谁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