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九章 血髓丸

老易跟陈太忠接触得太久了,而且她也看过太多来自地球界的片子,对“科技”二字,还是很了解的。

闻言她笑一笑,“是啊,本来是修者的社会,一定要科技,这不是格格不入吗?你那地球界,也是因为末法时代,所以才发展出了科技。”

“其实还是资源占用的问题吧,”陈太忠不太认同这个观点,“老牌修者不能忍受新兴势力对资源的夺占,强力抹杀掉了。”

“你说的这些,有一定道理,但并不完全是,”老易摇摇头,不是很赞同他的说法。

“关键是都像他们那么搞的话,修者的价值体系就要崩溃,你能忍受自己修行千年,被一个小家伙拿着灵器指着鼻子?那么,修炼的意义何在?同时,就像你说的,他会夺取你的修炼资源……你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修为再无寸进,被他们超越吗?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这当然不能忍受了。”

他原本就是修炼奇才,不怕跟别人比修炼,别人要摧毁这种价值体系,封锁他的上升空间,这真不是他愿意接受的。

“所以,他们被灭门,是正常的,”老易一摊双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尤其像你们气修,修自身不修外物,根本是格格不入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犹豫一下之后,他才发问,“科技的发展,也是该支持的吧?”

“没有那个实力,就别随便挑战,”老易冷笑一声,“他们挑战的并不仅仅是风黄界,还有风黄界上的九重天,以及九重天势力所囊括的所有位面。”

说完这些,她又看陈太忠一眼,“其实你应该感到荣幸,你飞升自一个末法位面,这是记录得一清二楚的,否则你一个灵仙,能灭掉一个称门宗派,若是那个门的余孽的话,真仙和大尊都会对你出手,明白吗?”

陈太忠登时愕然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蘑菇这东西,是用一个少一个啊。”

“别人认为它是术法,这也无所谓,越阶杀敌的术法,不是没有,”老易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关键是你来路清白,只会这一个术法,也形不成对整个体系的挑战。”

听到这话,陈太忠真不知道该哭好,还是该笑好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合着我还是来路清白啊……我还说来路很受歧视呢。”

老易看着他,久久不说话,最后才叹口气,“你可能不知道,你飞升的那个通道,被清阳宗和官府联手,逆向打开过。”

飞升通道对下界来说,是极难打开的,有了满足条件的飞升者,才能自行开启,但是对上界来说,逆向打开更不容易。

且先不说要费多少力气,只说一点,这是违逆规则的事情,没有足够的理由,要被追究责任的。

“逆向打开过?”陈太忠听得愕然了,他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,“我怎么没听说?”

“谁会说呢?”老易微微一笑,“星砂南郭家族,恐怕都未必知道,只是调查你的来路,何必搞得人心惶惶?还好,你的来路确实没问题。”

有问题的话,哥们儿就不可能这么舒服地待在西疆了!陈太忠对这一点还是心知肚明的,不过他又想起一个问题来,“地球界不会受到影响吧?”

“只是打开通道看一下,又不是下界,”老易看他一眼,“你对自己本来的位面,还挺有感情的啊。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地球界除了我,根本就没有其他修者,随便下去个修者,都能弄得下面大乱……你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“我也是前一阵才知道,我外公被他们邀去做见证了,”老易扬一扬好看的娥眉,“只是神念在飞升通道入口扫了一下……果然发现了噩梦蛛的蛛丝。”

看着她开心的样子,陈太忠却是高兴不起来:狐王都被邀请做见证了?

他想一想之后,又沉声问一句,“若我真是来历成谜的话,是不是南特也要跟着倒霉?”

“别说是他,跟你接触的人,全部都会被搜魂,”老易的眼神微微一暗,声音也降低了些许,“也包括我在内……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他倒是没有多么深的感触,只是笑一笑,“幸亏我是货真价实的气修……听说东莽原本是气修的大本营来着?”

“这是……上古时期的说法了吧?”老易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“倒是有传言说,浩然宗的山门在东莽,不过没谁见到过。”

浩然宗的山门,都未必在风黄界!陈太忠心里很明白这一点,不过这个就没必要跟老易说了,不是他信不过她,而是有些事情,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,徒增烦恼罢了。

下一刻,他想起一件事来,“对了,前一阵进了一个浩然宗的密室,得了些血髓丸,你要一点吗?”

话才问完,他就有点后悔,老易哪儿有不要的东西?她眼里就见不得好东西。

不过,好像也不完全是……起码她是不要九阳石,不是不想要,而是要哥们儿留着用。

不等老易回答,一条白线从远处箭也似的蹿了过来,同时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我的东西,你怎么能随便送人?”

“你差不多点啊,”陈太忠瞪纯良一眼,“我气修的东西,怎么成了你的?”

“明明是我的祖上留给我的,”小白猪大声嚷嚷着,“人能吃这种东西吗?”

“我就没听说过,麒麟还会炼丹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你再胡搅蛮缠,一颗都不给你!”

纯良气得直喘粗气,却是还发作不得,只能死死地盯着老易,目光中有着浓浓的威胁之意:你不许要!

“咦,在我的地盘,你还敢这么看着我?”老易似笑非笑地看着它,“在你的翡翠谷,你对我十分不敬,别逼着我今天烧烤麒麟吃啊。”

“你敢动我?”纯良满不在乎地翻个白眼,“别以为我父母亲是摆设。”

“你已经离家出走了,”老易笑眯眯地看着它,伸出粉色的舌尖,微微舔一下鲜艳的红唇,有意无意地咽口唾沫,“所以……你最好乖乖的,不要勾起我的食欲。”

她不知道的是,此刻的翡翠谷中,一对中年夫妇,正悬浮在空中,不远处的空气有些扭曲,幻化为一面镜子,镜子里正是纯良、老易和陈太忠交谈的场景。

这对夫妇均是赤目红发,身着浅棕色衣服,看到老易出声威胁,那中年女人口一张,一团火苗在舌尖跳跃,“敢欺负我儿,小狐狸找死!”

“莫气,谁让咱们回来晚了呢?”红发男人声若洪钟,很随意地发话,“小家伙还真是给了咱们一点惊喜,竟然找到一具真骸,这对你我可是大有裨益。”

“无非是参悟道纹,”中年女人恶狠狠地回答,“让你快点赶路,你偏不听,这下可好了,咱家小帅离家出走,被一只小狐狸欺负成这样。”

“小狐狸只是说一说而已嘛,”男人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身为神兽后裔,这点风雨都经受不住,还谈什么成长?”

“他还小不是?”女人冲着男人怒吼一声,“区区一个小妖王的子女,也敢欺负咱神兽后代……这还得了?我一定要惩治她一番!”

母麒麟的护短,那真不是吹出来的,不过公麒麟抬手一摆,“你还能一辈子看护着他?再说了,那是妖王后裔吗?仔细看看……天妖后裔!”

“天妖后裔?”女人又侧过头来看一阵,猛地她眉头一皱,侧过头来,恶狠狠地盯着中年男子,“小帅都要哭了,说要不是你找小三……小三是什么?”

“啊,没有啦,它胡说的,”中年男子忙不迭地摆手,然后一伸手就探向镜子,“我去捉那小狐狸回来,狠狠教训她一番……你看可好?”

“少转移话题!”女人死死地盯着男人,手一抖,将镜子震做无数碎片,同时,额头凸起两个包来,狰狞地发话,“我说你怎么一直不回来看小帅,原来……你不说实话是吧?”

“我有事啊,你不是也没回来?”中年男人很无辜地一摊双手,然后赶紧转移话题,“小帅有名字了,叫纯良……这名字不错,和它在一起的气修和小狐狸,都有点根脚,它的机缘也不错。”

中年女人眼珠一转,微微一笑,“你若是肯老实交代的话,我可以原谅你一次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她额头的两个凸起,还是在微微蠕动着。

“明明什么都没有,你要我交代什么?”中年男人脸一沉,不高兴了,“差不多点啊,我可不是打不过你。”

“那你给小帅一块真符,”中年女人死死地盯着他,“他要去幽冥界了,总得有东西防身不是?”

“我就不知道,你要把孩子惯成什么样!”中年男人气呼呼地嘀咕一句,想一想之后,还是不情不愿地从指尖凝出一滴精血,冲着前方一点。

老易正欺负纯良欺负得开心,猛地空气一阵震动,啪嗒一声,掉下来一块红色的玉符。

与此同时,横断山脉深处,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蓦地腾空而起,同时传来一声轻笑,“既然来了,何不下来坐坐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