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八章 禁忌话题

陈太忠看着老易的如花笑靥,一时间,心里百味杂陈。

良久,他才笑一笑,“没必要,我是去玩命的,而且,幽冥界很大,咱俩很难遇得到。”

老易端起茶杯来喝一口,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遇不到,我也要去。”

陈太忠默然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说一句,“对了,我在中州斩了一个中阶鹏妖,你要精血吗?”

“陈太忠你差不多点啊,”纯良一听急了,“咱俩一起杀的,凭啥你拿我的东西卖人情?”

阴阳狐闻言手一抖,差点把茶壶丢到地上,这小白猪说啥?你俩一起斩了一个中阶的大妖?

想到自己刚才挑衅的目光,它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。

“看来你俩也一直在努力啊,”老易笑了起来,她眼中有点惊讶,但也不是特别明显,“我还说我半步真人了,比你俩修炼得快呢。”

“我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真人了,”纯良马上强调一句,“老易,将来你必然会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……我是认真的,快点讨好我吧。”

“太忠连中阶大妖都杀得了,杀不了你个初阶大妖?”老易很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就算他杀不了,加上我也足够了!”

“那中阶大妖是我俩一起杀的,我已经说过了!”纯良气得暴跳如雷。

“纯良,你都已经离家出走了,就别摆谱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没准你老爹找了小三,家庭都破碎了呢……这是你说的。”

“再说翻脸了啊,”小白猪一听这话,登时恼了,“我老爹的坏话,只能我来说。”

“对了,说起小三,你上次给我的连续剧,只给了一半,”老易却是想到了别的,扭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就是那个《奋斗在新明朝》,我还等着看小三的结果呢,把下一半给我!”

“我给全你了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他对这个连续剧有印象,“是作者太监了,剧就拍不下去了,不是我没给你……”

总之,许久没见的朋友在一起,真是说不完的话,不知不觉间,天就蒙蒙亮了,雨也停了。

老易又塞给陈太忠一些毒药,这是她新近弄出来的,毒倒中阶大妖没什么问题,而陈太忠则是又给了她几个多媒体播放器——他倒是想给九阳石,但是老易不要。

“去我狐族看一看吧,”老易发出了邀请,“歇息几天,咱们再在东莽走一走,然后就该全力备战了。”

他们去的狐族之地,正是陈太忠此前布设聚灵阵的地方,距离笋岭不远,这里的灵气对现在的他而言,真是不值一提,但是有数以千计的狐族,在这里玩耍修炼,一副热闹兴旺的景象。

有不少狐族认出了他,上前纷纷打招呼,“于海河呢,怎么不见他来?”

陈太忠布置大阵的时候,于海河跟很多狐族都处得不错。

老易对此也很骄傲,她不无自得地表示,“狐族的新辟领地,就是我这里,多少有点气象,已经出现了四个兽修,外婆也为我骄傲。”

事实上,这一块修炼地,灵狐不止是活跃,更是多少带了些地球界的影子,很多狐族在修炼之余,竟然开始排戏了。

陈太忠来了之后不久,就看到几个狐族在一起,出演一场感情戏。

这感情戏很粗糙,无非就是几个灵狐之间,你爱我我爱它的,台词也很粗鄙,其中不乏“你敢再纠缠它,我就吃了你”这样的话。

但是围观的狐族,却是看得如醉如痴,还有冲动者,直接将灵石丢到戏台上,“狐妹妹,不要跟它了,跟哥哥走吧……”

大战在即,你们这样忘情地娱乐,真的好吗?陈太忠看得很想吐槽。

其实不光是这些狐族,老易也是没有多少紧迫感的,招待了陈太忠两天之后,两人再在一起的时候,她就拿着多媒体,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。

“啧啧,这是怎么拍的呢?这种想象力,也真的只有人族才能拍出来,狐族可是不行……不过太忠你说,人族的胸,能大到这种程度吗?我看是假的吧?”

“这个……你问我?”陈太忠有点挠头,“我不太关心女人的胸,总有例外吧。”

“那你注重女人的什么地方呢?”老易孜孜不倦地发问。

“腿吧……还有锁骨,”陈太忠不太确定地回答,“我不是很关心这些东西,没细细考虑过,飞升上来,一直在隐姓埋名,希望幽冥界平息之后,能安静生活一段时间吧。”

老易本来正兴致勃勃地品评女人,听他转变话题,很是有点悻悻,不过她看他一眼,还是跟着发话,“去了幽冥界以后,你的蘑菇,能用完尽快用完吧……留着不好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要留在那里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现在那些蘑菇,对他来说已经快接近鸡肋了,见识过真仙的恐怖之后,他非常确定,蘑菇根本无奈真仙何。

除非他将真仙困在红尘天罗里,旁边放个蘑菇,或者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。

事实上,只要给真人足够的反应时间,蘑菇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。

然后,他又斜睥老易一眼,“为什么留着不好?”

老易一抬手,蘸了茶水,在石桌上写下两个字——天工,“听说过这个门派吗?”

“这我当然听说过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摸出九阳棍来,“这可能就是他们制造的。”

他见她都不直接说出“天工门”三字,自然也不会说出这禁忌字眼。

老易拿过九阳棍,在手里把玩一番之后,又放到桌上,然后侧头看他,“既然你知道,还用得着我解释吗?”

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细节我还真不知道,也没人跟我说,就知道这是一个禁忌话题。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可禁忌的,”老易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只不过他们以器炼取代了修炼,违反了大家的认知,自然要被抹杀……”

原来这天工门一开始跟巧器门一样,也是个炼器宗派,不过派中接二连三出了数十名优秀人物,在风黄界一时间风头无两。

要说这天工门的取名,就是以“巧夺天工”为喻意,而且他们也做到了这一点,在天工门全力发展的八百余年间,极大地丰富了风黄界的各种器物。

甚至凡人都可以操纵一些低阶的法器,在田间地头劳作。

渐渐地,有不好的苗头出现了,天工门开发出了不少诡异的灵器,通过那些灵器,灵仙可以轻松地斩杀天仙,甚至重伤玉仙。

这就激起了修者们的强烈不满,我辛苦修炼三百年登仙,你一个小小的灵仙,修炼不过数十年,手里拿着天工门的灵器,就敢冲着我耀武扬威,这还得了?

当天工门开发出游仙也可以击杀天仙的法器的时候,各大宗门坐不住了,联手施压天工门——要不你自己毁去这些东西,要不我们帮你毁去!

那时的天工门有点得意忘形了,用一件初级的宝器,直接将一个上门沟通的真仙击成了重伤,那真仙回去之后不久,就修为尽失,不得不转生而去。

天仙击杀了真仙!这事儿玩得太大了,在那真仙陨落的当天,风黄界七大宗门以及官府系统的真仙齐齐发出号令:灭绝天工门!

天工门也不示弱,收缩回山门极力反抗,而他们炼制的法器和灵器,确实有神鬼莫测之能,让围攻的天仙和玉仙死伤惨重,甚至伤到了两名真仙。

不过面对重重围攻,天工门也有点扛不住,于是联系上了本门唯一飞升上九重天的大能人物,要求该大能人物施加压力,以解除困境。

那大能在九重天奔走,又恶了其他宗门的大能,据说在九重天也发生了激战,天工门的大能人物仗着器械之力,诛杀多人之后,被其他大能联手,强力抹杀。

九重天上的一战,直接决定了天工门的命运,据说大家觉得天工门的器利,让其他大能一致认为,这个门派,必须要抹杀。

凭良心说,厉害的灵宝、真器,甚至仙器、仙宝,大家也不是没有见过,但是能越阶击杀修者的法宝,真的不多见。

最最让大家接受不了的,是这些法宝,修为很低的人都能普遍操纵。

辛苦千年,悟道成为真人,结果一个小灵仙拿个灵器在你面前耀武扬威,谁受得了?

这根本是在改变整个修者世界的格局,苦修抵不上器利,有太多太多的修者不服气了。

兽族知情之后,也表示这种现象不能容忍,堂堂一个大妖,可能被很普通的灵仙击杀——这都是什么玩意儿?

于是上到九重天,下到风黄界,天工门的修者被诛杀个一干二净,尤其是,很多宗门担心九重天的制器方法被他人得知,来了一次异常惨烈的大清洗。

只要有嫌疑的,必须杀!风黄界有四个真仙和两个妖尊,因为可能得到了方法,被强力诛杀——都不允许转生,九重天上有两个大能跟那死去的天工门大能交好,也被诛杀。

这一场清洗,足足持续了两千年,直到现在,有人敢说出“天工门”三个字,极可能被人关注到。

陈太忠听完之后,久久无语,最后才叹口气,“这是……抹杀科技的力量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