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七章 相见欢

“何许人?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才轻咳一声,“你说涯山故人,她自会知道。”

那灵仙还未表态,不远处的牛修闷哼一声,“连个字号都不敢留吗?”

“听着,蠢牛,我只饶你这一次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这四个兽修,他认出了三个,牛修和鼠修上一次就是搭档,那虎修则是一个走私组织的打手。

三只兽修里,他也就是对牛修的恶感不强,那鼠修别看不大一丁点儿,张嘴闭嘴就要杀人的,所以他只对牛修网开一面,“对了,告诉狐三一声,故人来访。”

“狐三?”那牛修听到这两个字,登时就愣住了。

刚才一大堆人和兽剑拔弩张,结果这独目汉子一出声,极其强势地介入了两家的恩怨,而且不见动作,就放翻了两个兽修,在场的人都看傻眼了,根本没人敢说话。

那最先出头的豹修,也噤若寒蝉,对方的修为强横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听说此人竟然跟狐族有交情,它哪里还敢再炸刺?

须知横断山脉的东莽一侧,就是狐族的天下,它们这些兽修,都要看狐族的眼色行事。

眼看着就要各自散去,那杜姓的灵仙猛地叫一声,“阁下的友人,可是会同百药谷雷晓竹进山采药之人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微微颔首,“也许吧,他确实也说了,认识雷晓竹和小甜。”

“阁下友人,曾经在阴阳狐阁下面前,救过我一遭,”杜春辉抬手一拱,“恳请上人代为问候,就说湄涯城杜春辉随时欢迎恩人大驾光临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不再说话,听到这里,他也确实记起此人了。

“阴阳狐大人?”那牛修听得一愣,好半天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纠纷被化解,两边就散去了,有人犹豫一下,想上前套个近乎,发现独眼汉子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也只能悻悻地走人。

见他们离开,陈太忠跳下树来,看到天色有些阴沉,他又支一把阳伞起来,冲泡一壶茶,慢条斯理地喝着。

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在天色渐黑的时候,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。

我是不是该去笋岭遗址那里等她呢?陈太忠正在沉思,猛地见到远处两条人影飞了过来,因为速度奇快,直接在雨幕中划出两道白色的轨迹。

人影见到了阳伞,戛然地一滞,就那么停在了半空中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来人一个头戴斗笠,另一个则是人立而起的黑白双色狐。

看清他的面孔之后,斗笠人默然地站立在那里,阴阳狐却是前行两步,背着两只短短的小前腿,大喇喇地发话,“让你捎话的人呢,在哪儿?”

“你小子给我下来说话!”陈太忠一抖手,就打出了红尘天罗,他一直记恨着,阴阳狐甩了他一尾巴的事儿,现在他修为大涨,当然是要找回场子。

阴阳狐却是没想到,对方竟然敢直接出手,而且以陈太忠现在的修为,祭出红尘天罗的话,中阶之下的兽修,基本上不要想能逃脱——当然,鹏修可能例外。

所以它被网个正着,吧嗒一下就掉了下来,皮毛上登时就溅满了泥水。

“混蛋!”它气得火冒三丈,正要发作,猛听得身后的斗笠人轻“咦”一声,“是你?”

中性的声音中,略带一点娇柔,不是老易又是谁来?

“当然是我俩啦,”小白猪蹭地蹿了出来,往陈太忠肩膀上一跳,笑了起来,“老易,好久不见!”

老易摘下斗笠,露出一张美艳绝伦的脸来,她面无表情眉头轻蹙,任由雨水浇在头上,好半天才咬着牙发话,“你的眼睛……谁干的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迟疑了起来,他愁眉紧锁,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等了好半天,他才哈地一笑,那只有恐怖伤疤的眼上,皮肉蠕动一番,深陷下去的眼窝缓缓地升起,眼皮也长了出来,然后猛地睁开,“我觉得这样比较酷,你觉得呢?”

“你真是个混蛋!”老易一抖手,一柄拂尘狠狠地向他扫来。

陈太忠身子一闪,早到了百米开外,笑得越发地大声了,“哈哈,原来你也有走眼的时候。”

“你躲得开吗?”老易冷哼一声,伸出洁白的手,冲着他虚虚地一按。

陈太忠登时就觉得身子一滞,身边的灵气似乎也凝固住了,一时难以动弹。

“长本事了啊,”老易的拂尘再次扫来,“我让你装酷!”

不成想,一拂尘扫下去,整个人不见了去向,她登时一愣,“人呢?”

“哈哈,”远处传来了陈太忠得意的笑声,“掌控而已,掌控得了我吗?看你这么想切磋,吃我一棍!”

他虽然有高阶灵宝的战刀,但是对上老易,也只能使用九阳棍。

老易眉头一皱,她隔得老远,就隐约感觉到了这一棍的威力,说不得身子快速一闪,“好了,别卖弄了,枉我还想替你报仇呢。”

“是你要先动手的,”陈太忠笑一声,收起了棍子,无意一招,虽然讲究刀出无回,但终究不是无回刀意,他现在已经练得很娴熟了,收发随心,“枉我还惦记着来看你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又收起了红尘天罗,恶狠狠地扫那阴阳狐一眼,“你不是很牛吗?不是会尾巴卷人吗?怎么不还手?”

“我哪里敢还手?”阴阳狐赔着笑脸回答,虽然全身的毛发都被弄得湿乎乎,还沾了不少泥水,但是它真不敢发作。

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三公主的缘故,更是因为它知道,现在的陈太忠有多么可怕,“您可是能斩杀魔修真人的,我以前冒犯了您,应该受到薄惩。”

东莽虽然相对比较闭塞,但是兽族之间也有情报交换,老易一直在关注西疆的东易名,狐族的种群又庞大,她得到消息是很容易的。

东二公子在西疆斩杀魔修真人,也是很轰动的一件事情,不仅仅是以弱胜强,更是牵扯到了幽冥界,不但在西疆知道的修者不少,外域也拿这个例子,来追查自家境内的嫌疑人。

老易当然知道,东易名没什么家族,又知道他修有改容易貌的神通,那么东二公子到底是谁,也就不用再问了。

倒是东易名打跑冧祥东,在中州诛杀中阶鹏妖,这消息暂时没有传到狐族,因为这两件事发生得比较晚,轰动性也差很多——事实上,鹏族现在都不知道,斩杀鹏妖的人叫东易名。

不管怎么说,连阴阳狐都知道,陈太忠诛杀了魔修真人,可见狐族对打听他的消息,还是颇下功夫的,至于说时效性差一点,这是没办法的。

“应该受到薄惩?”陈太忠被它的措辞逗乐了,薄惩不是该我说的吗?

于是他笑着摇摇头,“没文化……还真可怕,是嫌我惩罚得太轻。”

阴阳狐见他笑了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了,也跟着讪讪一笑。

自打它知道,陈太忠能诛杀初阶真人之后,就一直有点心神不定——这厮不但跟三公主交好,现在还有这样的战力,万一回头想找我的麻烦,这可如何是好?连求救的人都没有。

于是它抖一抖皮毛上泥水,主动走到一边,开始为陈太忠和三公主斟茶倒水,纯良见状,小蹄子敲一敲桌子,“我也要喝茶。”

它其实不怎么喝茶,不过一直见陈太忠喝,它就想学一学,而在西疆,它只能作为一个宠物出现,现在有机会摆谱了,自然要摆谱。

你谁啊?阴阳狐很不高兴地看它一眼,会说人话很了不起吗?

“给它倒一杯,”老易可不想见它再吃瘪了,淡淡地发话,“纯良来头很大,我都不敢招惹。”

“那那那……一定的,”阴阳狐的两只小前爪,都微微抖动了起来。

老易吩咐完之后,又看向陈太忠,“这次来找我,什么事儿?”

“想你了,就来了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发话,“不行吗?”

“切,”老易笑了起来,有若遍野的山花,在瞬间齐齐绽放,灿烂而又开心地绽放,她的嘴角都有点合不拢了,“我以为你晋阶玉仙了,来找我卖弄……你不是说,不悟真不来吗?”

陈太忠见她开心,心里也很高兴,但是他也不会说更肉麻的话,“我是没悟真,不过位面大战已经开始了,我下一拨就要去幽冥界了,给你带点东西来……九阳石要吗?”

“九阳石?要啊,越多越好,”老易这厮,从来就都不懂得拒绝,不过下一刻,她脸一沉,“为什么要去幽冥界?守护风黄界不好吗?”

“我去找九幽阴水,”陈太忠很简单地回答,“还有,我想得到赦免……于海河也进了下一批的名单。”

“那……九阳石我不要了,”老易想一想,最终摇摇头,“我狐族多为阴属性,对幽冥界的适应性还是比较强的,九阳石对你来说,更有用。”

“兽族也打通了幽冥界通道?”陈太忠对这一点,还真不是很了解。

“嗯,打通了两个通道,”老易缓缓地点点头,她在兽族中地位不低,知道的也多,“可能还有一个大尊真身前往的通道,这一点我不太能确定,不过,我本来是没打算去的。”

“那你就在风黄界呆着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里相对要安全一些。”

老易侧过头来,深深地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你既然要去,我怎能不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