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兽对峙

“这样赶路的速度,实在是有点糟糕,”纯良忍不住抱怨一句。

“那是因为,我还没想好,该用东易名,还是用陈太忠的名字,重新出现在这里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事实上,从他在传送阵旁,亮出九阳石的那一刻,他已经做好打算,要用东易名的形象,抹杀一切敢在东莽打他主意的人的念头。

九阳石很好吧?那你们来打劫我好了,来多少杀多少!

经过诛杀中阶鹏妖一事,他对自己的战力,已经有点信心爆棚,觉得中阶真人之下,根本不用忌惮,至于说高阶真人——整个东莽能有多少?

就算运气不好碰上了,打不过,跑总是没问题的吧?

然而,在东莽飞了一段时间后,他这个心思不可抑止地变得淡薄了:为什么一定要以东易名的名头,出现在这里呢?

东莽,终究是我陈某人的飞升之地啊,这里有属于我的传说。

他有点割舍不下这种感情,事实上,东易名和陈太忠这两个形象,重合度真的太高了,都是气修,都擅长刀法,都有奇快的身法。

在西疆,没人会太注意这个,但是在东莽,东易名全力出手的话,一定会让太多人联想到陈太忠,两个人实在太像了——哪怕他拥有真意宗的通行令牌。

若是用陈太忠本来面目出现的话,没准会有人注意到,东易名消失了,这有违他高调现身的初衷,而且更会引起不必要的联想。

感觉这是自身定位不准造成的!陈太忠分析了一下,发现自己有点难以取舍,索性就不做取舍,隐身一路潜行。

“真是自找的麻烦啊!”他此来东莽,是存了衣锦还乡的打算的,但是现在得锦衣夜行,就像被通缉那时一样藏头藏脑,这让他有点不甘心。

不过,他是个很会找借口的人,也不会承认自己高调炫富有什么不对,于是他对自己说:身为气修,要像浩然宗一般,欺负自己人没什么本事,跟异族搏杀,才算本事!

于是,西疆气修东易名,在高调进入东莽之后,彻底地销声匿迹了。

晓天宗也派了一些子弟来,四下寻找他,不过为了不引起清阳宗的怀疑,他们做得异常谨慎。

半个月之后,陈太忠出现在了涯山城外。

此刻的涯山城,跟他离开的时候也不一样了,城外时不时地就能见到兽修,人族对此似乎也习以为常了。

陈太忠换了一种样貌,因为他觉得孔令奇独眼的样子看起来比较拉风,自己也就改成一个独眼汉子,又在脸上弄了两道刀疤。

至于说纯良,他让它离开自己远远的,能跟上就行了。

纯良对此,是相当地不满意,它的速度虽然快,但是实在是太懒了,如果没有必要的话,它甚至没兴趣自己走路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在飞云城附近斩杀了几只鹏修,有足够的精血肉食,能让它变得“通情达理”一些。

此刻的陈太忠,就是一个看起来有点落魄的粗壮汉子,又是初阶天仙的修为,孤零零的一个人,在涯山城外搭个帐篷,离群索居。

当然,也没有人不开眼去找他的麻烦,初阶天仙在涯山城,已经是不可随便冒犯的存在了。

陈太忠在等合适的人或者兽修,将消息传进横断山脉,告诉老易说,他来了。

就在等待的这些天里,他也没闲着,而是拿出得自于浩然宗的玉简,埋头看了起来。

就这么不知不觉过了三天,第四天的时候,他正无所事事地坐在帐篷外,看着玉简,猛地见到远处升起一团焰火,他一眼就看得出,这是人族修者的求助焰火。

或许……可以过去管一管?他想到了自己跟老易曾经的约定,若是能在涯山城挂一个诛杀天仙的任务,她会主动联系自己的。

这个约定,因为两人暴涨的修为,其实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而他不想进入涯山城,又没有熟识的人,所以也就没有挂任务。

不过,若是帮了某些人的忙,要求对方代为挂个任务,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事吧?

想到此处,他直起身子收起帐篷,电射而去,而在他身后不远处,一道白线若隐若现地起伏。

眨眼间,他就来到了现场,看到围了一圈人,而圈子中间,则是两个高阶灵仙在对峙。

有意思的是,两个高阶灵仙身后,一边是人族,一边却是几只灵兽。

陈太忠一眼就看到,其中一个高阶灵仙是熟人,是湄涯城杜家的,至于具体叫什么,他想不起来了,而此高阶灵仙身后,却是两个百药谷弟子。

两个挂着捣药杵腰牌的弟子,很好认。

陈太忠身子一蹿,直接飞到临近的一棵树上,看着他们争吵。

听了一阵之后,他明白了,合着是另一个高阶灵仙,想帮着灵兽从百药谷弟子的手里,采购一些丹药,但是百药谷弟子不答应,说我们不卖丹药,想买去派里买。

灵兽这边有点不高兴了,有点强抢的意思,结果这湄涯城杜家的杜春辉,就站出来主持公道:你们这么做,合适吗?

百药谷的两个弟子也很恼火,放出了求救信号,而且大声地表示,位面大战已经开始了,丹药供不应求,我们是来搜集草药的,没带丹药。

“兽修难道不参加位面大战吗?”另一方也在高声叫着,“你们这是歧视!”

这就又是说不清的事儿了,陈太忠坐在树梢上,淡淡地看着。

争吵了没多久,涯山城方向飞来三个修者,两个初阶天仙,还有一个高阶灵仙,是被裹着飞行的,其中只有灵仙是百药谷的弟子。

三人过来之后,也不多说,只是将两个百药谷弟子和杜春辉裹起,就待离开。

“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?”一个声音冷哼一声,然后一道影子飞起,却是一个豹头人挡在了前方,它低吼一声,“是要辱我兽族修者?”

百药谷这边有两名天仙,倒也不怕一个兽修,其中一人沉声发话,“在人族领地,阁下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,否则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“不客气又要怎样?”地面上传来一声冷哼,大家低头一看,却是一头老虎从远处蹿来,它口吐人言,“想打架吗?”

“打就打,怕你不成?”却是一个围观看热闹的天仙恼了,“强买强卖人族丹药,你兽修还有理了?”

“想以多打少?”远处传来一声闷哼,一头牛在远处现身,它的背上还骑着一只牛犊大小的老鼠,“老牛我可看不过眼。”

兽修原本就比人修皮实一些,现在又是四比三,人族全面落了下风。

那个帮兽族说话的高阶灵仙见状,再次开口,“你看,我们本来想拿药材换你们的丸药,你非不换,惊动这么多兽修大人……乖乖把丸药交出来,此事就此作罢。”

“我们本来就没有丸药,”那两个灵仙弟子叫了起来,“你们非要半路拦着交换,哪里有这般道理?有交换的地方,你们不知道去?”

“看来是不给我面子了?”那虎修哼一声,“三个百药谷的别走了,拿丸药来换人……有谁不服气吗?”

一边说,它一边左右看看,目中凶光闪烁。

“大胆!”那百药谷的高阶灵仙气得怒吼一声,“你真要挑衅我百药谷?”

那虎修也不回答,就歪着脑袋看着他,眼中充满了谐谑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来,“百药谷的小甜来了吗?”

大家闻言扭头看去,却看到一个独眼汉子,正盘坐在一棵三米多高的矮树上,好整以暇地看着大家。

那百药谷高阶灵仙见状就是一喜,抬手拱一拱,“不知前辈说的哪个小甜?”

“就是你们太上长老的女儿,”独眼汉子慢吞吞地回答,“你若能代我传句话,今天你们的事儿,我管了!”

“你是说,你很厉害吗?”那虎修冷哼一声,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,恶狠狠地看着他。

“小猫儿,你别找死!”陈太忠斜睥它一眼,“我不介意换身虎皮衣服。”

“找死!”那虎修后腿一屈,就待腾身而起。

“聒噪,”那独眼汉子只是冷冷地看它一眼,它身子一抖,就跌倒在地,抱着脑袋打起滚来。

“你做了什么?”那牛背上的鼠修尖声叫了起来,“你是要与我兽修为敌?”

“再说一个字,死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又是一道神念打了过去,那鼠修更是不堪,直接从牛背上跌落了下来。

百药谷的灵仙见状大喜,又是一拱手,“原来阁下是小甜师妹的故人?”

“故人吗?呵呵,”独眼汉子笑一笑,眼中有一抹怅然掠过,“你跟她说,她有个故人,还想跟她再讨要两颗驻颜丹……错了,是五颗驻颜丹。”

马上要见老易了,怎么能不替她讨要一颗?

“五颗……驻颜丹?”那高阶灵仙脸色微微一变,驻颜丹在百药谷,也是相当罕见的,小甜师妹弄到一两颗问题不大,但是五颗……

不过,那就是小甜师妹考虑的事儿了,他只是传个话而已,于是他恭敬地发问,“敢问,她的故人是何许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