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五章 强抢回来

“这是我真意宗真仙托付我找的,”陈太忠听对方如此说,也不着急,只是呲牙一笑,“征用好说,留下阁下的字号,还有宗门师长,今日你大欺小,明日不要怪他人也大欺小!”

“五宗同气连枝,本是一家,”这魁梧真人声若洪钟,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又不是强抢你的,是要与你交换……不如我们进宗谈谈?”

“何必呢?”这时,围观的人群里,有人高声发话,“就在这里谈吧,不止上宗想买这个,他人也有意。”

传送阵旁边,原本就是人来人往,现在大家听说,这里出了一块硕大的九阳石,又有不少人前来围观,总算是大家心惧上宗威严,不敢离得太近。

所以,也就看不出是谁人说出的这话。

“谁在藏头藏脑?”那魁梧真人闻言,厉喝一声,然后目光扫了过去。

下一刻,他的身子微微一震,脸上一怔,表情停顿了那么半息时间。

他已经觉察到了,说话的人,是用了一种法门,折向了声音,于是厉喝一声,也是要追着这声音,给那挑事者一点颜色看看。

不成想,藏头藏脑的那厮,实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于他,他发出的气机,被对方狠狠反击了回来,他竟然是吃了一点小亏。

这时他才意识到,这么多人看着,行事也不能太过啊。

“你要交换的话,我没兴趣,将我的东西还来,”陈太忠一伸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可是很信任地把东西交给你验看……光天化日之下,堂堂清阳宗的真人,竟是想明抢吗?”

魁梧真人的嘴角一抽,如果有选择的话,他堂堂的上宗真人,何至于当众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?

但是同幽冥界的战争已然开始,九阳石是顶级重要的战略物资,这么大一块,既然被他看到了,那断无放过之理。

所以,虽然对方的话说得很难听,他还是抓着九阳石不放,沉吟一下,才缓缓发话,“本宗是很有诚意交换的,条件你尽管提,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们会不会答应呢?”

“那我先提一个先决条件?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魁梧真人见到这笑容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,不过这时候,也由不得他选择,于是点点头,“嗯,你说。”

“我要这厮的人头,”陈太忠一指那个要验看自己储物袋的家伙,很干脆地发话,“杀了之后,就在这个位置,吊起来示众十天……你做到了,咱们再谈交换。”

那魁梧真人一看,竟然是自家的弟子,禁不住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是在辱我清阳宗,知道吗?”

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找到了动手的理由。

“他要验看我的储物袋,就是在辱我真意宗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那厮辱我宗门在先,风黄界莫非只有清阳一家可称宗,其他宗都该称门吗?”

这帽子可足够大,一下就把清阳宗推到了其他四宗的对立面。

当然,帽子的大小,也要看说话的人份量如何,没份量的人,再会扣帽子也没用。

而初阶真人对上中阶上人,应该是不需要太在意的——对方固然有宗门通行令牌,魁梧真人又何尝没有?更别说他还是在自家的地盘上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对方不紧不慢、好整以暇的样子,再联想到人家毫不犹豫地丢过来九阳石,魁梧真人隐隐觉得,事情似乎不该这么简单。

这么大的一块九阳石,要近百万极品灵石,敢随随便便亮出来的人,简单得了吗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石头既然在他手里,就断没有再交回去的道理,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那么,就让真意宗的真仙,来同我清阳宗真仙理论吧。”

“那你也先得不是大欺小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一个神念重重击出。

那魁梧真人真的没想到,对方竟然敢在清阳宗的地盘上主动出手,他只觉得识海一震,然后手上一轻,那九阳石就不见了去向。

你竟然敢动手?下一刻,他勃然大怒,正要咆哮,耳边却传来对方的声音,“多谢真人赐还我的物品。”

魁梧真人脸色一沉,到了嗓子眼里的话,硬生生地咽了回去——他总不能说,明明是你从我手中抢去的!

真的丢不起那人,而且,东西也确实是对方的东西。

于是他冷着脸,眯着眼看了对方半天,才缓缓点头,“你……祝你在东莽一路顺风,玩得开心。”

“真人又何必咒我?”陈太忠早已将九阳石放回了须弥戒,他笑嘻嘻地一摊双手,“若是真人肯诛杀自家不肖弟子示众,这交换,也未尝就不能谈。”

魁梧真人一甩袖子,二话不说转身走了。

他何尝不想斩杀那负责的弟子?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办的,清阳宗的弟子,关上门怎么处理都可以,却不能因为外界的压力,处理自家弟子,清阳宗丢不起这个人。

更别说,还要将弟子的首级示众十天,这种屈辱的条件,清阳宗断断不可能答应。

五大宗有什么误会,私下可以协商解决,表面上绝对不能做出有损宗门尊严的事。

而且说话的这厮,仅仅是个中阶天仙,他堂堂的初阶真人若是听从了,以后都不要想在东莽抬头做人了。

你先狂着,他心里暗哼,西疆的土著,也敢来我东莽撒野?

陈太忠却是不理他,而是四下扫一眼,呲牙一笑,“想打我主意的朋友,尽管来,不过看在位面大战的份上,我提醒一句……动手之前,先做好被族诛和灭门的准备。”

说完,他轻笑一声,化作一道青芒,电射而去。

在场的人见状,都愣住了,那个要强买九阳石的初阶真人,站着愣了好一阵,脸上也是阴晴不定,最后还是一撇嘴……

陈太忠离开了,但是传送阵这边,余波还经历了好一阵。

又一波中州来客抵达东莽,其中有两个初阶天仙,听说了此事之后,直接转身又走回了传送阵。

第二天,中州来了一名中阶真人,直接找到了清阳宗——东易名不但是真意宗的令牌持有者,也是我晓天宗的贵宾,你们最好不要去骚扰他。

晓天宗的解释是,东易名破掉了一起关于幽冥界探子的大案,对维护本宗在中州的形象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他们不会说,东易名那小子可能找到了不少九阳石,这个事儿没法说——位面大战已经拉开了帷幕,他们敢这么说的话,清阳宗绝对会撒开网去找东易名。

中州出产九阳石,但是大部分的石头,是被皇室取走了,谁让人家有探索石髓的能力呢?而晓天宗通过付莜竹得知,东易名手上,绝对还有九阳石。

因为鉴宝阁的保密手段比较高,晓天宗并不能确定,东易名有类似的探宝能力,但是一切迹象表明,此人的手上,可能真的有探索九阳石髓的工具。

别的不说,能把一块拳头大的九阳石让与付莜竹,就足以说明,这厮手上绝对有更多的。

待弟子传来消息说,此人拿着一块轮胎大小的九阳石,在清阳宗的传送阵外卖弄,晓天宗毫不犹豫地派人前来知会清阳宗——这个人你们不能动!

为了防止对方生出不必要的联想,晓天宗派了一个中阶真人来,要不然的话,没准一咬牙,会派个高阶真人过来。

当然,这也是在为拉拢东易名做铺垫,须知姓东的是真意宗的通行令牌持有者,手上的九阳石,大约是会更多地报效真意宗。

不过晓天宗绝对不会放弃——你的九阳石,大部分是从我中州采的啊。

清阳宗发生的事情,暂且按下不表,陈太忠出了传送阵之后,一路缩地踏云,没命地往外跑——装逼是很爽的,但是慢慢走等着被人打劫,那就是傻逼了。

哪怕是这样,他也隐约能感觉到,身后紧追着几股带着杀气的气息。

纯良对他一路奔逃,很有点不以为然,“走慢点嘛,抓几个初阶玉仙来吃,我可以把人头都留给老易。”

“等见到老易,咱们三个合在一起,没准能杀高阶玉仙了,”陈太忠信口忽悠它。

他并不相信,他们三个合在一起能杀高阶玉仙,不带这么逗的——能稳稳地杀了中阶玉仙,就算不错了。

他考虑的,还是位面大战即将全面展开,不能让人族损失太多战力,不过纯良这厮,对位面大战的兴致,一向缺缺,他也就不会再强调这个关键因素。

“高阶玉仙……恐怕不会很好消化吧?”纯良的嘴角,又在滴滴答答地淌口水。

他俩昼伏夜出一路猛赶,三天赶出了千余里,才放出灵舟来,一路驶向湄涯郡涯山城。

不过用灵舟飞行,也是磕磕绊绊的,时不时地就能遇到别人抽检,没办法,正赶上大战即将展开,各个地方都查得紧了。

陈太忠仗着隐身术在身,躲过两次抽检——灵舟直接折向飞走,然后隐身藏起来。

但是这样做的结果,就是引来了更多的检查,这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