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四章 忍不住得瑟

陈太忠一点都不介意付莜竹多赚点钱,因为对别人来说毫无用处的加工方法,对他却是雪中送炭——子午阴阳潮,通天塔里有啊。

严格来说,是付莜竹已经完成了对他的承诺,他却没有送上九阳石给对方。

但是这也没办法不是?他总不能在得到一个“无用”的答案之后,表现出兴高采烈来。

所以他很不在乎地回答,“不管是什么价,总得比别人便宜点。”

“这倒是好说,”付莜竹笑着点点头,然后眼珠一转,“你不会得了很多九阳石吧?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也不回答问题,自顾自地发话,“换好丹药之后,给了南长老即可,让她带回派中,我现在要走了……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付莜竹还有许多种小手段,想要拉近跟这个上人的关系,但是对方这种淡淡的、拒之千里的回答,让她的诸多准备完全派不上用场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怅然若失地发问,“不休息一晚上了?”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站起身来。

看着他打开门走出去,她才喊了一声,“记得答应我的东西!”

嘿,这女人,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脚不沾地地走了。

传送阵处人满为患,看着攒动的人头,陈太忠找到一个负责登记的弟子,将手里的通行令牌递过去,“去东莽,今天走。”

“去去去,忙不过来,”那弟子很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今天的没了,要走也是大后天了……咦?真意宗的令牌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。

这通行令牌在不同的地方,威力也是不同的,那弟子抬头看他一眼,非但没有歧视,反而换上了一张笑脸,“一定要现在走?”

“真有事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那我帮你安排一下,”这弟子站起身张罗了起来,还将他送到了传送阵口。

传送才刚刚启动,两个真意宗的高阶天仙走了过来,四下看一看,一脸肃穆地发问,“谁看到一个拿了真意宗令牌的人吗?肩头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猪。”

“啊?”那弟子登时傻眼,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他……他去东莽了。”

“唉,你怎么不知道拦一下呢?”一个天仙气得一跺脚,“你是谁的属下?”

“我这不是看他……着急吗?”这弟子更傻眼了,“令牌是伪造的?”

“唉,宗里有要事找他,”高阶天仙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这下去了东莽,可怎么找?”

“我完全不知情啊,”那弟子的脸色开始发白,身体也开始微微地颤抖,“对宗门高人应该恭敬,我完全是按规矩办事的。”

“也没说你错了,”另一个高阶天仙苦笑一声,叹口气,“这下……希望东莽不知情吧。”

没错就好,那弟子暗暗长出一口气,只觉得双腿发软,心说你真的吓死我了……

晓天宗到清阳宗的传送阵,乘坐体验也还不错,不过陈太忠在走出传送阵的时候,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——负责看守传送阵的弟子,希望能检查一下他的储物袋和须弥戒。

陈太忠对此断然拒绝,他很不客气地抬手戳一戳对方的胸脯,“小子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那弟子似乎也没想到,此人竟然如此地强势,须知东莽和西疆并不挨着,传送必须要过中州,所以对清阳宗的弟子而言,真意宗离得实在太遥远了。

既然远了,那就无所谓敬畏了,不成想这真意宗的来人,居然敢不买帐?

一时间他也有点恼火,“你最好说话客气点,现在幽冥界的探子极多,我这么做,也是宗门的意思!”

“你少跟我扯淡,”陈太忠又用手指头戳一戳对方,将声音又提高了一点,“检测探子,你不会用九阳石?竟然敢搜查我免检令牌的储物袋……是有意折辱我真意宗吗?”

“我没有九阳石,”那弟子淡淡地回答,但是脸色已经涨得通红,显然是在强压怒火,“你真意宗的令牌,我也没有见过,要不你等着,我把令牌拿走,请示一下。”

陈太忠冷笑一声,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!”

“好了好了,”就在这时,旁边又走过个高阶天仙来,“这位上人,宗中这名弟子是才调过来的,不太懂规矩,你海涵一二。”

陈太忠恶狠狠地瞪那弟子一眼,“小子,不要让我抓到你不规矩的地方,检查幽冥界探子,你要看储物袋……我走遍风黄界,没听说过这规矩!”

那弟子铁青着脸,并不答话。

其实他还真是没事找事来的,随着大战开启,幽冥界探子潜入,各个传送阵也都成了紧要场所,虽然在传送阵外,有各种的探查阵法,不过看守弟子也有权临时抽检一些人。

最近一段时间,这种抽检,就成了看守弟子敛财的一种手段,原本他们是只检查入阵的,出阵者偶尔抽查而已——因为对面的传送阵已经查过了。

但是现在,他们连出阵都要大力检查。

而这些传送过来的修者,很大一部分都是客商,储物袋里不但东西多,偶尔还会有些违禁物品——倒未必是非法的,关键是有些战略物资,不许私人经手,或者就算经手也要通报。

总之就是,来自外域的修者,现在不但要先打点好那边,这边也要意思一下,否则查上你几天,耽误时间不说,硬指某些物资涉及敏感事机的话,也是说不清的麻烦。

这弟子勒索人习惯了,看到真意宗通行令牌,第一个感觉不是来者的身份高贵,他想的是:我擦,免检的储物袋和须弥戒,这里面肯定有好东西。

结果对方不愧是持有通行令牌的主儿,指指戳戳地,就差动手了。

他也就懵了,不敢再说什么。

但是那高阶天仙有点不高兴,他也知道自家师兄弟那点小猫腻,只是装作不知罢了,看到对方只是中阶天仙,他就觉得此人口气太大。

于是他一皱眉,“都让你走了,你还待着干什么?告诉你……我清阳宗九阳石不多!”

“不多?那你早说啊,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摸出一块轮胎大小的石头,在手里一抛一抛的,“你看,我都有这么大一块,现在还说我是幽冥界探子吗?”

“咝,”两个清阳宗弟子见状,脸色齐齐一变,好半天那高阶天仙才勉强笑一声,出声发话,“开什么玩笑,这么大的九阳石,你一个人敢带着走吗?”

陈太忠先是眉头一皱,然后又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地灿烂,“你可以动手试一试,看能不能抢了我的?”

这高阶天仙真是不相信,对方敢随身带这么大一块九阳石,还敢亮出来,他认为这石头应该是假的,但是他的直觉又告诉他:真意宗的通行令牌持有者,也许真的很不简单。

就在这时,旁边走过来一个初阶真人,不是清阳宗弟子,他打量那九阳石两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真是九阳石?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根本都不带搭理他——你小子跟谁说话呢?

“真是九阳石的话,我买了,”初阶真人淡淡地发话,“你开价吧。”

陈太忠将九阳石往须弥戒里一放,抬脚向外走去。

“阁下,你是一点不给我面子,是吧?”那初阶真人在身后冷冷发话。

陈太忠扭头看他一眼,呲牙一笑,“蝼蚁,你想全族被灭吗?”

那初阶真人闻言,脸色登时一变,“小子你好生狂妄!须知这里不是西疆!”

“你大可以试一试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看他一眼,都懒得再说什么,就要离开。

“这位朋友止步,”就在这时,一道红光闪过,一个初阶真人落了下来,身着清阳宗服饰——敢在这里飞行的,九成九都是清阳宗的弟子,剩下百分之一,也是获得清阳宗认可的。

此人身材魁梧,面如重枣声若洪钟,“你的九阳石,可否拿出来看看?”

凭什么啊?陈太忠眉头一扬就待拒绝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要是不拿出来,对方就可以质疑那是不是九阳石,从而引申到自己是不是幽冥界的卧底。

于是他很干脆地摸出来,随手丢了过去,同时运起天目术,谨防对方捣鬼。

这魁梧真人却也没想到,此人竟然将这么大一块九阳石,直接交给自己验看,心里忍不住一动:这可真的是价值不菲的东西,尤其是,有灵石都没地儿买。

他下意识地就想昧下此石头,不过看到对方目中异光闪烁,显然是有所防备。

他想偷梁换柱,难度真的很高,再想一想,对方是真意宗通行令牌的持有人,他就熄了这份心思——人家敢这么做,肯定有相当的把握。

于是他定一定神,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个玉盒,从里面拿出一块淡蓝的玄冰,靠近那石头……没等靠近,就有白气冒出了。

“果然是九阳石,”魁梧真人将玄冰收起,却也不交还九阳石,就是在手里托着,淡淡地看着陈太忠,“这块九阳石……我清阳宗征用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