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三章 九阳破法

随着轻笑,一阵香风扑进了屋里,一名爆乳女修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有事你快说,我这就要去东莽了。”

“去东莽?”付莜竹眨巴一下眼睛,愕然地发问,“您不是……一直在中州找矿吗?”

“随便找了一阵,收获也不是很大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知道自己的行动,瞒不过晓天宗的人,也就不去否认。

“我听说的,可不是这样呢,”付莜竹捂嘴轻笑,“东上人,咱们去客舍小坐片刻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点点头,“好吧。”

蓝翔派的联络站,是要依靠百花宫的信息渠道的,两者之间离得相当近,没走多久,两人就来到了客舍,还是那一个原本属于飞星峡常用的小院。

将陈太忠请进来之后,付莜竹先安排侍女上茶,又吩咐她们退下,喝了几口茶之后,她才笑着发问,“东上人这几个月行踪不定,南长老她们问过好几次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在找东西,想来她们也没有急事,否则会用同心牌联系我。”

“不会是在迷魂岭迷路了吧?”付莜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没去过那里,”陈太忠断然地摇摇头,“我去了哪里,你也不要打听。”

“哦,那就是以讹传讹了,”付莜竹笑一笑,她这问话,是受了真意宗所托,因为迷魂岭出现的那人,肩头上也有一只小白猪。

但是对她而言,这只是完成一个简单的了解,她并没有难为东上人的意思,“九阳石找得差不多了?”

“找了一些,”陈太忠不喜欢她这么咄咄逼人的发问,不过他心里有所求,就忍住了,“够用就行了。”

“那我的股份呢?”付莜竹身子前探,胸口的两团硕大,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她笑吟吟地发话,“你可是答应了,要我优先购买两成的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都没睡过你,两成有点多了吧?”

“那咱们现在进屋睡?”付莜竹斜睥他一眼,又抖一下胸脯,一脸的春情之下,隐藏着的,是深深的谑意,“我可也是器堂的,不满意的话,你可以提起裤子走人……神念双修也行。”

“我只跟处女神念双修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不过他知道自己玩这个不行,所以主动转移话题,“你知道九阳石甲怎么破开吗?”

“好像不是很难,我没问过,”付莜竹笑着回答,她挺喜欢看到,这个能从高阶真人手下逃生的主儿,在对着自己时躲避的样子,“想要我帮你问吗?”

陈太忠也不跟她玩那些,手一翻,直接亮出了一块拳大的石头,是他昨天想给楚家没给的那块,“这是块九阳石,问到了,石头归你。”

“等着,”付莜竹抬手打个响指,笑眯眯地摸出一只通讯鹤来,“你不用收起来了,马上有结果!”

看到通讯鹤飘然飞走,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来。

虽然他知道,这个女人有点靠不住,上次就把他杀人的事情,卖得一干二净,但是她眼小贪财,只要有钱就能收买,所以他还是问一句,“阴阳谷的原理图呢?”

“这个……得要一段时间,”付莜竹悻悻地回答,“反正你没拿到驻颜丹呢,对吧?”

“我此次去东莽,就是帮你去要,”陈太忠说完这话,发现有点纰漏,少不得又解释一句,“当然,我还有其他事情。”

“你当然会有其他事情了,”付莜竹听他前半句,还一脸的喜气,听到后半句,就有点颓然了,“东莽可是气修的大本营。”

“有这个说法吗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待他意识到,自己不该这么问的时候,已经有点晚了。

所幸的是,付莜竹也不是一个感觉敏锐的女人,她很随意地回答,“当然是这样了,你没听说过吗?‘东莽有正气,名曰浩然’。”

还有这么一说?陈太忠的眼珠转一转,却是没继续问下去。

接着,付莜竹就通过通讯鹤,跟别人联系了起来,没过多久,她放下通讯鹤,笑眯眯地看向他,伸出了白皙的手,还露出了一截白生生的小臂,“方法我有了,石头拿来。”

“你这个笑容,我看着有点不对劲,”陈太忠盯着她,略带一点警惕地发话,“不会是成本很高吧?如果那样,我倒不如用蓝翔的冰洞破开了。”

“成本倒也不高,”付莜竹笑眯眯地回答,“不过有点难度……这是不外传的东西,你愿意赌一下吗?”

“赌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同时将九阳石递到对方手上。

在风黄界,知识真的是无价的,而且,就算有点难度……陈某人何曾又怕过困难?

付莜竹微微一笑,将九阳石抓起收好,才笑着回答,“要用子午阴阳谷的阴风来破。”

“我去,我就知道是这样,”陈太忠一抬手,狠狠地拍到石桌上。

他不是心疼这一块九阳石,而是他确实有这样的猜测,只不过他的知识体系不够完整,仅仅有猜测,却没有去实施。

不过这个动作看在付莜竹眼里,就有点危险了,她马上解释,“我此前也不知道,只知道法子简单,哪里会想到,必须用子午阴阳谷的阴风?”

对于晓天宗的弟子来说,破开九阳石的手段的确是秘密,所以连飞云楚家都不得与闻,但是对上多情的百花宫女修,泄露一点也不打紧。

原因很简单,就算手段泄露出去,也是无用,子午阴阳谷,只有晓天宗有——之所以不让别人知道手段,只是为了在知识原理方面,做到垄断。

泄露出去原理,具体到可操作性上,依旧是垄断,这才是消息好打听的缘故。

陈太忠斜眼看着她,一副很不爽的样子,直看得她脸色微变,才哼一声,“你这块九阳石……赚得很轻松啊。”

“我是要出灵石买的,”付莜竹讪讪地笑着,她宁肯出些灵石,也不想将这东西再交还对方,所以硬着头皮回答,“还望东上人给个优惠价格。”

陈太忠又哼一声,脸色似乎好了一些,“把具体手段,细细跟我说一遍。”

“啊,你不会想偷偷带着九阳石进阴阳谷吧?”付莜竹闻言脸色一变,忙不迭摆手,“我跟你说,这个是不可能的,一旦被查到,那你就真的惨了,我也要跟着倒霉。”

“我对搞清楚原理很重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你也知道,我对这些东西都比较好奇,你若是不肯回答,那就是没有完成承诺……九阳石必须还给我。”

付莜竹想一想,东上人确实很喜欢探求究竟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入了我的储物袋,又怎么可能还给你?法子给你就是了。”

她又拨弄一阵通讯鹤,然后在一块玉简上记录了起来,不多时,将玉简递了过来,笑着发话,“幸不辱命。”

陈太忠接过来一看,才知道原理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在石头外涂上一层三角火犀的油脂,那是火属性灵兽,再套上一个玄铁的外壳,外壳之外包裹冰属性灵兽雪蛤的皮。

三层保护搞定之后,这壳子上分出区域来,用利刃斩开,放到阴风里吹淋即可。

火属性的灵兽油脂,保护没暴露在空气中的九阳石甲,而冰属性的皮革,能将吹来的阴风化掉,两者之间的玄铁层,只是保证两者不要直接接触到,否则会很快属性尽失。

雪蛤和三角火犀,都是不太常见的灵兽,不过想买也买得到,蓝翔甚至已经在跟雪峰观商量,打算引进一批雪蛤,在冰洞里放养。

相较九阳石的价值,这点投资可真不算什么。

陈太忠看完之后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个道理……算,这次懒得理你了,下次再搞这种小聪明,我可是要生气的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是这样啊,”付莜竹很委屈地一噘嘴,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,“而且,你本来说送我九阳石的,现在我都得买了。”

陈太忠白她一眼,他可知道,这女人演戏很有一套,不能相信对方的表情,不过他原本就是扮演着一个财大气粗的角色,只是“不想被愚弄”而已。

见他不说话,付莜竹又撒娇似的撅起小嘴,“东哥哥,给个折扣嘛。”

“贱女人,”就在这时,一个细细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,却是他肩头的纯良忍不住了。

“行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都换成你们百花宫的丹药好了。”

“战时价可是很贵的,”付莜竹斜睥他一眼,含情脉脉的样子。

百花宫的丹药以效果好著称,一向就很抢手,价格远超同类商品,现在大战的帷幕已经拉开,宗派和官府都在大肆抢购和囤积丹药,价格早就飞涨了。

不过付上人的话,也有水分,以她的身份,在宫中弄到点便宜丹药,还是不成问题的——丹药供应紧张是现实,但是真正的大势力,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储备战略物资了。

现在才来采买丹药的,多是些百花宫不用太在意的小势力,付莜竹这么说,只是想多赚点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