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二章 树的影

“啊?”听到这个答案,在场的人都愣了。

现场吃饭的人不多,就是楚家的三个天仙和陈太忠,一共四个人,但是打下手和戒备的修者,可不算少,起码有二十几个。

闻道谷在西疆的名气不小,在中州的名头就小得多了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:“登仙机缘”四个字,对于天仙之下的修者,诱惑真的太大了。

尤其对于那些中小势力的修者来说,任何一个可能登仙的机缘,都是宝贵的。

不入天仙,终是蝼蚁。

飞云城这里接近西疆,虽然没有直接来往的道路,但是总有些“有办法”的人,能比较便捷地穿越西雪高原。

像当初楚家遭遇危险分散子弟,楚惜刀的祖父一脉远走西疆的时候,也不是坐了中央的传送阵走的。

所以飞云城这边,对于西疆蓝翔的闻道谷,还是有不少耳闻的,不过楚家人做梦也没想到,自家的家主,竟然能跟这种神奇的地方挂上钩,而且,还认识闻道谷的东谷主。

孔令奇闻言,也吃惊不小,他盯着陈太忠看了好一阵,端起酒杯来,“东谷主,一向久仰了,来,我敬你一杯,不为你是闻道谷谷主,而是为你今天的豪气……是条汉子!”

“老孔你也是条汉子,”陈太忠笑眯眯一饮而尽,然后又说一句,“就是修为差了点。”

后面这句话,让楚仙白听得有点头大,孔令奇可不是个好脾气的,心胸极小而且睚眦必报——你少说一句不行吗?

还好,孔令奇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我也不差了,是看跟谁比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楚仙白,“对了,你说九阳石甲……在幽冥界也有用?”

“当然有用,”楚族长很肯定地点点头,“不但有九阳的气息,而且坚硬无比,怎么可能没用呢?九阳石我楚家是不敢想的,就算是九阳石甲,能弄到一点也殊为不易了……你真的不需要?”

“你若是需要,我倒是能给你弄点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的目标是九阳石髓,九阳石对他来说,都是鸡肋一般,至于说九阳石甲……他根本没想过,这东西会有用。

甚至他考虑过,把从中州得到的几块憨石头,拿到蓝翔新得的冰洞里,慢慢消掉外面的九阳石甲,只不过他不确定,那样会给冰洞带去什么影响,又会不会让九阳石髓生出变化。

所以他也只是想一想,还没有认真地验证过可操作性。

现在听说堂堂的飞云楚家,竟然将九阳石甲都当成宝贝,一时间他感触颇多:修炼果然修的是法侣财地啊,没资源的日子,就是不好过。

“当真?”楚仙白听得眼睛一亮,“有多少石甲?我楚家全要了,价格绝不让你吃亏!”

陈太忠对楚家,还是有相当好感的,撇开他和小刀君的关系不提,只说楚家一直在坚持抵御兽族,毫不妥协,就让他佩服不已——哪怕他有两个兽修朋友。

今天鹏修发难,楚家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,立场鲜明地站在他这一边,跟那将黎庶视为蝼蚁的官府战兵相比,真是天壤之别。

再有就是,楚家在他入西疆之前,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却没有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,不但信守承诺送来了青尊果,后来也没有宣扬他的身份和去向。

所以只要楚仙白愿意买,他就不介意卖,“你放心,数量不会让你失望……九阳石要不要?”

“九阳石?”楚族长再次愕然,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不是也缺吗?”

“我缺的多了,不差这一点半点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你就说要不要吧”

“九阳石……”楚仙白犹豫了好一阵,才缓缓摇头,“要是真想要,买不起,而且去了幽冥界,九阳石甲更实用,九阳石好是好,太贵啊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也不知道该说啥了,他倒是愿意给楚家一点九阳石,但是……凭啥呢?你好歹给我个理由也行。

“这样吧,我优先购买石甲,”楚仙白的心里也满纠结的,于是就又补充一点,“九阳石你手上也留点,有需要了,我找你买,你看成吗?”

“行!”陈太忠很干脆地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把石甲从九阳石上剥下来,有什么比较简单的法子吗?”

“这个我可不知道,”楚仙白摇头,“以前都是巧器门做这个的……咳咳,现在嘛,好像晓天宗也掌握了比较方便的法门,不过他们肯定不会说出来。”

“垄断真是无所不在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晓天宗垄断了这样的技术,就能通过代加工的方式,掌握已知九阳石的资源分布,怎么可能公之于众?

他的储物袋里,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九阳石,没有石髓的那种。

那是他在迷魂岭中挖掘石髓的时候,无意中获得的,原本他是想借感谢对方提供消息的由头,送了这一块出去,不过再想一想,还是不用着急了。

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,当晚就在这里歇息了,只是忙坏了守夜的楚家子弟——终究是诛杀鹏修的地方,万一有鹏修来报复,麻烦可大了。

所幸的是,一夜无事,第二天一大早,楚仙白陪着陈太忠进了飞云城的主城,不但将他送到了传送阵,还亲自陪着他一起传送到了道治。

只有道治的传送阵,才能直达晓天宗旁边的传送阵。

楚家家主亲自到道治送客,陈太忠又有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传送的看守当然不会再去搞什么地域歧视。

在道治的传送阵前,楚仙白目送陈太忠离开——不知不觉,这个下界飞升的散修,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高度,从他飞升到现在,大约也才三十来年吧?

陈太忠受了这样的礼遇,心里也挺得意,心说老楚挺会做事,回头得空给他点好处。

他传送到的地方,是素波道的红山城,这里是素波第二大城市,距离晓天宗的传送阵,不到两百里。

在去往东莽之前,他到百花宫的别院走了一趟,想要打听蓝翔派常驻中州的人,住在什么地方。

现在的百花宫弟子中,东易名的名头已经很响了,大家纷纷传说,飞星峡的沈执掌,就是被此人拉下马的,而且传说中的沈执掌父亲、晓天宗的高阶真人申金器,也受到了连累。

所以陈太忠很轻松地打听到了蓝翔弟子的住处,他们租了一家民宅的半个小院,那小院总共也不大一点,才半亩地左右。

没办法,靠着主传送阵的地方,真的是寸土寸金,这还亏得是蓝翔近些年收入好转,才消费得起。

守在这里的弟子,是外堂的一个三级灵仙,同他在一起的,是一个小帮派的头目董毅。

董毅是蓝翔进攻隆山地盘时,在磐石郡投靠过来的,他的帮派是散修势力,目前发展得也还不错,关键是董帮主这个人,不但有血性,也比较会来事。

现在的蓝翔,一切还都算正常,不过八个月过去了,远征幽冥的弟子,还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,不止蓝翔在急,其他宗派也在急。

第二波的征召名单,已经开始酝酿了,毛执掌仗着跟白驼门有过约定,迟迟不肯上报,方掌门倒也不催他。

南忘留三女,目前还在中州,不过据说是找了一个地方,潜修天目术,因为这事儿也不算太大,所以没有联系东客卿,只是通知了这外堂弟子一声,万一东客卿问起,你转述即可。

除了这些公众消息之外,董毅又道出一则私人消息:于海河晋阶灵仙二级,并且申报了第二批征战幽冥界的名单。

“这孩子有病吧?”陈太忠听得恼了,别人去幽冥界,不是博富贵的,就是不得不去,你说你堂堂庾无颜的儿子,又有哥们儿这个阿舅,差这点富贵吗?

于是他脸色铁青地问一句,“这个名单……能撤下来吗?”

“以您跟小刀君的交情,撤名单应该问题不大,”董毅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但是,我也去亲自劝过他,没必要这么冒险,可他说……您说过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”

“他那小身板,还风雨呢,吃得住我一个喷嚏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。

不过凭良心说,于海河的选择,还是很令他欣慰的,在他看来,庾无颜的儿子,可以在年轻时中二一点,也可以修为差一点,但是绝对不能失去血性。

这时候再说什么抓住小于回家造人,就有点没意思了。

小伙子想去就去呗,只要能活着回来,那就是条汉子了,回不来的话……老于家断了也就断了,起码最后一代,也是个血勇汉子,他按自己想要生活的方式活过了。

“能带天仙走吗?”陈太忠这时候,就想起来自己留给小于的三个天仙了——五十年的期限还不到不是?幽冥界确实是危险了点,但是身为奴仆,你既然赶上这事了,有得选择吗?

“好像无锋门就是看他有天仙奴仆,才答应他报名的,”董毅小声回答。

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轻笑,“听说东上人来了?付莜竹特来拜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