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一章 人的名

那巅峰天仙做人成问题,嘴巴也阴损,但是该有的专业素质还是不差,他转头看一眼之后,马上发出了号令,“战兵列阵!”

他们在这里,不但是等着陈太忠回来,也是防备鹏修再来找碴,眼下飞来的这厮气势汹汹,敌我不明,必须戒备一下。

战兵们迅速地排好阵型,不过紧接着,大家就松懈了下来——来的是人族。

再近一点的时候,一个有远视异术的初阶天仙高声地叫了起来,“是他,肩上有只白猪,手里……手里还拎着一个鹏头!”

说话间,那人影就来得近了。

“不是吧,”孔令奇挤一挤仅剩的独眼,没命地摇一下头,好悬没把眼罩晃掉,“有没有搞错……真杀了一只中阶鹏妖?”

“也许……是碰到了其他的鹏修吧?”他身边,楚家的一个初阶天仙低声发话。

“你胡说什么,”孔令奇瞪他一眼,悄悄地嘀咕一句,“小心别人说他滥杀无辜……官府这帮孙子,忒不是玩意儿了。”

“哦,孔上人说得有理,”初阶天仙忙不迭地点头。

所有的猜测,在陈太忠落地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,虽然都是鸟头,不太好辨认,但是那鸟头上浓浓的气血,说明这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鹏族大妖。

“好了,幸不辱命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将鸟头扔向楚仙白,旁若无人地发话,“既然有两面之缘,这个鸟头公示三天,祭了你家的真血宝鼎吧。”

击杀这鹏妖,楚家也是出了力的,当时他还在躲闪,陈某人可是恩怨分明之辈。

“两面之缘?”楚仙白轻声嘀咕一句,又扫一眼他肩头的小白猪——你恶狠狠地瞪着我干什么?

下一刻,他就长笑一声,“哈,原来是你啊。”

“慢着,”这时,那巅峰天仙又出声了,他一本正经地发问,“这鹏妖你是如何斩杀的?如何能证明,它就是刚才的那位?还请阁下跟我们走一趟,说个明白。”

“滚!”陈太忠面皮一沉,翻脸了,他拿出一个令牌,冷冷地一晃,“臭不要脸的,你若敢再冒犯我上宗威严……杀无赦!”

他身在中州,不好报真意宗的字号,就用“上宗”二字来概括,殊不知战兵里眼尖的多了去啦,登时叫了起来,“是真意宗的通行令牌。”

对中州修者来说,真意宗比较遥远,是不太需要注意的,但是“通行令牌”四个字,还是有点瘆人,基本上真人或者跟真人有极其密切关系的修者,才能得到。

“原来真是你杀的,”那巅峰天仙骇然了,合着他还以为,对方是得了他人的援手,才斩杀的中阶鹏妖。

实在不怪他这么想,初阶天仙……哪怕是高阶天仙,想要斩杀中阶鹏妖,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,就算是身怀秘法、剧毒或者阵法大师,败鹏妖容易,杀鹏妖难。

想一想陈太忠是怎么杀掉这个鹏妖的,就可以知道难度有多大了,有诛邪网在手,都折腾了那么久——当然,楚家是唯一的例外。

但是看到通行令牌,却是由不得这巅峰天仙不信——有令牌在手的主儿,没准真的有什么大的杀招。

身在中州,他可以不太在意真意宗的令牌,尤其他还是官府的人,但是对方能真的斩杀鹏妖的话,他想不退缩都不可能——死了都是白死,人家跑回西疆去,照样逍遥自在。

总之,对方是身份尊贵的人,不能跟一般小民相比,他决定放弃追究今天的事,于是冷着脸发话,“好了,看在令牌的份上,饶过你这一遭,没有下一次。”

他觉得自己已经是给对方面子了,但是陈太忠一听这话恼了,“我也警告你,下一次你还敢罔顾人族利益,一味讨好兽族,只要让我知道……杀无赦!”

“切,”巅峰天仙不屑地哼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,他心里其实也有点紧张了,只不过不能表现出来,他必须要维护官府的威严。

就在这时,楚仙白发话了,“这是……许久不见了啊,上人最近可还常去无锋门?”

“咦,你还真认出我来了?”陈太忠讶然地看他一眼。

“认不出你的,是瞎子,”楚仙白很不屑地白那巅峰天仙一眼,然后笑着发话,“阁下名震西疆,天下谁人不识?”

“也就是你能认出我来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修习改容易貌所必须的青尊果,是得自于楚家的,还是楚仙白亲手交给他的,眼下虽然是一副生面孔,人家也会联想不是?

“麻烦你跟她说一声,”楚仙白冲他一拱手,也没说那个“她”是谁,但是他相信,对方明白,“眼下大局动荡,还是要时不时地回家看看才好。”

楚惜刀……那是不悟真不回宗族的啊,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我可以帮你劝一劝,但是她未必听我的,阁下最好还是自行沟通。”

他俩聊得热闹,那巅峰天仙听得却是越来越胆寒:合着这厮不但跟楚家是素识,还认识楚家另一个不在族中的高阶修者?

怪不得人都说,楚家的底蕴深厚,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普通,眼下的楚家族人,连高阶天仙都没有,但是很显然,两人正在谈的那个人,绝对不会简单了。

不愧是数千年的世家啊,他深深地看对话的两人一眼,一摆手,“走!”

官府的战兵一走,围观的人群就更热烈了,今天人族是彻底地打了一个翻身仗,沉重地打击了兽族的气焰。

楚仙白更是盛情相邀,“阁下难得来一次,这种大快人心的事情,当浮一大白,我代表我楚府,邀请阁下前往,共谋一醉。”

楚府就是小飞云城了,不过别人能那么叫,楚族长可不能这么说,要不然就是对官府的不敬,容易被人抓住小辫子。

“进城就免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接近二十年过去了,小飞云城对兽修检查的严格,他还是记忆犹新,连老易都不敢进城,一旦查出纯良来,那就没意思了。

所以他表示,“就在城外吧,最多喝一顿酒,我还要连夜赶路。”

楚族长再三邀请,陈太忠却只是不允,不得已,楚家只能把酒席摆在当地。

吃喝一阵之后,楚仙白出声发问,“阁下既然有上宗通行令牌,为何不走传送?可是缺少灵石?”

“灵石当然是缺的,谁敢说自己不缺灵石?”陈太忠闻言放声大笑。

笑了几声之后,他才悻悻地哼一声,“不过传送阵这点灵石,我还是真不缺,关键是中州的修者太歧视人,我又不想动手,就懒得受那个鸟气,自己赶路。”

“这样啊,”楚仙白闻言点点头,他身处中州的边陲,紧邻着西疆,倒是没有什么地域歧视,不过中州人的优越感,他是知道的,于是笑着发话,“既然是这样,你打算去哪儿?我帮你安排好了。”

“那就……去晓天宗的大传送阵好了,”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决定接受对方的好意。

“又要去外域了?”楚仙白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——他可是知道这位的真实身份。

“去东莽,”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为备战位面大战,我需要搜集一些材料,在中州搜集了时间不短,该去趟东莽了。”

“哦?”楚仙白听得来了精神,“什么样的材料,需要帮忙吗?你知道的……我楚家还是能弄到点罕见材料的。”

别逗了好不好?跟我要找的东西相比,青尊果真的不算什么,陈太忠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还是正面回答,“九阳石。”

“咝,”楚仙白听得嘬一口牙花子,这玩意儿,去幽冥界真用得上,但是也太贵了,根本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得,楚家也不例外。

他苦笑一声,“九阳石甲,我家里倒是有一点,不过要用在出征的子弟身上,匀不出多少给你。”

咦?陈太忠听得一扬眉,“楚家的子弟,第一波没出征?”

据他了解,官府通道这边,第一波还是征调了不少家族修者,同宗门体系比较起来,官府体系在组织能力上,要强出很多,所以他们不怕多征调家族修者。

“第一波……去了几个,不多,”楚仙白的神色,看起来怅然,“都是突破无望,想寻求机缘的,他们会把好的东西,留给族中的优秀后人。”

“哎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家族子弟,为家族做出牺牲时的狠劲儿。

“第二波楚家也未必要去多少人,楚家的任务,主要是防住那边,”楚仙白冲西雪高原方向努一下嘴,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“对了,蓝翔闻道谷那里……我楚家该如何做,才能获得名额?”

“闻道谷的名额,你去问毛执掌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这事我不管的……你可以跟他说,我知道了。”

陈某人不是推脱,而是对这种事兴趣真的不大。

孔令奇一直在一边默默地吃喝,因为陈太忠和楚仙白都不明确地称呼对方,他也只能含含糊糊地称呼家主,但是听到这回答,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“楚上人,这位到底是谁?”

“能斩杀中阶鹏妖的高阶天仙,还能是谁?”楚仙白微微一笑,“闻道谷东谷主呗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