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二十章 难杀

洞中的鹏妖,越来越地陷入了回忆中,接下来,它就觉得自己的血脉有点贲张,也有点莫名的躁动。

渐渐地,它就又想到了自己成就兽修之后,各种风流生活。

这种事儿,它越想就越躁动,恨不得现在就捉一只鹏修过来,发泄一下火气。

最终,它终于忍不住了,身子一蹿,就向洞外冲去,不行了,必须要找一只鹏修了,哪怕是找个獠人也算,公的獠人都认了,先泄了火再说。

不成想,它才冲出洞口,一张大网就将它裹得死死的。

陈太忠这次,真是误打误撞了,同样的中阶真人,绝对不会这么憋屈地被抓。

首先要承认,鹏族的智商确实要低一点,而且西雪高原禁止人族入内不说,也跟横断山脉有着相同的规矩,人族不得飞行。

所以它觉得,自己在峭壁的洞里修养,是非常安全的,却没想到,它敢冒风黄界大不韪地大欺小,会隐身的陈太忠自然也不会客气。

其次,鹏族的嗅觉真的很糟糕,不但嗅觉糟糕,听觉也强不到什么地方。

搁给别的兽族大妖,或者人族中阶真人,自己打坐的洞外,有天仙撒药,怎么都能觉出来点不合适,但是它就偏偏没感觉到。

事实上,鹏族往日里强横习惯了,就没想到这种可能。

说来说去,还是智商问题,它的那些回忆,其实有点不太正常,它却没注意到。

陈太忠布下的毒药,起了一点作用,但是起决定性作用的,还是得自月古芳的春药。

不过陈太忠也没想那么多,眼见鹏妖冲出来,一头撞进诛邪网里,禁不住大喜,“纯良,剩下的事儿,交给你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身子一闪,带着鹏妖不见了去向,地上只留下了一个玲珑的小塔。

陈太忠在洞口布下诛邪网,也是存着聊胜于无的心思,对他来说,诛邪网也是一大克敌利器,但是对上这中阶的鹏妖,他就算祭得出来,也网不住对方——鹏族的身法太快了。

别说中阶鹏妖,想抓一只中阶鹏修,诛邪网都未必能如愿。

而且堂堂的鹏妖,一旦发现不对劲,破山而出也不是什么难事,为什么一定要走洞口呢?

所以他这样的设伏,不但希望不大,而且非常危险。

但是对方还偏偏撞了出来,于是他马上启动下一步骤,直接将鹏妖带进通天塔里。

这终究是中阶鹏妖,就算诛邪网网住了它,但是双方修为上的差异太过巨大,鹏妖随便挣动两下,喊叫两声,就会引来无数的鹏族——毕竟这里是鹏族的地盘。

没准都会把鹏王引来。

制服鹏妖,绝对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,陈太忠宁肯带着它进通天塔了。

进了通天塔之后,该怎么离开西雪高原,那就是纯良的事儿了。

他俩现在的配合,是越来越默契了,而且纯良这厮做事,虽然比较没有节操,但大抵还是因为懒的缘故,陈太忠并不担心,自己进了通天塔,丫就会琢磨着如何将通天塔据为己有。

这并不因为因为纯良是神兽麒麟,眼高于顶,实在相处日久,双方都明白对方的心性。

当然,要是把通天塔换成一具高阶玉仙的尸体,纯良的承诺,就未必可靠了。

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陈太忠相信,通天塔里有一具中阶妖修的尸体,纯良一定会排除万难,小心谨慎地冲出西雪高原的。

他花了两个时辰,用浩然宗的战刀,将那中阶鹏妖身上戳出数个窟窿,然后操纵诛邪网,没命地吸取对方身上的精血。

那鹏妖一开始还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,威胁着说它出去之后,要如何如何。

但是没用多久,它猛地发现,自己的精血在迅速地流失,马上就换了一副模样。

“你若此刻放我出去,此事就此作罢,我可以用金翅大鹏王之名立誓,永不报复人族……位面大战马上要开始了,我这样的战力,不能用在内讧上啊。”

鹏族的智商普遍不高,但是这种大旗,还是会扯的——人族一直都在这么说呢。

但是陈太忠又怎么可能放它出去——你大欺小人族的时候,想过位面大战即将开始吗?

不杀这家伙,他念头不通达。

而且,擒获这厮的时候,他不但用了诛邪网,还用了通天塔,这厮都看到了眼里,出去之后一旦乱说,他必将面临无穷的追杀。

陈太忠还记得庾无颜的警告——不到玄仙,千万别露出通天塔来。

事实上,他现在也知道,通天塔有多么强悍了,一个塔基,就能让晓天宗弄出一个子午阴阳谷来,区区天仙,让整个塔身出世,那不是上杆子找死吗?

而诛邪网做为上古十大杀器,对修者的诱惑,丝毫不比通天塔小。

他无动于衷,那鹏妖却是慌了,到最后索性直接提出,我愿献出精血,主动认你为主,立誓永不背叛,“主上,你纵横风黄界,难道不需要一只配得上你身份的坐骑吗?”

这个说法,让陈太忠略略心动了一点,他还是比较喜欢拉风一点的形象的,自己胯下有一只中阶的大妖,还是鹏族的这种,肯定会万众瞩目吧?

但是想一想人族被兽族的欺凌,他终究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,于是微微一笑,“若是你欺凌人族的时候,能想到有这一天,何至于此?”

不过两个时辰过后,他还没取了这厮的性命,不是他心软,而是鹏族实在太皮糙肉厚了……真的不好杀啊。

他又担心纯良等得着急,于是拖着奄奄一息的鹏妖,闪出了通天塔。

果不其然,通天塔此刻正在一片小树林里,而纯良趴在地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通天塔,见到他出来,它才猛地一跳,哈哈地笑了起来,“你可算出来了。”

“我……本来想杀了它的,但是我又想,没准你喜欢吃活的,”陈太忠绝对不会承认,自己两个时辰都没杀死对方,于是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要我帮你杀了它吗?”

“你是……麒麟?”那鹏妖不可抑止地惊叫了起来。

它刚才就见过这人兽无害的小白猪,根本没放在心上,现在听到对方竟然会说话,又想一想那体内的异火,终于想到了这只小白猪的本来面目。

下一刻,它的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,“同为兽族……相煎何急?”

“老子是神兽,你算什么东西?”纯良白它一眼,嘴巴一张,一个火球打了过去。

鹏族……其实也怕火的,这中阶的鹏妖,活生生被它的火球烧死了。

“先收着吧,”纯良笑着发话,口角有唾液在滴滴答答,“老规矩,身子归我,头归你,我现在吃不动它,养几天胃口再说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才出声发问,“这么大一只鹏妖,能给老易半个身子吗?”

这是他飞升以来,杀死的最顶级的猎物了,中阶大妖啊。

“凭啥呢?”纯良眼睛一瞪,对于它这个吃货而言,分出半个中阶大妖的身子,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,“你知道我把通天塔带出西雪高原,经历了多少危险吗?”

“总共多长时间,你能经历多少危险?”陈太忠也恼了,眼睛狠狠地瞪回去,“我跟你讲……这大妖身上有多少毒,你要觉得自己真的万毒不侵,那我就全给你了。”

纯良想了一阵,终于做出了让步,“那把这个鸟头给了老易。”

“你倒想得美,”陈太忠将鹏妖从诛邪网里放出,直接一刀将头斩掉,“我还要昭示人族呢……先去看看那颗鸟头在不在了。”

简易的茶棚外,还是围满了人,那只鹏修的头颅,已经被官府的人放了下来,不再吊着示众。

事实上,官府还想把头收走,但是楚仙白坚决不答应——挑衅人族的兽修,没必要维护它们的尊严,不吊着已经算好的了。

双方就头颅的归属,产生了纷争,后来楚家的修者纷纷赶到,其中还有一个中阶天仙的客卿。

于是众人商定,等到天黑,若是杀鹏修的那厮还不回来,这个头暂时交给战兵保管,其他的事情就算到楚家的头上。

眼瞅着天色微微有些暗,孔令奇出口催促,“天已经黑了,你们把头带走吧,事儿算到我身上好了。”

鹏头已经示众了整个中午和下午,该听说的也都听说了,他现在就希望,官府尽快把头带走,这件事就揭过去了——楚家一直想接手这桩恩怨的。

他是这么想的,那巅峰天仙却是不答应了,他冷笑一声,“别啊,离黑早着呢,我还等着他杀掉中阶鹏妖凯旋而归……这可是人族的英雄。”

“你脑子有问题吧?”孔令奇毫不客气地耻笑他,“高阶真人杀鹏妖,也得一段时间,杀个几天几夜都正常。”

“我对他有信心,”那巅峰天仙哈哈地大笑,“你楚家这么看重的人,我有信心……必须的。”

笑声尚未停止,有人冲着远处的天空一指,愕然发问,“那是什么?”

从天边快速地掠过一道灰芒,很明显是有修者在赶路,目标还正是这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