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八章 真血宝鼎

这一刀,真的不能硬接,鹏修大妖在瞬间就判断清楚了形势。

他虽然化作了人身,鹏族的身法也保留了大部分,不过可恨的是,藏在虚空中的对手,一出手就是极为狠辣的几样杀招。

那些招数那怕是在中阶真人的对战中,也算得上不可轻忽的手段了。

接连吃了几记这样的亏,他的身形多少有些不便,虽然心里也想躲这一刀,但是力有不逮,只能堪堪地闪开,失了几分灵动。

陈太忠却是得理不饶人的性子,长刀就追了过去,只一刀,就将这鸟人的左臂,从上到下划了一个大大的口子,几达一尺长,都露出了森森的白骨。

“啊~”那中阶大妖直气得怒发冲冠,他身子一闪,电一般地冲向远方,嘴里破口大骂,“蝼蚁,你敢伤我?你死定了!”

如此速度,陈太忠根本追之不及,没办法,鹏族在身法上的天赋,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儿。

事实上,他有种感觉,这个中阶鹏妖,比之那中阶的玉仙冧祥东还要难对付很多,冧真人虽然是人族修者,手段和法宝比较多,但是身体方面,比鹏妖差得太远了。

陈太忠的束气成雷、神念攻击和纯良的火球,都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,也只有最后的一刀无意,才堪堪斩伤了对方。

若不是他有高阶灵宝的战刀在手,能不能破防都很难说,兽修的身体,人族真的没法比。

陈太忠因为发出攻击,身形从空中显现了出来,想到自己手段尽出,竟然只斩伤了对方一臂,他对鹏族的强悍,也颇为咋舌。

他站在空中,目视着远方,脑子里急速地想着对策:打伤这厮不难,想干掉的话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不过他的所作所为,已经将那巅峰天仙看呆了,大张着嘴巴,眼中满是惊骇。

他真的做梦也想不到,一个人族的天仙,竟然真能伤了中阶的鹏妖,人族的中阶真人想要做到这一点,也不是很容易呢。

战场陷入了突如其来的沉寂中,没有谁再说话。

不过这沉寂并没有过了多久,那巅峰天仙主动开口,“这位上人,可否留下姓名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根本懒得回答。

“你是一定不配合了?”巅峰天仙又有点恼了,对方的战力虽然强,但他是代表官府的,有本事你冲我们动手试一试?于是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觉得官府治不了你罪?”

“鹏族肆虐的时候,不知道官府在哪里?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异常阳光的样子,“现在我给人族主持公道,你却要定我的罪,这官府里到底是人族修者呢,还是一群扁毛畜生?”

“看来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,”巅峰天仙脸一沉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猛地一扬,惊悚地大声嘶喊,“列阵~”

因为过于惊慌,他的声音听起来甚至都走调了。

远处的天际,隐现风雷之声,一道青光迅疾无比地冲了过来,那是一头显出本体的鹏妖,鹏妖的左翅上,还隐约可见一道长长的伤痕。

“小子,你今天必须死啊~~~”鹏妖厉吼着冲了过来,面目狰狞。

这一刀对它的伤害,其实挺大的,鹏修的一半修为就在双翅上,翅膀受伤,身法就要受到影响,尤其是它修成的风雷双翅,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。

对于自己翅膀受伤,它不但恼怒,也有点骇然:它的双翅坚逾初阶防御灵宝,竟然会被一刀斩伤?

虽然不是本体的状态,也不该受伤啊,它猜到对方天仙手里的长刀,一定是高品质战器。

所以它在离开之后,简单地止了一下血,就匆匆地冲回来报复,但是同时,它显出了本体——继续用人身的话,没准杀不掉那小子。

陈太忠见它来得快捷,也不肯逃窜,只是轻笑一声,直接躲到了战士大阵的后方,“地上尚有人族,我倒要看看官府的战阵,打算做什么。”

“滚开!”那鹏妖见战阵拦在前方,厉喝一声,它因为受了伤,已经气得七窍生烟,根本顾不得许多,事实上,在鹏族眼里,人族官府里的小喽啰,并不值得在意。

以往它们避开官府,只不过是不喜欢麻烦而已,反正这些小蝼蚁,最后还是要听真人的,而真人又要听真仙的。

所以对于战阵的阻碍,它只是厉喝一声,就要绕过战阵,击杀那个可恶的蝼蚁。

“止步!”一个七星战阵横移,挡住了它的去向,这是一个全部由灵仙组成的战阵,根本无奈它分毫。

“给我滚开!”鹏妖也不下杀手,直接凭着本体就硬冲了过去,直将七个灵仙吹得七零八落,有人登时就打着滚向地面跌去,口吐鲜血。

“不要还手,”那巅峰天仙见状,忙不迭地高叫着,生恐己方的战士一时冲动,“要保证人兽和谐,打死不还手!”

“真是人族的耻辱啊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向远处电射而去,“扁毛畜生,有种追来!”

“找死!”那鹏妖眼冒精光,翅膀一抖动,划过一个小弧线,就要追上去——在我鹏族面前逃跑?真是打得好算盘!

然而,就在此刻,天空中蓦地出现一个大鼎的虚影,狠狠地向它砸了过来,“畜生休得猖狂!”

“真血宝鼎?”那鹏妖直惊得头顶上的毛发刷地竖了起来,就要竭力避让。

真血宝鼎,乃是飞云楚家的镇族之宝,据说乃是有真仙念飞云楚家镇守边陲不易,又感其满门忠烈,特地为楚家血脉炼制的高阶灵宝。

这灵宝只能由楚家人使用,所以被称之为真血,他人夺了去也是无用,同时,这灵宝需要大量的灵兽、兽修乃至于大妖的精血温养——“真血”二字,真的很贴切。

所以对于这灵宝,兽修们一向恨得咬牙切齿,但是妖尊不出手,兽修也没辙,尤其可恨的是,楚家的修者,都会受到灵宝的加持。

那寻花问柳孔令奇,不过是区区的九级天仙,换个同等修为的人族,这中阶鹏妖一出手,直接就将人打死了,哪里会只吐一口血?

所以它才会不屑地嘲笑——真血宝鼎的加护,楚家也只有这点东西了。

但是当真正面对真血宝鼎的时候,它可完全不是这种态度了,这玩意儿全力激发的话,甚至可以炼化顶级大妖。

当然,全力激发的话,楚家也要以真血为祭,付出惨重的代价,而现在的楚家,真的付不起那么大的代价了——连真人都没有呢。

而且此刻出现的真血宝鼎是虚影,不过是个投影罢了,威力有限。

就像陈太忠手中的长刀,是浩然宗的灵宝级高阶战器,但是陈某人的修为有限,发挥不出全部威力来,否则的话,一刀就能斩杀这中阶鹏妖。

总之,真血宝鼎是楚家的镇族之宝,等闲不可能离开楚家的,否则就算别人抢去无用,兽修也不介意将其抢来。

楚家衰落,眼前也只是灵宝投影,但是这鹏妖还是被吓到了——这宝鼎的名气太大了,对兽修而言,是抹不去的心理阴影。

事实上它心里也清楚,宝鼎的投影,最多能困住它片刻,不可能炼化它。

但是,困住片刻,这就是极为恐怖的事儿了,楚家斩杀兽修,可并不仅仅是靠着宝鼎,还有其他的手段。

这些手段加起来,已然很可怕了,考虑到还有一个能斩破它翅膀的家伙,在旁边虎视眈眈,对它而言,这简直就是灾难了。

只须困住片刻,那厮二三十刀斩来,它想不陨落都很难。

它见势不妙,就要仓皇遁去,怎奈楚家人这次出手,也是瞅准了时机,一来它才绕过了战阵,二来又是再次折向,想要追杀逃跑的那厮。

奇快的速度下,短短时间内两次折向,就算是鹏族身法精妙,也很难第三次折向了。

那鹏妖心惊胆裂之下,嘴巴一张,一团粉红色的物事,重重地撞向了空中的大鼎虚影,里面还带了几丝晶光。

这却是它情急之下,用精血打出的一块玄铁晶矿。

鹏族化形之后,一般会模仿人族,挂上个储物袋什么的,但是事实上,鹏族天生就长着嗉袋,一旦成就兽修,嗉袋容积会大很多,是存放东西的好地方。

这鹏妖的身上,也有储物袋,却是来不及取用了,直接从嗉袋里选了一块玄铁晶石,用精血裹着,撞向大鼎。

那大鼎似虚似实,玄铁晶石直接穿了过去,但是穿过之后,就只余矿石,其他的精血,被大鼎直接吸走了。

吸收了精血的大鼎,登时又显得凝实了几分。

这就是兽修跟真血宝鼎相斗,用鲜血得出来的经验,不可谓不惨痛。

兽修之间别的会藏私,这种经验绝对要交流。

鹏妖知道,它若是直接喷出一口精血,那真血宝鼎肯定会顺着精血的气息,努力将它摄进鼎立,所以它才裹了一块矿石。

这矿石看似毫无阻碍地穿过了空虚的大鼎,实则还是能给大鼎带去些许震动,这就影响了对方收摄它的节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