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七章 可称人奸

陈太忠倒没想到,这守卫如此好心,不过他还是冷笑一声,“正好,我倒要看看,某些人的大局感,是不是只针对兽修。”

“您这……”守卫急得直搓手,他真不想看到,如此血性的汉子,被人族的自己人拿下,可是见对方的样子,却又不敢再劝。

就在此刻,远处一条人影电射而至,来到近前停下,白衣飘飘异常洒脱。

这是一个冷峻的男人,浑身散放着肃杀之气,遗憾的是,他戴着一只眼罩。

独眼男子是九级天仙的修为,他看一眼吊着的鸟头,独眼四下一扫,就盯上了陈太忠,沉声发话,“阁下可以离开了,这桩恩怨,楚家接下了。”

“哈哈,寻花问柳孔令奇?”陈太忠仰天长笑,“我不稀罕你楚家接下来,风黄界如此之大,也并不是只有你楚家才出产好男儿。”

“嗯?”孔令奇的眉头微微一皱,用独眼上下打量他一番,然后淡淡地发话,“你如何识得我?”

“我无意跟你套交情,”陈太忠直截了当地回答。

“你若不走,恐怕就走不脱了,”孔令奇的独眼里,放出冷冷的光芒。

“已经来了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冲着远处一扬下巴。

远处一艘庞大的战舟疾驰而来,上面写着大大的“战士”二字,战舟外,有个高阶天仙在护卫。

这战士属于战兵,却又不同于普通意义的战兵,“士”之一字,在风黄界很有讲究,天仙之下的散修,不可称士,而战士的杀伐征战,并不在意饷银,在意的是荣誉。

也就是说,只要是战士,除了家族子弟的灵仙,全部都是天仙以上的修为。

战舟急速驶来,然后猛地停了下来,里面的战兵纷纷飞出舟外,有二十余名灵仙,五个天仙,其中一个是巅峰天仙。

那天仙看到吊着的鸟头,脸登时就是一沉,“是谁如此大胆,敢破坏人兽和谐?”

“切,我只听说过人兽大防,”孔令奇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和谐?狗屁!”

“姓孔的你别太嚣张,早晚有收拾你的时候,”巅峰天仙狠狠地瞪他一眼,却也没多计较,楚家这面旗号,在中州边界真的太好用了,他不想多惹事。

然后他扫一眼,看到了傲然站立的陈太忠,说不得手一指,“是你吗?”

“是我妈?还是你爷爷呢,”陈太忠开口就骂,声若洪钟,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破坏人兽和谐了?是用屁眼看的吗?”

“小子你很不含糊啊,”巅峰天仙先是一怔,然后气极而笑,“看来就是你了……你要不承认,我把在场的人全部拿下。”

“你可以试一试,”孔令奇冷哼一声,抬手打出一团焰火。

陈太忠哪里会让别人替他背黑锅?他一直那鸟头,淡淡地一笑,“你要说这个鸟人吗?是我杀的,他先向人族寻衅的。”

“有什么话,跟我回去说,”巅峰天仙冷冷一哼,“破坏人兽团结,小子,你麻烦大了!”

“小子,你麻烦也大了,”陈太忠一指他,冷冷一笑,“不问青红皂白,就要我跟你走,你脸大有那么吗?我警告你……你要再跟我呲牙,信不信我杀你这个人奸全家?”

人奸?巅峰天仙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里生出颇多的无奈来,他也不愿意坐看兽修肆虐。

事实上,对于这番冲突,他有所了解,也知道是鹏修先胡闹的。

但是,上命难违啊,人兽团结是目前的主旨,其他的都要让位于这个大前提,位面大战不是过家家,不能把兽修逼到幽冥界那一边。

更何况,那些兽修也清楚,可以欺负普通人,但是官府和宗门这两大体系中人,他们是不敢动的,欺负一些家族子弟,那就是极限了。

在高层看来,那些普通的黎庶,欺负也就欺负了,蝼蚁而已,谁会在乎呢?

所以,他心里虽然有点愧疚,下一刻还是狠下心来,“杀我全家,你得有那个命才行……奉劝阁下一句,不要跟整个风黄界为敌。”

呵呵,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我是为了拯救人族黎庶,不受异族侵害,你说我跟整个风黄界为敌?”

“人族黎庶?嘿,不过一群蝼蚁罢了,他们的死活,关我屁事,”巅峰天仙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就问你一句,肯不肯束手就缚?”

“来抓我吧,”陈太忠冷冷回答一句,身形一闪,失去了踪迹。

下一刻,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四下响起,浩浩荡荡飘飘渺渺,“在我眼里,你也是蝼蚁,你全家更是蝼蚁……人奸,准备好受死了吗?”

巅峰天仙闻言,脸色登时一变,“战阵准备,此人极端危险,危害风黄界的安全,性质极其恶劣,可以直接灭杀!”

众战士闻言,齐齐地变阵,一副肃杀之气,笼罩在这一片天空。

所谓战士,真的不是白给的,一般的灵仙,都是配置了标准的飞翼,可以停留在空中,并不影响阵型。

“唉,”独眼的孔令奇长叹一声,“阁下,你真的可以走了,此事我楚家担下了……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,影响了风黄界的大局。”

“狗屁的大局,待我斩杀两个鹏族大妖,咱们再说,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四面传来,他也懒得废话,“身为人族,屈身事兽族……呸,真不要脸。”

听到这句,不少战士的脸上都是一热,这话真的太狠了,身为人族,谁受得了?

不过,此人能斩大妖吗?开玩笑的吧?

“贼子,你还是乖乖束手就缚,”那巅峰天仙冷哼一声,“你的眼力,还要高过真仙不成?大事不与众谋,你可知道?”

“我只知道,你敢再说一个字,我就杀了你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他是真的怒了,“黎庶难道不是人族?说你是人奸,那真没错……我杀过不止一个真人,不信你就试一试!”

咝,巅峰天仙闻言,倒吸一口凉气,登时不再说话了。

讲内心感情的话,他还是偏向于人族的,不过既然做了这份差事,就要严格执行上意——在体制里生存,个人观点并不重要。

当然,他也不会愚蠢到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,他只是执行上意而已,结下私人的恩怨,那就太划不来了,尤其是……他还残存了点良知。

就在此刻,远处又是一道青光闪过,一个深目鹰钩鼻的男人,突兀地出现在大家面前,他看到那鸟头,眼睛先是一眯,然后冷哼一声,“交出凶手,否则,在场的人都得死!”

这明显也是鹏修,敢用人身而不是本体飞过来,修为绝对不会差了。

陈太忠也看出来了,这厮是中阶的大妖。

“嘿,你动手试一试,”孔令奇先不服气了。

“独眼蝼蚁,我忍你很久了,”那男人冷笑一声,身子一晃,不见作势就来到了他面前,抬手一掌,狠狠击出。

孔令奇身上白光一闪,被打出百余米去,脸上泛起一丝不正常的红晕,然后口一张,“噗”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“有真血宝鼎的加护吗?”那男人白他一眼,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楚家也就这点东西了……你再跟我呲牙试一试?”

“这位真人,我们正在调查中,”那巅峰天仙见状,抬手拱一拱,笑着发话。

不过那笑容,委实有点谄媚,“待我们调查清楚,给真人一个交待,你看可好?”

“不好,”那大妖摇摇头,傲然地发话,“你们,滚!不滚的话……我打得你们滚!”

巅峰天仙闻言,有点受不了啦,他此来是要平息事态,被人叫做人奸,那都无所谓了,但是这大妖彻底无视官府的权威……也不合适啊。

于是他脸一沉,“你是一定要跟我官府作对吗?”

“作对又怎样?”那大妖冷冷一笑,“你敢捉拿我吗?你捉拿得了我吗?”

那巅峰天仙面色铁青,好半天才回答,“你最好还是尽快离去,总有人捉拿得了你!”

他是代表官府而来,虽然是有心偏袒鹏修,但是对方太不上路,也不能怪他要维护官府的尊严了。

“哈哈,”大妖长笑一声,然后脸刷地一沉,“滚,我不屑杀你!”

巅峰天仙也火了,这种差事本来就很憋屈了,对方还不领情,是个人都得火,“你先小心自己被人杀吧。”

“谁杀得了我?”大妖再次仰天长笑,抬手一指,“你?还是你?还是你俩这蝼蚁?”

“我敢杀你!”一个声音,在四周响起,浩浩荡荡异常厚重。

下一刻,一道白光和一个火球,重重地击向这大妖——虽然是同一时间出手,但是白光在前,火球在后。

这大妖其实也有风雷双翅,不过是后天修炼的,对抗束气成雷的能力,要稍微差一点,但是刹那的僵直之后,它还是扛住了。

然而修者之间的战斗,就是在刹那间决定生死,紧接着,纯良的火球,重重地击在它身上,麒麟之火!

不过这大妖在说话的时候,心里的戒备并没有放松,它的境界在这里摆着,只要有足够的戒心,也伤不到它。

但是下一刻,一股庞大无匹的神念,重重地向它击来。

当然,真的有戒备的话,这点神念,它也是扛得住的。

紧接着,一道雪亮的刀光,狠狠地向它斩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