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六章 不留手

那高阶鹏修也没想到,对方的速度竟然是如此快捷,而那刀势,又是如此地犀利。

它直觉就能感到,这一刀绝对不能硬接,所以就算心里再有不甘,也是翅尖一抖,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,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,让开了这一刀。

做到这一切,它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完成,这是鹏族的天性,也是本能的战斗反应。

不得不说,鹏族的天赋,真的是非常让其他种族的修者羡慕。

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它遇到的是陈太忠,缩地踏云的身法,在人族里也是一等一的,几近于瞬移的身法,而且并不讲规律,想怎么走就怎么走。

陈太忠的刀势已经锁定了对方,而且鹏族的身法虽然快捷,但也不是完全无迹可寻。

他的真实修为同对方相当,那鹏修就不能摆脱锁定,而他的身法又可以自由折向,所以一刀闪过之后,第二刀就直接出现在了鸟头的脖颈处。

“唳~~~”那鹏修吓得尖叫一声,没命地扭一下身子,左边大半个翅膀被刀光掠过,登时羽毛纷飞,鲜血四溅。

这一下可把它吓坏了,它双翅一拍,就要破空逃走,同等修为下,鹏族飞行的速度,那也是风黄界第一,以速度见长的蛟修,都要差它一筹,想专心逃走的话,没谁追得上。

同时,它嘴里放出了狠话,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我管你是谁,死吧,”陈太忠口吐白光,同时缩地踏云,又是一刀狠狠地斩了过去——你速度再快,快得过我的束气成雷去?

那鹏修的身子微微一滞,一道刀光闪过,又是一颗鸟头跌落下去。

这一切说起来话长,其实就是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发生的,鹏修的身法,陈太忠的步法,那都是一等一强悍的,直令人眼花缭乱。

“小子,你!”另一只中阶鹏修原本是要冲向地面的,发现势头不对,返身来夹击他,但是已经是太迟了。

陈太忠看都不看它,一折身,就冲向了那初阶鹏修。

那鹏修就是直接对着远处的围观人群去的,它插手不上那边的战局,就来欺负弱小。

它双翅的扇动之间,隐现风雷,直若一艘快舟破浪,将周围的人扇得飞起、跌落,身上隐约还有电弧闪过。

这是一只修出风雷双翅的鹏修,这样的天赋,在鹏修里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不过,还是有人族奋勇地迎了上来,除了那个想襄助陈太忠一臂之力的初阶天仙,还有三个灵仙,组成一个古怪的阵势,力扛鹏修的肆虐。

在这四人的抵挡下,初阶鹏修第一波的进攻,终于是被勉力化解了,但是围观的人群,不少人被吹得头破血流乃至于骨断筋折。

这鹏修见状,煞是恼怒,口中尖啸一声,轻轻地一个转身,再次俯冲了下来,一抖双翅,就向众人斩去,同时双爪前探,狠狠地抓向那初阶天仙。

两名守卫冲上来拦截,被它狠狠地拍开,其中一名守卫的左肩被翅羽扫过,登时跌落在地。

就在这一刹那,它猛地发现上端战况不妙,又有一股杀气笼罩了过来,它再也顾不得诛杀眼前的弱小人族,身子猛地一扭,划过一个匪夷所思的弧线,直接向天空中蹿去。

鹏族的身法,真的不是吹出来的,跟战斗经验都关系不大,它这迅疾而华丽的转身,竟然充满了诡异的美感,实在是刻印在血脉之中的天赋。

然而陈太忠出手,又哪里容得了它逃走?他心恨对方欺负弱小的举动,运足了神念,狠狠地击了过去——这鹏族翅生风雷,估计束气成雷不易建功。

事实上,鹏族身为兽修,抵御神念攻击的能力也极强,尤其是在化为本体的时候,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极大的提高。

然而,陈太忠的神识,委实过于强悍了一点,可媲美中阶真人的神念全力一击,那鹏修身子一抖,打着滚向地下栽去。

可就算如此,哪怕它神智都模糊了,下一刻却又双翅一抖,稳住了身形——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。

“小子你敢!”追在陈太忠身后的中阶鹏修,见状眼都红了,猛地一个加速,不要命一般,重重地撞向那初阶鹏修的身前,同时张嘴吐出一道白光。

它没法不着急,后面来的三名鹏修中,就数它身份低微。

那高阶鹏修,乃是鹏族一名大妖的弟弟,也是有望晋阶大妖的,而初阶鹏修虽然没什么强硬的后台,却是激发了鹏族顶尖的血脉——风雷翅。

兽修一向是只认修为,凭拳头说话的,但是这样的后辈,由不得鹏族不重视,不光是若干大妖纷纷争抢,就连鹏王都有意将女儿嫁给它。

对兽修来说,没有什么比顶级的血脉更值得重视了。

若是任由两个同族全死在对方手上,等待它的,是绝对可怕的惩罚。

它硬要横亘在中间,陈太忠却不会令它如意,对他而言,初阶鹏修更为可恨——这么高的修为,不来围攻我,反倒要冲围观的人族下手,要不要脸?

对于这种欺软怕硬的无耻之辈,陈太忠就是一个想法:杀无赦!

须知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让这鹏修滥杀无辜得手的话,就怕其他兽修有样学样。

不好的苗头,必须要坚决扼杀。

他不知道的是,类似兽修滥杀无辜的事情,已经出现了不止一起。

对于另一只鹏修的插手,他早有准备,直接祭出了一面玉屏风出来,横着挡了过去。

这是鉴宝阁西疆分部大掌柜之物,被他强夺了过来,鉴宝阁的人倒是旁敲侧击地表示,这是我们阁中之物,但是他压根儿不接这话茬。

陈太忠原本没想着一定要自己用,他有本命圆环护身,不差这点防御,但是不管是南忘留还是祁鸿识,都还仅仅是中阶天仙,根本无法祭起这初阶灵宝。

所以他就先拿来祭炼了,等征战幽冥界之时,也能多一层防护,不成想现下就有用了。

那鹏修口中的白光和硕大的身形,重重地撞上了这初阶灵宝,直撞得它头晕眼花。

兽修的战斗力是很强,尤其是在本体的形态下,不过中阶兽修想撞破灵宝,那也是不用指望的。

不过兽修的身体,确实是极为强横,哪怕是撞上了灵宝,它晃一晃小小的鸟头,神智就恢复了一些,然后它骇然地发现,一道白光,正在斩下初阶鹏修的头颅。

“嘎”,它猛地一声大喊,简直是地动山摇,然后一扇翅膀,划过一个奇小的弧线,没命地飞逃,它是气坏了,也吓坏了,根本不敢有哪怕一瞬间的停留。

要不说鹏族真的是上天青睐的种族,电光石火之间,它就划破长空而去,真正的身随意动。

甚至陈太忠都来不及追它,鹏族直线逃跑,缩地踏云都未必追得上,除非使用万里闲庭。

他也不着急追对方,你回去呗,再喊些扁毛畜生来找场子,哥们儿等着呢。

后面斩下的这两颗鸟头,陈太忠也没挂起来,只是收进了储物袋,纯良又开始在旁边流口水。

挨了鹏修一掌的中阶灵仙,吃了他的丸药之后,已经好转了一些,起码小命是救回来了,见他落地之后,那灵仙挣扎着就想起身道谢,结果喷出一口血来,“多谢上人搭救。”

“你歇着好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我救你,是看在你是条汉子的份儿上。”

扶着中阶灵仙的一个初阶灵仙,恭恭敬敬地发话了,“还望恩公赐下姓名,容图后报。”

“我没指望你们回报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过对方既然有这样的话,他就又丢过去一颗丸药,“让他好好养伤。”

“多谢恩公搭救,”旁边的初阶天仙也来道谢,还有那有古怪阵法的三个灵仙。

“都说了让你们离得远点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这四人一眼,一抖手,又冲着那三个灵仙打出三张符箓,“虽然蠢笨了一点,勇气倒还可嘉……赏你们的。”

“谢上人赏,”三个灵仙大喜过望,一点都不介意被骂作蠢笨。

他们三个站出来,纯粹就是看不惯兽修嚣张,气血上头,现在不但自家没什么大事,居然得到了上人的赏赐,而且还是低阶的宝符。

想一想九级灵仙刘园林,身为万戟派大师兄,都舍不得随便使用宝符,就知道这东西对灵仙的珍贵了。

“不用谢,快走远点,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撵人,他淡淡地说,“我还要等它们来,下次你们就未必会这么幸运了。”

“还要再等?那下次来的,可能就是大妖了啊,”一个灵仙愕然发话。

“就怕大妖不来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眼睛一瞪,“还不走?”

这三个灵仙闻言,忙不迭地向远方退去,他们知道,再来大妖的话,随便哼一声,都足以杀死他们了。

倒是一个守卫闻言走了过来,“这位上人,你还是赶紧离开吧。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冲着退去的人群一努嘴,“我离开了,他们怎么办?”

担心鹏修迁怒于其他人,这只是原因之一,他已经决定了,狠狠地打击一次鹏修的气焰——不狠狠杀一次,你们不知道疼啊。

“战兵马上要赶到了,”守卫压低了声音发话,合着他担心的是官府力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