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五章 不平则鸣

两个守卫的脸,登时就涨得通红。

但是他俩还不能说什么,首先,修为就不够,其次,要以大局为重啊。

他们可以向上级求援,但是……有用吗?此刻可是在位面大战。

而那鹏族却还得理不饶人,见他俩不说话了,冷哼一声,“滚蛋,不要影响爷办事。”

两个守卫直气得胸口急剧地起伏,其中一个忍不住发话,“你最好马上离开,须知这里离飞云城可是不远!”

飞云城有楚家,是人族抵御兽修的旗帜,哪怕是位面大战当中,兽修敢胡来,楚家也敢当场翻脸。

“切,”那鹏族不以为然地一哼,楚家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楚家,它根本无须在意,说句不客气的话,现在的楚家,有几个打得过它的?

不过楚家在兽修里的名头太恶,积威之下,它心里也有点犯嘀咕,就想交待两句场面话走人,然而眼睛一瞥,它猛地发现,一个人族的初阶天仙,正蹲在地上,给那多事的蝼蚁喂服丸药。

于是它登时就恼了,“混蛋,谁让你救他的?想死吗?”

陈太忠缓缓地站起身来,冲它呲牙一笑,“位面大战在即,是吗?”

“你既然知道,竟然还敢多管爷的闲事?”那鹏族骄横惯了,身子猛地前蹿,右手狠狠斩下,“死吧!”

鹏族的身法,一向极为矫健,在风黄界的兽修里,是当之无愧的第一,狐族和蛟族都要自承不如,比灵动的话,狐族相差得倒是不多,比赶路的话,蛟族也只有勉强一比的资格。

除了速度之外,鹏族还可以引以为傲的,就是无坚不摧的双翅了。

它的身形奇快,同时出手如刀,是打定主意要取了这天仙的性命。

“那就死吧,”一声轻笑过后,它愕然地发现,那可恶的人族,竟然还站在它的面前。

“这是?”它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你没被我斩做两断吗?

此刻茶棚里的人,早就跑得一空了,但是下一刻,它猛然发现,眼前多了一截人族的下半身,然后那下半身猛地涨大,化作了一个半梭形的肚子,一扇尾羽,以及两只利爪。

这身体,我有点熟悉啊,紧接着,它发现自己向地面落去。

然后,它不可置信地尖叫一声,“你敢杀我?你竟然敢杀我?”

合着这鹏族被陈太忠拦腰一刀,斩做了两段。

腰斩是不会马上死的,对人来说是这样,对兽修来说也一样,事实上,兽修被腰斩,死得会更慢。

“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呢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慢吞吞地发问,“你能杀人,我不能杀你这扁毛畜生吗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伸手指,弹一下手上的长刀——此刀出鞘,第一个诛杀的不是异位面的异族,但是杀的是兽修,应当也算没有辜负浩然宗的诸多前辈吧?

“此刻……此刻是位面大战之际,”那鹏族挣扎着回答,兽修的生命力,其实是非常旺盛的,就算是这样的重伤,它也未必一定会死。

只要能及时得到救治,活下来的希望还是很大的,当然,修为被废之类的可能,那就是另一说了,终究还活着不是?

所以他狞笑着威胁对方,算是以进为退,“你定然难逃脱人族的制裁。”

“这逻辑我就真的有点不明白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摇摇头,“你既然看不起人族,又敢肆无忌惮地打杀人族,现在居然要拿人族来威胁我,你说一说,自己是不是有点精分?”

那鹏族听不懂精分这个词,但是大致意思还是能猜得到,于是又冷笑一声,“那你杀了我啊,人族不治你,我鹏族也饶你不过!”

他说的是如此有恃无恐,因为他认准了,人族就是一帮软蛋,位面大战已经掀开了帷幕,人兽合作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,否则风黄界就面临沦陷的危险。

哪怕就连鹏王都说了,人族若是敢对兽修不敬,只管下手杀,惹得火了,咱们就投靠幽冥界,倒不信他们不怕——幽冥界说了,会优待鹏族。

其实,做为修行千年的兽修,大家都知道,所谓的优待,那真是很扯淡,鹏族的根基就在风黄界,失了根基,你凭什么要求别人优待?

但是眼下,事儿已经做出来了,再说什么也都晚了,它还真不相信,对方敢杀了自己。

“蝼蚁一般的玩意儿,杀你又如何?”对面的汉子轻笑一声,长刀再次掠过,当着诸多人的面,直接将它的头颅斩下。

“你……你竟然敢真的杀我?”那鹏族挣扎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眼神。

“你说得很对,位面大战在即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看着对方开始涣散的眼神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的战力比你还强,会有人计较吗?”

“呃儿,”鹏族修者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一双眼睛却是死活不肯闭上。

看到陈太忠干脆果决地斩杀了鹏族,旁边人惊讶得连呼吸都屏住了,久久没有人说话。

“刚才那个小孩儿呢?”终于有人出声了,“你们出来做个见证,咱人族修者,可是为你们打抱不平来的!”

那男孩儿连同其父母,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。

这样的反应,确实令人心寒,不过陈太忠还真不在乎,看不惯的事儿,管了,这是顺遂本心,至于有没有人领情,很重要吗?

“原来是楚家的修者,”就在没人应答的时候,一个守卫走了上来,笑着打个招呼,“你先回吧,这个事儿,我们会汇报的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没命地眨眼:你快走啊,我也不管你是谁家的人!

所谓公道自在人心,便是如此了,同样的小人物,那男孩儿的父母怕事开溜了,这位却是冒死提醒:你再不走,接下来就要吃亏了!

事实上他非常清楚,楚家的高阶修者里,没有眼前这号人。

陈太忠看懂了他的眼神,但是他真的火了,还就是不走了,“你认错了,我不是楚家的修者,倒要看一看你们的大局感是怎么回事,压制人族,讨好异族吗?”

说完之后,他看向围观的人群,“谁刚才用留影石留影了?给我一份,十个极品灵石……我买!”

“呀,鹏族来人了,”有人大喊一声,就在大家齐齐扭头的时候,一块留影石落在了陈太忠的面前,“不卖,送你了!”

鹏族没有来人,丢留影石的人也没有找到,但是留影石里,确实记下了那鹏族嚣张跋扈的场景。

“这个……我们要复制一份,”一个守卫发话了,正是善意提醒的那位,“这位上人,你也可以离开了,我们好交差,你也没危险。”

“我还就不走了!”陈太忠狠狠地一拍茶几,这么离开的话,他念头不通达,“把这个鸟头给我吊起来,我等着鹏族来找我要说法,呸……什么玩意儿!”

有很多人劝他离开,但是他闭目养神,只是不理,心说去尼玛的大局为重——哥们儿这战力,不知道在你们眼里,算不算个大局?

人族的尊严,不是让出来的,是打出来的,说什么“少捕少杀,从宽处理”的主儿——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你不是人奸,谁是人奸?

他说了话,就有好事者,将那足有门板大的鸟头挂了起来,还有几个胆大的,竟然站在他身边,摆明了打算出手帮忙,也算是热血男儿。

不过这些人大多以灵仙为主,只有一个初阶天仙,陈太忠见状一摆手,“哥几个别碍事,我等着斩大妖呢,磕碰了你们就没意思了。”

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,别人也是一番好心,但是这时候讲好心,是会要人命的,倒不如说得明白一点,话糙理不糙。

这些热血男儿闻听,也只能散去了,要斩大妖,那大家摞在一块再乘以十,也不够看啊——你真的不是吹牛吗?

也有修者觉得他太矫情,有点扫兴,嘟囔着走人了:修为高了不起啊?

这些都是小插曲了,鸟头挂上去不久,天空就传来一阵长唳,几团青影自远处激射而来,眨眼之间就到了近前,正是三只大鹏。

凭良心说,周围的鹏修不算多,不过鹏修之间的联系,是相当快捷的,一振翅就是多少里之外了。

“混蛋,竟敢杀人我族人!”一只高阶鹏修见到吊着的鸟头,眼睛直接就红了,想也不想,对着下方就是一个俯冲,“都给我去死啊~”

“大胆,”两个守卫同时厉喝一声,“光天化日之下,尔等眼里还有没有律法?”

虽然他俩穿着守卫的制服,那鹏修却看都不看,笔直地冲向鸟头之下的一人一猪。

另外两只鹏修仅仅是中阶和初阶修为,却是毫不犹豫地一抖身形,也跟着冲了下来,所谓蛮不讲理,那就是不分对错,要抱团作战。

其中那初阶鹏修,竟然双翅一振,两股庞大的气流,大力地拍向远处围观的人群。

“找死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身子一晃,以奇快的速度迎了上去,比之鹏修的速度,也半点不逊色。

紧接着,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,狠狠地斩向那只高阶鹏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