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四章 离家出走

陈太忠是真有点扛不住了,为这么大一座通天塔加持意念,痛苦可想而知。

若他还没晋阶八级天仙,绝对撑不了三天三夜。

这还是通天塔尚未完整,若是真凑得完整了,他还真不敢想象,该如何加持。

通天塔是因此受益了,但是纯良的抱怨,还是让他有点不爽,“要不是为了帮你保住家,我这么辛苦,图个啥呢?”

纯良还是比较讲道理的,“那就歇一歇吧,等灵气乱得狠了,你再出手,我需要灵气乱一点好联系父母,你的通天塔需要吸收灵气来成长,咱们各取所需。”

“那也不能无休止地吸收下去吧?”陈太忠很苦恼地发话,“我都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了,幽冥界那边怎么样了。”

其实他还有个顾虑,万一小麒麟的父母回来了,看到通天塔眼热,正好自己还在对方的家里吸收灵气,人家正好借机伸手夺去。

至于解释什么的,那不是扯淡吗?纯良都说了,他一个小小的天仙,根本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!

“啧,”纯良咂巴一下嘴巴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等两个月你看怎么样?它们也许离得比较远,正在赶回来的路上。”

“你等俩月吧,我最多等十天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他想得很明白,麒麟公母俩回来得越晚,纯良在它俩心目中的地位就越低。

对于一些可有可无的儿子,父母亲是不会太给他的朋友面子的。

“你走了我怎么镇压灵气?”纯良听得大怒,“这是想借机敲诈?”

“没我跟着过来,你的家没准已经撑破了!”陈太忠不满地哼一声,“我跟你说啊,我们人族面临危险了,我必须尽快走,要不我现在就钻进通天塔,不管你了,你能撑多久算多久。”

他固然身在翡翠谷,但也不是一点反抗的手段都没有,那公母俩不回来,他还真不怕小白猪跟自己呲牙咧嘴。

纯良痛苦地思索半天,然后讨价还价,“一个月!”

“那你得负责保证,你父母不抢我的通天塔,”陈太忠提出了条件。

“你陪我送回同族遗骸,又是气修,还帮我镇压灵气,它们怎么可能那么做?”纯良很不屑地白他一眼,“麻烦你说话之前,先动动脑子好不好?”

居然被一只禽兽鄙视了!陈太忠无语地翻一翻白眼,不过既然能保证通天塔的安全,他倒也不排斥多待一阵。

事实证明,这躁动的灵气,对通天塔是大补之物,短短一个月,通天塔的体积大了有五六倍。

而陈太忠在这一个月里,不断地为通天塔加持,经常累得精疲力竭,然后又打坐恢复,修为竟然在八级天仙的巅峰,又前进了不少,隐约能感觉到九级的瓶颈了。

如果不是外面有事,他还真想继续这么修炼下去。

但是纯良不答应了,眼瞅着一个月到了,双亲没有任何的反应,他坐视给灵气狂暴到一定的程度之后,让陈太忠出手镇压,待灵气再次平复,他果断地冲进小山谷去,直接将那尸骸装进了储物袋。

然后他将储物袋扔在地上,又用小蹄子在地上写一行大字,转身向陈太忠走来,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算了,以后我也不要这个家了,咱哥俩从此浪迹天涯吧。”

“没准它们被什么事儿缠住了呢,”陈太忠倒是宽慰它两句,然后收起通天塔,“你这翡翠谷,能直达中州吗?”

“西疆和中州,哪边都直达不了,”纯良有气无力地摇摇头,翡翠谷是位于鹏族、猛犸族和兽人三股势力的中间,去人族的地盘,要走一段路。

它好奇地看他一眼,“你不先去西疆,看一看蓝翔的近况?”

“咱是通过非正常方式回来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还是去中州的好,蓝翔那边有事的话,我会知道的。”

纯良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那就去中州吧。”

“可是鹏族的地盘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相比当年横穿西雪高原,他现在修为大进,倒也不怕跟鹏族磕一下,不过若是惹出高阶兽修,或者是兽修围攻,总也是不好。

“切,”小白猪冷哼一声,“鹏族算什么?小爷正好心情不爽……算了,走獠人的地盘吧。”

它不怕碰上鹏族,大不了报上双亲的来头,就算鹏王也得退让一二。

不过几大妖王之间,是相互通气的,兽修们之间也经常合作,它的身份一暴露,总是不好,倒不如选择獠人——兽人跟风黄界其他种族都不是很和善。

这俩商量妥当之后,就直接出发了,大模大样地横穿獠人地盘,低阶的獠人见状,纷纷鸡飞狗跳地躲避。

也有那自命不含糊的兽人组合,上来阻拦,陈太忠报出来历,说“翡翠谷办事路过”,但是有些兽人不知道是头脑不够用,还是太自信,竟然要冲上来送死。

事实上,兽人在组合方面,还是很有一套的,多数牛头人会为己方修者加持状态,还能施毒,狼头人善战,也能隐身;熊头人皮糙肉厚力大无比。

后来陈太忠还遇到了很罕见的马头人,竟然是玩得一手好弓箭。

这样组合起来的战队,确实有自信的底气,四个典型的初阶兽修凑到一起,能活活拖死一个高阶天仙,比之人族的战阵,也不遑多让。

不过遇上陈太忠,就算他们倒霉了,哪怕是位面大战都开始了,对方竟然不卖翡翠谷的面子,他就毫不犹豫地下杀手,一路冲到了獠人的边界。

在边界处,他被两个玉仙级别的兽人,和十几个天仙级别的兽修拦住了,不过对方也没一开始就动手,而是气冲冲地问一句,你们怎么敢在我獠人的地盘上大开杀戒?

陈太忠傲然回答,“对翡翠谷不敬……当诛!”

反正他现在又换了一副面孔,也不怕对方记住。

“你拿什么证明,来自翡翠谷?”獠人对翡翠谷,其实是非常忌惮的,越是高阶的獠人,越是忌惮,反倒是阶位低一点的兽人,没有那么敬畏。

没办法,当初獠王为了给兽人报仇,孤身杀入翡翠谷,被两只麒麟一顿好虐,囚禁了它好长一段时间,最后还是不想在下界多事,才把它放出去。

獠王一听说,有翡翠谷的修者路过,根本就没打算计较,不过其他兽人说,咱们得核实一下身份,要不然其他人有样学样,兽人的尊严何在?

所以才有了这么一问。

陈太忠扭头看一看纯良,你看怎么办?打估计是打不过,人家还不卖翡翠谷的账。

纯良也不说话,口一张,一个火球就从它嘴里吐出,重重地击向发问的兽人玉仙!

那牛头兽人身子一侧,让过了火球,脸登时就拉得好长,旁边的兽人更是义愤填膺,纷纷就要出手。

就在这时,天空中传来一阵莫名的威压,隐约有个声音哼了一下。

被袭的牛头兽人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,它当然知道,这是獠人尊者西雪獠王确认了,对方确实来自于翡翠谷,其他兽人见状,也只得转身离去。

对于这种不同于凡火的火球,没谁比獠王体会得更深了,那是痛彻心扉的回忆。

于是,一人一猪就那么大喇喇地穿出了高原,来到了中州。

中州的边境,跟往日已然有了些许的不同,以往难得一见的兽修,竟然多了起来,而人族也似乎不怎么在意了。

大多数兽修,还是比较循规蹈矩的,但是也有嚣张的,陈太忠出了高原不到半天,就见到了两起兽修强买强卖的事。

所幸的是,不多时,都有人族修者赶来,化解了纠纷,但也没有惩罚兽修,只是让它们离开——大敌当前,风黄界不能闹内讧。

陈太忠看得很有点不顺眼,当第三次遇到类似的情况,他终于忍无可忍了。

这次是在路边的一个茶棚里,他坐下歇脚,同时不远处,有个化形的鹏族,也坐在那里喝茶,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在跑来跑去,那鹏族一伸脚,将小男孩绊倒。

然后这鹏族就不答应了,非说小男孩碰洒了它的茶,要将他抓走。

中州边界,谁不知道鹏族喜欢吃小孩?眼下这一幕,看起来是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,但是谁又能说,不是这厮嘴馋了?

小男孩的父母忙不迭地道歉,说愿意赔偿,但那鹏族只是不允,就是要抓走人。

中州边境之地,总是不缺血性男儿,终于有人忍受不住了,拍案而起,这是一个中阶的灵仙,“太过分了,欺我中州无人吗?”

“聒噪!”那鹏族抬手一掌,直接将此人击飞十几米远,口吐鲜血,眼看就不得活了。

周围的人脸色齐齐一变,其实这里真不缺血性男儿,但是……对方是化形兽修,谁打得过呢?

就在此刻,两名守卫跑了过来,见状也是一愣,一指地上奄奄一息的修者,语气不善地发问,“是你动手的?”

“看清楚了,爷是鹏族,”那鹏族冷冷一笑,指一指自己的鹰钩鼻子,“信不信我弄死你俩都没事?少捕少杀,从宽处理,说的就是我们兽修……你们人族,就是一帮软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