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三章 灵气剧变

陈太忠拿定了主意之后,甚至决定,要留下一些九阳石、灵石和丸药。

万一他身陨在幽冥界,这些好东西也不会便宜了异族。

不过,留在这里的话,很可能就是永远留下了,他非常怀疑,自己下一次能不能找到这里,迷魂岭实在太绕了,连纯良都没什么信心。

或者……我应该把这些东西,藏到另外一个地方?

但是那么一来,得利的未必又是气修了。

他想来想去,想出一个点子来:我留个小神识在这里,做个坐标!

陈太忠现在修为涨了不少,晋阶的时候,又将小神识分到了八十一个,不过就算如此,他的小神识也不能离得太远,超过两百里地的话,就不太能感受得到了。

在溶洞中的话,感应范围未必能到一百五十里。

但是这也足够了,他若再次前来,肯定是摧枯拉朽一般地直接进入了。

不过,留下些什么丸药,留下多少灵石和九阳石髓,这是需要斟酌的,尤其这丹药,还要考虑功效品种什么的。

所以他又耽误了两天,纯良急得一直在催促,不过他不予理会。

最后,他亮出一颗通红的血髓丸来,“想要吗?”

这是浩然宗喂养成年麒麟的丸药,对大部分的兽修尊者,都算不错的东西,至于大妖级别的,那有致命的诱惑。

纯良还没晋阶大妖,也不是个识货的,但是一闻这丸药,它就双眼冒光,“丸药给我,你再呆十天……不,呆一年好了。”

“还想啥呢?”陈太忠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“你现在吃不了,我先给你留着,嗯……得给老易也送几颗过去。”

他最终是留下了大半的丹药,灵石也才取走了一成多,不过九阳石只留下了五块,这个东西去了幽冥界,是有大用的,不能客气。

他没有拿走剑和拳套,只拿走了刀,就连护臂也留在了石室里。

说句实话,在整个风黄界,他也找不到比这里更保险的藏东西的地方了。

若是真的身死在幽冥界,护臂会成为无主之物,自然而然地留待有缘。

将小神识留在护臂上,他拎着纯良关上了石门,身子一动,又穿出石壁,来到了黑乎乎的水塘边。

纯良迟疑一下发话,“要不,咱们先顺着原路返回试一试?”

它的先祖,是跟浩然宗的气修一起作战的,这让它对这个大阵和密室,生出了一种本能的亲近感,也不想找不回来。

陈太忠想了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,原本他是不介意这么做的,但是自从知道,迷魂岭上的学校,跟浩然宗有一丝瓜葛之后,就不想再这么做了。

他不知道自己在洞中过了多久,但是对方还未死心的话,在外面布设埋伏,少不得要刀兵相见,那就没意思了。

“还是快点回翡翠谷吧,”他沉声发话,“洞里呆了这么久,也腻歪了。”

纯良倒也没有拒绝,吐出那块红色的石头含在嘴里,狠狠一咬,那石头登时碎裂。

下一刻,一人一猪同时失去了知觉,要是有外人在场的话,会发现有一道红芒包裹住了他俩,然后逐渐消散在空气中。

待到两人重新恢复知觉,就已经回到了翡翠谷中,正在一处小土坡之上。

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一眼就看到了远处一条不大的溪流,忍不住笑了起来,那里正是纯良往日“狩猎”的地方,初见纯良时的那一幕,瞬间涌上他的心头。

然后,他就忍不住想起了老易,她在横断山脉里还好吧?

纯良晃一晃脑袋,看清楚眼前情况之后,冲着相反的方向跑去,眨眼间就冲上了一座石山,然后消失不见。

陈太忠见状,直接飞起来跟了过去,不过在到达了石山之后,一股斥力迎面而来,柔和却又坚决,他竟然不能再前进了。

他的眼前出现一个小型的山谷,约莫有十来里地方圆,里面满是碎石和砂砾,有不多的草丛,纯良正在山谷中间,小心翼翼地从储物袋里取出尸骸。

尸骸才一取出,整个翡翠谷的灵气,就发生了些微的波动。

纯良绕着尸骸转了几圈,大声地咆哮着,这似乎是一种仪式,又似乎是一种本能。

然后它身子一扭,冲着陈太忠冲了过来,跑到他身边之后,很随意地躺下打个滚,“灵气开始波动了,我老爸老妈没准马上回来。”

陈太忠听得又忐忑了起来,忍不住问一声,“它们比较讲理的吧?”

小白猪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它们就不会跟你说话,不到真仙,连跟它们说话的资格都没有……你放心好了,有我呢。”

“早晚有一天,我会有资格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对于被轻视,他没有什么愤怒,不就是修为差点吗?咱们走着瞧。

他俩等了一天,也没等到麒麟夫妇现身,纯良有点不高兴了,“不会又跑得远了吧?这灵气波动有点大,我都不能回去睡觉了。”

合着这个小山谷,才是小麒麟真正意义上的“家”,平日里狩猎完毕,就是回此处睡觉,若是遇到强敌,也可以躲进去,普通的大妖,是很难攻破这里的防御的。

不得不说,这麒麟父母虽然把孩子丢下就走,有点不负责任,但是它们也做了不少的防范,比如说杀光谷中的兽修,比如说加固了“家”的防守,又比如说留下了回家石。

“不能睡觉是小事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波动越来越大,别把这翡翠谷撑破了。”

“应该……不会吧?”纯良闻言有点傻眼,摊上这么不负责的父母,他也没什么脾气,“再等几天,大不了把遗骸再装回储物袋里。”

它能确定,这翡翠谷的灵气波动,是遗骸引发的,这一片空间,原本就是麒麟开辟的,再来一个同类的尸骸,引发一些变动,实在是非常正常的。

终究是神兽尸骸,哪怕是死去已久,也有莫测的威能。

对于陈太忠能毫不犹豫地让出尸骸,纯良嘴上不说什么,心里还是很领情的,虽然它认为,这是它该得的——是跟气修并肩作战的伙伴嘛,你怎么能拿了尸骸去用?

但是陈太忠二话不说就交出,起码让它心里舒坦,念头通达。

要不说陈太忠这大手大脚的习惯,虽然很多时候,有点显得败家和吃亏,但是也还能因此交到几个相投的伙伴。

三天之后,麒麟夫妇依旧没有回转,而翡翠谷的灵气波动,却是越来越剧烈了。

谷中的灵兽,都不敢随便出动了,躲在巢穴里瑟瑟发抖——这是末日来了吗?

纯良也有点慌张了,他甚至很愤怒地大喊,“我老爸不会是包了二奶,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吧?”

“一定是你老爸的责任吗?”陈太忠很狐疑地看他一眼。

“我老妈不会出问题,”纯良气呼呼地回答,“我老爸比较花心,这一点……我比较像他,不过,我可以种宝草养后宫,他怎么能这么做?”

“后宫……”陈太忠无语了,他童身这么久,实在有点听不得这两个字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“要我帮你镇压一下这灵气吗?”

“不会吧?”纯良很怀疑地看他一眼,“你有这么大的本事?”

“小看人吗?”陈太忠摸出通天塔抛一抛,斜睥它一眼,“你就说要不要吧。”

“能行就用,这是我家,我说了算!”纯良的小前蹄一摆,翡翠谷现在有点崩溃的趋势了,它也顾不了许多,“等我老妈老爸来了,有我呢!”

那我就不客气了,陈太忠将手里的通天塔一抛,心中默念“长长长”。

眨眼之间,一座塔影横亘在翡翠谷上空,不住地涨大,直到有千丈之高,才稳定了下来,然后缓缓地落到地面。

巨塔落地,悄然无声,仿佛只是一个投影一般,但又似乎是真实存在的,整个塔基,占了差不多有二十里方圆。

所幸的是,周遭的灵兽,早就被灵气的波动吓得跑得没影了,倒也没有因此出现什么事情。

纯良呆呆地看着通天塔,好半天才看一眼陈太忠,“这就是你的小世界?有点太袖珍了吧?”

这也不是它挑剔,能被称作小世界的,方圆数百万里,是很常见的,上亿的都有。

陈太忠抛出通天塔,纯粹是为了让它吸收灵气,他也不能将其催动得更大了。

但是真的通天塔,绝对不止这么一点大,他可是在通天塔里修炼和探索过的。

所以他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它跟你一样,未成年呢!”

纯良并不答话,呆呆地站立了一阵之后,嘴角一咧,“嘿,好像真的有点作用啊。”

通天塔真不愧是天极宗的镇宗宝物,在这激荡的灵气中纹丝不动,又因为得了陈太忠意念的加持,贪婪地吸收着灵气。

短短三天之内,翡翠谷就再次平静了下来,不过虚影的通天塔,体积也涨了一倍还多。

收获是巨大的,但是陈太忠有点扛不住了,“我说,你老爸老妈,还不回来吗?”

“你吸收了我家这么多灵气,我还没说什么呢!”纯良气得直跳脚,“这都是来自天外的灵气,不是风黄界本地的好不好?”

“你当我好受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牙一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