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二章 落魄上宗

事实证明,浩然宗的宗主没有那么无聊,这块石头的斥力惊人,陈太忠手上的几块九阳石髓,完全不能真实地测出这块石髓的份量。

所有的石头,在距离它很远的地方就被排斥开了。

陈太忠又去掂一掂其他十几个玉盒,重量基本上都差不多,没有超过一半或者少于一半的。

不愧是传奇一般的宗门啊,他暗暗感叹一声,想把那石头放回玉盒,却发现怎么都放不回去了——封印被破坏了。

先这样吧,陈太忠也不着急处理它,反正外面那几具尸体,还有些储物袋——关键是不能再随便开玉盒了。

然后他又走到另一个架子前,看一看上面标着“雷之精灵”的瓶子,终于是没敢随便打开,雷之精灵,那是成长性可媲美神兽的玩意儿!

尤其是这雷之精灵,就像雷修一样,在诸多精灵里,都少之又少,他所看到的典籍里,都能确定五行精灵是存在的,火之精灵、水之精灵什么的,甚至还有一些描述。

哪怕是风之精灵,都有人说这东西存在,但是雷之精灵的存在,根本就是存疑的,大家只是推断,既然那些都有精灵,那么雷电自然也可能孕育出精灵来。

浩然宗就直接捉了一只雷之精灵,不但驯化了,还封印了装进玉瓶里,真是……不愧是上宗手笔啊。

然后他又看一看刀,看一看剑,看一看拳套,心说气修果然不怎么修术法,都是近身搏斗的战器。

接着,他又拿起护臂来,神识往里一探,却发现被阻碍在了护臂之外。

嗯?他上下左右仔细看一看,发现没什么异常,想一想之后,从指间逼出一滴精血来,滴到护腕上。

果不其然,下一刻,他就觉得,自己跟这护臂之间,产生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,不过同时,他心里却是淡淡地一叹——滴血能够认主,那原主人果然是陨落了。

他的神识再往里一看,登时就惊呆了。

里面的空间极大,放置了八艘大小不一的飞舟,一个角落上,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极品灵石,数量嘛……根本估不出来,起码有上亿了。

灵石旁边,放了一些装丹药的瓶子,跟灵石相比,是很小的一部分,但也有十来八万瓶。

除开这些,倒是没有别的了,他所期待的战器、符箓什么的,根本没有,至于说法器更是没有。

估计这就是第十三任宗主所说的,没什么好东西,气修要多注意修自身,不要借重外物。

但是陈太忠看着那能晃晕人的极品灵石,忍不住咂巴一下嘴巴:这就是……没有好东西?

土豪的世界,一般人真的不懂!

他正站着发呆,小白猪红着眼睛,屁颠屁颠地跑了进来,“我说……完了吗?咱们走吧?”

“不可能走,”陈太忠看它一眼,摇摇头,“这里是浩然宗宗主的修炼密室,我很多东西没摸清楚呢,而且……我得先去晋个级。”

自打他从玉简上得知,只要是气修来了,在迷魂大阵里就能得到好处,登时就明白,为什么他刚进入的时候,会有那种异常舒畅的感觉,这种感觉,冲击瓶颈真的太好了。

他晋阶七级天仙也才五年,按说还不到晋级八级的时候,但是就今天的感觉,他相信冲击八级很快了。

“咱们先把我先祖的遗骸送进谷中,然后再来也不迟,”纯良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我保证,跟我进翡翠谷,我绝对会把你送出来……就像上次一样,你不用担心。”

小麒麟虽然没有节操,但是做事的口碑还是不错的,上次虽然有老易这狐尊后代的缘故,可终究是说送就送了。

然而,陈太忠想的不是这个因素,“我跟你走倒是没问题,你能保证,咱们能再找回来吗?”

若是真能找回来,小麒麟也不会拽着他一起走了。

“这是什么宗……宗主的修炼密室对吧?”纯良下意识地用小蹄子拍打着地面,显然是很不耐烦,“那肯定是洞府,你收起来不就完了?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收啊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心里却是一动,不错啊,这迷魂大阵若是能带走,那就好了。

“你怎么这么笨呢?”小白猪很不客气地发话,不过他心情不好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“一条玉仙大腿,”陈太忠丢出了诱惑,“你吃了正好睡觉,我去晋阶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口水又从小白猪的嘴角淌了下来,它虽然知道,送先祖的遗骸很重要,但是同时,身为未成年神兽,大补血食对它的诱惑,也太大了。

它认真地想了想,开始讨价还价,“两条大腿,我正好可以多睡一会儿,你有充足的时间晋阶……你不会担心,我吃了东西以后,你打不过我吧?”

“在迷魂大阵里,来十个你也白搭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等我晋阶了,真不一定谁怕谁了。”

小麒麟得了两条大腿,美不滋滋地趴在外间石室,安心恢复创口,用它的话来说,就是要在身体完美的状态下,吞吃补品。

陈太忠看一看它,总觉得有点不靠谱,说不得将石室内的东西扫荡一空,统统装进了须弥戒。

那黑色的护臂不能装进须弥戒,他就戴到了手上,然后又从那几具尸骸内,翻出储物袋,腾空了一个,将那块九阳石也装进去。

如此一来,他就能安心晋阶了,省得小麒麟等得久了,顺走浩然宗的东西,独个走人,他就只有哭了——纯良做事确实口碑不错,但是这些东西也确实太重要了。

他七级晋阶八级,还指不定要多久呢。

然而,他还是估错了迷魂大阵的效果,在里面盘坐了三天,他就开始了突破——这个大阵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,让他突破得非常顺利。

而且这一突破,就很自然地冲到了八级巅峰,没有半点的勉强,也没有任何的不适。

但是他知道,自己错过了“无缘者”的离开方式,阴阳鱼曾经闪过一道灵气波动,不过他晋阶的紧要关头,实在不可分身。

不过,错过就错过吧,他又用了三天的时间,来巩固境界,待到收功起身,真的是气定神凝。

纯良也才刚刚醒来,它趴在石门边,看着大阵中间的储物袋发呆——没有陈太忠护着,它真的不敢踏进这个大阵。

见到他起身,它忙不迭地发话,“给我腾个储物袋,我装先祖尸骸。”

“喏,”陈太忠丢个储物袋过去,却并不走出大阵,“你先装着,我先琢磨一下,能不能收走这个洞府。”

纯良瞪他一眼,也不多说,叼着储物袋走了。

陈太忠也确实想收走这个大阵,这玩意儿不但是晋阶利器,关键是用来防御也好得很,蓝翔的本宗内,布设这么一个大阵,真人上门寻衅,照样也打杀了。

就算不给蓝翔用,自己留着防身,不是也很好吗?

所以他优先看这个宗主的修炼心得,扫了几眼之后,选中了一块玉简,其中还真有这个密室的介绍。

不过看了一阵之后,他就颓然了:这个大阵搬不了!

不是不能搬,那块宗主令牌,本身就能控制大阵的阵眼,哪怕被人夺了大阵去,宗主令牌一激发,还能抢回来。

关键这大阵搬了之后,就没有现在的威力了,玉简中说得很明白,大阵能有如此威力,是因为牵引了诸多地脉和气机,才不虞攻击乏力。

用地球上的话来说,那就是: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得有足够的能量来支持。

能抹杀玉仙,反击之中甚至能抹杀真仙的阵法,需要多少能量呢?

想搬走也可以,想要达到目前的使用效果,不但要适度地改造阵法,还得有海量的灵石来支持——真仙一个时辰的满负荷攻击,消耗掉千万块极品灵石不成问题。

别的不说,只说陈太忠的晋阶,那通常都是惊天动地的,需要的灵气多到不得了,但是在这个大阵里,就波澜不惊地晋阶了,没有任何的勉强。

所以说这大阵,搬得起,用不起。

而且玉简中也说了,这个密室谋划已久,因为牵扯的地脉和气机太多,成于第十一任宗主之手,此前诸多宗主都认为,这里是给后辈气修创造一个机缘,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。

没人说不让搬,但是陈太忠看了玉简之后,觉得古人都那么大方,哥们儿也不能太小气不是?

就算要搬,也是得等到气修大兴之后,把这个机缘搬到大家面前,一起分享,同时也能彰显前几任浩然宗主的胸怀。

陈太忠没有见过任何一任浩然宗主,但是只冲着这些人修为高超,却不在风黄界肆虐,而是去了异位面征战杀伐,就值得他佩服。

跟自家人作威作福算什么能耐?有本事去跟异族作战。

他并不怀疑浩然宗一直在异位面作战——雷之精灵这东西,风黄界根本就没听说过!

想一想自己也快要去异位面征战了,有这么个大阵护身,起码能多不少生存的机会,陈太忠要说心里没一点不舍,那也是不可能的——就算耗费惊人,哥们儿有上亿极品灵石的支撑,总也能多活个三五天的。

但是,男人嘛,总要有男人的气概,虽然不舍,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心:真的挡无可挡的时候,多活三五天,又能怎么样呢?

倒不如给后世气修留下一些机缘。

事实上,他有通天塔在手,论防御,也不比这大阵差多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