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一章 宗名浩然

纯良在石门内,果然是没有什么危险,它走到那硕大的骨骸前,静静地趴下,呆望着对方,不住地流泪。

陈太忠却是发现,骨骸后面,还有个石门,想也不想就直接走了进去——气修留下的好东西,不应该仅仅是一具神兽骨骸吧?

这个石门内空荡荡的,除了对面又有一扇石门,就只有一个架子靠墙立着,上面摆放了八九个玉盒。

陈太忠走上前看一眼,发现玉盒上是繁复的封印,还写着“木髓”、“金髓”等字样,这是属性玉晶中的属性玉髓。

这些东西搁在外面,不引起疯抢才怪,不成想在这里,就大喇喇地放在第一个石室里。

陈太忠也不着急动这些,直接走入下一个石门,这个石室里,东西也不多,三四个架子,上面摆放着一块一块的玉简,约莫有五百余块。

“这是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,那时的气修就有收集功法的爱好?

他依旧不着急停下脚步,接着走向第三个石室。

这个石室也很简陋,一张低矮的石桌,石桌旁是一个玉石的坐垫,石桌上摆放着一块玉简。

石室的角落里,摆着两个架子,一个架子上是十几个玉盒以及七八块玉简,另外一个架子上,则是两个玉瓶,以及一柄刀,一把剑,一双拳套和一个黑色的护臂。

陈太忠心领神会,先走上前拿起玉简,用神识一扫。

这玉简隐隐生出一股抗力来,若不是陈太忠现在神念,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,恐怕根本读不了。

玉简的第一行字,为“浩然宗第十三代弟子、宗门罪人绝笔”。

竟然是浩然宗?陈太忠看得暗暗咋舌,这个宗门他是听说过的,不但在气修中大名鼎鼎,风黄界不少修者都知道,因为这一宗涉及到一件历史性的大事:气修开始走下坡路。

浩然宗因何独立称宗,已然不可考了,有人说,是浩然宗的宗主恋上了一只精怪,不能守人兽大防,也有人说出走的两名真仙,是反对宗门和官府独占资源,他们强调天下人都有修炼的权力,要有教无类公平竞争。

这两名真仙,出自气修的两个宗门,各自又带了三四名弟子,宣布组成了浩然宗。

这样的称宗门派,实在太袖珍了,但是两名真仙是实打实的,还有两名高阶真人,谁敢小看?

不过浩然宗从称宗的那一天起,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,没有人知道,浩然宗的宗门在哪里,也没有人知道,他们的规模有多大。

三千年后,九重天闵姓金仙下界作乱,风黄界一片血雨腥风,天地为之变色,紧急之下,官府、宗门和兽修共同迎战,三十八名真仙、尊者联合出手。

战局在紧要时刻,九名不知名真仙飘然而至,围攻金仙,终于重创对方,紧接着,其中一名真仙当场直升九重天,说要去告状。

那人飞升得极为勉强,但终究是飞上去了,三天之后,九重天有上仙下界,将那金仙当场击杀。

这时,其他的真仙,才想起来问那九人的来历,其中一名真仙回答,“我乃浩然宗第四任宗主,此皆为我宗中弟子,飞升者为老宗主。”

想一想就知道,整个风黄界五大域,连上兽修,都才凑出三十八名真仙迎战,一个区区的浩然宗,就来了九名真仙,这是一支多么可怕的力量!

然而,此战之后,浩然宗再次销声匿迹,后来遭遇外敌时,总能有不知名真仙前来助战,却是不再留字号,但是毫无例外的,来的都是气修。

但是同时,浩然宗的成立,也成为了气修辉煌不再的标志性事件。

以往风黄界人族真仙,半出气修,可是在围攻金仙的大战中,如果不算浩然宗的真仙,其他气修宗派和家族,只来了五名真仙。

此后,气修一步步地衰落了下去,大约五千年前,连浩然宗弟子都再不露面,若是他们还有真仙,别的不说,千年前的天魔大战,该有不知名气修出场的。

对于大多数人族来说,浩然宗是个非常正面的形象,人家除了参与各种危险的战斗,从不介入任何的世俗纠纷,甚至都没人知道他们的山门在哪里。

但是对于气修弟子而言,浩然宗这三个字,是令他们又敬又恨,敬是因为,浩然宗是气修的骄傲,而恨则是因为:气修因浩然宗的建立,而走上了下坡路。

你们当初不单独组建宗派不行吗?就算不得不组建,告示一下山门很难吗?

为什么要藏起来,一步步地走向衰亡呢?

连刘望男他们提起浩然宗来,都是一脸的忿忿和不甘,毛贡楠更是明确地表示,我只是气修世家出身,跟气修的宗门无关,尤其是跟浩然宗无关。

总之,这种爱恨交织的心情,无法用语言精确地形容,而且气修们有个毛病,绝对不能容忍别的修者来骂浩然宗——浩然宗就是气修的一部分!要骂也只能我们自己骂!

甚至在约四千年前,有一些气修自发地组建了一个宗派,叫做浩然派,据说原意是想让浩然宗来讨说法,怎奈浩然宗根本不露面。

这浩然派也延续了千载,后来在第二次魔修战争中,被灭派了。

陈太忠猛地发现,自己进入的竟然是浩然宗的密室,心中的震撼,可想而知了。

留下这份玉简的,是浩然宗第十三任宗主,他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,只是自称为罪人,他在玉简中表示,自己要出一趟远门,若是不能回来,那么这个石室就留待有缘了。

当然,这个有缘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尝试。

“罪人”明确地指出,只有气修进入此阵,才不会受到攻击,不是气修的话,真仙之下必死无疑,真仙之上可能不会受到幻境的影响,但是敢直接出手破阵的话,大阵必然反击。

所以就算是真仙来了,发现这里不对,也最好是乖乖地跑路,不要惹是生非。

若是普通的气修弟子,迷魂大阵可以帮助提升一下修为,修补一下神魂,也算是个机缘。

只有修炼出混沌混元真炁的气修,才能得到真正的机缘。

这么选择的原因,也无须解释,气修不差一个两个的高手,只有身具这种真炁的人,才能引领气修,重回往日的荣光。

罪人还表示,因为气修不太依赖外物修行,我给有缘者也没留下什么好东西,外间有点属性石髓,中间有一些地图和功法,内间有十来块九阳石髓、几篇个人修行心得。

两个玉瓶,其中一个封印着一只驯服了的雷精,一个玉瓶装了快速回气丸——玉仙之下切勿服用。

刀、剑和拳套,全是高阶灵宝,而那黑色护臂只是初阶灵宝。

罪人在玉简中写到,“当你能够观看这块玉简,想必已经是悟真了,护臂防御力虽然低,却是极为难得的、不受时间之力影响的储物灵宝,刀剑拳套可弃,护臂不可弃。”

合着那护臂还能储物?陈太忠看一眼那护臂,又用天目术扫一下,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异样,心说这还真是个好东西。

玉简上最后一段话,才令陈太忠吃了一大惊,“迷魂岭上新东方学校,以及西疆蓝翔,均是小弟子苗裔,现诸弟子偕亡,吾当跨界诛敌,还望有缘人看护此二者一二。”

这信息量可是有点大!

难怪浩然宗不显于风黄界,合着都是跑到其他位面去了,然后遭遇不可想象的敌手,这个宗派就此完蛋。

而这个新东方和蓝翔,竟然都是……都是浩然宗的小弟子随手弄出来的。

而蓝翔和新东方,显然不知道自身的来历,否则南忘留起码不会一提起浩然宗,就那副爱恨交织的模样。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觉得这个密室,可是赚大发了。

他正琢磨呢,猛然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低头一看,却见手上的玉简已经变了模样,成为了一块青色的令牌,上书五个大字,“浩然宗主令”。

他把这令牌在手里抛一抛,有点哭笑不得:照这么说……哥们儿就是这浩然宗的第十四任宗主了?

“然后,全宗上下就我一个人?”

不过这算吐槽,正是因为全宗只有他一个人,他才无所谓这个宗主身份,要是真的有很多弟子,他只会更头疼,因为他独来独往惯了,也不喜欢太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从王艳艳、于海河到蓝翔客卿,这一路保姆当下来,他头都是大的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更喜欢跟纯良或者老易这样战力相当的主儿在一起,遇到对手一起上,没事的话各自修炼,闲暇的时候,能聊聊天喝喝酒就行了。

他能从灵气凋敝的地球界飞升,从本质上讲,他不太喜欢太喧闹的事儿,才能有此成就。

然后他走到架子旁,拿起一个玉盒来,手一抖,差点没掉到地上——我去,这么重啊?

玉盒上有封印,不过已经知道这里面是九阳石了,他倒也没太在意,随手揭开封印,九阳石怎么会这么重呢?

下一刻,一块足有十个立方的九阳石跌了出来,差点砸住他的脚。

“这是……憨石头吧?”陈太忠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