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一十章 谁的机缘

“你先进,”陈太忠对着纯良摇摇头,斩钉截铁地发话。

“一起进,”纯良坚持,它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但是刚才的遭遇,足以令它印象深刻了。

“绝对不,”陈太忠拒绝得也是异常干脆。

“如果我陷进去,你怎么出这地方?”纯良大有深意地看着他,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”

“别忽悠我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“我现在已经出不去了好不好?”

“那你就一直困在这里?”纯良眼珠一转,“而且等咱们有空了,可以琢磨一下,能不能按原路返回……你的万里闲庭,也可以往上冲的嘛。”

“等你进去了,不出来,我就原路返回试一试,”陈太忠就是不上钩。

“跟着我,安全没问题的,”小白猪嘴巴一张,吐出一块红红的玉石来,傲然发话,“看到没有?超级挪移符……凭空移动万里,无视任何阻碍。”

“少扯,哈哈,”陈太忠笑得直打跌,“我就没听说过,麒麟还会制符。”

“别笑,别笑,再笑恼了啊,”纯良嚷嚷几句,见他还在笑,忍不住哼一声,“好吧,这是我的回家石,捏碎石头,直接就能回翡翠谷。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,他觉得这个说法相对可靠,那身为神兽的父母,能为纯良杀光谷中的兽修,留点保命的东西,倒也是正常,“那你骗我说是挪移符?”

“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回翡翠谷,”纯良悻悻地回答。

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用?”陈太忠还是有点不理解。

“这里有机缘啊,”纯良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而且,我只有三块,不舍得用……我父母说了,要多锻炼我,不多给。”

“三块还不多,”陈太忠彻底无语了,“我要是有孩子,最多只给他一块。”

“少占我便宜,”纯良不高兴了,“你跟不跟我进去?再说不的话……我就自己进了。”

“那你自己进吧,”陈太忠有点火了,他是最不吃威胁的,虽然他知道,自己留在这里,估计会很麻烦,但是你这么跟我说话,我还真就不进了。

纯良默然,好半天才说话,“给个面子嘛。”

它是想着,自己回了翡翠谷,再出来找陈太忠,那可难了——麒麟草该咋办?

它倒是能去蓝翔守着,但是陈太忠你能从迷魂岭出去吗?

“行行行,”陈太忠其实也是在斗气,对方一说软话,他正好借坡下驴,“除了麒麟的机缘,其他全是我的啊。”

“我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?”纯良斜睥他一眼,很不高兴地发话。

“我知道你一向没什么节操……”

下一刻,一人一麒麟就冲了进去,不过这次不是黑漆漆的虚空了,而是一个空荡荡的大厅,方圆足有上万平米,大厅的顶部,几颗照明珠发出暗淡的光芒,地面散落着七八具尸骸。

陈太忠一进来,就有种说不出的通透感,这感觉说不出从何而来,但却是真实存在的,他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浑身上下乃至于灵魂,是说不出的舒服。

不过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几具尸骸,他也不敢乱动,而是运足目力,四下打量着。

大厅正前方的石墙上,刻着一行大字,“若没有陷入迷魂大阵,当是我气修弟子,石门一扇,无缘者三日后入阴阳鱼离开。”

迷魂大阵?陈太忠一见这四个字,就觉得浑身汗毛一竖,能布出那种高级幻阵,还能拟出虚空场景的主儿,居然郑重其事地说出“大阵”两个字,这阵的威力,不问可知。

然后他四处看一眼,果然在大阵的边缘,发现一个阴阳鱼的图案。

紧接着,他就觉得,肩头又有些湿了:小白猪又发现了什么好吃的?

他侧头一看,却见纯良双眼迷离,泪水吧嗒吧嗒地往下落,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过了好一阵,才扭一扭屁股,“不嘛,老妈,我就要吃大妖……”

我嚓,陈太忠觉得有点毛骨悚然,然后低头看一眼地上零落的尸骨。

要不是哥们儿跟着你进来……你就算有回家石,也回不去了。

这里的气氛,实在有点恐怖,陈太忠拍一拍小白猪,那厮却是还在撒娇,然后身子一跃,居然躺在地上打起滚来,“不给大妖,我就不起来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直接抓住它的脖颈皮,整个拎了起来,也不管它挣动,开始四下打量大厅。

大厅四周,全是光秃秃的石墙,只有最前方,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石门。

他走到石门前,上下打量一番,三米高,两米半宽的石门,正中有一个浅浅的手印,手印上方四个淡淡的字,“输入真炁”。

要不要输入呢?陈太忠开始苦恼了,他在地球上看的仙侠小说不少,什么老怪物夺舍啦之类的,就觉得修仙者里的很多事儿,危险重重。

事实上他在风黄界,吃到的苦头也不少。

尤其是他自恋惯了——哥们儿这种资质和心性,谁见了不想夺舍啊?

可惜纯良被迷魂了,要不然也能找个人商量一下,这一刻,他深深地体会到了下界土著的无奈——这里面的危险,到底大不大呢?

然后他看一眼纯良,小白猪果然还在扭着屁股撒娇。

他又看一看那几具散落的尸骸,隐约觉得,自己的担心又有点多余——死去的这些人,未必就没有玉仙吧,不夺舍玉仙,夺舍天仙?

想到时间只有三日,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了,想当初,游仙的王艳艳都敢直接闯洄水密库,我这做主人的,焉能不如她?

于是他心一横,将手掌印了上去,吐出了混沌混元真炁。

同时,他将小白猪抓得紧紧的——万一真有事,没准还要靠它的回家石脱身。

刷地一下,石门上方又显出一行字来,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缩地踏云,直接蹿回了入口处,然后才看向那行字。

“混沌混元真炁,有缘后辈弟子,尽取门中之物!”

我去,哥们儿运气这么好吗?陈太忠先是一愣,好一阵之后,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下一刻,石门无声无息地开了,些许的尘土,从石门上滑落,泛起一层淡淡的烟雾。

陈太忠并没有着急进去,而是细细地打量门中的情形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巨震,纯良没命地挣动着,“先祖的气息……你放开我,陈太忠你放开我,再不放开翻脸了!”

“啊,你醒了?”陈太忠愕然地看向它。

可不是醒了?纯良的眼角还有泪水,眼睛却是已经恢复了清明,它一个劲儿地挣动着。

“你最好看一看石壁上的字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向前方一指,“迷魂大阵,懂吗?没准你又陷入幻觉了!”

“陷入幻觉?”纯良听得一愣,然后马上就停止了挣动,好一阵才发话,“也是啊,我刚才好像看到了父母……哎呀,记不太清楚了。”

又过一阵,它侧头看向陈太忠,疑惑地发问,“我现在看到你,是不是幻觉呢?”

“有病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也懒得多理他,抬脚向前方走去,“里面是我气修的东西,你不得动,当然,要是有麒麟草种子,可以给你。”

小猪的目光有点呆滞,不停地抽动着鼻子,越来越频繁。

“安静!”陈太忠拎着它脖颈的手抖一抖,“这里除了气修,别人都活不了,不想有什么意外的话,你给我老实点!”

然而,就在他跨进石门的一刹那,纯良再也按捺不住了,大声地嚷嚷了起来,“先祖……先祖遗骸!”

石室内是一条百米的长廊,长廊的尽头,趴卧着一具巨大的骨骸,高约三丈,长约七八丈,头对着石门方向,散放出淡淡的威压。

这尸骸不知已经死去了多久,但是现在还留有一丝威压,虽然给人的感觉并不强烈,但是却有一股巍巍然、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息。

小猪的眼里,再次出现了泪水,好半天之后,他才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先祖的骨骸,我必须带走,这个不能商量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传说中神兽的尸骸,要是搁在外界,绝对能引出晓天宗的真仙来,八方妖尊可能也会联袂前来讨要。

但是对他来说,还真的无所谓,答应了人,就要说到做到,于是丢给他一只储物袋,“那你装起来,用完了记得还我,里面还有石髓呢。”

“你家先人的尸骸,用储物袋装啊?”小白猪眼睛一瞪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小世界,拿你的小世界来用用。”

陈太忠有点不爽它这态度,不过转念一想,维护先人嘛,语气激烈点,倒也是能理解的。

不过他还是要强调一点,“我可跟你说清楚啊,我的小世界,是能吸收各种灵气的,你的先祖放进去,化成灰可不能怪我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纯良登时就傻眼了,它也知道,陈太忠说的话不假,好半天之后,才哼一声,“那我去外面那几个死人身上捡个储物袋。”

“不许走,”陈太忠抓着它的脖颈,一点不肯松开,“你一旦离开我的保护,小心再被迷魂大阵所困!”

纯良一听,也不任性了,它都不知道,自己刚才陷入恍惚中,到底做了些什么,“那你放我下来,石门内应该没问题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