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九章 麒麟精气

咦?陈太忠先是一愣神,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纯良啊纯良,不能怪我,我得找东西垫脚啊……等着,还有呢。”

“我去,再扔翻脸了,”下方传来一声怒吼,然后红光一闪,虚空中出现了一只火红的怪兽,龙头鹿角、虎身蛇鳞,四个蹄子下,各有一团火托着。

“这还有点神兽的样子,”陈太忠点点头,摸出一块下品灵石,狠狠地向下方拍去——当然,他避开了麒麟。

“你还扔什么东西?往下掉啊,”那麒麟嘴巴开阖,大声怒吼着,“这形态我支持不了多久,快把肩膀凑过来!”

“自己慢慢飞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又拍出一块灵石,“麒麟的成熟形态,可以漫步虚空,准备好,我要往你背上落了……载你这么久,轮也轮到你载我一次了。”

“你见过猪一样的成熟麒麟吗?”纯良气得大骂,“我明明未成年,我告诉你啊,你想出去可是得靠我!”

“唉,”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,小心地控制自己下落的速度。

纯良以这种形态出现,也减低了降落的速度,不多时,双方差不多一般高下了,它猛地一蹿,蹿到陈太忠的肩头,大声地喘着气,同时还不住地咳嗽,“咳咳……快扔东西!”

陈太忠甚至能觉出来,它的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,他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抖手又拍出一块下品灵石,“你说你干的这点儿事……被你害惨了。”

“下面有机缘……咳咳,”纯良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我若是骗了你,就跟你签共生契约!”

“谁稀罕跟你共生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是追求长生的人,你那点寿命,我还真看不在眼里。”

一边拌嘴,他一边往下拍灵石,他的储物袋里,下品灵石就十来块,中品灵石也才千数块。

就在中品灵石即将告罄,他正琢磨着要投掷哪些灵器的时候,下面传来噗噗的轻响,却是灵石落地的声音。

陈太忠取出那块最大的憨石头,双脚狠狠一蹬,下坠的身形猛地一滞,反倒有点向上蹿的意思。

他不但要控制降落速度,也担心地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,这块憨石头足够大,虽然里面也有九阳石髓,但是破开的难度极高。

这种时候,必要的警惕是绝对不能缺的,付出点代价也是必然的,不能计较成本。

下一刻,一人一猪稳稳地落到了憨石头上,下面竟然是略带一点潮湿的碎石地,跟溶洞的地形地貌一模一样。

两人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有什么,只见远处的黑暗中亮起了千万道红芒,直奔二人而来。

陈太忠才要再拿出一块憨石头来,抵挡这种机关,只听得纯良“呜嗷”地吼一声,声音极其地悲怆,又极其地孤傲!

下一刻,它又变身为成熟形态,大嘴一张,直接将红芒吸入口中,怒吼一声,“竟敢盗我神兽精血,你们这些卑鄙的小虫子……该死啊!”

它是真的怒了,但是对面根本不在乎,紧接着,无数条黑影冲着纯良扑了过去。

陈太忠冷哼一声,就待出手,他知道纯良这种状态坚持不了多久。

不过这次小白猪令他吃惊了,它大喊一声,“你不要插手,这些东西伤不了我,活着吃是最好的!”

你终究是个吃货啊,陈太忠无语地摇一摇头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收回了自己这个认识,黑压压地扑上来的,全是身长一米左右的蜥蜴,多是初阶灵兽,但是也有生出两个头的中阶灵兽,还有近百只三个头的高阶灵兽。

对于半步玉仙的纯良来说,灵兽真的是极为卑微的存在,但是架不住这玩意儿多啊,尤其令陈太忠意外的是,纯良并没有喷出火球,也没有使用麒麟臂,就是纯粹的肉搏。

若是使用大招的话,这些小蜥蜴也不会是纯良的对手,但是肉搏就难说了,没用了多久,它就由成熟形态转化为本形——一只两丈多长的大白猪。

不多时,它就被四周围攻的蜥蜴抓出了一道道口子,淌出的鲜血,让蜥蜴们越发地疯狂,一层层的蜥蜴,爬满了它的身体,基本上都看不到白色了。

可是纯良不管这些,硕大的猪头摆来摆去,不住地将蜥蜴咬到嘴里,吞进肚中。

陈太忠坐看了好一阵,发现纯良并没有求救的意思,他也就懒得管了,一侧头,正好看到两只小蜥蜴正趴在不远处,冲着自己不怀好意地看来看去。

基本上所有的蜥蜴,都在围攻纯良,这两只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然敢来打他的主意,他也懒得多事,释放出淡淡的天仙威压,“滚!”

两只蜥蜴头也不回地跑了,加入了围攻纯良的队伍中。

这场厮杀,用了足足有四个小时,当纯良将最后一只蜥蜴吞下肚的时候,大白猪已经变成了大红猪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。

它也不在意这些,心满意足地打个饱嗝,懒洋洋地趴在那里,“哎,我歇一会儿。”

不多时,它身上的伤口就开始渐渐地收口,而它的嘴也没闲着,“总算把精气都收回来了,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败家,麒麟精气就喂了这些不开眼的小爬虫……”

原来它感受到的,就是麒麟精气的气息,待过来一看,发现精气被这些蜥蜴得了,还能喷出麒麟属性的火来——虽然是很杂,但毫无疑问,是麒麟精气导致的。

这些杂火,遇到正牌的麒麟,那就是毫无用武之地,只能乖乖地被吸收。

按说有阶位压制,蜥蜴们不敢挑衅麒麟才对,但据纯良说,这些蜥蜴在没得精气之前,阶位太低了,绝对是低阶荒兽,头脑不够用。

它们猛然得了神兽精血,壮大了起来,所以本能地就想吞噬掉麒麟,再次壮大己身——纯良流血流得越多,它们就越疯狂。

这个时候,小麒麟是不能用火球烧它们的,一烧的话,会流失掉很多精气,须知那可是成熟麒麟的精气,对未成年的麒麟来说,帮助太大了。

这些蜥蜴在吞噬麒麟精气的时候,已经浪费很多了,纯良不允许再有丁点的浪费,所以它这个异常懒惰的家伙,竟然选择了肉搏!

现在,所有的精气,都进了它的肚子,所以它满足异常,趴在那里夸奖自己的勇武。

“麒麟怎么会跑进这里呢?”陈太忠有点搞不懂,他趁着纯良休息的时候,拿出一个探照灯来,向黑乎乎的远处照去。

前方是一片黑乎乎的水面,水面的尽头,有一片白花花的东西,他运足目力看去,“咦?那是……蜥蜴蛋?”

“哪儿呢?”纯良蹭地就站了起来,顺着看去,眼睛又是一亮,鼻子抽动两下,“果然……又闻到点精气的味道,我去吃了它们,一起去吧?”

“被压制得厉害,我才不会去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除非你让我站到你的背上。”

“前方还有机缘,”纯良眼睛一亮,“这么一点点的距离,你的万里闲庭绝对够用了。”

“你有吃有喝的,我过去干什么?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机缘……再找个洞掉下去?我可是没有下品灵石了!”

纯良愣了一阵之后,又抽动两下鼻子,“不对……还有更多的麒麟气息,这样,万一发现秘藏什么的,除了跟麒麟有关的东西,其他都是你的,可以吧?”

秘藏?陈太忠听得又心动了,于是他在周围转一转,捡了上万块石头,统统装进一个大储物袋里,又一抬手,将最大的憨石头收起来,“走!”

这次横渡水面,却是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,想来也是,水中大的蜥蜴都被杀完了,哪里还会出现别的意外?

那些白花花的东西,果然是蜥蜴蛋,还有一些刚出孵化的小蜥蜴,闻到纯良身上的血腥味,毫不犹豫地扑了过来。

纯良一张嘴,就将那些蜥蜴蛋全部吸进了肚子,然后趴在地上吐一口血,大张着嘴,就等那些小蜥蜴排着队进自己嘴里。

陈太忠实在懒得看它这种没追求的样子,拿了照明珠左右照,冷不丁,纯良说句话,“就是你右手边,往前走一走就是了。”

陈太忠顺着它说的方向看过去,嘴巴忍不住抽动一下:泥煤……又是石壁!

不过这次,他也学得小心了,走到石壁处,抬手丢一块石头过去,只听得“叮”的一声响——石头被弹了回来。

“混蛋,你能靠谱一点吗?”他气得破口大骂。

“不应该啊,”纯良将最后一只小蜥蜴卷进嘴里,走到石壁前,抬起前蹄一敲,前蹄竟然直接没入了石壁中,“我说嘛……你看,能进去。”

“阻挡异物探查的幻阵?”陈太忠眼睛一亮,他的阵法水平还将就,自然知道有些高级幻阵,不但能幻化实物,更能阻挡异物探查,只有肉身才能进去。

这大致相当于幻阵上加了防异物的禁制,防的就是有人通过随意的攻击,探出幻阵来。

他俩刚才掉下来的洞口的幻阵,没准也是这种,不过当时纯良直接肉身冲了进去就是了。

陈太忠知道这个原理,不过他自己也布置不出来这样的幻阵,可以肯定的是,这样的幻阵后面,可能有极大的机缘,但也不排除有极大的凶险。

必须肉身冲进去才能破的幻阵,里面要是再叠加个杀阵,那就是异常阴毒的陷阱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