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八章 纯良的机缘

被发现了吗?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向原路蹿了回去,心里有点懊恼:还是托大了啊!

如果他有意的话,其实可以提早一步发现埋伏的,不过这十来天在溶洞里,他肆无忌惮地探查,又想着要钻进别的溶洞,只顾观察这个,有点松懈了。

事实上,他所行进到的地方,离破开的洞口还远,也没想到,对方不但发现了自己的闯入,还推前了不少,预设阵地埋伏自己。

有点不太好逃了!陈太忠心里很明白这一点,这里是溶洞,不像在外面,他想怎么跑都行,尤其是,他对这里非常陌生,而对方却是非常熟悉。

就凭人家能把所有的洞口都布上禁制,就足见熟悉程度了。

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,起码在这个溶洞里,他的熟悉程度,跟对方相差无几,只要能利用岔道甩开追踪,冲出去的希望还是很大的。

落宁学院没有真仙,连高阶真人都没有,他有纯良相助,一对一的话,不怕任何人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悄悄潜入的,哪怕他自己,对南忘留说起此事,都是偷的性质。

所以他不好意思直面对方,起码不能让对方认出来——讲究人嘛。

而且那里是对方的预设阵地,没准有什么手段,他怎么会傻到在那里交战?

现在他唯一想的就是:希望这学校没有请了官方或者宗派的高阶真人来。

他不知道的是,见他电射一般离开,身后人很不屑地轻哼一声,“逃得了吗?”

学校在这里经营了上千年之久,对太多东西了解得一清二楚,眼见发现了对方的踪迹,直接出动教师和校卫,将这里团团包围了起来,要让此人插翅难逃。

而且他们在设伏的时候,洒下了一种粉末,这粉末无色无味,却能令溶洞内的潮气发生细微的变化,来人身上沾染了这样的粉末,追击起来也容易。

这种粉末,其实是偶然得到的配方,校方大量制造,也不过是为了让学生在溶洞冒险时,体现出自己的位置,万一迷路了,校方也方便营救。

不过这一次,校方的盘算落空了,这粉末的位置时隐时现,待到第二天的时候,彻底地没了,大家追到粉末最后消失的地方一看,登时傻眼:原来这厮是跳进湖里去来了。

如此一来,粉末就彻底失效了。

更糟糕的事,在第三天发生了,一个校卫发现,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,又多了一个幻阵,幻阵之后是个洞口——那厮竟然又打通了一条路,跑进另一个溶洞了。

校方都为此震惊了:我去,这家伙打洞的本事,怎么这么高呢?还是一打一个准,简直都赶得上职业盗宝人了!

更要命的是,这个洞口,通向另一个溶洞体系……是体系!

严格意义上讲,就连校方自己,也没彻底搞明白这迷魂岭的所有溶洞,这里的溶洞实在太多,也实在太绕了,许多年下来,失踪在里面的老师,都超过了百人。

不过大致来说,比较粗浅的溶洞,校方是绝对掌握了,这里的溶洞总共可以分做三个庞大的体系。

表面上看,这三个体系构成了溶洞群的主体,相互之间也没有勾连贯通,但这只是“已知范围”内,未知范围,那还真的难说。

一个矮胖的家伙,来到新打出的洞口,沉吟半天,才皱着眉头发话,“看来此人是修得有瞳术的,否则也不能每次出手,都选准最薄的石壁……连咱学校自己,都不知道这里能打通啊。”

溶洞的复杂,就体现在这里了,它们的蜿蜒曲折,并不仅仅体现在平面上,而是绝对立体的,溶洞的上方可能有溶洞,下方还可能有溶洞。

这种情况下,除非修建立体模型,否则根本体现不出各个溶洞之间的远近和距离关系,学校曾经有一个天资极高的老师,试图做出一个详尽的模型来,最后……他疯了。

这些扯得远了,见到潜入者竟然直接进入了三大体系之一,所有人都傻眼了,须知这三大体系,连校方都没有摸清楚——来的这人,到底是要干什么?

有人怯怯地问一句,“这家伙不怕迷了路,再也出不来?”

“此人肩头卧着一只灵宠,”有人眼睛尖,看到了小白猪,“许是能探路的异种吧?”

“这个事儿不是学校能解决的了,”矮胖的家伙叹口气,“先了解一下,何人有这样的灵宠吧,唉,多事之秋啊……”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身上还曾经沾染了能令自己暴露的粉末,他在自己认为的“千钧一发”的时候,猛地发现了另一边的溶洞,毫不犹豫地就挖洞钻了过去。

“慢点慢点,”纯良不住地警告他,“再快的话,我也得迷路了。”

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进入了最大的溶洞系列之一,不过他在这里转悠三天之后,确定了一点:在这个溶洞里,对方不撒出三五万人,根本找不到自己。

有了这样的认识,他的心就放下了不少,于是又开始大肆四处地探查,然后,九阳石髓就被他一块接着一块地发现了。

一开始他还计算着时间,到最后根本就忘记了,不知道自己在洞里到底待了多久,或许是三个月,也许是五个月,他一共找到了九块石髓。

其中有六块,是憨石头,还有两块,憨得不那么厉害,只有一块半立方大小的石头,里面的石髓,比他在望月谷得到的那块橄榄球大小的石头里的石髓,还要多一些。

收获了这一块之后,陈太忠比较满足了,关键是他随身带的储物袋也快不够用了,须知九阳石这东西,如果可以不放在同一个储物袋里,最好还是别放。

于是他就跟纯良商量,“你看……能吃的天仙,也都让你吃完了,咱们是不是该回了?”

饶是他头脑灵活,但是现在也已经是彻底迷路了,只能指望纯良了。

小白猪的表现有点反常,它若有所思地看着一个方向,“我总觉得,再往那边走一走,没准能收获什么东西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很不屑地看它一眼,“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预判天机了?”

“哥们儿这次不开玩笑,”纯良的眼中,是难得的郑重,“总觉得有什么跟我有关的事情,就像当初的翡翠谷,我知道你身上藏着宝草种子一样。”

那就去呗,陈太忠其实是个无所谓的性子,而且这溶洞四通八达,到底往哪个方向走就更好,这也是说不清的,除非现在马上回头。

不过纯良这家伙说的话,有时候还真不靠谱,他说的是“走一走”,似乎近在咫尺的样子,然后陈太忠就走了足足有一天一夜。

“还有多远啊,”他实在忍受不住了,“你这感觉靠谱不靠谱?”

“别说话,让我再感受一下,”纯良也有点不耐烦了,很粗鲁地打断他的话。

又沉默一阵之后,它冲着一个方向一指,“就在那边,很近了!”

陈太忠冲着它指的方向,走进一个溶洞,走了一里多地之后,他轻声骂一句,“你差不多点啊,这根本是死胡同!”

“继续往前走,”纯良根本不为他的话所动摇。

陈太忠再次用天目术观察一下,确定前方确实是死胡同,于是冷哼一声,“要走你自己走。”

“你这人,怎么关键时刻就靠不住呢?”纯良气得喊一声,身子猛地前蹿,只见白光一闪,身子登时就消失在了石壁上。

消……消失了?陈太忠登时愕然,原来是个幻阵?

他也顾不得考虑,这幻阵是谁布置的,竟然连他的天目术都观察不出来,只是身子猛地前蹿,跟着没入了石壁中。

他可不能跟纯良失了联系,要不然真不知道要在这溶洞里绕多久了。

才一蹿进去,他就心一凉:惨了,原来是空的!

按说他已经是天仙了,踏空也不怕,但是非常悲催的是,这里的环境极其怪异,身体里灵气,似乎都凝滞了一般,转动得特别缓慢。

前文说过,天仙为什么怕藏弓,就是因为天仙在飞行过程中,也是要灵气支持的。

陈太忠也不例外,所以灵气一旦凝滞,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向下跌去,通过手上的照明珠,他发现周围的石壁,在极快地上升。

这样可不行!他强自调整一下心情,快速思考一下,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,跟被掌控次神通禁锢住一般。

想也不想,他直接使出了万里闲庭,冲向旁边的石壁,同时掣出一把刀来,狠狠地向石壁斩去,想要暂时停留一下。

不过这石壁似乎是真实的,似乎又是虚幻的,他不知道冲出去多远,依旧没有够得着。

这可麻烦大了!陈太忠向下方扫一眼,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有多深,除了近前照明珠可以照到的一小片石壁,仿佛是置身于无尽的虚空之中一般。

陈太忠不敢再轻易尝试万里闲庭,那玩意儿有点耗费灵气,不过他的应变能力,也是一等一的强,紧跟着,他就取出一个团扇样子的飞行灵器,想要看看能不能祭得起来。

下一刻,那团扇跟着他一起往下掉。

陈太忠眼睛一亮,抬手狠狠一按团扇,身子猛地拔高了些许,轻轻地松一口气:还好,要是这样的话,哥们儿还带着个小世界,垫脚的东西比较多。

那团扇刷地向下掉落,眨眼就不见了踪迹,然而紧接着,下面就传来一声轻响,然后传来一声怒吼,“陈太忠,你特么的居然还扔东西?嫌我掉得不够快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