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七章 憨石头

陈太忠哪里肯答应,只在表面找一找?

不过既然一时半会儿找不出能进入的洞口,他可以先把群山的表面探查一下,同时就四处查看了溶洞,正是磨刀不误砍柴工。

因为有了在望月谷的经验,他探查的时候,同样将时间放到了夜晚,而且飞行到了一定的高度,速度也快了不少——这些对九阳石髓斥力的影响并不大。

这片群山,人迹罕至,他的探查效率也极高,探查到第七天,差不多将面积探查了五分之一的时候,电子秤的读数再次变化了起来,而且非常剧烈。

陈太忠大为惊喜,这种变化……没准会出现面包车那么大的九阳石吧?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这次惊喜是个误会,下方出现了磁铁矿,对电子秤造成了干扰……

不过第九天的时候,电子秤又出现了一些微弱的波动,陈太忠认为,这种波动是比较合理的,于是再次降下身形,开挖!

以他的估计,起码得挖四百米,才能见到九阳石,不成想挖到六七十米,就挖不动了,那石头根本破不开,也绕不开!

不会这么早就出了大块的九阳石吧?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取出了一块百年玄冰——他此来中州,是挖九阳石的,蓝翔又有冰洞,他肯定会带一些玄冰前来。

甚至他还带了一小块椰子大小的万年玄冰,以备不时之需。

百年玄冰一靠近那石头,就嗤嗤地冒白烟,果然是遇到九阳石的反应!

那先把这块九阳石挖出来!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他现在的工作面,差不多有三个平米,想到这么大一块九阳石,他差点乐晕了。

其实对大多数修者来说,九阳石就算得上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奇物了,要不然清风谷也不会为了一块轮胎大小的九阳石,差点跟他撕破脸。

自己挖的是如此硕大的九阳石,陈太忠纵然是比较轻视财货的,但也干劲儿十足。

用了两天的时间,他终于挖出了这块石头,看到大小之后,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这块石头起码有五六十立方米大小。

哥们儿要是把这块石头带出去,想必真仙也会出来打劫我吧?

他美不滋滋地将石头收起,才待继续挖下去,想一想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于是将探测器放出来,再试一下……果然不对!

电子秤的数值,又恢复了正常,那也就是说,附近没有九阳石髓了——石髓就藏在他刚才挖出的石头里!

“不可能吧?”陈太忠心里生出点不妙的感觉来,忙不迭又把那石头放出来,发现电子秤果然出现了不大的变化。

我去!就这么一点九阳石髓?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“这么大的石头,里面就那么一点点的九阳石髓?”

要是里面一点石髓都没有,他都不会这么奇怪,毕竟石髓的生成,是要一些条件的。

但是一旦生成条件成熟,石髓的大小,跟九阳石的大小,有很直接的关系。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纯良在一边说风凉话,“给我好大一只灵兽,不如给我条玉仙的大腿!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陈太忠反应过来了,他是遇到传说中的贫矿了,风黄界叫憨石头。

很多矿藏,都有一个含量的指标,这无须解释,而九阳石也存在这个问题。

当然,九阳石的问题不在于纯度,而在于九阳石甲的厚度!

想到这么大一块石头,石甲就占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,起码六个九的纯度,陈太忠有点想哭,我破开它需要用掉的玄冰,也值那点九阳石了吧?

其实九阳石里,憨石头很多的,他得自清风谷的那块九阳石,没准也是憨石头,倒是望月谷得的那两块,可以绝对地肯定,不是憨石头。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长叹一声,“我终于知道,这根棍子有多宝贵了!”

然后他也反应过来了,没准龙马场那里,皇家的人出手,根本就没有用皇宫里那块石髓测试,人家只是靠挖,就找出了很多的憨石头。

若是用石髓测试,望月谷这两块石髓,怕是也躲不过。

而且他看到的典籍中,也没有说九阳石里,憨石头的比例有多少,没准皇家珍藏的那块,还是憨石头呢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就算憨石头常见,憨到眼前这块石头的程度,这也是百年不遇的奇葩了。

陈太忠心灰意冷之下,甚至都有点不想把这石头收走了,但是再想一想,蚊子也是肉啊,九阳石髓,有点算点了。

接下来的一天里,他都有些无精打采,好不容易第二天才缓过来。

又过三天,他又发现不大的一点九阳石髓,不过他的好运似乎在望月谷全部用光了,这块石头也有三个立方米见方,斥力跟上一块石髓相差仿佛。

考虑到石甲的厚度,会影响斥力,也就是说,这块石头里的石髓,还不如那块多。

倒是小了一点,破开的难度也少了一些。

不会迷魂岭中,全是憨石头吧?陈太忠有点忍无可忍了——就不能像望月谷那样,厚道一点吗?

又过三天,他发现了一个位于水下的溶洞口,这多亏了他的天目术。

但是同时,他的天目术告诉他:水下的这个溶洞口……也有禁制!

陈太忠有暴走的冲动,能不能愉快地寻找九阳石髓了?

他可不想一想,学校在这里立校千年以上,原本是落宁学院的本部,后来为了发展,才迁到了乌法道的道治落宁城——有这么久的时间,多少洞口发现不了?

而且这学校里,学生的试炼,有一个任务就是寻找未曾发现的溶洞口,以前能换的学分不算太多,但是近几百年,学分是越来越高,近三百年,已经没有学生再拿过这种学分了。

又过三天,陈太忠发现了第三块九阳石髓,大小和第二块类似,石髓的多少,也跟第二块类似,他甚至将这三块石头装在同一个储物袋里,都生出不了多少斥力——毕竟九阳石也是很重的。

日子不能这么过下去了!他就算再想小心,也无法容忍这种结果,说不得在遇到一个合适的溶洞口的时候,果断下手了。

什么叫合适的溶洞口呢?就是进了洞口,溶洞不是一个劲儿地向山腹里延续,而是贴着山壁走,那么在距离洞口不远处,再开个洞口进去就行了。

陈太忠的天目术,不能穿透山壁太深,他发现这个洞口延伸出去两百来米之后,才消失向山腹深处,而这两百来米,在外面的山壁,正好又是一个拐角。

只要他小心一点开洞口,不会有人发现。

陈太忠一向是想到就做的性格,当天夜里,他就打通了三米厚的山壁,在洞口小心地做点伪装之后,径直穿了进去。

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,震落的山石掉进溶洞的时候,触发了一个小小的机关。

好在值班的学校教师,也在打瞌睡,见到有警报发生,只是记录了一下——溶洞嘛,掉石头是正常的,不掉才不正常。

第二天的时候,教师将情况上报,学院里也没有多重视,安排了负责维修的修者,将维修任务列到列表上,尽快完成。

然而,仅仅是一天半之后,这个溶洞相邻的溶洞,也发生了石块掉落的现象,学校立刻就高度重视了起来:必须马上去查!去修!

他们不能不重视,出现这种现象,除了巧合之外,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就是山体发生了地质变化,另一个就是,可能有外人悄悄潜入了。

在位面大战即将展开之际,迷魂岭具有战略物资九阳石矿藏,不能玩忽职守。

校方高度重视了,陈太忠却是异常恼火,他进入的这个溶洞,虽然很曲折,也有诸多分支,但是最长的一条,不过十余里,他在短短的一天之内,就全部探查完毕了。

怎么这条溶洞是封闭的?说好的相互贯通呢?

陈太忠很恼火,正好天眼又发现,不远处还有个溶洞,他也懒得再出去了,直接打通——不通是吧?我帮你们打通!

反正别人最怕的迷路,他是不怕,他让纯良留下气息,好找回来。

小白猪懒惰习惯了,跟他讨价还价,他直接表示,“那我留一颗宝草的种子在洞口,你肯定闻得到,对吧?”

“算你狠!”纯良气得直咬牙,只能悻悻地叹口气,“行了,你走吧,我保证你迷不了路!”

一人一猪进了溶洞,却不知道不久之后,一群修者蜂拥而至,待发现破开的两个洞口,人人脸色都为之一变。

陈太忠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儿,这次他进入的溶洞,就是非常复杂的了,他在里面转悠了足足十天,才一一探索完毕。

不过这次,是终于有收获了,在洞中一个小湖下面,他挖出了一块一立方米大小的九阳石,里面九阳石髓的数量,堪堪比得上望月谷那颗鸭蛋大的石头了。

虽然也是憨石头,但是很不错了,经历过山外的那三块石头,陈太忠对这样的收获,已经很满意了。

于是他和纯良顺着原路往回返,一边走,他还一边用天目术扫着,看能不能再直接钻进别的溶洞里去。

正走着,陈太忠猛地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,才要掐隐身诀,只见溶洞中大放光明,一个声音轻笑着,“欢迎来到新东方学校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