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六章 迷魂岭

三天之后,言笑梦也从子午阴阳谷出来了,然后跟着传送了过来。

她对陈太忠的新的面容,也表示出了极大的惊叹,接着告诉他,南忘留留在百花宫的别院,打听来自蓝翔的消息,“……二长老还说,要四长老两边跑,传递最新消息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为什么又是我?”乔任女表示强烈的抗议,“我正要在中州游玩几天!”

“派中的弟子,已经出征了!”言笑梦脸一沉,很不客气地看着她,“二长老留在晓天宗,也是为策应两边。”

她这话说完不到两个小时,南忘留的通讯鹤就飞了过来,原来她也跟着来了。

南长老此来,带来了最新消息,五大宗在幽冥界的五个投射点,全部成功,弟子们已经成功抵达异位面。

不过位面通讯,是非常困难的,先期抵达的弟子们,不但要设立营地,还要架设通讯和回归的阵法,大部分的消息,要通过阵法来传递。

为了避免人心动荡,这个情况,真意宗是封锁着的,就算在本宗之内,也不是所有玉仙都能有资格知道的。

方啸钦倒是知道了,于是他悄悄地提示一下白驼门的本家,而方掌门知道,蓝翔的四个上人去了中州,这一份战力,是必须通知到的——其他三个上人也就算了,东易名太强了!

南忘留带来的结论就是:最起码在一年之内,不要指望有任何幽冥界的消息传来,所以……操心也没用,还是尽快提升自己吧。

那你们修炼吧,陈太忠果断地表示,我得去找九阳石了,为了接应你们,我耽误了好些天呢。

一起去吧,南忘留提出了建议,她们三人在子午阴阳谷锻体这么久,虽说是天仙了,但是她们进去之后,就没出来过,三个月的时间下来,也是身心疲惫了。

而且晓天宗那里,蓝翔又来了两个子弟,居中策应和传递消息,南长老还做了五对同心牌,一旦有重要事情,她能第一时间收到预警。

可是我寻找九阳石的方式,几近于盗窃!陈太忠不情不愿地解释。

他在寻找九阳石的事情,连晓天宗的弟子都知道,倒也不须瞒着她们三人,而且他的棍子,这三女也都知晓。

当然,最让他郁闷的是,这些九阳石分布的所在,都被那些看似不起眼,其实有后台的人占据了,想明着采,根本不可能。

三女听他说完这段时间的经过,强烈要求他拿出那两块含有九阳石髓的石头,见识一下。

这个倒是没什么不可以的,陈太忠也是个爱卖弄的主儿,于是就拿出来,让她们见识一下。

这两块九阳石,他都搁在两个储物袋里,没办法,要不然两者相斥得太厉害,而且有传言说,九阳石髓之间相斥得久了,会影响石髓的功效。

这个传言不知道真假,毕竟能将两块九阳石髓放在一起相斥的事儿,没几个人干得出来,不过既然有这样的传言,陈太忠就要小心避免。

大约,就是两块磁铁长久放在一起,会消磁的意思吧?

两块石头加一根棍子,三女就玩了起来,玩得不亦乐乎,看着她们如此兴高采烈,陈太忠也很是无语,很久之后才出声催促,“我说,你们不需要修炼的吗?”

事实上,南忘留三女想在中州修炼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身为天仙上人,一般的地方供应不起这样的灵气,起码得有块灵地才行。

而这中州,哪里来的无主灵地?都是有主的,除了宗派和官府之外,还有大大小小的封号家族和称号家族,这点可怜的灵地,根本不够分!

不少称号家族,都是跟别人共用灵地,甚至还有称号家族没有灵地,只拿伪灵地充数的。

“先游玩一阵吧,”乔任女的玩心最重,“师尊,我和笑梦从来都没来过中州,反正幽冥界的事儿,着急也没用。”

南忘留想一想之后,点点头,“行吧,我再联系一下白洁,让她协调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几块灵地,方便咱们随时修炼。”

以她们的身份,随便找一个称派宗门,出点费用借用灵地修炼一下,还是没问题的,免费都不是不可能——中州的门派,能保证自己不去西疆吗?

不过主动找上门去,终归是要欠人情,倒不如让白洁出面,己方只领百花宫的人情就可以了。

“我想跟东上人一起去偷九阳石,”言笑梦对游玩的兴趣却是不大,“我给你望风。”

“那我也去,”乔任女听说之后,大感兴趣,甚至连游玩的事情,都丢到了一边,“咱俩一起把风,师尊负责打闷棍。”

“不会说话,你可以不说!”南忘留狠狠地瞪她一眼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你打算去哪里寻找九阳石?”

“你们也别问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已经在晓天宗挂上号了,你们要是跟着我,就太招摇了,我也不容易得手。”

见他拒绝得干脆,三女也不好再说什么,于是约好了见面地点和联系方式之后,再次分道扬镳。

待他离开之后,乔任女才幽幽地叹口气,“师尊,我有九成把握,他就是散修之怒。”

我有十成把握呢,南忘留看一看已经成长为本派长老的弟子,想到位面大战一起,风黄界的未来还不知道是怎样,心里一软,就想说出真相。

不过最后,她还是忍住了,待形势不好,必须血战的时候,再告诉她吧。

陈太忠去的第三个地方,是一个学院,是落宁学院的分校,坐落在做迷魂岭中。

迷魂岭称之为岭,实则是一片群山,里面溶洞众多,弯弯曲曲纵横交错,一不小心迷失在里面,很可能就出不来了,这便是它名字的由来。

陈太忠此前并没有考虑这一块,他虽然不是很担心自己迷路,但是在这里面找九阳石髓,显然是比较不容易的。

然而现在他改主意了,决心先来这里,因为他对九阳石髓的特性已经比较了解了,知道查找这东西并不难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看中这里是学院的地盘,这就意味着,此地是官府和宗派共同管理的。

中州的学院,学生毕业后,大部分会从哪儿来回哪儿去,但是学业优秀的,可以由学校推荐给宗派或者军方,也有直接进官府的。

也就是说,学院跟风黄界的两大体系,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,那么,陈太忠当然会认为,迷魂岭是双方共管的。

事实上,共管不共管,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,关键是有教训告诉他:宗门和官府两方,若是不能有效监督的话,没准九阳石髓就已经被挖空了。

龙马场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一个例子,偌大的平原,连一点石髓都没有了,原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勘测得不够细,但是现在想来,真的是没有了。

一千米深度之下,可能还有,浅层地表中是绝对没有了。

这就是东门家族等宗派棋子,不能制约陈家所导致的。

望月谷是个例外,因为那里是后来开发的,又被陈家买走了经营权,所以还有九阳石髓保存。

陈太忠仔细分析了这些情况之后,认为迷魂岭一带,留下石髓的概率比其他地方高。

来到迷魂岭之后,他又换个容貌,随便打听了一些消息,当天晚上就潜入了群山中。

这片山区也不算大,八千多里方圆,但是地形极为复杂,让陈太忠想到了地球上的喀斯特地形,大洞小洞交错相连,甚至地下还有洞,有的洞整个都是浸在水里的。

这个学校的看护相当严,虽然校产面积只有百十来里地,但是他们在山外的要道,都设置了重重警戒机关,而且还是非常隐蔽的。

也就是陈太忠有天眼,才能一路小心地潜进去。

然而,潜进去之后不久,他又傻眼了,所有溶洞的洞口,都设有禁制,不是多么高级的禁制,也不难破,但是这玩意儿的作用就是……不让人悄悄进洞。

“这玩意儿有点难搞啊,”陈太忠搜索了大半夜,竟然没有发现一个没有禁制的洞口,“早知道的话,应该催着派里,把破禁丸炼出来。”

“既然没有安全的洞口,不如你直接开一个,”纯良趴在他的肩头建议,它可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只要不让它干活,提建议是没问题的,“然后洞口做个幻阵,不就是了?”

“这么搞,好不好啊?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校方在里面还有什么布置没有,这一次的行动,不容有失。”

这里地方原本就不小,溶洞的存在,又相当于变相地扩大了能探查的面积,再考虑到这里还可能没有被人探查过,他认为,没准中州的最大收获,就是这里了。

那么必须要谨慎,反正他有一年的时间,在这里泡半年都无所谓。

不过,接下来的三天,陈太忠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没有禁制的洞口,这让他有些抓狂了,“这也看得太死了吧?”

“不行就别钻洞了,”纯良又提出了建议,它不喜欢溶洞里的水,“咱们就在表面找一找算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