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五章 终得手

陈太忠听到这里,总算是彻底明白了:东门家,十有八九就是宗派的棋子。

为什么东门家的老祖,一直让子弟说这话呢?原因很简单,他们知道东易名要来了。

东易名要搜集九阳石,而且……会隐身!

所以东门家子弟说的这些话,其实就是给东易名听的——望月谷被官府势力牢牢地把持住了,既然宗门的人得不到,那何必为其保密呢?

陈太忠觉得自己想的没错,于是当天夜里,他就潜行进了望月谷。

望月谷的守卫,要比龙马场严密很多,龙马场基本上是不设防的,外人都可以随便出入,小规模地驯一驯角马,基本没人理——当然,时间超过一天,几个家族都要撵人。

可望月谷不但有守卫,峡谷里还有一些简单的陷阱和埋伏。

这样的戒备,看在别人眼里,也是说得过去的,因为陈家拥有望月谷的百年经营权。

经营权不是地契,只是说对这里的土地,陈家可以做一定的规划,规划不合理的话,别人可以反对,甚至可以取而代之。

风黄界地广人稀不假,但是地契也不是随便发的,里面说法也很多,比如说:你想买这块地,别人要出更高的价钱,官府没有合适的理由的话,不能拒绝。

所以陈家只拥有经营权,不过这经营权虽然只有百年,却可以申请顺延,他们拥有优先权,没有强力敌手的话,可以一百年一百年地这么续下去。

陈太忠以前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面的差别,不过这两天他偷听东门家的谈话,东门家不但感叹望月谷,也顺便就把这些因果解说一遍。

此刻想来,这是晓天宗赤裸裸的怂恿:东易名你去吧,望月谷里有猫腻。

这种好意,陈太忠当然不可能拒绝,他很小心地绕过守卫和各种陷阱,穿行十多里,进入了里面的盆地。

三天之后,他忍不住生出感叹:法侣财地,果然是法侣财地啊,修者在修炼中,功法是第一位的,侣就是第二位的,相较而言,财都只能排到第三位!

虽然陈太忠一直在感慨,自己没钱,但是此刻他才发现,缺灵石都不算什么,得先有侣!

什么叫侣?双修的伴侣叫做侣,同行的伙伴也叫侣,哪怕临时的同盟,那也叫侣。

没有上宗的授意,没有东门家传递消息,陈太忠真的想不到,在小小的望月谷里,他竟然找到了九阳石髓!

凭良心说,望月谷并不小,方圆千里的盆地,不过相较那片丘陵,以及不远处的龙马场,这里就太小了。

盆地的地貌,不怎么规则,陈太忠查探得也不是很快,为了防止有人发现,他还要注意隐藏身形。

然而,就在进入望月谷的第三天,电子秤上的数据,剧烈地跳动了起来,数据的变化,不是以毫克计的,而是以克计的!

待他循着方向探去,前行了十五六里地,那数据变化的单位,就成了以十克计的。

哥们儿差点以为,这个探测器,做得不太科学呢!陈太忠隐身停留在数据跳动最明显的地方,暗暗地感叹:原来是真的没有找到过九阳石髓。

既然找到了,那啥话也不用说了,往下挖吧。

这一挖,就又苦恼了,望月谷之所以被叫做盆地,观察起来是很方便的,虽然陈家在这里的人也不多,但终究不能大张旗鼓地挖。

不过还好,修者都是有储物袋的,陈太忠在地面上布置个幻阵,让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,他就直接向下挖了起来,挖出的碎石和泥土,直接就装进储物袋了——他的储物袋多着呢。

反正有测试器在,他不怕挖歪了方向,至于说遇到很大的石头,慢慢破开就行了,手脚轻一点,别惊动了外面的人。

挖了半天之后,他觉得事儿不能这么做——砂土太多了,储物袋装不下了!

这时他才向下挖了百余米,可是直径有两米多,那就是三百多方砂土,相当于地球上三室一厅层高两点八米住宅的空间了。

总算还好,他还有个通天塔,可是小世界呢,砂土随便扔到大玉石的外面就行了。

他挖了足足有三天,挖出了一个足足深达五百米的一个坑,挖到最后,下面都冒出水来了,他潜水继续挖。

终于,一块鸭蛋大小的九阳石,被他挖到了,里面绝对有石髓,有多少呢?不知道,反正绝对是有——那棍子根本不肯靠近这块石头!

修炼……好难啊,陈太忠看着这块九阳石,真的有泪流满面的感觉。

然后,他就把九阳石丢进了须弥戒,然后慢慢地爬出地面,第一块已经有了,第二块还会远吗?

老话说得好,万事就怕比较,在找出第一块九阳石髓之前,陈太忠根本没有可对比的东西,他甚至怀疑,自己做的测试器有问题。

但是找出第一块的经历,让他明白了,其实飞得高一点低一点,真的无所谓,关键是看这九阳石髓在地下埋得多深!

空气对九阳石髓之间的斥力,影响有限得很,甚至比不上地下水的影响。

那么,何妨飞得高一点,让感受范围更广一点呢?

至于说有深埋的九阳石髓,可能错过了感应,这个可能性是有的,但是陈太忠也不在乎,哥们儿马上要去幽冥界了,那些藏得更深的九阳石,回头再挖吧。

于是他又用九天的时间,扫荡了半个望月谷——其中有三天半,他是在规避陈家的修者。

就是这九天的时间,他又挖出了一块九阳石髓,这块才是意外的惊喜,只看外面九阳石甲形成的规模,足有橄榄球大小。

相比陈太忠手里轮胎大小的九阳石,这一块也不算太大,但是这里面有九阳石髓啊。

不但有石髓,石髓还不会小,这块石头对棍子的斥力,远大于那块鸭蛋大小的九阳石。

原本他还想继续扫下去,可是算一算时间,南忘留三人应该快锻体完毕了,又想到陈家那个有点好色的小女孩,他决定放望月谷一马。

于是他在得到第二块石髓的夜里,将挖出的两个洞用大石头悄悄堵了,无声无息地走了。

待陈太忠再现身,已经是距离龙马场百里之外了。

汇合了纯良之后,他打听一下,知道附近有个护镖的势力,跟宁树风干的活儿类似,于是就又化成那英挺小生的模样找上门去,要买晓天宗附近,白驼门修者的消息。

这次他的修为是一级天仙,接待的修者也不敢怠慢,商定了价钱之后,马上派人走传送,直奔晓天宗而去。

别看这些人修为不高,做事还真的利索,四天之后,他们甚至把乔任女带了过来。

“咦,你怎么来了?”陈太忠还奇怪呢,“我就是了解一下,你们遇到麻烦没有。”

“你的事儿我们知道了,”乔长老看着眼前的英挺少年,神智一阵恍惚。

若不是对方的气息没变,肩头还趴着那只标志性的小白猪,她真的有点不敢相信,面前之人就是那个黑脸膛大汉,“咱们出去聊吧。”

两人走出好远,乔任女才出声发话,“真的是你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“如果不确定这一点,你会来吗?”

“我也是听说了纯良跟你在一起,才来看看,”乔任女倒不介意他的话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,迟疑一下又发问,“这是……你的本来面目?”

“这很重要吗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我是想知道,晓天宗有没有为难你们?”

“没有,”乔任女这才想起正事来,于是摇摇头,“飞星峡死人的时候,我们已经入谷了,上面都有记录的。”

合着她一出来,就被晓天宗的人拎住问了半天,所以她知道,在自己三人进入子午阴阳谷之后,东易名又做了些什么。

紧接着,南忘留也出来了,还是被人问了一阵,总算还好,晓天宗问话的弟子,没有表现出什么强烈的情绪,就像例行公事一般。

现在南忘留还守在谷口,等着言笑梦最后出来——三人里,乔任女是最早完成锻体的,而言笑梦则是最慢的,这不仅跟资质有关,也跟心性有关。

而乔任女听说了陈太忠的消息,就直接走传送过来相见。

“哦,没事就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还担心晓天宗会对你们不利。”

“还好吧,倒是申真人被禁足宗门,他的门下,有些人颇有点微词,但也是敢怒不敢言,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又问,“你为何不传送回晓天宗。”

“别提了,这帮混蛋欺人太甚,”陈太忠悻悻地一哼,少不得将他的遭遇又讲述一遍。

到最后,他感叹一句,“……真意宗的通行令牌都不顶用,这地域歧视,弄得我想杀人!”

乔任女怪怪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我也是用身份玉符传送的,你为何不用?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我就是不愿意用,不行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