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四章 我有媳妇

肯定是官府体系的,陈太忠听明白了:你这厮不存好心!

不过,他在这片丘陵的作为,已经被晓天宗发现了,再坚持下去,也没什么意义了,想一想晓天宗那个语气阴冷的真仙,他还是觉得背心直冒凉气。

而且他确实赶时间,想到以后还要被人监督,他觉得暂时放弃在此地搜索,是比较明智的选择——大不了以后再隐身悄悄潜回来。

于是他点点头,沉着脸发话,“既然是这样,告辞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他的身子划破长空,直接就走了,干脆利落。

剩下三个天仙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还是那浪刀会的中阶天仙苦笑一声,“他真的说了,是官府的人。”

“我们差点被你害死,”一个晓天宗的弟子冷哼一声,“这可是真能杀了初阶真人的主。”

中阶天仙嘴巴动一动,却是没敢继续反驳:我都说了,人家说初阶真人别来丢人,是你们觉得不含糊,硬要来的。

“别再说了,看好这块地方就是了,”另一个晓天宗弟子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这没名没分的,咱们也难做,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。”

“就是啊,”中阶天仙忙不迭地附和,“这都马上要位面大战了,真是的……”

“宗里自有盘算,理解不理解,都要接受,”前一个晓天宗弟子轻咳一声,“你们觉得,自己比真仙能看得更远吗?”

“那我们也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,”中阶天仙低声嘀咕一句……

龙马场其实离丘陵也不远,就是三百里地左右,陈太忠这次是打算潜入了,于是到了地方之后,索性换了一副面孔和身材,收敛了气息,扮作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。

然后他又让纯良自由活动,自己则是去打探,这龙马场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这次他扮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,一身短打扮,一看就是家境不怎么富裕的那种主儿。

不过他将相貌设定得有些英俊了,在镇子外的茶摊上喝茶的时候,卖茶的小姑娘时不时地看他一眼。

长得太帅了也不是好事啊,陈太忠有点后悔了,哥们儿这个设定,略略地高调了一点。

然而,有坏处就有好处,他随意开口闲聊,那小姑娘简直是有问必答,跟中了催眠术似的。

所以陈太忠就知道,这里叫龙马场,还真不是白叫,以前这里就出产龙马,后来随着人族的发展,龙马几乎被捕捉得差不多了。

不过就算没了龙马,这里也是放牧角马的好地方,现在有好几个家族,都在这里牧马,其中最大的是飞索陈家。

陈家是称号家族,祖传就有驭马之术,甚至为战兵训练马匹,所以跟官府的交情极好,据说在掌道大人面前都说得上话。

原来如此,陈太忠心里明白了,看来这陈家,就是帮助官府看守场地的人了,于是他又好奇地问一句,“陈家如此厉害,为何不占了整个龙马场?”

“这我哪里知道?”小姑娘看他一眼,垂下眼皮不说话了。

恐怕那几个家族里,有宗派支持的吧?陈太忠暗暗琢磨,如若不然,晓天宗也不可能知道,那里近十年居然出了两块拳大的九阳石。

他正思忖着,就听得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然后是一个清脆的声音发话,“你一介凡人,怎会对这种事感兴趣?”

陈太忠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手里拎着一条马鞭,足蹬小皮靴,正直勾勾地盯着他,她的身后不远处,站着两名侍女。

小姑娘年纪不大,却是八级游仙了,所以脚步轻得很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很阳光的笑容,“也没什么,我善驭马,若是陈家待人良善的话,就琢磨能不能去找个活计。”

“呵呵,”小姑娘捂嘴轻笑了起来,“陈家肯定待人良善,不过……你一点修为都没有,去了也只能做杂役,须知好的角马,性情大多暴烈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眉头皱作一团,极其失望地叹口气,“哦,那可是太遗憾了。”

小姑娘见状,没由来地心里一软,“要不这样,你跟我走,先测试你一下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哎呀,你这人!”小姑娘一跺脚,脸上没由来泛起一丝红晕,“我当然是陈家人!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——哥们儿这相貌,有点英俊得过分了?

不过,他虽然打算尽快寻找九阳石髓,却也不想利用一个无知的少女,这少女不但对自己有好感,还是姓陈。

于是他皱着眉头想一想,然后才憨憨地一笑,“还是算了吧,听你一说,我也有点担心,脾气暴烈的角马,确实不好侍弄。”

“你是担心我做不了主吧?”小姑娘气得眼睛一瞪,“告诉你,只要你有真才实学,没有修为,也能管那些有修为的……没有修为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有进取心!”

然后她很霸道地一摆手,“小雯,把他给我带走,交给你了!”

“喂喂,别啊,”陈太忠着急了,“你都说了,陈家是善良的,怎么能强迫人呢?”

“大乱在即,你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,走到哪里都是蝼蚁,”一个侍女走上前,抬手一指他,有点不高兴地发话,“小姐好心可怜你,你竟然不领情?”

“大乱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“呀,那我得赶紧回去跟媳妇说一声。”

“算了,不用理他了,”那穿了马靴的小姑娘听说他有媳妇了,脸上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黯然,“他不想去,咱也不强求。”

三人转身就离开了,陈太忠摸一摸自己的脸颊,结了茶水费,站起身来离开,心说下次再改换容貌,不能弄得太英俊了。

弄明白龙马场的现状之后,陈太忠也懒得多等,直接隐身潜入。

哥们儿不明摆着探测了,悄悄探测总是可以的。

然而,悄悄探测也存在一个问题,他可以让探测器也隐形,不过隐形的结果就是——他自己也看不到了,无法读取电子秤上的数字!

这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情。

所以他不得不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,给探测器的外壳,制作了一层伪装网,龙马场这里是碎石和泥土混杂的平原,草丛和灌木也很茂盛,做个伪装网不算太难。

“想要修炼,需要学的手艺还真不少啊,”陈太忠看着自己辛苦折腾出来的伪装网,满意地点点头,“也亏得是哥们儿这种天才,才不会被难倒。”

伪装网制作好之后,他就开始探测九阳石髓,龙马场这块平原,比浪刀会看守的丘陵还大很多,足有万里方圆,不过他的探测速度,反而是很快。

这就是平原的优势了,他贴着地面飞行,不用考虑忽上忽下造成的数字误差,前进速度就能快很多,只要保持匀速前进,不会出现大的问题。

尤其是在遇到有风的天气,草木都在摆动,他前进的速度可以加快很多,不虞人发现。

眨眼之间,二十几天就过去了,陈太忠把龙马场来回跑了一个遍,遇到人和马的时候很多,不过他看在陈家小姑娘的份儿,很有耐心地避让开。

但是糟糕的是,他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别是皇家的人,已经拿着皇宫里藏着的九阳石髓,把这里扫过一次了吧?陈太忠实在很难不生出这样的猜测来。

这让他有点意兴索然。

不过,他终究是有大毅力的,仔细考虑一下,就做出了新的决定:哪怕皇家的人来过,估计也只能在陈家的地盘上做动作,其他几家中,若是有宗派的眼线,肯定不会买账。

但是再细细搜索那几家的地盘的话,又是在宗派的地盘上抢物资了啊。

算了,位面大战在即,顾不上那么多了,先了解一下,各家地盘的划分吧,陈太忠知道,这龙马场的平原,几个养马的家族,也都没有地契。

所以他要做的,就是先搞清楚,这些地盘都是怎么划分的。

如何搞清楚呢?只能是隐身偷听了,龙马场上,牧马和训练马的修者,是很多的。

反正他收起探测器的话,近前隐身偷听,怕是初阶玉仙都难以发现。

他最先偷听的是陈家,结果听了两天,没什么收获,于是又偷听别人家的,直到听到第三家,一个姓东门的家族,才得到了一些想要的东西。

东门家族的修者,有意无意地提起——“陈家霸占望月谷那么久,又不怎么用,真是好可惜。”

望月谷在龙马场的旁边,十几里长的一道峡谷,里面却又有近千里方圆的盆地,可谓别有洞天。

陈太忠早就知道,那里是陈家的地盘,不过因为不属于龙马场,他又嫌里面探测起来麻烦,暂时搁置了。

所以这样的话,他听到一次也不以为然,怎奈架不住,他跟了东门家两天,最起码听了不下十次这样的话。

连东门家的子弟,都有点受不了,“咱们不说望月谷了,行吗?反正拿不到手。”

“老祖让咱们一直说,你说就是了!”东门的长者,有点不高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