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二章 自己动手

相较于进城的麻烦,传送阵那里要好一些,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看守传送阵的那位,一开始不认通行令牌,陈太忠气得大骂,我这令牌,走跨域传送阵都有资格,你一个小小的传送阵,竟然敢不认?

这跟进城门的性质不同,城门完全由官府掌控,而跨域传送阵,都是官府和宗门合办的,所以他骂得也有理。

他一骂,对方不敢计较了——关键是他的修为也挺吓人,一旦在这个小城发起飙来,基本上没人能控制得住。

于是看守退而求其次,说你可以传送,不过你的储物袋,我要检查一下,现在中州不太平,我们要防奸细。

陈太忠一听就呛了,又跟我来这套?尼玛我们西疆修者就这么被小看?

一般而言,域内传送很少检查储物袋,也有抽查的时候,但是不多,而陈某人所持的通行令牌,是跨域传送都免检的。

他一脚就将守卫踢倒在地:来,你再冒犯我上宗威严试一试?

就在这时,过来四五个人,其中还有一个初阶天仙,眼见动手了,马上过来了解一下,这是什么情况。

巧的是,这初阶天仙也是宗门弟子,一听说黑脸的天仙持的是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冲着守卫就是一通乱骂:就冲你这行为,信不信人家杀了你都没事?

对这名弟子而言,西疆修者固然不是中州人,但大家都是宗门体系的人,为了维护体系尊严,他拔刀相助是很正常的,而且,结识一个持有上宗通行令的高阶修者,总不是什么坏事。

陈太忠也算领情,报出了自己的名号,说将来你去西疆,有人不开眼的话,你报我的字号。

这话说得有点大,虽然以他的战力和事迹,有资格说这个话,但他的真实修为,不过是高阶天仙,又因为他压制了一级的修为,看上去才仅仅是中阶天仙。

不过在场的就没几个修为高的,那宗门的初阶天仙出于礼貌起见,也没好意思去窥视他的修为,只是笑眯眯地表示感谢。

总之,一路上都不是很顺利,陈太忠赶到金乌道之后,索性不进城市了,他对各种歧视已经厌倦了——再被歧视下去,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而杀人。

在金乌道飞行了一天多,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能出九阳石的地方。

这块地方是一片丘陵,土壤贫瘠,没什么人烟,不过在一座最大的山包上,有一片连绵的房舍,那是本地一个帮会的所在。

这帮会名唤浪刀,由一帮灵仙和游仙组成,据说那个从不露面的大当家是天仙,但也只是人云亦云。

浪刀会早早就宣布,这一大片丘陵是会产,而且他们确实也从城主那里弄到了地契,不过这地契似乎只是他们所在的那个山包,他们却宣布,方圆近三千里的丘陵地带,都是他们的。

陈太忠略略了解了一些,就不再操心那小小的帮会,他甚至对地契一事,都不是很感兴趣,他是来找九阳石髓的,不打算砸石头,而且无意向任何人交税费。

所以他孤身一人闯进了丘陵,在歇息了一天之后,他成功地将棍子改造成了一个相对敏感的探测器。

其实真要说,他也没做什么大的改动,毕竟他不是学炼器的,他只是将这棍子两头系上绳索,又将绳索粘在一个电子秤的秤盘上,而棍子则是被吊在秤的下方。

他不会手持棍子去测试斥力,虽然他对力道的大小,也是很敏感,但是能让他敏感的变化,最少最少也得有几两,而且情绪和气血的变化,会影响他的感觉。

正经是电子秤不会有这种反应,而且他手上的电子秤,是以毫克做单位的。

做好这个测试器之后,他又做了一个粗糙的外壳,下方开口,上方是一面有机玻璃,其他四面全是木头,电子秤固定在其中三块木板上,这是为了防止风吹和雨淋,影响了精度。

陈太忠并不是一个发明狂人,做出这样的测试仪器,已经是尽力了。

然后他又找出一张灵器飞毯来,将测试器放上去,他自己则是坐在有机玻璃上方,驱动着飞毯,慢吞吞地搜索着。

这样的形象,搁给外人看,那真是很怪异,就是一个飞行灵器上,载着一个不大的木箱,木箱上坐着一人。

他慢慢悠悠地找了两天,进度还算不错,遗憾的是,电子秤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,偶尔有几十毫克的变化,却是跟他前进的速度变化有关,只要停下来,就又恢复正常了。

他这一点一点搜索,不可能不被浪刀会发现,第三天头上,天上下着小雨,他正慢慢地飞着,前方出现了三名灵仙——至于是什么阶位的,他没兴趣去观察。

“阁下何人?”一个虬髯大汉高声地叫着,他披头散发,雨水打在他赤裸的双臂上,显得彪悍异常,“不知道这里是浪刀会的地盘?”

“蝼蚁,滚!”他冷哼一声,只是低头盯着电子秤看,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“不滚就死!”

他并没有对付对方的意思,但是这一嗓子出去,那虬髯大汉噔噔噔连退几步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胸口急速地起伏几下,一口血都到了嗓子眼里。

这些混帮会的,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儿,哪怕对方没有说“蝼蚁”二字,只看大汉的反应,就知道来人不是一般的强悍——起码也得是中阶天仙吧?

三人交换个眼神,二话不说转头就走,连句场面话都不敢留。

陈太忠又搜索一天,还是没什么收获,直到天快黑了,电子秤上才出现了细小的变化,他停下来琢磨好一阵,才发现是秤盘上凝聚了一层水汽。

这真是耗人……搞研究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看着天快黑了,他也懒得去擦拭秤盘了,正想着降下来就地扎营,前方两道人影划过,却是两名天仙飞了过来,一个初阶一个中阶。

“在下浪刀会会主……”初阶天仙一抬手,才要介绍自己的身份,猛地发现对方的修为,自己看不透,于是苦笑一声,“太上,您来吧。”

中阶天仙也是脑门一阵发麻,他才四级天仙,对方修为明显比他高,他硬着头皮拱一拱手,“这位上人,此处是我浪刀会的地盘,不知上人在此徘徊,究竟为了何事?”

“地契拿来我看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一伸手,他此刻心情不好,打算强买这块地方。

“这个……”那两位交换个眼神,他们哪里来的地契?只不过宣布这一片是他们的而已,真正的地契,只是一个小山包。

“咳,”中阶天仙干咳一声,“地契未带在身上,不过还请上人明言,此来所为何事?”

“没地契你跟我说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滚!”

“呵呵,”那浪刀会的会主闻言,冷笑一声,“上人可是欺我浪刀会孤魂野鬼?不瞒阁下说,此处水深,好走不送!”

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看着他淡淡地吐出五个字,“你是在求死?”

“上人息怒,”中阶天仙马上出声,他苦笑着发话,“此处我们也是代人看管,有贵人早早地定下了这块地方,要拿来做庄园的。”

“做庄园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凭着对方的几句话,他已经猜到了真相——这里看似看管很疏松,但是九阳石的战略分布在这里,这个野路子的浪刀会,只不过是障眼法,身后肯定有庞然大物存在。

如若不然,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据说只有灵仙的浪刀会,会猛地冒出两个天仙出来。

什么做庄园的话,那都是扯淡,无非是为了看住这块地方,找出的借口罢了,于是他淡淡地发问,“浪刀会身后,是宗派还是官府?”

那俩闻言,又对视一眼,最终还是那中阶天仙发问,“宗派如何,官府又如何?”

“我斩杀了你俩蝼蚁,又如何?”陈太忠一听,越发地不高兴了,到底是谁在问谁啊?

想到自己一路被官府刁难,他的情绪更糟糕了,于是脸一沉,“不想死的,滚!”

“阁下可否留下姓名来历?”中阶天仙却不被他的威胁所惊吓。

“你肯定会后悔打听我的名字,真的,”陈太忠闻言,笑了起来,“我饶你俩一次,把你们身后的人叫出来,初阶真人之类的,就不要叫过来丢人了。”

这两位闻言,身子猛地一抖,好悬瘫倒在地,这也太彪悍了一点吧?

看你也不过是个天仙,竟然敢说初阶真人别过来丢人?

还是那中阶天仙反应快,事实上,他知道自己看护的是什么东西,于是沉声发问,“莫非阁下此来,是为了位面大战做准备?”

“看起来你也是明白人,”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,“别逼我动粗……我艹!”

合着他一句话没说完,那中阶天仙一抬手,直接将浪刀会的会主打晕了。

这又是个什么节奏?陈太忠是真的不懂了。

那中阶天仙连解释都没有,只是冲着他微微一拱手,“这里是战略要地,想必阁下是明白的,某些东西,不是你能随便动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