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零一章 地域歧视

“姚仙此话何意?”那高阶真人,实在听不懂这话。

“此事说与你听,也是有害无益,”洞府中继续传出不男不女的声音,“你当我不想诛杀此人?不想维持晓天宗的尊严吗?”

“姚仙言重了,”干瘦老头弯下了腰,诚惶诚恐地回答,“弟子只是不明所以。”

“你没必要知道太多,须知我也是不饶人的性格,”不男不女的声音重重地一叹,“有些事情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,就会知道了……好了,那西疆子本身并无不妥之处。”

高阶真人迟疑一下,又试探着问一句,“那灵宠是……兽修后人?”

“都不让你问了,你退去吧,”姚真仙的声音,越发地冷了,“也不得跟别人提起。”

“是,”干瘦老者不敢多说,只能深深地鞠一躬,默默地退去。

他觉得委屈,陈太忠还觉得委屈呢——直接被真仙呵斥了一顿,差点一命归西。

真仙就很大吗?

而同时,他又有点担心,不知道自己离去之后,晓天宗这边,会不会难为南忘留,说不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四处游走了解情况。

这一天,他确定了己方并没有受到晓天宗的恶意针对,就打算离开这里,不成想付莜竹又找上了门来。

一看到这女人,他心里就有点恼火,然而,付上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,而是笑眯眯地同他打招呼,“东上人,你不是需要一些苦役弟子吗?我帮你联系了一下。”

你到底跟晓天宗的家伙说了点什么?陈太忠很想问这么一句,不过转念一想,晓天宗的人都不提了,他实在没必要再自找没趣,“找了些什么样的苦役弟子?”

“一个灵仙带十个游仙,这样的组合,我能给你找几十组,人都绝对可靠,”付莜竹拍着胸脯打包票,“工钱嘛,象征性地给点就行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才皱着眉头发话,“我找人,是要挖掘九阳石的。”

经过这几天的了解,他也逐渐知道,中州竟然有修者,专门就是开采九阳石。

要说起来,中州的九阳石真的比西疆多,而且分布得极为广泛,于是就有人专门从事此项业务,而且还玩出了花样——赌石。

九阳石外有九阳石甲,是极为坚硬的,但是石甲之外的岩石,日积月累受到石甲的影响,也会变得坚硬一些。

有经验的老手,能感受到岩石硬度的变化,然后并不继续开采,而是将地点做上标记,卖给有继续开采意图的人。

当然,因为自然原因导致岩石硬度发生变化的例子,真的是不胜枚举,所以如此赌斗,失败的概率极高,可总还是有人忍不住要赌。

“九阳石?”付莜竹听到这个回答,有些微微的愕然,“你不是有……你还缺这个?”

“你见到的九阳石不是我的,也不够我用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有独特功法,需要大量的九阳石。”

“你们气修,还真是资源耗费大户啊,”付上人苦笑着摇摇头,“整个中州的九阳石,加起来也不会比你手里的九阳石多太多。”

“你这才是胡说八道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“中州九阳石的资源,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。”

“是吗?”付莜竹眼睛一亮,“那这样吧,东上人,这个事情我也参一股,马上要征战幽冥界了,九阳石自然是越多越好……你拿大头,随便赏我一点就行。”

两人的修为,原本就相差不少,待她见到,他能在上宗两个真人的包夹之下,从容遁走,她就已经不把对方当做上人,而是当成真人来对待,连“赏一点”这话都说出来了。

“你还真是……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看一看她,“我出灵石雇佣你行不?”

“这当然也可以,但是我想为同门做点事啊,”付上人很可怜地一摊双手,“百花宫不以争斗见长,但是也要有弟子前去幽冥界,我想让他们多一层保险。”

“这关我什么事儿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很多盛产九阳石的地方,你根本不知道……你没想一想,为什么现在九阳石这么稀少?”

“为什么呢?是因为开采的人力不足吗?”付上人愕然,然后她猛地浑身一震,“我知道了……这是为抵抗幽冥界,所留的后手!”

这个……我可没这么说啊,陈太忠也有点佩服她的联想能力,可是再想一想,不得不承认,她说的话,还真有那么几番道理。

“给你留点九阳石,未尝不可,”他沉声发话,“不过我要开采的地方,都是保密的,所以我希望,你能组织一支由奴仆组成的开采队伍,我随时可能搜魂。”

“这样啊,”付莜竹拉长了声音,看起来有点失落的样子,不过最后她还是点点头,“那行,我去准备,多少人就够了,两千够吗?”

“你先准备吧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三个月后,我会回来,到时候咱们再商谈具体细节……记住了,我要奴仆,而且是生杀予夺的那种。”

九阳石的战略分布图,是他辛苦换来的,绝对不愿意被别人摘取了果实。

“那东上人你现在去哪里?”付上人很懂得打蛇随棍上。

“你真以为我跟你很熟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欺负我脾气好是吗?

“我是说……”付上人犹豫一下,又左右看一看,“若是去东莽,记得驻颜丹啊。”

你还惦记着呢?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自从这女人举报他杀人之后,他已经没了跟对方交易的心情,也不指望她能弄出子午阴阳谷的原理图了。

事实上,通天塔的自身,似乎也是有召回那底座的意愿。

付莜竹白他一眼,“我可是说了,那六级天仙是我杀的,而且,你没有逼迫我……不信的话,你去问白堂主。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然后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你这人……也蛮有意思的。”

“那么,神念双修吗?”付上人眼睛一亮。

你这思维跳跃能力……陈太忠很无语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回头再说吧……”

他此番急着离开,还是想尽快去寻找些九阳石髓出来,第一拨弟子马上要出征幽冥界了,第二拨没准什么时候也要开拔,他是必须要带点九阳石髓到幽冥界的。

离开晓天宗外围的时候,他还特意去买了三把灵宝级的战刀,虽然那根长棍使用得很顺手,可是一旦进了幽冥界,没准就要当成九阳石来用了,多做点准备还是好的。

晓天宗的附近,也有几处可能产出九阳石的地方,不过陈太忠实在不想再跟晓天宗的人打交道了,那个高阶真人和没露面的真仙,带给了他太多的压力。

他最先前往的,是金乌道,那里有七处地方可能出产九阳石。

因为时间紧迫,陈太忠不想在路上耗费太多的精力,于是寻了一个城市,想要进去传送,令他感到意外的是,那城市的守卫,竟然拒绝放他进去。

真意宗的通行令牌,在这里不好用!守卫虽然知道他是高阶修者,但是态度还是很坚决,你要不就出示身份玉符,要不就别进城。

“我真意上宗,也是你能轻侮的?”陈太忠真是有出手的冲动了。

这时旁边又过来两个高阶灵仙,死说活说劝开了,他们表示说,我们也无意对上人你不敬,不过现在接连发现了幽冥界的暗线,登记身份是必然的——这也不是多麻烦的事儿。

哥们儿不进城了还不行?陈太忠气得转身就走,其实他的须弥戒里,还有伪造的身份玉符,不过别说那玉符跟巧器门的覆灭有点干碍,就算没有,这种情况下,他也不会拿出来用。

事实上,他总怀疑,是不是因为自己来自西疆,所以遭到了地域歧视?

一天之后,这个猜测被他证实,还果然是这样,因为他在试了三座城市之后,终于在第四座城市,得到了进入的许可。

那守卫也不认识通行令牌,不过他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,正好城主府有个统领路过,验看了一下令牌,直接放人进来了。

当时陈太忠最想做的,就是转身离开,干掉前面几个城市的守卫——居然敢如此戏弄我?

不过地域歧视这种事,真的是很难避免的,陈某人自己也是小集体主义者,他只是有点忿恨,他堂堂的高阶天仙,竟然会受到如此待遇。

算了,位面大战在即,哥们儿不跟那帮小崽子一般见识,他如此安慰自己,反正他惩罚不了人,奖励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于是他摸出一颗破障丹来,丢给那个比较有眼色的守卫,“赏你的。”

看着他走进城去,八级游仙的守卫捧着手里的破障丹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我去……破障丹?西疆的修者都是这么土豪?那位上人……谢赏啦!!!”

几名守卫艳羡地看着他,恨不得从眼里伸出手去,抢走那颗破障丹,但是谁也不敢乱来,统领还在旁边呢。

连那统领都忍不住咽口唾沫,心里暗暗地盘算:以后见了西疆的修者,可得热情一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