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七百章 真仙“恩泽”

陈太忠正不动声色地琢磨,该怎么做,才最可能逃脱,猛地听到高阶真人的话,登时就是微微一错愕。

不过他也算个有急智的,马上就点点头,“如释重负”地长出一口气,“真人明鉴,确实如此。”

对方强调,只有两具尸体……是付莜竹把第三具尸体的事儿,也说了?

你小子敢更无耻一点吗?干瘦老头原本都要拔脚走人了,见到他一副得逞的样子,心里又不舒坦了,于是冲那中阶真人使个眼色。

那黑脸膛的中阶真人,心里也有点不舒服,心说就算你找出了幽冥界的卧底,终究也是在我中州杀了人,对着我们两个真人,怎么就不知道诚惶诚恐一下呢?

见到师兄授意,他轻咳一声,顺手难为对方一下,“那我们先调查到这里,你在客舍好好住着,方便我们随时联系。”

“这个真是抱歉了,”陈太忠坚决地摇摇头,“此前我曾经跟百花宫的三宫主有过约定,只等三天,三天之后,我还有自己的事儿要做。”

“早就听说东易名你张狂不羁,还真是不把我中州的真人放在眼里啊,”中阶真人面皮一翻,冷笑一声,“还说什么能杀得了中阶真人……这般桀骜,少不得要略略惩罚你一下。”

一句话说完,他冷笑着伸出手掌,掌心向天,看似很随意地一握。

就这一握,周遭的灵气,顿时凝滞了,在场的人,身形也都被禁锢了,登时无法动作,中阶真人一击,岂可轻视?

掌控?陈太忠见状,想也不想,直接一个万里闲庭,蹭地蹿出去十几里地,然后仰天大笑,“哈哈,原来也是大欺小,东某人受教了。”

他实在没法不笑,总算从那个小院子脱身了,存活的可能性大增,而且他也试出来了,只有在遭遇“掌控”次神通的时候,他才能使出万里闲庭来。

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他并不知道,但是眼下也不是琢磨这事儿的时候。

“嗯?”中阶真人直接傻眼了,他这一抓看似轻描淡写,但是事实上,他很是用了几分灵气,因为他知道,东易名曾经打得一个五级玉仙丢盔卸甲,还抢了对方灵宝。

面对这种对手,他可以表现得轻描淡写,但心里绝对是高度重视,又因为他不想得罪那来历不明的东姓家族,此番出手只是为了泄愤,是真的“薄惩”,所以才选择了掌控这一手段。

而掌控这种次神通,也是较为耗费灵气的,他又唯恐没有效果,几乎使出了全力施展。

没想到,他的掌控一出,对方竟然一下子跑出去那么远。

看到天空中隐约可见的小黑点,他忍不住大怒,“看来我晓天宗还是太好说话了!”

“小子,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?”那干瘦的老头都火了,一个区区的高阶天仙,竟然在他这高阶真人眼皮子底下跑了,这怎么能容忍?

当然,他不能随便出手,要不然就几近于无耻了,所以他找个理由,身子旋风一般刮了出去,“你小子改易了容貌,恐怕未必是令牌的原主吧?”

对方的容貌改动过,这一点瞒不过他这个高阶玉仙,不过原貌是什么,他真看不出来,对方改变的只是肌肤和骨骼,想要还原,实在是太难了。

须知陈太忠修习的改容易貌,虽然看似不起眼,但也是神通——能破解神通的,只有神通,得修习了眼上的神通,才能看破,而且还不能是眼儿媚之类的用眼杀人的神通。

不过,对方只改变了容貌和身材,并没有改变气息,所以这东易名的身份,应该还是没问题的,而且此人前来中州的经过,晓天宗也都了解清楚了。

但是眼下,这高阶真人生气了,想要教训对方,就拿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来,衔尾直追,同时神念锁定对方,打算放出一个神通。

这神通也是辅助神通,只是为了追踪人用的,因为他非常担心,自己追不上对方——都说东易名的身法惊人,只有亲眼目睹了,才知道对方的身法,真的是远超传说。

他没有想到的是:其实这种身法,根本不是传说中的缩地踏云身法,而是万里闲庭!

陈太忠见有人追来,毫不犹豫果断隐身,然后一路狂奔。

他的隐身术是相当高明的,比一般上人或者真人那种扭曲空间的隐身术,高明很多。

不过再高明的隐身术,也要靠修为支撑,他和干瘦老头之间的境界,相差太大,就算隐身了,也得没命地跑——万一距离近到一定的程度,没准就被发现了。

“隐身吗?”高阶真人气得笑出了声,抬手就是一道青芒,漫无边际地向前方卷去——再强的隐身术,你有种躲得过我的范围攻击!

不成想,对方还真躲过去了,他越发地恼怒了,然后才发现,自己为了保护地上的修者和建筑,青芒没有扫过地面——这厮一定是落到地上去了。

这真的不能忍啊,他怒火中烧,同时还有点犹豫——对着地上也来一下吗?合适不合适?

这里终究是晓天宗的地盘,终究多是晓天宗的修者啊。

他的青芒杀伤力不大,范围攻击而已,正合适逼迫隐身的人现身,但就算杀伤力再小,也是玉仙使出来的,别说是游仙了,灵仙正面遇上,也是九死一生。

陈太忠是真的落到地上了,看到空中青芒扫过,他暗暗咋舌:这跟哥们儿遇到晨风堡温曾亮的范围杀伤,是何其地相似!

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小溪,他毫不犹豫地摸出了通天塔,打算在水草的密集处,悄悄地藏身,同时心里暗暗地发狠:你真别让哥们儿逃过这一遭!

不成想,才取出通天塔,塔身就微微晃动了起来,他毫不犹豫地又将小塔塞回须弥戒——泥煤,倒是忘了,四五百里远的子午阴阳谷里,还有一块塔基呢。

他收得很快,但是塔身这个晃动,引起了灵气波动,还是让他显出了身形,他为了掩饰,顺势冷笑一声,“原来掌控还不够,这位高阶真人,是想用身禁吗?”

掌控的终极,才是名列十大的身禁神通……会不会跑得更远呢?很期待啊。

说完之后,他再次强行隐身。

不过就在同时,一道神念巍巍然扫了过来,浩浩荡荡无边无际,真称得上是“汤汤乎洋洋乎”,充盈于天地间,似乎无所不在,同时又带给人一种极为阴冷的感觉,情不自禁地要打哆嗦。

陈太忠的神念,是相当强大的,但是吃了这神念一扫,才隐去的身形,又被逼了出来。

干瘦的老头看到他显出身形挑衅之后,又再次隐身,正在犹豫,该不该对着地面也来一下,猛地感受到了这股神念,登时戛然止步,毕恭毕敬地发话,“恭请仙谕。”

能被真人称为“仙”的,只能是真仙。

“大战在即,你们都准备好了吗?”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,同时传到了陈太忠和干瘦老头的耳中,“搞这样的内斗,很有意思?”

他说是这么说的,但是力道也有区别,干瘦老头只是听到了,而陈太忠则是胸口有若遭受重锤,浑身气息都乱了,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来。

当然,陈太忠并不知道,自己受到了差别对待,他只是深深地吸一口气:真仙之威,原来……这便是真仙之威!

隔着数百里地,就能让他气血不畅,甚至他有种感觉,对方若是想取他小命,恐怕也不需要现身,直接可以遥控击杀。

这个认识,让他心里生出了浓重的无力感:哥们儿的修为……太弱了啊,必须加强。

不过同时,他也发现,身后缀着的高阶真人,停下了脚步,于是冷冷一哼,再次强行隐身,倒要看你接下来做什么。

干瘦老头得了这么一句告诫,马上就停止了找东易名麻烦的行动:我此来不是要对付此人的,真的是……太舍本逐末了。

说白了,无非是气血上头,就忽视了初衷,不过怎么说呢?他身为高阶真人,等闲真的见不到这么嚣张的修者,一时间难以自控罢了。

接下来他又去调查其他的线索,总之,晓天宗的地盘上,出现了幽冥界的卧底,这个事情是很严重的,尤其是可能涉及到本宗的高阶玉仙,严重性呈几何程度上升。

在晓天宗的高度重视下,真相很快就被一层层地剥开,没有人再去关注来自西疆的修者,和百花宫的爆乳女修,大家更关注的是,本宗的真人,涉入此事有多深?

当事的申金器申真人,直接被宗内禁足,只能在宗中自家的洞府内活动,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,谣传为申真人私生子的飞星峡沈执掌,近期在没命地拉拢各种势力。

这个现象,非常不正常,不过大家都解释为:沈执掌想要将飞星峡,升为称门宗派。

同时也有人,执着于一些小事,那干瘦老者,在两天之后,拜见宗门姚真仙,在洞府外发问,“西疆修者,辱我晓天宗太甚……姚仙为何恩泽于他?”

对真仙而言,不杀掉惹事的蝼蚁,便是恩泽了。

姚真仙并未出洞府,沉默良久,洞里传来微微一叹,“这个事情,你不要再说了,那天仙只是小辈,但是他身边的灵宠……却是惹不得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