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九章 死不承认

到了这会儿,三宫主才关心两个人的死因,可见在大节面前,小事真的没那么重要。

付莜竹犹豫一下,还是壮着胆子,把商定的说辞说出来——我陪着东上人四下走一走,结果不小心就发现了这两具尸身。

三宫主听得登时就恼了,她冷笑一声,“捡到两具尸身……你的运气真好啊。”

“托三宫主的福,”付上人抬手一拱,赔着笑脸回答,却也不辩解。

“越来越不像样了!”三宫主的鹅蛋脸有点发青,不过她也知道飞星峡意味着什么,更知道付莜竹不敢硬扛,所以只能冷哼一声,“这件事,我会报于上宗知晓,到时候你可别再来这一套,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。”

付上人不住地点头,却是再也不敢吱声,三宫主已经打了马虎眼,她若是再辩解,那就太不知道好歹了。

“付上人的话,应该不假,”白堂主笑着缓和气氛,然后一指陈太忠,“东上人是跟着我昔年姐妹,西疆蓝翔的执掌南忘留来的,他性格耿直修为高超……真人之下无敌手。”

要是搁给别的高阶天仙,一听真人之下无敌手,少不得要生出不服气的心思。

但是三宫主并不在意,百花宫的修者,原本就不是以战力见长,她又看陈太忠一眼,笑着一拱手,“还要多谢东上人对百花宫弟子的维护。”

这话说得很明白了:原来人是你杀的?那我得谢谢你啊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否认,“关键是要尽快查清,看他们有什么同伙。”

这一句话,就断了让飞星峡知道此事的可能。

“没错,”付莜竹也是明白人,闻言忙不迭地点头,“三宫主,这得封锁风声啊。”

“嗯,”三宫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其实她也有点头疼飞星峡的背景,不过既然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她正好乐得顺水推舟。

然后她看一眼陈太忠,“东上人可有暇去百花宫的别院小住?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你是怕我跑了,是吧?”

你这人……怎么这么说话呢?三宫主有点不高兴,不过她还是表现出了一个宫主的良好修养,所以微笑着回答,“兹事体大,东上人你又远来是客。”

“你知道我远来是客就好,”陈太忠摸出一块令牌,晃了一晃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其实前两日,我就住在百花宫客舍的。”

“真意宗通行令牌?”三宫主的瞳仁一缩,心里的担心,又去了一大半。

她身为三宫主之一,其实有点担心,这飞星峡的人被杀,里面会不会有些什么见不得的人勾当,至于说幽冥界卧底——这玩意儿也不是不能伪造的。

当然,让她这么想的原因,主要还是她不摸这个西疆东上人的来历,不知道底细的人,会让人本能地生出一些怀疑,所以她才邀请对方去别院小住。

待见到通行令牌,她就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,惹出再大的事儿来,都跟她无关了。

大家乘坐了白堂主的飞舟,一路飞行到别院,这次,三宫主想直接安排陈太忠进别院里住——别院不招待男宾,那只是普遍意义上的,特权不算在其中。

不过陈太忠拒绝了,他个人表示,前两天住的那个院子就不错。

他这个行为,看在别人的眼里,是他不惧飞星峡来找事。

但是事实上,在陈太忠看来,住进别院,并不比住在客舍更安全,称门宗派的别院,里面有些什么东西,实在说不准呢。

而且他非常正式地强调,“我最多待三天,此来除了陪派里三位上人锻体,我还有自己的事情。”

至于说是什么事情,他也不细说,只表示大战在即,西疆有太多的事情,需要准备。

不过百花宫也没有让他干等,在第三天的一大早,就有真意宗的修者到了。

来的人是个中阶真人,脸膛比陈太忠还要黑上几分,他先验看了令牌,然后让陈太忠讲述在哪里、怎么发现的尸体。

陈太忠倒是不怕说地点,但是他坚决不肯承认,是自己杀了人,就说是他和付上人路过的时候,发现了两具尸身。

至于他为什么在子午阴阳谷旁边转悠,他也不怕直说——我对这山谷确实好奇,反正他是隔着远远的看,又没凑近了。

这时,中阶真人身后,一个干瘦的老头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你们蓝翔三上人进入子午阴阳谷,是要修炼何等功法?”

咦,你这问得很不见外啊,陈太忠看他一眼,才要说无可奉告,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说不得又细细看此人两眼。

老头收敛着气息,并没有释放出来,不过陈太忠还是直觉地感到,此人能对自己造成致命的威胁——比那中阶真人给他的威胁感还要强烈。

不过,因为他吃过舒真人一记攻击,知道不能随便窥视高阶修者,所以也没使出天目术来,只是眉头微微一皱,“高阶真人?”

周围没人敢回答他的话,那瘦小老者沉吟一下,还是微微地颔首,“此事干碍重大,你最好实话实说。”

这还真看得起我,陈太忠心里只有苦笑了,一个中阶真人加几个天仙,已经不是他所能力敌的了,没想到里面还藏着个高阶真人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左了,晓天宗此次派出两个真人,是因为此事牵扯到了宗内的另一个高阶真人,事关重大性质严重,不认真对待不行。

陈太忠想一想,高阶真人确实有资格了解这些——事实上中阶真人也有资格知道,不过他打得过中阶玉仙,不想说也就不说了。

高阶玉仙……那实在是打不过,想跑都很难,再加上周遭的这些真人和上人,真要动手,他想全身而退,那是难如登天。

诚然,他一直有心尝试一下,在真人的“掌控”中,再次使出万里闲庭,但是对方是高阶真人的话,还是不要试了吧——大家又不是很熟。

再说,就算他跑得了,南忘留三女也跑不了,念及此处,他不情不愿地回答,“天目术。”

“果然如此,”那干瘦的老头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然后,那中阶真人又开口发问了,“这二人与你有何冤仇,你要杀掉他们?”

“不是我杀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干脆利落地否认,“我已经说了,我只是遇到两具尸体,他们怎么死的,我不知道。”

“呵呵,”那中阶真人不屑地笑一笑,“付莜竹已经说了,你还是老实说吧。”

“那我也不知道,他们是怎么死的,”陈太忠死活是不吐口,不管怎么说,他还有个真意宗的令牌在身上,就是打定主意不承认了。

中阶玉仙对他这无赖态度,实在有点无语,而且也确实不想对真意宗令牌持有者下手,最关键的是,此人应该跟幽冥界没有任何瓜葛。

“好了,我们知道,你东家的二公子,曾经斩杀过魔修真人,”他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黑着脸发话,“你本来身份没有问题,别搞得自己像是有什么问题。”

合着就这段时间,他们已经从东莽了解到了东易名的大部分情况。

“不管你怎么说,人也不是我杀的,”陈太忠坚决地否认,他才不会把自己的安危,寄托在别人的理解上。

不过,就在否认的同时,他已经开始不动声色地琢磨,怎么样才能跑得掉——这个难度,不是一般地大啊。

中阶真人见他死活不肯承认,侧头看那干瘦的老头一眼:怎么办?他可不是咱们的主要目标,不能耽误太多时间。

高阶真人哼一声,“去把那个小女娃娃叫过来。”

付莜竹确实是承认了,因为前来调查的两名真人,跟那私生子的老爸没什么关系,她担心的是一开始撑不过去,既然上宗已经知情,那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。

而高阶真人这番话,也是想加快流程而已,本来双方应该隔离询问,此刻叫到面前对质,就是想把事情简单化。

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撇一撇嘴巴,心说你把人叫过来,我也不承认。

中阶真人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想一想之后,传音给干瘦的老头,“师兄,要不就这样吧,他矢口否认,还是怕咱们追究他杀人的责任……若是此人真的别有意图,应该不会犯如此低劣的错误。”

“敢杀人,还怕追究责任?”高阶真人传音回答,他咬咬牙,有点不满意,不过再想一想,跟揪出了幽冥界的卧底相比,擅杀两个上人,也真不算大的事情。

他甚至知道,是飞星峡的人有意找这厮的麻烦,才被这厮辣手杀掉的。

身为中州的真人,他对西疆修者在中州胡乱杀人,是很有些看不惯,但是不可否认,人家也帮中州找出了隐患。

又想到自己的师弟深陷麻烦中,他也懒得再跟这小家伙计较了,于是开口发话,“那你记住了啊,你没有杀人,只是看到了两具尸体……是两具!”

第三具尸体,他也不打算提了,琢磨着如果有机会,就对外宣传说,飞星峡也有明白人,跟幽冥界的卧底两败俱伤了。

总之,不要让师弟的面皮掉得太厉害,也就是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