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八章 捡尸体

陈太忠见到对方的反应,有点后悔亮出九阳石了,不过没办法,他手上没有小的。

其实他亮出这块石头,还是有点卖弄的心理,陈某人的虚荣心比较强。

但是他没想到的是,因为九阳石生出了这样的反应,付上人反而眼睛一亮,“咱们可能逮到大鱼了……幽、幽冥界的卧底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愕然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九阳石可探查幽冥界的卧底!”付上人的情绪激动了起来,“这是上宗所颁布的谕令,可惜九阳石过于稀少,此法不能广泛使用。”

有没有搞错啊?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,不过怎么说呢?对方说的,貌似很有道理,幽冥界的阴气是极阴之气,对九阳石的影响,还大过玄冰。

就像火不能代表至阳一样,冰也不能代表至阴——如果火能代表至阳,九阳石须得到地火里去寻找了,但是事实上,地火里能找到火精是真的,遇到九阳石的概率可不高。

万年玄冰,也比不上九幽阴水,而且玄冰遇到九阳石,水汽大一点也是很正常的。

怪不得这巅峰天仙,吃我一记束气成雷,就直接往下掉,陈太忠越来越觉得,这个猜测属实了:雷修是幽冥界的克星。

欣喜过后,付上人恢复了冷静,“可是这种事情……该如何上报?”

是啊,他们杀了飞星峡的三个天仙,发现了可能的幽冥界卧底,但是这消息汇报上去,岂不是铁铁地得罪了某个高阶真人?

付上人虽然修为不高,但是她久在宗门,非常明白宗门中的潜规则,她就算立再大的功,可是得罪了“上面的人”,后果极难预料。

宗门是强调公平的,而宗门又不是绝对公平的,堂堂的高阶玉仙,那是上千年的修行换来的,资历和人脉,根本不是小小的初阶天仙能撼动的。

百花宫的大宫主,也撼不动!

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一定要上报吗?”

“事关人族存亡,怎么能不上报?”付上人反问一句,不过下一刻,她似乎就意识到了什么,“你若不想上报,那就……那就这样吧。”

她有很多毛病,但是立场还是没问题的,然而,面对杀伐果断的东上人,她又难掩心中的畏惧,不敢执意坚持下去。

“算你态度端正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那一问,不过是试探罢了,“其实想上报也很简单,就说咱们捡到了两具尸体……”

一抖手,他又放出了那具初阶天仙的尸身,“这厮应该是飞星峡的吧?”

他有点怀疑这巅峰天仙的身份,但是初阶天仙,可是闯过他的小院的。

“这个高阶天仙……是飞星峡执掌的随侍,平时不怎么说话,”得,付上人直接给了他一记定心丸,“这个肯定有人能作证。”

“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陈太忠笑一笑。

“我担心直接被人杀人灭口啊,”付上人没好气地哼一声,她心情不好,说话也就直接了一点,“你找的这个理由,实在糟糕透了……这两人修为相差那么多,怎么可能同归于尽?”

“我也没说他俩同归于尽啊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。

“那他俩是怎么死的?”付上人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“谁知道他们怎么死的?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这种事情,自有人操心,你着急什么?”

“原来……是这样,”付上人长出一口气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如此……也好。”

她之所以怕被灭口,是因为自己主动杀了飞星峡的人——虽然是东上人下手的,但这真的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,她怕被上宗的人穿小鞋。

可是这件事情,先模模糊糊地捅出去,这两人的死因,就要往后靠了,待调查清楚之后,再问死因,就算是她亲手所杀,也不会再有人找她报复了。

这桩事情,性质太过严重,只要能撑过一开始,那她就没有性命之忧了。

就算某个高阶真人想要暗地报复,也要考虑物议,而且首选的也不会是她——一个二级天仙想要杀掉一个巅峰天仙,绝对不会是主要战力。

她确实也亲手杀了一个人,但是东上人没把那个人的尸体抛出来,想到此处,她冲他抛个媚眼,“那具中阶天仙的尸体……就不交出来了?”

“你想毁掉自己的钗状宝器吗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心说总得给纯良留点不是?

付上人闻言,心里没地涌上一丝甜蜜,于是微微一笑,“多谢上人维护之意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叹口气,“你别骂我就行了。”

“那怎么可能?”付上人闻言,吃吃地笑了起来,“我还等着你的驻颜丹呢。”

商量妥当之后,三人开始打坐休息,陈太忠在这种档次的灵气中,根本不可能修炼,只是聊胜于无罢了,他更关心纯良的状态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小白猪又活蹦乱跳了,它告诉陈太忠,自己是非常不喜欢那种“比魔修还魔修”的血肉,不过,这种阴气,也有帮他锤炼修为的好处。

“反正是很不合口味的,”它如此表示,“远远不如石原魔修……该给条魔修大腿了吧?我帮你四下打探,那么辛苦。”

“想都不用想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他非常相信,自己给小白猪一条大腿,这厮绝对又要陷入昏迷中,“对了,那个高阶天仙的尸体,就不给你了。”

“凭啥啊?”纯良尖叫了起来,它不敢大声说话,语音直冲着陈太忠的耳膜,直震得他耳鸣不已,“你这也叫讲究人?”

“你不是说,神兽长身体期间,修为是第一位的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反问。

神兽之所以为神兽,有得天独厚的条件,它们和修者的修炼是不同的,纯良这厮一直懒得动弹,它振振有词地表示,食物上去了,修为也就上去了。

至于说根基要打稳,它从来对此不屑一顾——我是神兽哎,懂吗?至于根基,以后再说也不迟。

不过这时候,它就不说这个了,小蹄子在他肩头乱敲,“那我锤炼一下也没错吧?基础打得好,省得将来再打了。”

“出尔反尔,你也好意思说是神兽?”陈太忠不再理会它。

三人收拾停当,起身疾走,不多时就走出四十余里。

接到付上人的通讯鹤,白堂主再次驾着飞舟来迎,看到三人之后,降下飞舟直接发问,“出了什么事,这么着急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付上人犹豫一下,还是走到她身边,轻声耳语一阵。

“什么?”白洁闻言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扫陈太忠一眼之后,才沉着脸发问,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不在通讯鹤上早说?”

“早说了,不是别人就都知道了吗?”付莜竹幽怨地看着她。

“我可是被你坑了!”白堂主气得一跺脚,现在付上人是把她也拉下水了。

不过怎么说呢?她对飞星峡也没什么好感,经常被那些家伙骚扰,要说心里没点怨气,那是不可能的,而且发现了幽冥界的卧底,麻烦大,功劳也大。

反正说什么都晚了,她驾着飞舟载着三人,直接飞到距离别院百里左右,找一处无人之地,降下飞舟,放出一只通讯鹤。

不多时,远处飞来了一个八级天仙、一个初阶天仙和一个灵仙,那八级天仙长了一张鹅蛋脸,容貌端庄,见到他们之后,她降落下来,沉着脸发问,“果真是幽冥界的暗线吗?”

“见过三宫主,”几个百花宫弟子上前行礼,白堂主趁机解释,“我查验过了,阴气确实极重,西疆的东上人也用九阳石测过的。”

八级天仙看一眼陈太忠,微微颔首,鹅蛋脸上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麻烦东上人了。”

她倒没有再问九阳石的事,要说中州的九阳石数量,其实远超外域,一个上人手里有指甲盖大小的一块,都不算多么奇怪。

见到东上人放出了那具尸身,三宫主一摆手,那初级天仙就走上前,拿出一面洁白的玉镜,冲着尸身微微一晃。

下一刻,那洁白的玉镜登时变得乌黑,然后咔嚓一声轻响,竟然裂开了。

“果然是幽冥界的鼠辈,”三宫主叹口气,神情越发地凝重了,“可惜了这鉴幽镜,只能向上宗再讨要一块了。”

合着这玉镜是晓天宗为鉴别幽冥界的暗线,专门开发出来的,是一次性用品,哪怕被鉴定的不是幽冥界卧底,玉镜也会变黑,虽然不是乌黑,但是下一次测,就不准了。

晓天宗已经是在极力地防范幽冥界的入侵了,不过鉴定成本实在太高,无法大面积推广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感叹完毕,三宫主又看向白洁,“你能确定,此二人是飞星峡之人?”

“错不了的,”白堂主很肯定地点点头,她非常庆幸,这两天三宫主来了别院,处理事情不用经过外堂堂主,否则的话,没准要遭遇什么变故。

“唔,”三宫主点点头,沉吟片刻,才又看向付莜竹,淡淡地发话,“这两个人是怎么死的?你把过程细细说一遍,不得隐瞒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