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七章 诡异

陈太忠看付上人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本来也就不复杂,是你想得太多了。”

当然,他的心里,并没有他脸上表现得那么平静,谁知道那执掌是不是个中二少年?谁又知道,那高阶真人对私生子的看重程度?

不过,有些事做就做了,没必要后悔,刚才他的逃窜,固然是想将对方三人分开,以免面对被围攻的局面,同时他也想了解一下,对方是不是存了一定要杀死自己的心思。

在那巅峰天仙毫不犹豫地追上去的一刹那,他就给对方三人判了死刑。

杀人之后,他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是特别的担心,只要不是那高阶真人出面,极端不要脸的大欺小,他就算打不过也跑得赢。

他主要有点不放心的,还是在子午阴阳谷修炼的南忘留三人,飞星峡若是迁怒于她们,那就有点麻烦了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释然了,蓝翔三人终究是拿着白驼门的印鉴来的,晓天宗不可能像对待普通下派一样对待她们,再加上三人现正在子午阴阳谷,根本没有动手的嫌疑。

所以,她们三个就算遭遇一点麻烦,也不会很大。

付上人回过神来之后,干脆利索地将对方的储物袋倒空,收进自家的储物手镯里。

接着玉钗一闪,她将储物袋戳个大窟窿,然后又抖手打出一张中阶火灵符,将储物袋烧做一团粉末。

就连这粉末,她也没有放过,玉手一翻,她摸了一个玉瓶出来,倒出两颗丸药,是非常普通的饲灵丸。

她遥控着将粉末和丸药糅合在一起,抖手将一颗丸药丢向山谷,另一颗丸药,则是被她打向远处的空中,就那么虚空悬浮着。

不多时,就有几只馋嘴的小荒禽,冒雨飞过来,将那颗丸药啄食得一干二净。

做完这些,付上人才松一口气,笑着发话,“只要不是真仙前来,定然感受不到。”

储物袋的灰烬,她都要分成两拨来处理,以防对方使出还原的秘法,从而探查出线索,可见她是多么缜密小心了,也从侧面证明,她心里还是有压力的。

陈太忠看得笑一笑,“你这灭除踪迹的业务……很熟练啊。”

倒是那小灵仙能体会得到母亲的紧张,少不得一撇嘴,“母亲你也莫慌,那私生子,在他自家就多少对头,他若是不晓事来逼迫咱们,哼……旁人正好可以借机发作。”

“小丫头有点见地啊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,“别跟你妈学,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……少年人,还是要有不怕事的勇气。”

付上人正准备教训女儿两句,听到这话,登时闭嘴,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是有点担心二宫主……唉,难道我的胆子,真的变小了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却也懒得多说,他抬手伸向伞外,“哦,雨小了许多。”

就在这时,一道白光闪过,纯良从远处跑来,一纵身蹿上他的肩头,又恢复了那懒洋洋的模样。

“上人这灵宠?”付上人讶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它对生人气息极其敏感,现在周遭无人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可以动身了。”

三人收拾一下,冒雨前行,大约是四五个小时后,天都擦擦黑了,四五条人影来到打斗现场,有人沉声发话,“不对……这里有人出手,扰乱了天机。”

“看来是遇到了有心人,”又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发话,“去抓了那两个晓天宗守卫弟子搜魂!”

“胡闹!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哼一声,“你是生恐晓天宗的人不知道吗?”

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,陈太忠三人终于绕完了圈子,付上人建议在阴阳谷口的营地旁休息,她身上装了不少战利品,生怕被人追上来查问。

但是她也不敢进营地,害怕看守营地的晓天宗弟子发问,于是就想躲在边缘地带,待天亮了,直接回百花宫的别院。

陈太忠倒也不反对,取出阳伞来支起,他懒得弄帐篷了,反正他微微放出点气势来,就没有蛇虫之类的东西近身。

付上人的女儿很勤快,随便弄了一堆火,熬了一锅灵兽汤,又蒸了一锅灵米。

陈太忠吃喝完毕,就想打坐休息一阵,结果纯良趴在他耳边,不住地叨叨,“喂喂,给点儿嘛,咱不带这么不讲信用的,你可是讲究人。”

就馋成这样?陈太忠实在有点忍无可忍,“一只手臂。”

“喂喂,只是天仙啊,你还怕我撑着?”纯良又委屈地嘀咕,“咱不带这样的,我一直以为你是讲究人。”

“那是巅峰天仙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不愿意?那我正好不给了。”

“好好好,手臂就手臂吧,”纯良不住地唉声叹气,“谁让我本纯良呢?”

陈太忠起身走进暗夜中,悄悄撕下一条手臂来,丢了出去,一道白线箭一般地蹿了出去。

他笑一笑,摇摇头转身回去了。

来到伞下,付上人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上人你的灵宠呢?”

“估计是……要排泄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反正他会回来的。”

这话说了不到五分钟,纯良就回来了,不过这次不是跑的,而是晃晃悠悠走回来的,身子还跌跌撞撞,简直就像一头喝醉了的猪。

排泄能排成这样?付上人看得眼睛有点发直。

纯良四蹄并用,想像以往一样,爬到陈太忠肩头,不过它爬上来就跌下去,爬上来就跌下去,最后索性在陈太忠脚边一趴,不动了。

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它,心说亏得我只给了你一条胳膊,看你这点出息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眉头微微一抖,不对啊,你吃玉仙的小腿,可也没这么大反应吧?

就在同时,他耳边响起细细的声音,“我擦……呃……你给了我一条……呃……什么东西,简直……呃……比魔修还魔……呃修。”

拿错了?陈太忠一怔,不可能啊,石原魔修真人的两只胳膊,早被纯良吃掉了,那今天杀的这个巅峰天仙,是个什么玩意儿?

说不得,他把神念探入储物袋里,看一看这面容枯槁的天仙,觉得哪里似乎确实有什么不对,于是一抖手,将整个尸身放了出来。

付上人见此尸身,吓得手一抖,第一时间就将挂在伞边的照明珠抓在手里。

四周登时一暗,她颤抖着低声发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这个人的身份有问题,”陈太忠蹲下身子,仔细地感受一下,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。

纯良说得不错,此人比魔修还魔修,怪不得以它的胃口,都差点承受不住一条手臂。

此人的身体,散发出一种细微而奇异的、说不出的阴冷,以陈太忠的感知能力,都要细细感受,才能体会到一点。

昨天动手的时候,因为是在下雨,他动手又快,没发现有这异常,现在才发现,确实有点不对劲。

他打开天目术,细细打量尸身几眼,隐约发现,对方的胸腹之间,有一股阴气遮护,头部虽然被他打烂了,却也散放着阴气。

“这么重的阴气……”他皱着眉探出手去,打算尝试着接触一下。

“慢着,”付上人及时出声,她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很重的阴气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冒失,纯良吃了一只胳膊,现在趴在那里半死不活,他贸然伸手去摸,是有点不太负责。

他迟疑一下,从须弥戒里取出一块轮胎大小的石头,不是别的,正是他在西疆戈壁得来的九阳石。

付上人却是愕然地看着那块大石头,因为她手里攥着照明珠,指缝间能露出些许的光芒,“这石头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测试阴气,”陈太忠将大石头靠近对方的头部,只见一层水雾慢慢地泛起。

这水雾比千年玄冰的反应要慢很多,也稀薄很多,不过天目术下,他竟然发现,那九阳石甲,似乎也产生了一丝波动。

就像炎热夏天的路面,会有扭曲和荡漾的感觉,那是空气剧烈流动造成的视觉感受。

他看到了,付上人自然也看到了,看到他久久没有反应,她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你这石头……是什么?”

“九阳石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石头收了起来,对于这种身外之物,他并不是特别介意别人知道,而且……清风谷的不少人也知道,没必要遮掩。

噗通一声,付上人坐到了地上,都打起了结巴,“九九九……九阳石?这么大的九阳石?”

她本来就不是特别富裕的,否则也不会从他手里敲竹杠了,眼见对方手里竟然能有这么大一块九阳石,一时间觉得气都快喘不出来了。

这得值多少极品灵石啊,三十万?或者……四十万?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本来不想说什么,不过想到这女人的贪心,他还是淡淡地说一句,杜绝她某些不该有的念头,“皇宫里的九阳石更大,有些东西,不是你能随便惦记的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付上人忙不迭地点头,她刚才是真的生出点贪念来,可是转念一想,这种东西,恐怕都不该是东上人之物,而东上人此人的战力,已经是令她胆战心惊了。

人家敢亮出来,自然有人家的底气。

就像地球上的女人都喜欢珠宝,但是没几个人会因此而去打劫珠宝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