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六章 短暂战斗

经过这番对话之后,陈太忠和付上人的关系迅速拉近,不过他还是没有答应神念三修——哪怕对方是母女。

接下来的一天,三人就在山岭中慢慢地前行,走一阵停一阵,陈太忠觉得,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明天傍晚,大约就能走完这一圈。

三人走到下午的时分,远处飘来一团云彩,山里又哗哗地下起雨来,他掣出一把伞来,停下观赏这山间的雨景,不无遗憾地表示,“明天怕是走不完了。”

“明天你就要进水牢了,”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长笑,“小子你竟然敢驳我飞星峡的面皮,少不得要拿你回去,看守山门了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看一眼电射而来的三道白芒,然后回头看一眼付上人,眼中掠过一丝杀气,“他们怎么会缀得上咱们?”

“这我真的不知情啊,”付莜竹脸色一白,然后尖声叫了起来,“混蛋,你们竟然敢破禁空令,莫非是欺上宗无人?”

“上宗还真是无人,”一道人影电射而至,不是别人,正是前天被白堂主呵斥走的那个六级天仙,他轻笑着发话,“天上下这么大的雨,守卫弟子休息片刻,不是很正常吗?”

说话间,另外两道人影也赶了过来,其中一个是前天见过的三级天仙,另一个则是面容枯槁的中年人,赫然是巅峰天仙修为。

“你们买通了守卫?”付莜竹的脸色,越发地白了。

“笑话,我家执掌用得着买通别人?”那六级天仙不屑地哼一声,背着双手大喇喇地发话,“正经是我劝你老实一点,二宫主不愿意动白堂主,但是你一个区区初阶天仙,不要凑热闹。”

付上人闻言,眼中浮现出复杂的光芒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东上人,请恕我无能为力了。”

“不过一个私生子的执掌罢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付上人,再麻烦问你一句,能不能杀人?”

“小子好胆!”那六级天仙闻听私生子三个字,抖手一剑斩了过来,“天上地下,没人救得了你,你去死吧!”

“最好不要杀人!”付莜竹尖叫着,“周遭有守卫弟子啊!”

“飞星峡是吧?我记住你们了,”陈太忠身形一闪,让过这一剑,没命地向外奔去,“不要让我走脱,否则咱们没完!”

“小子哪里走?”那面容枯槁的中年人冷哼一声,奇快地追了上去。

下一刻,一道白光一闪,中年人直挺挺地向地面掉去,不等他落地,陈太忠的身子猛地折返,灰芒一闪,棍子直接将此人的头颅打得稀烂。

然后他身子再闪,来到六级天仙身边,不见他有任何动作,那六级天仙就向地面跌落——这却是他使出了神念攻击的手段。

下一刻,一张大网就网住了此人,然后他身子一晃,又冲向那三级天仙。

兔起鹘落之间,修为最高的两人已经是一死一被缚,那三级天仙直吓得魂飞魄散,没命地转身逃窜,嘴里大喊,“杀人啦,守卫弟子何在~”

一边喊,他一边摸出一张宝符,就要颤抖着激发。

下一刻,又是灰芒闪过,他整个上半个身子,都被打成了肉酱。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抖手将此人的尸身收起,又身形一闪,来到那巅峰天仙的尸身旁,将此人也收了起来。

然后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纯良,附近有人吗?”

“嗞儿,”小白猪吸溜一下口水,他知道自己马上要有口福了,巅峰天仙啊,这玩意儿大补的,“嗯,没人,绝对没人……我再去帮你看一看。”

一道白光闪过,小白猪的身形消失在了大雨中。

陈太忠回到伞下,看着兀自在哆嗦的付上人母女,笑着发问,“你们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什么也没看到,”付上人哆哆嗦嗦地发话,“我我我可以起誓……那个啥,我可以帮你讨要你想要的东西,真的,我是有用的。”

她没办法不害怕,眨眼之间,三名天仙就被对方杀了俩,剩下一个还被擒了。

百花宫的修者也杀人,但她们是以炼丹为主,其他的时候,心思也多用在跟男修卿卿我我上,如此果决的杀人手段,杀的还是大有来头的人,由不得她不害怕。

“起誓什么的,就不用了,何必那么见外呢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看一眼那被红尘天罗网住的六级天仙,“把他杀了吧。”

“你敢!”那六级天仙没命地在诛邪网里挣动着,见到自家两人眨眼间被杀,他吓得都快大小便失禁了,心里的懊悔,也就不用提了——我原本只是想教训你一下啊。

当然,听到“私生子”三个字的时候,他就决意要杀人了——来自西疆的土鳖,竟然敢胡说八道,不杀你杀谁?

但是听到对方连自己都要杀,还是要百花宫的人动手,他实在忍受不住了,大声尖叫着,“付莜竹,外域的人能跑,你逃得脱飞星峡的报复吗?”

付上人知道,东上人让她杀人,是交投名状,但是听到这样的威胁,再次犹豫了。

“妈,再不动手,咱们都要被杀了,”那小灵仙身子前蹿,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向了六级天仙,怎奈她的修为实在差点,对方哪怕是被束缚类的法器绑住了,但她依旧不能破防。

“储物袋也归你,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

“记得帮我扰乱天机!”付上人听到这话,终于下定了决心,她尖叫一声,抖手打出一枚玉钗,直接穿入对方眼中,由后脑射了出来。

“飞星峡……不会放过你们的,”六级天仙直痛得满地打滚,嘴里还在逞强,“执掌他,会为我报仇的。”

“去尼玛的,”付上人已经下手了,自然是不会再犹豫,抖手又是一钗,射瞎了对方另一只眼,“不过就是个私生子,真当老娘没胆子?”

射瞎对方双眼之后,她一不做二不休,玉钗直取对方喉咙,硬生生将人杀得死得不能再死,然后才站在那里喘粗气,“真是混蛋……我受够了。”

这点杀人手段,其实耗费不了多少真气,她之所以没命地喘气,有大半是因为被吓的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抖手放出此人的尸身,扯下对方的储物袋,然后再次将尸身收了起来,然后出手扰乱天机。

付上人也没多想,她以为东上人收起尸身,是想保留尸身上的创痕,万一有人要调查,可以看出此人是死在自己的碧玉钗之下。

所谓投名状,指的不就是这个?

当然,她若是能狠心毁了碧玉钗,这就另有说法了,不过此钗是她祭炼的宝器,舍得舍不得是一回事,还有就是,她曾经拿此钗来迎战,哪怕她毁去,也毁不去很多人的记忆。

喘了一阵之后,她瞪一眼东上人,“这下你满意了?”

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问,他的杀心已经起来了,杀三个人是杀,杀五个人也是杀。

“我是说……我看看储物袋,”付上人被他目光中的冷冽吓到了,忙不迭侧过头,去捡拾储物袋——中阶天仙的储物袋呢。

看一眼储物袋,她笑了,“难怪说杀人放火金腰带,还果真是如此啊。”

很显然,她这次的斩获不小,不过下一刻,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“东上人,接下来……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这有什么怎么办的?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咱们就没见过他们三个……这有什么?”

“可是……”付上人犹豫一下,小心地看他一眼,“守卫弟子是知情的啊。”

“守卫弟子本来就徇私了好不好?”陈太忠很无语地看着她,然后又问出一句比较古怪的话,“他们会对你和你的女儿搜魂吗?”

“这不可能,”付莜竹摇摇头,断然回答,“我俩怎么说也是上门弟子。”

这就是等级的差距,那飞星峡的执掌再牛,再是高阶真人之子,终究不过是个下派的执掌,而且执掌本身是没有出现的,不过是下面人打着他的旗号乱来。

这种情况下,就算死了三名天仙,就算他们心里不甘心,但也不可能对上门的天仙,或者天仙的女儿搜魂——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

更别说,那执掌不过是私生子,见不得光的。

“这不就结了?”陈太忠闻言,笑了起来,“不能搜你俩的魂,你还怕什么?”

可是人家能搜你的魂啊!付上人眉头一皱,才待发话,猛地一怔,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没错,其实……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她一直有个惯性思维,认为东上人是外域的修者,又是来自于一个小小的下派,就直觉地认为,他扛不下太大的事。

但是想一想此人的修为,和杀人时的果决,就觉得自己想得多了:就算我被搜魂,这位被搜魂的可能性也极低。

对了,人家还有真意宗通行令牌,有这么个东西,只要不是当面顶撞上宗真人,没有犯下不赦之罪,晓天宗还是要留点面子的。

想明白其中关窍,她长长地出口气,“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