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五章 卡要

又解开一桩疑惑,陈太忠心里挺高兴。

想到白堂主是名器堂副堂主,而不是器堂的堂主,他心里多少有点遗憾,不过还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,“你们百花宫,哪些下派的苦役弟子多一点?”

“苦役弟子?”白洁沉吟一下,苦役弟子可是杂役弟子中的下层,哪个派都不会太少,不过她还是要问清楚一点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随口一问罢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并不直接回答。

白堂主也是明白人,知道他不想说,就安步当车,陪他慢慢地绕着子午阴阳谷步行。

时不时地,陈太忠就停下来,运起天目术,细细地观看一下阴阳谷方向灵气运转,以图判断那灵宝是在什么地方藏着。

白洁虽然修为不高,但她终究是中州的修者,又在称门宗派里,可谓见多识广,能感受到他眼中的异样光芒。

不过她也没怎么怀疑,东上人原本还要进入子午阴阳谷呢,明显是个好奇心比较强的主儿,而对于修者而言,保持一颗探知的心,是修行中不可或缺的素质。

事实上,想要探知子午阴阳谷奥妙的修者,多了去啦,晓天宗每年要抓不知道多少心怀叵测的家伙,像东上人这样,绕着山谷行走,时不时要打开天目,真的是很正常的窥视。

然而,子午阴阳谷谷中的地方虽然小,外面戒备的范围却是极大,再加上原本就是山岭之中,想绕行阴阳谷一周,起码要走近两百里的山路。

当天晚上,众人寻了一处地方扎营,白堂主就表示说,我明天天亮得回了,宫中事务太多,接下来你在这边行走,让付上人陪你就行了。

没人陪肯定是不合适的,陈太忠的修为虽然高,但是他在中州没什么人面,付上人好歹是百花宫别院的弟子,很多晓天宗弟子都认识她,能省去太多的麻烦。

陈太忠二话不说,摸出了一颗千年墨玉果递过去,“劳白堂主费心了。”

“这是……千年墨玉果?”白洁的眼睛,登时瞪得老大,然后笑眯眯地接过来,“这个怎么好意思呢?我跟小南南可是患难之交。”

千年墨玉果是延寿的奇物,能让无数修者疯狂,百花宫不能说绝对没有,但肯定不会多,想一想同为称门宗派的雪峰观,宁可用九阳石的战略分布图来交换,就知道这东西的魅力了。

而白堂主在百花宫,仅仅是个副堂主,见到千年墨玉果,不疯狂才怪。

“南长老还在谷中修炼,一切都要麻烦白堂主了,”陈太忠假巴意思地回答,他其实是感激对方,带他在子午阴阳谷周边周边转悠。

来之前,他把事情想得简单了,觉得查探这里不算多难——旁人都能发现,这里的阵法中心,有一块什么样的东西。

但是来之后,他才知道,所谓“侥幸知道”,是有多么地侥幸。

蛟王都会铩羽而归的地方,看守不是一般的严,亏得是有人带路,他才能隔着十来里地观察子午阴阳谷,若是没有百花宫的面子,他肯定还要离得更远。

当然,他不会说出真实原因,就当这东西,是拜托对方照顾南忘留三人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白堂主喜眉笑眼地走了,临走之际,还声色俱厉地告诫付上人,“付莜竹,这是我的贵客,你可看护好了。”

“白堂主尽管放心,”爆乳女修笑眯眯地回答。

然而,待白堂主离开之后,没走多久,付上人的侍女惊呼一声,“哎呀,扭了脚了,两位上人,我需要歇息一下。”

现在他们一行,就是三个人,陈太忠看那高阶灵仙的侍女一眼,“那你不要跟着了。”

“东上人,且让她歇息片刻好了,”付上人主动走上前,抱着他的胳膊摇一摇,胸口那凸起的硕大,在他的大臂上擦来擦去,“我还想让她服侍呢。”

“这个……真是,”陈太忠遗憾地咂一下嘴巴,他固然可以独自前行,但是身边有个百花宫的天仙,总是会方便很多。

等了差不多一个上午,侍女的脚倒是好了,但是没走多久,付上人看到一棵奇树,猛地就站在了那里,陷入了恍惚中。

陈太忠想叫醒她,那侍女诚惶诚恐地发话,“上人,这可能是顿悟啊。”

那就等着吧,他也没辙了,顿悟是修者的机缘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他若是强行打断……基本上就是断人前程的那种恩怨。

所幸的是,付莜竹也没顿悟了多长时间,也就一个来小时,跟那些顿悟三五天甚至一两个月的情况相比,这恐怕只能算偶尔的灵光闪现。

陈太忠没想那么多,大家继续走路,不过没走多久,那侍女表示说,看天气马上要下雨了,咱不能再走了,得找个地方扎营。

明明云彩不是很重的嘛!陈太忠实在想不出,这样的天气怎么会下雨。

结果付上人告诉他,这块地方雷雨非常频繁,冒雨走路的话,很可能遭雷击。

我又不怕雷击,陈太忠很想说这么一句,但是想一想,他不怕不代表别人不怕,所以他就认了:怕雷击?咱不走了好不好?

结果当天剩下的时间里,根本就没有下雨,更别提雷击了。

付上人也有点不好意思,于是解释一下,在这山里,云啊雨啊的,都是一阵一阵的,很可能前一阵是晴空万里,下一阵就是雷霆冰雹。

陈太忠在地球上待了两百年,知道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,山里的天气小孩的脸,说不准的。

所以他依旧没有在意,大不了明天走个大早。

结果第二天天才一亮,绵密的雨就下了起来,付上人拒绝前行,“东上人,再往前走,被雷劈可就麻烦了,要不再等一天吧。”

陈太忠终于发现有点不对劲了,“你这是看着我给了白洁一颗千年墨玉果,眼红吧,所以有意刁难我?”

付莜竹沉吟一下,咬牙发话,“东上人你若能给我一颗,子午阴阳谷的运作原理,我能搞得到手……白堂主做不到的,我未必做不到。”

“这个……贵宫管理很混乱啊,”陈太忠苦笑着挠一挠头,斜睥一眼那小侍女,“先把她杀了,咱们再商量,你看可好?”

“她是我女儿,”付莜竹身子一闪,挡在了那小灵仙的前方,深吸一口气,沉声发话,“东上人,我的底牌都交出来了,只想要一颗千年墨玉果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发话,“墨玉果难得,驻颜丹可好?”

他还有墨玉果,但是他不想给人无穷无尽的感觉,这俩小女人都知道拿捏他了。

“驻颜丹?”付莜竹眼珠一转,身子就贴了上来,抱住了他的膀子,“可是东莽百药谷的驻颜丹?”

她的眼波流转,可见驻颜丹对女性的杀伤力,有多么巨大了。

“这个……想要那里的驻颜丹,我也能取来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他看了许多玉简,知道驻颜丹在风黄界,一开始只有百药谷能炼制,诸多女修为之疯狂。

后来旁人看到这个利润奇大,就解析了丹药,炼制出了仿品,百药谷不服气,要清阳宗帮着讨说法,结果其他人不买帐,百药谷一气之下,宣布驻颜丹为非卖品。

别家的仿品,终究是比不上东莽的正品,但也等闲难得一见。

不过陈太忠不敢马上答应下来,引起别人怀疑他的来历,那就不好了。

“两颗,”付上人抱着他的胳膊,一个劲儿地摇来摇去,“我和我女儿,一人一颗。”

陈太忠真没想到,自己曾经烧掉的驻颜丹,会有那么值钱,竟然都赶得上半颗千年墨玉果了,一时有点感慨:原来当初得了那么大的人情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所谓人离乡贱物离乡贵,说的就是这种情况,不管千年墨玉果,还是驻颜丹,在东莽之外的价值,比在东莽本地高出太多了。

而且付上人跟他张嘴,也没想着就一定要得到墨玉果,那玩意儿实在太罕见了,她只是觉得,有这么个豪客,出手也大方,不讨要点什么,对不起自己啊。

修炼修的就是法侣财地,哪怕是百花宫的弟子,也没谁会嫌财多的。

对普通小民来说,游仙冲灵仙,要用掉大量的财货,事实上对高阶修者来说,那根本不算什么,修为越高,需要的财货越多。

就连陈太忠,本来觉得自己是土豪,现在也发现,灵石不太够用了。

所以对于付上人来说,能要到什么,就要什么,至于说子午阴阳谷的运作原理,虽然是极端保密的,但是她跟几个晓天宗弟子有露水之情,打听一些也不算难事。

“行,那就两颗,到时候我给你驻颜丹,你给我讲述原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看她一眼,抖一抖胳膊,“我说,可以放手了吧?”

“有兴趣神念双修吗?”付上人笑眯眯地舔一舔猩红的嘴唇,媚眼如丝地看着他,然后又瞥一眼不远处的小灵仙,“三修……也可以哦。”

“我去,原来你都有这样的功法,”陈太忠的眉头扬一扬,“敢情白洁是在骗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