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四章 兹事体大

在白堂主的指点下,南忘留三人来到了身份登记处,她们此来锻体,是从白驼门领了凭证的,查验无误,登记是相当便捷的。

事实上,三人身为天仙,还是有不小的优先权,毕竟来这里锻体的,九成九以上都是灵仙,天仙所占的比例,不过千分之二左右。

不过,晓天宗见她们三人是外域来的,就要将他们排在天仙的份额内,也就是说,有一个天仙出谷,才能有一个天仙入谷。

这时,白堂主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,她先要对方暂停排位,然后寻了晓天宗一个中阶天仙过来,将三人位次排到了最前方,不管是什么出来,三人优先进入。

负责排位的那名初阶天仙有点不高兴,“白堂主,很多人等了都十余天了,你这么做……”

“灵仙让上人,这是必须的吧?”白堂主见他絮叨,也有点不高兴,“你这安排,才是不合理,一名天仙在谷中起码能待一个月,你让我朋友就这么等着?”

“也不是没有天仙在等嘛,”这位还在嘀咕,看样子是颇有点不满意某些人的插队。

“咦,”白洁更恼火了,“你当我不知道,那些排队的天仙,都是外域的吧?要不然就是小家族的。”

看人下菜这种事,无处不在,她找来的那名中阶天仙见状,轻咳一声,“好了,都已经排定顺序了,还嘀咕什么,你连做人情都不会?”

那位闻言笑一笑,抬头看他一眼,“我这不是帮师兄做好这个人情吗?”

“得了吧,”那师兄闻言就笑,“你让白堂主记恨上你,小心将来日子不好过。”

“我可不敢记恨上宗弟子,”白洁连忙摇头,嘴角也泛起一丝笑容。

他们三个在这里若无其事地聊天,其他人听到耳中,却是连气儿都不敢吭,人家就是赤裸裸地插队了,那又怎么样?晓天宗的人都不说话,谁还敢多事?

由此也可以看出,白堂主此来,还真是帮了南忘留三人不少,若没有她的面子,三人估计就要排队了,外域修者,在中州还真的是不太吃得开。

下午的时候,子午阴阳谷里涌出了三四千的灵仙来,这是经历了一拨阳潮之后,有人扛不住了,退出子午谷,当然,也有人大功告成了,结束了锻体。

南忘留三人很快就等到了三个结束名额,相伴着入谷而去,陈太忠看得有点眼热,“白堂主能不能帮我弄个名额?我也想进去见识一下。”

“东上人莫要开玩笑了,”白洁捂嘴轻笑,眼睛都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状,“你握有真意宗通行令牌,哪里还需要我帮忙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闻言,登时愕然,他本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竟然得到这样的答复,“有令牌就能进?”

“倒不是这样,”白洁笑着摇摇头,见他是真的不懂,她才解释一下,“你又不是晓天宗的令牌,不过有令牌,想进去就很容易,不用传送回西疆,随便找个人,承诺点什么就行了……要我帮你介绍吗?”

“这个……算了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最后还是摇摇头,“丢不起那人。”

白堂主见他猜到了内情,也就不再尝试撮合,而是附和着点点头,“确实也是。”

对南忘留等人来说,进子午阴阳谷必须要有正规的手续,但是对拥有真意宗令牌的人来说,随便答应别人点小忙,比如说走私什么的,再加上白堂主的人面,进谷真的很简单。

不过,白洁有意在此人身上投资一二,于是又问一句,“你真想进去?”

“算了,只是好奇而已,”陈太忠见她热心,就笑着摇摇头,顺便提出要求,“我对这子午阴阳谷的形成,更感兴趣一些,能带我在周边转一转吗?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白堂主点点头,想一想,她又补充一句,“这个阴阳谷半是天生,半是改造来的,上宗对这里看护得很紧,看一看可以,但是不要离得太近,你不见我距离几十里地,就降下飞舟了?”

“原来还有这般说辞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“我倒是越发好奇了。”

“中古之时,这里原为地火肆虐之处,”白洁倒也不推辞,她知道的东西,属于宗派秘闻,不见于典籍,不过在中州,够身份的宗派弟子想知道的话,还是能知道的。

她将消息泄露给拥有宗派令牌的人,不算违规,只算是交流一些秘闻,让对方开开眼罢了——其实真意宗的人里,也有不少人知晓子午阴阳谷的由来。

这阴阳谷地火肆虐,被晓天宗请来冰系真仙,出手封镇,许多年以来,就是真仙留下的意志,同地火相抗衡。

直到晓天宗炼制出一桩巅峰灵宝,又挑拣一处山谷,将真仙意志和地火引入其中,幻化做今天的子午阴阳谷。

“巅峰灵宝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一亮,“什么样的灵宝?”

“这我哪里知晓,”白堂主听得笑了起来,“上宗知晓的人也没几个,横断山的蛟王曾经试图来盗宝,留下了数十片鳞片跑了。”

我去,妖王都无功而返?陈太忠听得暗暗咋舌,亏得我没有贸然动手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”纯良的声音,细细地传入他的耳中,“妖王出动,你当真意宗的真仙感受不到?它肯定是受了埋伏,正经是玄仙之下,打这东西的主意,危险不大。”

“你确定?”陈太忠嘴巴不动,就传出了声音,他又有点蠢蠢欲动。

“差……不多吧,”纯良的回答,听起来不太很把握,“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

“想试你去试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他固然是眼高于顶之辈,却也没想去挑战妖王都要狼狈而逃的力量。

“待我成就真人,就去给你拿来,”纯良很不屑地表示,然后它停顿片刻,然后才又发话,“算了,我觉得中阶真人的时候比较保险。”

“这个东西能到手,我马上回翡翠谷给你种麒麟……宝草,”陈太忠马上诱惑他,“哥们儿是讲究人,一向说话算话。”

“那你先帮我提升境界啊,给条大腿,”纯良的口水,又开始滴滴答答地往下掉。

白洁说出话来,等了半天,见对方呆呆地站在那里,似乎有点出神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……这个巅峰灵宝是怎么驱动的?”陈太忠眉头紧皱,似乎果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,“是使用灵石呢,还是凭借着冰封和地火的能量……就是狂暴灵气?”

“目前主要是地火,真仙的封镇,可以将地火的狂暴灵气转化为冰系,”别说,白洁还真知道这个,“这灵宝炼制得极好,成就了子午阴阳谷,还化解了地火。”

“可是火系修者就该哭了,”陈太忠忍不住说句风凉话,然后又问,“没有火系真仙表示对此不满的?”

“用了这么些年,地火威力也损失了不少,所以子午阴阳谷每十年要闭谷一年,”白洁笑着一摊手,“再往后,没准每十年要闭谷两年、三年……哪里有亘古不变的资源?”

哦,既然是这样,哥们儿取走这灵宝,也不用担心赤地千里,祸患众生了,陈太忠听到这里,又放下一桩心事,于是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白堂主……果然不愧是器堂之主。”

“器堂之主?”白洁怪怪地看他一眼,似笑非笑,好半天才捧腹大笑起来,“哈哈,东上人你真的好可爱啊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的脸,登时就黑了下来,“那个啥……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

“没错没错,”白堂主笑得直打跌,不顾形象地蹲到地上,笑了好一阵,才站起身来,“百花宫的器堂,全称是名器堂……算了,你这几百年的处男也不懂。”

“这个名器……难道不是著名的灵器和宝器?”陈太忠的脸,越发地黑了。

“扑哧”一声响,却是随行的爆乳付上人实在忍不住了,终于笑出了声,只看她脸色涨得通红,就知道她已经憋了很久。

白堂主又笑了起来,好半天才捂着肚子,“哎呀,差点笑岔气……这么说吧,其实我对炼器也是很有研究的,就当是你想的器堂好了。”

“处男……名器,”陈太忠眼珠转一转,沉吟一下,决定不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挑战。

“那我且问你,像温养灵宝,不是要修者或者灵石温养的吗?这巅峰灵宝,没有真仙的控制,能直接吸收地火和冰封?”

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”白洁收起笑容,也竖了一根晶莹的大拇指出来,“事实上,真器可以主动吸收天地灵气,巅峰灵宝差一点,不过上宗有精妙阵法,能将灵气转化,所以并不需要耗费灵石和修者的时间,此阵法不外传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一直觉得,他在通天塔里晋阶三级天仙之后,塔中的灵气似乎少了一丝丝,到现在好像还没恢复过来,原来是没拿出来,主动吸收灵气!

他一点都不怀疑,自己手里的残缺通天塔,达不到真器的级别,区区一个塔基,都是巅峰灵宝,他可是差不多把通天塔都快搜集齐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