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三章 派名飞星

“我俩……”乔任女沉吟一下,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她是很好强的,不想被别人小看,但是她又不能当着东上人的面胡说八道,心里这个纠结,真是无以言表。

“咳,”言笑梦轻咳一声,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,然后放下酒杯,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东上人的手指非常灵活。”

啥?陈太忠眼睛一瞪,他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乍起来了,你说啥?

“哦,”白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看一眼言笑梦,又看一眼乔任女,嘴角泛起一丝味道难明的微笑,“怪不得。”

怪不得你俩红丸尚在,原来……他是用手的啊。

“什么怪不得?”言笑梦愕然地看她一眼,很“茫然”地发问,“我是说东上人手指灵活,刀法出奇,一刀之下,真人难当……为什么会怪不得?”

“哈哈,”白洁笑了起来,百花宫的女修虽然“多情”,她也不能太过描述细节,毕竟双方还不是很熟不是?所以她不戳破这些脸皮薄的女修,“原来手指这么灵活。”

总之,这是南执掌两百多年后,再次踏足中州,又见到了昔日的姐妹,虽然双方都难免一些夸耀,也难免一些暗斗,但是大致来说,双方的沟通,还是愉快的。

一顿饭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白洁原本是诸事缠身,想要尽了朋友之义之后就离开,但是猛地发现,蓝翔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身份莫测的客卿,于是就留下,陪着南忘留继续聊天。

陈太忠也看出来了,老易说得没错,有些时候不能藏拙,于是又拿出真意宗的顶级茶叶七叶针,要白堂主的侍女冲泡一些茶水。

他也有七掌柜给的中州皇家茶,但是那茶叶稍微少了一点,而且他不是很能确定,这茶叶是不是跟那酒在一个档次,索性就拿出来西疆的顶级茶叶。

白洁非常享受这茶叶,她好像吃喝玩乐无所不精,很惬意地喝一口茶之后,她淡淡地发话,“果真好茶……小南南你此来,除了子午阴阳谷,还想去些什么地方?”

“你先帮我把这些事办了吧,”南忘留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我们西疆的野人,不懂那么多含蓄,我甚至都不知道,手续怎么办,附近能不能扎营,所以才投奔你来了。”

“这你还真没想错,”白堂主闻言,笑了起来,“附近真的不允许扎营,你想啊,这是晓天宗的地盘,哪里允许人胡来?要不然,我百花宫也不至于开这个别院了。”

“至于说手续怎么办,交给我了……”

两人正说得高兴,门外有人敲门,响动挺大,“哐哐哐”的,简直是砸门了。

付上人的侍女前去开门,门一开,闯进七八个人来,有灵仙也有天仙,其中一个初阶天仙大声发话,“谁敢抢我飞星峡的客舍,站出来给我看看!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四人闻言,眉头一皱,那付上人却是已经站起了身子,冷着脸发话,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小付,这不关你的事儿,”这初阶天仙大喇喇地一摆手,笑眯眯地发话,然后又看一眼院内,奸笑一声,“原来白堂主也在啊……真是巧了。”

白洁原本是满脸的笑容,见到此人之后,脸猛地一沉,“你给我滚!”

“走走走,”付上人抬手撵人,冷着脸发话,“这客舍是我百花宫的地方,招待谁不招待谁,我们做主,还轮不到你们飞星峡放肆!”

“小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”这时,门外又走进一人来,六级的天仙,他嘴里说着话,眼睛却是在四下地打量,尤其是盯着陈太忠,还有他身上的小白猪,看了好一阵。

然后他才缓缓开口,“我飞星峡住此院落,是二宫主亲口所言,不过既然是白堂主的客人,我们忍让一下也无不可,只是还未请教尊客来历?”

“我白某人做事,何须向你解释?”白洁沉着脸一拍桌子,“你是要拿二宫主来压我?”

“不敢,”这六级天仙干笑一声,不过他脸上分明是有恃无恐,“但是我飞星峡的客舍,就这么被人占了去,你总得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以他们敲门的气势,根本就是来闹事的,不过见到四个生面孔都是天仙,其中还有两名中阶,这位也忍不住要考虑一下,所以退而求其次。

“这是我百花宫的客舍,我无须跟你解释!”白洁的脸变得铁青,“你走不走?”

她的性子原本没有这么强硬,但是对方这区区小派,也敢在她接待客人的时候上门纠缠,见到她本人,还不肯干休,要打出二宫主的旗号来,这就由不得她不生气。

“要帮忙吗?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他也不是个喜欢喧宾夺主的,但是对方的苗头指向了他们,而且他也想尽量博取白洁的好感。

“不用,小人物而已,”白堂主微微摇头,斜睥那六级天仙一眼,眼睛一眯。

“阁下左拥右抱,煞是得意啊,”那六级天仙不看她,反倒是找上了陈太忠,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“打听过没有,白堂主是谁的人?”

左拥右抱这话,倒也不假,院子里一共六个天仙,就有五个美女,陈太忠这万红丛中一点绿,实在也是太扎眼了,难怪让人看着不舒服。

陈太忠不理他,而是看向白洁,他不介意出手教训这厮,但这终究是百花宫的地盘,他得看一看主人是什么意思,要不然有点失礼。

“再不走,你就不要走了!”白洁咬牙切齿地发话。

“既然白堂主这么说了,那我们也只好走人了,”那六级天仙哈哈一笑,转身向门外走去,不过在转身之前,他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,警告的意思非常明显:小子,你等着。

待他们离开之后,院子里的人都没有说话,好半天之后,南忘留才出声,“白洁,我们是否给你带来了不便?”

“不便……就凭他们?”白堂主冷笑一声,不过她的眉宇间,似乎隐藏着些许的不安。

“这飞星峡的执掌,据说是晓天宗的大人物的私生子,”这次,倒是那付上人开口了,她嘴角有一丝冷笑,“据说还有称门的野心,嘿,真是自不量力。”

“原来仅仅是野心,”乔任女闻言,不屑地哼一声,她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,“杀他个把真人,野心就没了吧?”

“算了,不说了,”白洁一摆手,她也看出来了,这乔上人性子粗疏,说话不怎么经过大脑,至于说杀真人,大约还是要指望东上人了。

不过,好姐妹手上,竟然拥有如此的力量,她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,“你们且安心住着,百花宫的地盘,还轮不到一个小小的下派撒野。”

南忘留迟疑一下发问,“他们若是再找上门来,我们能否出手?力度该如何控制?”

“尽量不要出手,”白洁考虑一下,认真地回答,“飞星峡的人,不过一群蝼蚁罢了,难对付的是他们的执掌,那厮身后有晓天宗真人。”

南忘留沉吟片刻,缓缓吐出四个字来,“高阶真人?”

“嗯,”白洁点点头,然后眼睛一亮看向她,“若是中阶真人,又如何?”

“中阶?呵呵,”南忘留笑一笑,并不直接回答,不过她已经把“不以为然”四个字,写到了脸上。

“无非是私生子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,“杀了他,应该有很多人高兴吧?”

“远征幽冥界在即,杀了也就杀了,”这时候,言笑梦居然开口,而且一开口就是杀气腾腾,“有种他来西疆找咱们的碴儿!”

“算了,事情还没到那一步,”白堂主闻言,赶紧出声制止,心说小南南跟着的,都是一帮什么人啊,一说跟真人作对,不见半点的畏惧,反倒是一个个喊打喊杀。

尤其是,这些人连中阶真人都不放在眼里,也真不知道,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。

几人一直聊到了晚饭时间,又随便吃喝一点,才分头休息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白堂主和付上人再次前来,她已经备了一艘宝舟,带着四个气修,直接飞向子午阴阳谷。

谷地位于晓天宗东方四百里处,须知晓天宗虽然在繁华的中州,占地却不比真意宗小多少,而且外围还有不少宗产,可以说周遭四五百里地,风黄第一宗的产业,到处都是。

子午阴阳谷是一条宽约二三里,长二十几里的山谷,比西疆的天雷谷大不了多少。

不过这里能容纳的修者,比天雷谷多得太多了,子午阴阳潮一起,无处不在,不像天雷谷的天雷,只有雷穴之处比较密集。

宝舟虽然有百花宫的标识,但是飞行途中,还是遇到了两拨晓天宗弟子的盘查,可见这里的秩序,还是相当谨严的。

飞行一个来小时之后,白堂主降下了飞舟,又带着四人一路前行,走了约莫三四十里山路,就来到了一片开阔地。

这开阔地有二十里方圆,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小镇了,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修者,一眼看去,怕不有十万之众。

“这里便是登记的地方了,”白洁扭头看向陈太忠,笑着发话,她是知情识趣的人,已然看出,这四人以东上人为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