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六百九十二章 多情女修

百花宫的客舍不在别院里,但也是紧挨着,离着店面也就两百多米的样子。

白洁做为器堂的副堂主,给他们协调了一个独立的小院,院子不大,两亩地的样子,不过很精致,据她说这里是安排下派执掌入住的地方。

接着,白堂主叫了一桌饭菜,盛情招待来自西疆的朋友,还喊来那个爆乳女修作陪。

桌上五女一男,尤其是白堂主和付上人还带了侍女,整个屋子阴盛阳衰。

南忘留见到两百多年未见面的朋友,心情也非常的好,跟陈太忠打个招呼,“东上人,能把你那皇家特酿匀一瓶出来吗?”

我总共就一瓶半了好不好?陈太忠有点舍不得,不过看到南长老兴致很高,他也就懒得计较,拎了一瓶出来,笑一笑,“就一瓶了,算我恭喜你们二位再次相见。”

“真是啊,二百多年光阴,弹指一挥间,”南忘留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然后又问一句,“金敏现在做什么呢?”

“没登仙,死了多少年了,”白洁很随意地回答,三人当时关系确实不错,可是不入天仙皆为蝼蚁,见惯了生死离别,她现在提起来很是淡然。

“哦,”南忘留却是颇为遗憾地叹口气,她是初闻金敏的死讯,少不得要有些悲春伤秋的感觉,“当时咱们三个还相约登仙呢。”

“那是,咱们三人是资质最好的,”白堂主点点头,然后侧头看她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一直以为西疆贫瘠,没想到小南南你现在还高我一级。”

她想说的不止是西疆贫瘠,更想的是蓝翔一个小派,跟称门的百花宫,资源也不能比,而且她听别人说起,南忘留执掌的气修门派,是一年不如一年。

现在猛地看到,小南南的修为比自己还高一级,心里多少有点吃味儿。

“机缘巧合而已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情知这个当年的好姐妹,有点要强。

不过这话也没说错,若不是陈太忠入了蓝翔,她现在应该还是卡在四级天仙上,“六级冲得有点勉强,差不多得沉淀百年。”

白洁听到这话,心里才平衡了一点,不过嘴上还是在说,“小南南你不说实话,我看啊,过不多久,你就能冲七级了。”

“咦?”就在这时,那爆乳的付上人看一眼陈太忠拿出的酒,惊讶地出声,“果然是皇家特酿……你们西疆还有这酒?”

你会不会说话啊?乔任女和言笑梦闻言,都有点不高兴——合着我们西疆就是蛮荒之地?

“这酒不错,我也没喝过几次,”白洁扫付上人一眼,才看向陈太忠,眼里也放出了亮光,“小南南,这位客卿……你不给介绍一下?”

百花宫的女修,在中州的地位也是很超然的,她们不但练得一手好丹药,门中弟子还跟其他宗派弟子结为伴侣,人脉极广。

白洁是见多识广之辈,但是就算她的眼界,也接触不到几回这种皇家特酿,对这客卿就高看了两眼,而那付上人一不小心能说走嘴,也是识出了这酒的价值,才在惊讶之下忘乎所以。

南忘留将跟着自己的三人介绍一下,关于陈太忠,她着重强调一点——东上人是真意宗的通行令牌持有者。

这身份是相当不简单的,大致来说,拥有这样的令牌,就相当于一个玉仙或者准玉仙了,白洁听得眼光就更亮了,主动举杯,跟陈太忠碰一下,“能结识东上人,不胜荣幸,还请以后多多照顾小妹。”

你好像比我大很多吧?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没露出什么表情,只是饮尽杯中酒,“派中几位长老,还要在此处勾留一阵,也请白堂主多多看顾。”

“没问题,我跟小南南的关系,可是不比你俩关系远,”白洁笑着回答,然后又瞥一眼言笑梦和乔任女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她俩跟你的关系,好像差一点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实在有点不明白她的话的意思。

“白洁你别乱说,”南忘留的脸一红,“你再看看东上人。”

白堂主又看一看陈太忠,好半天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嘴角泛起一丝笑容,“原来还是处男!小南南我冤枉你了。”

我说……有你这样的吗?陈太忠真不知道该哭好,还是该笑好,总之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可是还没办法叫真——看你笑的那样,处男就很丢人吗?

“东上人,白洁就是这样,”南忘留知道他脸皮薄,忙不迭地发话,生怕他就此暴走,“她一向……豪放得很。”

乔任女撇一撇嘴不说话,言笑梦倒是点点头,“百花宫……我们都知道的。”

百花宫的女修,以多情著称,当然,也有那食古不化者,认为应该称之为淫乱,不过风气如此,她们修的也不是采补之术,她倒也不好多说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虽然是上人了,却还保留着处女之身,也就难怪白洁会误会,她俩跟陈太忠关系不好,事实上,她俩的心里,也不太能接受百花宫女修的所作所为。

“呵呵,”白洁见这种老处女也多了,并不以为然,好姐妹两百多年没见,说一说别来之情才是正经,“还没问你呢,小南南你来中州做什么,要帮忙不?”

“我们三个,是来子午阴阳谷锻体的,”南忘留笑着回答,两人虽然关系不错,她也不会说,锻体跟修习天目术有关,这涉及到了气修的功法。

“都是上人了,还要锻体?”白洁的眉头一扬,在子午阴阳谷锻体的,多为灵仙。

“与派里功法有关,”南忘留笑一笑,意为你就别问太多了,“预期三个月,倒是东上人没什么事,可能会四处走一走。”

“三个月……”白洁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“子午阴阳谷现在人不少,需要排队,不过我可以想想办法,让你们提前进入。”

曾经的姐妹,修为高了她一头,她就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,不管是为了以往的友谊,还是为了不被对方小看。

“子午阴阳谷那么俏?”南忘留愕然了。

“这不是马上要远征幽冥界了吗?”白洁笑一笑,“第一批次以灵仙为主,大家都想临阵磨枪……你不会不知道吧?对了,这个当口你们来,蓝翔没准备?”

“有准备,”南忘留点点头,“第一批次我们出的人不多,派里有执掌坐镇,趁着这个间歇,我们赶紧来提升一下,涉及到一套派中的重要功法。”

“唉,又要大乱了,”白洁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不过你派里,也该多留点人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压低了声音,“幽冥界也有投影到风黄界了,基业还是要看住啊。”

百花宫虽然只是称门宗派,但是女修多情人脉广,她身为器堂副堂主,消息也就格外地广一点,所以这提醒虽然不无卖弄之意,但终究是善意的。

“西疆那边也有情况,”南忘留点点头,她也想提醒好姐妹,更不想在情报方面输于对方,“有魔修跟幽冥界勾搭上了,东上人的弟弟曾经斩杀一名魔修真人,确定了消息。”

“你们西疆的魔修,还没有杀绝?”白洁做出一个愕然的表情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你的弟弟,竟然能斩真人?”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端起酒杯来,“我也能斩真人,白堂主有需要的话,尽管开口!”

“那太荣幸了,”白洁二话不说,跟他碰一杯,然后抛个媚眼,弱弱地发话,“东上人,我不胜酒力……喝一半可以吗?”

修者就没有不能喝酒的,事实上,登仙之后,吃吃喝喝的,只是满足口腹之欲,让生活不那么无聊罢了,有灵气供应,不吃不喝都无所谓,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。

如若不然,隆山的前执掌,也不会在地牢里晋阶为二级玉仙了。

当然,也有能灌醉天仙甚至玉仙的酒,但是那酒不在风黄界,须得去九重天寻找。

所以她这番话,只是在表态和撒娇——我不用灵气驱除酒意。

“可以,”陈太忠爽朗地一笑,“你是二长老的好姐妹,我能说不行吗?”

言笑梦看他发骚,忍不住暗暗地咬牙,侧头看一眼乔任女,却愕然地发现,乔任女也在看着自己,眼中有浓浓的疑问——这是什么意思啊?

什么意思?陈太忠想得明白,他要去子午阴阳谷,是要查看通天塔的碎片,这白洁居然能安排南忘留三人插队,想必在晓天宗有些门路,有门路不用,他不是傻的吗?

“东上人果然豪气过人!”白洁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肉呼呼的,圆润而晶莹,然后她喝了半杯酒,放下酒杯之后,长出一口气,醉眼迷离地发问,“东上人可有神念双修的功法?”

“他有!”乔任女登时叫了起来。

与此同时,南忘留也出声,“白洁,你不要太豪放了……好不好?”

“哦,我是想说我没有,”白洁看乔任女一眼,心说这小丫头不地道,我勾搭他一下,你不用反应这么强烈吧,“你俩双修过?”

这问题,问得实在太赤裸了,可见百花宫女修多情的名声,那真不是捏造出来的——人家就是这种大气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